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太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恶狼闯说 书名:神龙斗者
    而这个大得离谱,戒备深严而又深得离谱的地方的主人叫做——太子。

    太子不是人名,也不是什么官衔,也不是这主人是元首的儿子。它只是一种绰号,是对那个主人表示恭敬的绰号,是对主人实力崇拜的称呼。

    当然,厌恶他的人,这样称呼他则是带有败家子的含义。

    这时警卫发现远处宽敞平坦的车道上,有一辆挂着政府车牌的普通汽车向这驶来。

    势利眼的班长骂骂咧咧的带人跑前去拦住,汽车里的司机见被人拦住,马上冲他们按起了喇叭。

    班长一听就火了,一边用力拍着墨绿色的车镜,一边大骂道:“混蛋!你不长眼吗?没看到路口这里不准通行的告示吗?快给老子下来!”

    班长会这么火,那是在这当差好几年了,那些出入的高官,富贾,那敢吭一声呀,别说按喇叭了,全都悄悄的耐心等待班长开门。

    而且遇到那些官衔低的人,班长还可以乘机勒索红包攒点外快。眼前这个不知当什么官的小子竟敢冲自己按喇叭,不好好勒索一番如何能解气呢。

    班长的部下,不愧是同捞同食的人,听到班长的话语,全都冲着车里的人叫骂着,并且伸手去拉车门。他们的表现简直就像一帮拦路打劫的土匪。

    车门从里面打开了,班长刚想对下来的人开骂,但当看清眼前是什么人时,马上闭嘴,两脚一并行了个军礼,“首长好!”

    那些幻想这次可分多少油水的士兵,听到班长的敬礼声,这才发现眼前这人是个穿着军装,一脸威严的中年人,而且肩上的军衔竟然是Z国现时最高等级的四星大将。

    猪头也知道眼前这人是谁,因为只有替元首掌管三军的国防部长,张将军才拥有这唯一的军衔。所有的士兵马上跟班长一样敬礼。

    国防部长张将军回了个礼,冷冷的吐出两个字“开门!”就钻回车内了。

    班长现在才发觉得冷汗湿了一背,得罪他虽然没有得罪太子那么恐怖,但太子可不会为了一个守门的班长和国防部长较劲。

    只要他在太子面前吐一下苦水,自己一定会莫名其妙的牺牲掉的。

    所以班长慌忙跑到岗亭,亲手按下开门的电钮。并恭敬在门口恭迎张将军的汽车入内。

    里面和外面深的黑墙,截然是两个世界。

    只见一路上都是各国精美的建筑,建筑与建筑之间布局,完全连接的很好,根本感觉不到这么多不同风格的建筑连接在一起会有不妥。

    在这优美的环境中,使人好像周游了世界各地一圈似的。

    张将军感叹的看着眼前这些耗费无数金钱和人力才建成的东西。他并没有欣赏赞叹的感觉,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是从国家金库挖走的金钱建造的。

    想到这,他不由想起了他将要见的人——太子。

    太子原名李建国,他的父亲是Z国的开国元勋,现在军部、政府很多的高官都是李老的部下,包括张将军和现任元首。

    李建国在他父亲在世时,表现得中规中距,聪明好学,当时给人的感觉是个有为青年。

    大家都为李老有这样的儿子而高兴。原本很严于律己的李老,在一些有心人的提议下,而且也对儿子的表现很满意的况下,慢慢的把权力让给了儿子。

    当时李建国获得权力后,表现很公正而且很有能力的去处理事务。使得众人都对他赞不绝口。

    这更使李老把最后的权力而且也是最危险的权力——毁灭武器控制权,交给了他。

    在李建国获得这恐怖权力不久后,李老就莫名其妙的因病去世了。

    虽然有些人对李老的死有怀疑,但谁也不敢相信李建国会做这种事。但以后李建国的表现让人们相信李老是被毒杀的。

    李建国拥有恐怖权力后,他一直被父亲压迫着的**,毫无拘束的表现出来。

    在李老在世时,他对女色变现出完全没有兴趣的样子。但李老去世后,他突然变成大色狼一条。看到喜欢的美女,千方百计的都要弄来玩玩。

    不管这美女是否嫁人生子,是否高官的妻儿,是否外国大使夫人或儿女。他又很变态的要看中的女子主动送上门,这当然要用各种手段来惑和迫了。

    这种丢脸的事,有权的当事人一般都不会捅出去。

    而那些平民百姓则吭都不敢吭一声。当然其中不乏卑的人,利用妻女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因为没人告状,而且就算有人告状,政府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李建国在李老死去后对管理国家没有兴趣,抛弃了管理国家的权力。

    他只顾呆在他的城堡内享乐,但他也知道没有权没有钱没有人,他渴望的生活马上就会消失。所以他死死抓住恐怖权力——毁灭武器,不放。

    为了保障这个权力,几乎把毁灭武器兵变成他的私人部队。因为毁灭武器兵超高级的福利待遇,都是他用这权力从国库挖出钱,用自己名义发给的。

    他更是用这权力不断的在军队里安排心腹,这些心腹转业时不是转到政府高级职位,就是用其他名义,用国家的钱帮李建国挣钱。

    同时他也很会收买人心,对有功劳的部下,要钱给钱要美女给美女,要官位给官位。所以他的部下都死心塌地的跟随他。在朝野形成了庞大的势力。

    幸好,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享受,不大干涉国家的政治。所以政府从内部瓦解不了这势力后,同时又顾及到毁灭武器威胁,只能暂时忍耐他的所作所为了。

    搞暗杀是不可能的,不说军队被他控制住,而且他这屋子的戒备比元首府还更严密。

    张将军已经是第十次停车接受检查了,里面和外面的戒备又在一个级别以上。只要守门的班长放行就能进去。

    但去到李建国的主屋,却要经过15道安全检查。任何人,包括元首都不能例外。所以元首从来不来这。

    以张将军的份会忍受这些侮辱来这里,那是他接受了元首的命令,劝告李建国放弃一个计划。

    因为如果李建国的计划成功了,Z国的经济将会倒退30年,而且在国际上将不会再有朋友。

    好不容易,通过15道安检,来到一栋豪华的大宅,一下车的张将军,马上被门卫搜了个彻底的

    前面15道安检是用电子探测、红外线、X光扫描的。现在则是用手在他全仔细摸索。

    堂堂四星大将竟然会被人用抢指着搜,真是耻辱!但为了目的,怎样也得忍耐了。

    搜完的张将军,在进门之前,抬头看了一下天空想道:“唉,希望我的警卫连能够赶得及。”

    。。。。。。

    “绑架我?为什么?不是吴静然被绑架了吗?怎么我一来就说我被绑架了呢?”雷云搞不懂眼前的状况。

    “唉,雷云,你还看不出来吗?他们一开始就是为了绑架你的,吴静然和廖龙斌都是帮凶!不过我都是今天中午才知道你的份,他们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你是谁,而且制定了这么一个陷阱计划呢?”

    郑昂川马上就搞懂状况了,他之所以还能有这个闲心向雷云解释,那是因为他知道雷云的实力,眼前这区区几十个壮汉算什么?

    “咦?这是个陷阱?贪我什么?要我才几两重,要钱我上才有10块钱,你要吗?要就给你呀。这可是我的饭钱哦。”

    雷云掏出那张10元纸币冲着那美女晃了晃。

    他知道对方是为了自己老妈的财富而来的,所以故意戏弄他们,说真的,眼前这几十名大汉,他还真的不放在眼里。

    “对了,吴静然,你答应借我的那本书带来了吗?我可是很想看哦。”

    雷云唯一意外的是,吴静然这样的乖乖女居然也是绑匪的同伙,他不认为吴静然上午的表现是演技,因为他感觉出那种害羞的神态是那么的真实,根本假装不出来。

    吴静然听道雷云说的话,不由把抱在前的袋子,紧了紧,头低得更低了。躯不知为了啥原因,突然颤抖起来。

    一旁笑的廖龙斌看到这一幕,脸上那笑突然换成了严肃的表,他正气凛然的向雷云喊道。

    “黄雷云,你不要讽刺静然!我们也是今天中午才接到命令,实施这一计划的。在此之前我们根本不知道你的份是什么!”

    “你骗鬼呀!这么周密的计划一个中午就能制定吗?”郑昂川大喊道。

    “我。。。”廖龙斌还想解释,但被那中间的美女制止了。

    她卖弄风的向前走了一步,摆个姿势站定,笑道。

    “好啦,等姐姐我来解开两位小弟弟的疑惑吧。。啊!对不起哦,姐姐我忘了自我介绍了。”她做个用手掩口的动作。

    “我叫吴静青,是静然的姐姐,今年22岁哦。”

    雷云和郑昂川现在真的愣愣的了,眼前这女人竟然是吴静然的姐姐,而且语气动作还像在向刚认识的朋友介绍自己。完全不像一个绑匪头子。

    “我可以保证,我妹妹和庆龙都是在中午才知道你的份的哦。你看看耶,我妹妹被你的讽刺,都伤心的哭了哟。”

    这个叫吴静青的女子,如果不是样子长得美,那动作那言语,真的能让人呕吐。

    雷云看到吴静然低着头,掉下几滴被强灯照的闪耀着光芒的泪珠,不由叹了口气,这个女孩子怎么这么容易掉眼泪呢?自己真的很想看那本书呀,完全没有讽刺的意念啊?真搞不懂女人。

    “我真的很想看那本书,我那焦急的心你应该知道啊,我可没有讽刺的意思哦。拜托不要哭,好吗?”

    雷云看着那晶莹的泪珠不停的掉下了,不由忙开口解释。他最怕女人的眼泪了。

    吴静然听到雷云的话后,轻轻的点点头,用手拭了一下,躯停止抖动,但她还是没有抬起头来。一旁的廖龙斌露出了复杂的表

    因为静然竟然因为一个才见过一面的人说的话,停止了哭泣,对自己这个青梅竹马安慰的话,却完全不理会。

    “哎哟,帅哥弟弟,你哄女孩子还真有一哦。好啦,不用那想吃掉姐姐的眼神看着我哦,姐姐告诉你,我们为什么知道你的份,为什么要绑架你哦,我先声明一点哟,我们可不是为了要赎金才绑架你哦。”

重要声明:小说《神龙斗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