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第227章 可怜的金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恶狼闯说 书名:神龙斗者
    没办法的他们只好呆在明港等待物质的配给。岛上的制造的货物不够这么多的人分呀。所以那些被雷云授权管理的商业的官员,就实施了配给制。" >

    这时在码头跟著马车排队等候的人群中,有个商人模样的年轻人问他旁同样商人打扮的中年人。

    “叔叔,每次这么一点的货物,一下子就卖完了。我们能不能跟他们要多点?”这年轻人指著那些拿著本子,指挥著搬运工的官员说。

    中年商人没有怎么说话,只是摇摇头。年轻人一见压低声音说道:“送点好处给他们不就可以了?”看来这个年轻人想贿赂那些官员换多点的货物额了。

    中年人苦笑低声说道:“他们不收的。”

    “咦?有不吃腥的猫吗?”年轻人吃惊的问。

    “不是他们不愿意收,而是他们不敢收。”

    中年人不等年轻人问道就说出原因。

    “一个月前,也有商人给好处他们,来换取份量大的配额,但马上被人告发,那些收钱和送钱的人都被巡查队抓走了。听说商人被罚了1万魔币并关了十天才放出来。”

    “那那些官员呢?”年轻人好奇的问。

    中年人淡淡的吐出让年轻人打寒颤的话来:“都被处死了。”

    “呃……”

    年轻人张著口呆了一阵后才震惊的问道:“这么点小事就被处死啊?这样的刑罚不会太严了吗?”

    “哼哼,违背魔帝命令的人就是这样的下场!”

    一个声音插口说道,这是他们两叔侄旁边的一个商人说出来的。

    年轻人呆呆的看著那个商人,惊讶的问道:“魔帝?”

    “呵呵,小伙子,你居然不知道统治这个城市的人是谁吗?”

    “呃,我知道,是现在正发兵攻打宁安市的魔帝嘛。”

    年轻人尴尬的朝那商人笑了笑,接著低声的向他叔叔说道。

    “叔叔,这里的法律这么严厉,不如我们走吧?免得不小心就触犯了刑法……”

    那个商人可能耳朵特别灵,又插口说道。

    “走?小伙子,这你就不懂了。现在很多商人都跑到这里来做生意啊。在这样良好的风气,公正的税收下,正是我们商人大展拳脚的好地方啊。”

    那个中年人这才笑道:“没错,这位兄台,我正想把资金给调到这里来呢。”

    “呵呵,我半个月前就把资金调到这里来了,才半个月,我的资本就翻了一倍了。”

    那个商人得意的说。

    中年人和年轻人一听,马上和那个商人乎起来。没办法,面对巨大的利润,这些商人想不动心都难了。

    这时已经驶出城池的一辆马车,那个车夫问他旁的伙伴:“哎,刚才那几个商人说的巡查队是干什么的?”

    他那个伙伴可能是来过这个城市几次了,所以想也不想就说道:“他们是维护治安,查探各种违纪人员的骑兵部队。”

    “噢?骑兵部队?真想见一见他们呢?”这个马夫含笑扬鞭抽了一下马匹。

    “喏,前面的就是巡查队。”

    马夫听到伙伴的话不由抬眼看去,只见公路旁有几十个骑著高头大马的骑兵,他们都穿著闪亮的盔甲,这些骑兵与众不同的是没有备有长长的骑兵枪,反而都在腰间佩了一把长剑。

    他们目不斜视,但又好像眼耳都全神留意四周的况似的,骑著马慢慢的在路旁走著。

    那马夫的伙伴含笑朝他们招昭手打招呼,那些骑兵见到后,都露出笑脸朝这边点点头还礼。

    马车一下子就超过了这些骑兵,马夫这才一脸羡慕的朝他伙伴问道:“刚才他们跟你点头呢,你怎么会认识他们的?”

    那伙伴得意的撇撇嘴笑道。

    “我哪有资格认识他们呀,只不过凡是跟他们打招呼的人,他们都会很有礼貌的回礼的。”

    “噢?魔帝军会这么有礼貌?”

    “呵呵,不是我说你,不要以为魔帝这个名字太吓人,就以为魔帝军很恐怖,其实他们都是些很有风度的军人哦。”

    “哦……”

    马夫心目中对魔帝军的印象开始改变了,他不知道这些巡查队,就是不久前从君华之岛跑来的邵鸿乐的部下。

    邵鸿乐本来是带著士兵们在城内巡视的,不过现在各镇的防御队,都被抽调到宁安那边去了,他只好把500人的队伍分成10小队,然后分散到各地去巡逻。

    这些渴望成为名副其实剑士的强盗们,当然是十分注意自己的礼仪了,对所有的人都很礼貌。不过他们抓拿那些犯事的人时,可就忘了什么叫礼貌了。

    宁平获得报魔帝军向自己这边开进,不由大吃一惊,难道魔帝军想同时占领两个市?不过他们没空去想了,因为魔帝军已经跟准备攻击明港市的那一万军队接触了。

    慌张的他们忙叫调到宁安去支援的2万士兵赶回来,同时他们也让那些雇佣兵赶回来。

    自己危险的时候,管其他人干嘛?

    率领由六个斧头团组成斧头师的谢德少,带著自己的弟弟谢德明,兴冲冲的往那一万新兵扑去。不过他们两人的兴头马上变成了慌张,因为他们看到了嗷嗷叫著跑在最前头的金虎。

    “哇!大哥,那只变态老虎又要去抢功劳啦!怎么办?”谢德明一边向前狂奔,一边低声朝他哥哥说道。

    因为不管怎么说,金虎和雷云的关系密切,他可不会大声嚷嚷喊出来哦。

    “呸!上次就是被它抢去我们的功劳,这次它又想再来!可恶……啊,对啦!金虎大爷,我们这里有美酒哦,快来呀!”

    谢德少说到后面大声嚷了起来。

    谢德明马上知道他老哥想干什么,忙也跟著喊。

    不过金虎完全不理会他们,仍然带头往前冲著。

    谢德明好不容易跟在金虎的背后喊著,金虎被他吵得不耐烦的回头嚷道。

    “我要用自己的功劳去换美酒!不需要你们给我的!”

    “哇,大爷,你不要这么有格好吗?这么巨大的功劳居然被你拿去换美酒,那是很浪费的啊!我们送美酒给你喝,不要跟我们抢功劳好吗?”

    金虎没有理会他们,因为已经跟敌人接触了。

    那些新兵看到一只老虎朝自己扑过来,刚开始还想提著长枪当当杀虎英雄,可是前面的兄弟没几下就被那只老虎给咬死。

    恐怖的是,那老虎好像有分尸的习惯,每一口不是扯下一只手臂就是咬断了脑袋。

    听到那响亮的虎啸,看到那雪白中带著血丝的牙齿,以及那铜铃大的虎眼。这些新兵都吓破了胆,金虎所到之处,那些新兵都如潮水般的退离。

    谢德明一边举著巨斧砍著边的敌人,一边大叫著:“大哥,惨啦,金虎大爷已经找到敌将啦!怎么办啊?”

    正沈醉在杀戮的快感之中的谢德少一听,忙抬头望去,发现一团金色的东西正朝人潮中竖起旗帜的地方前进著。看到这些不由大惊:“啊!快追呀!还呆在这里干什么?”

    他们两兄弟忘了自己要指挥战场的责任,紧张的追金虎去了。

    不过因为雷云的军制,10个人都有两个长官,而且他们习惯了以团为单位训练。所以就算谢德少两人跑了,各团各旅仍然能够对敌人进行有效的歼灭。

    谢德少正为找不到金虎而呱呱大叫,恼怒的砍著围住自己的敌人时,他的一个亲兵跑过来嚷道:“长官,魔帝大人的本阵开上来啦!”

    谢德少听到这话吓了一跳,忙回头看去,果然后面远处出现了密密麻麻的人影,他不由焦急的嚷道:“用飞斧啊!”说著就抽出腰间一把小号的斧头朝人群中扔去。

    谢德少的斧头兵除了拥有一把巨大的战斧外,每人腰间还配有两把锋利的小斧头。

    这是消灭明港市骑兵时发现飞斧好用才有的结果。谢德少本来不想用的,因为他喜欢砍人,不想这么早结束战斗,看著那些血横飞的感觉是在是太爽了。

    不过现在雷云的本阵上来了,肯定是魔帝等得不耐烦了,自己居然到现在还没有结束战斗,这不是说明自己无能吗?所以不去享受快乐,决定早点把战斗结束。

    " >

    谢德少一吼,他的亲兵也大叫起来。斧头兵都知道怎么回事,顿时整个战场闪亮的斧头满天飞。这些斧头兵把自己那两把小斧头扔出去后,就握著巨斧杀声震天的冲了上去。

    斧头兵是近战的佼佼者,也只适合近战。那些宁平的士兵都知道这么回事,所以在前线和敌人接触的士兵有著准备,但后面没有接触到敌人的士兵,则稍微放松了戒备。

    毕竟敌人要冲到自己面前才会发生战斗。

    所以这些士兵被突如其来的飞斧给劈懵了,怎么斧头兵会变成弓箭兵的?不过没有时间去想了,两万多飞斧砸过来,被砍死的没有三千也有两千人,受伤的则更不用说了。

    于是后方马上混乱起来,而前方的人面对著比飞斧更厉害的巨斧,更是慌张起来。面对一万勇往直前的敌人,他们如何抵挡呢?

    谢德少见这招效果良好,大喜的准备追击敌人的将军,可他没走几步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因为金虎正咬著一个穿漂亮盔甲的人,两眼冒火的看著他呢。

    谢德少没有看到金虎眼里的怒火,而是两眼瞪著那具尸体,以金虎的习惯,他知道眼前这尸体就是敌将,这么说自己这次又白忙了。

    谢德少这才懊恼的看金虎,一看吓了一跳,因为金虎两眼冒火,正摆出一个饿虎扑食的动作,目标明显是自己。他不由慌张的结结巴巴的问道:

    “金……金虎大爷,您……干嘛摆出一幅要吃人的动作啊?”

    “嗷呜!用飞斧的命令是你下的吧?”

    见谢德少愣愣的点头承认,金虎杀气更盛的说道。

    “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飞斧给砍死啊!明知道我在敌阵里面,你居然还敢下这道命令?是不是跟我过不去啊!我要教训你!”说著嗷呜一声扑了上去。

    谢德少惊慌的转就逃,一边逃一边嚷道。

    “我不知道呀!金虎大爷放过我吧!”

    他虽然拚命的逃跑,但如何是金虎的对手,很快就被金虎扑倒在地上,金虎的虎嘴正要咬下去时,谢德少突然灵光一闪忙叫道。

    “我送十坛美酒给大爷赔罪!”

    金虎一听松开谢德少,并用虎爪拍拍他的熊头,得意的笑道。

    “你这么会做,我就放你一马吧。不要忘了哦,十坛美酒哟!”说完叼起那具尸体,摇头晃脑、甩著尾巴高兴的朝雷云的本阵走去了。

    谢德少呆呆的望著金虎大摇大摆的离去,只好自认倒霉了,不但大功被抢了,而且自己还背了10坛美酒的债。他在心中发誓,以后一定不跟金虎同一个战场战斗。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斗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