第一百四十五章 动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世纪长风 书名:草根官道
    “我这是为你好,就算你不交代,我们也可以根据他们的证词定你的罪,到时估计你就只有一条路,我想这条路不用我说,你也知道那是条什么路吧?”

    蒲明不甘心,还是想利用威胁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要是真为我好的话,那你就帮我把真正的凶手找出来,我会永远记着你的大恩大德”

    蒲明知道雷洪的话已经表明了他的决心,看来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此时的蒲明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刚才心中的担心已经被他抛到了脑后。

    后台已经明确给自己下达了时间任务,无论如何要在今天拿到雷洪的口供,尽量早定案,而且后台还警告自己,这件事要是无法处理好,那就立马脱下上的这皮回家养老吧。

    蒲明本以为雷洪一个乡巴佬,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几句恐吓就搞定,这样可以两不得罪,那多好。

    没有想到这次居然自己看走了眼,真是辱没了自己在刑侦行业中火眼金睛的这个美称。

    “哼,你们几个继续审,我出去抽支烟”

    在蒲明还没有离开审讯大门口几步时,他听到了雷洪从审讯室内传来的惨叫声。

    其实蒲明心里也是紧张的,一定要在铁一雄部长来之前拿到雷洪的口供,到时就算雷洪有什么损伤,那样自己也有理。要不然自己这皮可真就无法穿了,要是铁部长不参与这件事那就最好了。

    蒲明此时抽烟的手有点发抖,那是因为现在内心的担心和猜想最坏后果造成的,手越抖越抽,越抽越抖,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遭了,忘记给他们打招呼,下手不能太重,尤其是不能表现出明显的外伤,要是一不小心要了雷洪的命就闹大发了。

    想到这里,蒲明赶紧的将手中的烟掐掉,急忙朝审讯室赶去。

    一打开门,蒲明有点傻眼了。

    只见雷洪口角,鼻孔全是血,眼睛紧闭,脑袋耷拉着。

    他两步跨了过去,用手一摸雷洪的气息。

    还好,还有呼吸。

    “谁叫你们这么往死里整的,我告诉你们,要是他死了,不要说你们,就连老子也跟着完蛋”

    这下轮到审讯室内的几个人傻眼了。

    以往不都是这样的吗?你出去抽烟就表示要动刑啊,而且不是还交代过,手法越重对方才能越快的交代吗?怎么今天就不行了呢?但这只是他们心中的疑问,却不敢开口说出来。

    “还愣着干嘛?赶快去叫公安局的医护人员,千万不能让他有事。”

    妈的,这都什么事啊?口供没有录下,差点让他断了气。

    今天一早起来,不知道燕都这个水泥城市,哪来的乌鸦在那里叫个不停,这不是给老子叫伤吗?蒲明有点心绪不灵,在那埋怨着。

    “蒲局你手机响了”

    他一个手下听见他的手机响了, 原本很是小声的提醒,但见他没有反应,便提高了几个分贝,谁知这下把正在沉思中的蒲明给吓了一大跳。

    “你给老子找死啊,说话不知道小声点,赶快去叫医护人员没有听到吗?”

    蒲明一脚朝这个手下踢了过去,看来劲道还不小,把那小子给踢了一个踉跄。

    蒲明没有看来电显示,便打开电话,大声的吼道“谁啊?”

    “哦,是刘部长啊,对不起,我正在审讯雷洪呢?太投入了,没有注意到是你来的电话”

    “什么?铁部长马上要过来?”

    蒲明几乎瘫痪了下去,这让房间里剩下的那个人慌了神,急忙跑过来扶起蒲明。

    “怎么办?怎么办?医生来了吗?去催促他们快一点”

    蒲明几乎以推的方式把留在现场的最后一个下属也给弄了出去。

    “喂,雷洪,雷洪,你醒醒”

    此时的雷洪还是刚才那样子,没有半点的动静,还是耷拉着脑袋,眼睛紧闭。

    “完了,完了,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早知道老子就不动手了;怎么办?对了,刘部长”

    蒲明赶紧拿起手机,给自己的后台,公安部副部长刘科拨去电话。

    “刘部长,我是小蒲啊,你们现在出发了吗?”

    “啊?那你可得要想想办法阻拦铁部长过来啊,我按照你的指示,为了让雷洪开口,用了刑,现在他已经昏迷不醒啊,要是铁部长过来,那可了得。”

    “喂,喂,刘部长”

    “妈的,这是你让我这么办的,现在居然一声不吭的就挂掉电话,哼,想过河拆桥,门都没有。”

    就在蒲明在那绝望,喃喃自语的时候。背后的雷洪将一只眼快速的睁开,然后又迅速的闭上。

    ………。

    “铁部长,现在我们过去是不是不妥啊?这案子毕竟属于燕都市公安局负责,我们过去合适吗?要是引起下面办案人的反感,这对我们的工作开展是很困难的啊”

    公安部的停车场内,常务副部长刘科对着正准备上车得铁一雄部长在那说道。

    铁一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刘科明白,自己虽说在公安部系统内的职称比铁一雄矮半截,但毕竟对方还挂有一个政治局委员的头衔,那可是华夏的领导人系列啊。

    但没有办法,刚才蒲明的电话已经让他大吃一惊,自己确实是给他下过命令的,要求尽快拿到口供,但没有想到他这么早就下手,而且还直接整晕了过去,哪怕晚十分钟动手也好啊,也不至于现在这么被动啊。

    “我刚从唐总记那里过来的,要不要我再回唐总记那里去再坐一会啊”

    铁一雄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吐了出来。

    但字字却像重刑炸弹,颗颗都炸得刘科头闷眼花。

    刘科不再劝阻铁一雄,而是很恭敬的帮他关上车门,也急忙的朝自己的座驾走了过去。

    怎么办?

    他刚从唐总记那里出来,难道是去汇报这件事去了吗?

    但现在没有出现任何能证明雷洪清白的证据啊,现场所有的视频证据包括人证都没有。

    那他又到唐总记那里去干什么?

    听说当时事发时,他的儿子铁少东就和雷洪在一起啊。

    难道是唐总记叫他去,是为了了解事发经过吗?

    是不是自己多想了啊?

    还是保险起见,自己必须得先想好相应的应对办法。

    刘科坐在自己的专车上,在那里静静的想着。

    刘科觉得这事有点大,万一要真出现了什么证据,那就麻烦了。那就不是自己能应付得了的。

    于是刘科赶紧拿出手机拨出电话去。

重要声明:小说《草根官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