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盛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恶狼闯说 书名:神龙斗者
    黑白两族都继承了两只神龙的力量,但暗族也因为没有主神存在,没有多大的力量可以去拥有。也这样,黑白神龙同时把自己的力量传了一点给暗龙族。

    不久神龙的寿命终结后就消失了,黑白神族不知从哪弄来了两个小孩说是继承神龙力量的统帅。

    暗神族因为没有见过自己的主神也就没去搞那么多的事了。

    这时人界的两种种族为资源而引发了战争,神族二话不说就站在人类这边,因为他们是由人类变成的。

    当然对外神族是不会承认的,他们认为自己一出生就是神,天生就是弱者和善良者的保护神。所以他们就朝长相丑陋力量惊人的种族开战了。

    这次后世史书中描写的正义之战同时也给暗神族带来了灭族的危机。

    暗神族因为当时接受了黑白神龙的力量,所以他们的能耐超过了两神族。

    战后,两神族因为妒嫉而开始排斥他们。忍无可忍的古山就带领族人离开天界,偶然之间他们一族,通过赶走战败一族而留下来的空间裂缝,来到了所谓的魔界。

    原本以为可以从此安定的生活了,但被已经改名为天神族和魔神族两族知道后,马上大举扑向魔界,要消灭暗神族,理由是暗神族忘了神的份居然和神族和人类的敌人──魔界同流合污。

    原本古山这族的人就受够了两神族的气,这时见他们赶尽杀绝,不由大怒。于是一场任何一族的史书都没有记载的众神之战爆发了。

    黑白两神族虽然单方面不是暗神族的对手,但双方合起来的话,具有正统力量的他们马上把只是拥有两方毛皮力量的暗神族打败了。

    被两大长老联手围攻的古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族人被杀戮干净。

    悲愤莫名的他决定使出自爆的招式和对方同归于尽。

    察觉他用意的两大长老马上使出最后的力量。顿时三股强大的能量交错在一起。处在能量中央的古山马上失去了意识。

    古山恢复知觉时,发现自己处在一片虚无的空间,周围没有光没有声音,有的只是一片黑暗。

    古山凭自己剩余的能量就在这空间中生存了下了,但除了漂浮着,除了拥有意识外,他根本不能做些什么。

    在这空间中,他不知度过了多少的岁月,也不知自己被漂到什么地方。

    这样的他脑袋里充满了对两神族的无尽恨意。发誓终于一天一定会以牙还牙的。

    终于有一天,他第一次看到了光明,也第一次接触到自己以外的东西。那是一具同样漂浮在空中但会发出微弱光亮的干尸。

    虽然对方死去多时了,但古山仍然把他拉在自己旁。怎么说在这无尽的空虚中,能有个伴是好的。就算这个伙伴是具死去多时的干尸。

    接下来的时让古山觉得很奇怪,那股围在干尸上的微光,转到了自己的上。自己的力量开始慢慢的恢复了。

    又过了不知多久,力量恢复到以前的一半时就再也不能恢复了。

    他这才想起在那次爆炸中好像有一半的力量分离了自己的体。无奈之中,微光也消失了。

    这时他不由对那具干尸充满歉意,因为以他的知识可以知道那股微光是这具干尸用来恢复的,但没想到却转移到自己上来,而且给自己弄没了。

    满怀歉意地他不由自主地把力量注入干尸上,以前他力量不够,不敢这样做,但现在不同了。

    可突然发现那具干尸接受自己力量后,突然冒出一片巨大的光芒,光芒慢慢形成了六芒星。

    紧接着一片强光亮起,当他把闭上的眼睛再睁开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废墟之中,从阳光微风中,他知道自己重见天了。

    打量四周时,发现那具干尸也跟着来了,认为这具干尸很不平凡的他,想也不想就决定带走他。

    当在这片废墟之中寻找出路时,古山找到了一块黑石,上面记载了许多自己听都没听过的斗气咒语,这才知道这片废墟就是太古遗址。

    但他并不知道眼前这片黑石就是他的主神──暗龙,也就是冥皇留下来的。

    当冥帝死去时,冥皇获得了短暂的自由,他知道自己时光无多,慌忙把属于自己管理的斗气咒语都刻在石碑上。

    为了不失传,把许多没有怎么使用的忌咒语也记录了下来。当想把冥帝的事也刻进去的时候,他变成一把刀,并被传送阵送往人间某处了。

    古山看到这些当然是照单全收,拼命的练习。

    不知过了多少年,古山学会了这些斗气,回到了人界。

    他详细查探和分析,认为自己一个人仍然不是天界的对手。于是他就暗自隐藏下来。而斗气学院就成了他最好的隐居之所。

    他在慢慢锻炼斗气的时候,也开始慢慢吸收人才,所以也就出现了暗黑斗气师。

    最近这几年他发现人界开始动乱,也就想在人间出现自己的代理人从根本上灭绝人类对神族的信仰。

    于是他找到了那个年轻的神龙斗气师。把自己的能量注入他的体内,控制了他的神志。

    但那个分才刚刚要发威时,竟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连自己都找不到。能量大损的古山,想到了忌斗气中有一条复活的方法。

    于是就打起了那干尸的主意,没办法,他知道单凭自己一个人是不能和神界对抗的。

    一研究发现干尸可以容纳无限的能量,也就是说干尸具备巨大的能力。

    欣喜若狂的他当然也要防止干尸反扑,所以一早就对干尸的脑袋吓了忌咒语。

    “当邪神复活的时候,就是神界的末。”

    停止回忆的古山看着那具水晶棺,冷冷的笑道。说完一口把杯里的酒喝光,猛地放在桌上,瞪着露出血丝的眼看着水晶棺喊道∶“我一定会回去的!”

    这句带着无尽恨意的声音回在石室里,良久才慢慢的消去。

    落雨大陆——人界。东方大陆的首都黑旗城。因为这个城市是由两个城市合起来的,所以就被称为黑旗城。

    黑旗城为什么会成为东方大陆的首都呢?这不是因为他的巨大,整个城市是世界上第一个没有城墙的城市,城市面积超过十万平方公里,而且正以飞快的速度向外扩张,其中城里居民人数超过了一千万。

    也不是因为他的繁荣,黑旗城的富裕可是天下尽知的,他不但拥有一个巨大金矿,而且还控制住了世界各地的经济命脉。

    整个城市商人云集,各种物质由水陆两路源源不绝的从世界各地运来这里,然后再分流到东方大陆各地,同时东方大陆的资源也由这涌到世界各地。

    不是说起他的地方不能展开运输,而是商人们都喜欢把这里当成中转站,被这里海关检验过的货物在其他大陆可以卖个好价钱。

    因为那个黑旗城检验的封条让人觉得特别货真价实。

    东方大陆的居民也是整个世界最幸福的人民,他们几乎人人都有工作,有房住、有饭吃。也就是说在这里只要你肯干,一定不会饿死的。

    可惜这些都不能成为这个城市成为首都的理由,他唯一的理由就是这里是传奇的黑旗军和传奇女子的驻扎之地。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理由,这是任何人都不会反对的理由。

    这个传奇的女子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带领强大的黑旗军凭著她无双的指挥能力横扫整个东方大陆。

    给这个大陆的人民带来了秩序、带来了和平、更带来了幸福。

    跟其他仍旧混乱不已的大陆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在这些人民的心中,如果有神的话,那么这位女子就是他们的神。

    今天整个东方大陆都显得闹非凡,东方大陆的各条大道上,都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马车,都搭满了穿豪华盛装,满脸喜庆之色的人。

    他们的目标全都是黑旗城。不但陆地上,海上也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船只。

    这些都是东方大陆在外的船队,他们船上不是装满了各种货物就是搭满了许许多多的客人。目标也全都是瞄准黑旗城。

    黑旗城今天更是与众不同,到处都是张灯结彩。整个城市被打扮得花一样的美丽。各条城市的道路上更是挤满了人,可以说是到了挥汗如雨下的程度。

    某条街的一间旅店门口,一个胖嘟嘟的中年人,很费力的挤到路中央。眯著眼大量了一下旅店外面挂的彩旗。

    刚满意的点了一下头,突然发现周围的其他旅店装扮得比这还漂亮。不由焦急的挤回酒店,人还没到就已经嚷开喉咙喊道。

    “小七!还不快叫些伙计出来,快把店门给重新装扮一遍,不要丢我们的脸!”

    某处一个高大强壮的青年正担著东西,跟著前面一个衣著华丽的中年人慢慢的往前挪动著。在这么拥挤的时候,什么马车也不能行走。

    他看到一个没有人挤进去的空间,有一个穿黑色盔甲的军士正小心的把一个被挤得摔倒的老婆婆扶了起来,然后亲自把那老婆婆送到街边的一间商店休息。

    众人都慢下了脚步,自动的让开一条路让那军士通过。

    军士安排好那老婆婆后,又重新站回他的岗位,手按佩剑,神肃穆一动也不动的注视著人群。

    年轻人看到那个军士如山般的高大,如海水般的深沈,周围的老百姓都是用敬佩的眼神向那军士打著招呼。

    这些不由让年轻人露出了羡慕的神色。他前面的那个中年人好像知道年轻人想些什么。

    回头向他说道:“不用羡慕,不久黑旗军就要展开统一天下的大业,到时你报名去参军不就行了?”

    年轻人一听不由大喜忙恭声说到:“谢谢老爷!”说完就突然全变得轻松起来,很快就走到前面了。中年人不由慈祥的含笑摇了摇头。

    又在某条街的某间茶楼,三五个老年人正围在一张桌上,一边看著窗外楼下的人群,一边慢慢的品著茶聊著天。

    “我活了七八十年了,还没见过这么闹的场面啊。”一个老年人感叹地说。

    另外一个老年人马上接著说道:“七八十年算什么?你翻翻史书,看看几千年来有没有这样的场面?没有!几千年来都没有的!这个可是千年盛事啊!”

    这时一个老人插口说道:“看来我这个老骨头,在入土前应该可以看到两次千年盛事啊。”

    “这话怎么说?”众人都奇怪的问道。

    “呵呵,相信不久一统天下后,那次的盛事一定比这次更隆重。”

    “对对,我们一定能看得到的!”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斗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