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出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213

    这两人穿着大形弟子的制服,上白下青,冲出窗户之后,便开始搜寻纵火之人的踪影。

    巫马夕缓缓从隐藏处走了出来,远远地看着两人,目光冰冷,心中却似有烈火在燃烧。

    两人立即便发现了巫马夕的影,骂了一句便联手冲了过来。

    巫马夕缓缓抬起双手,架起雕翎,一弯新月在掌中迅速成型。

    他心中激,灵力波动如潮涌,编织结构也自然而然地随着灵力进行着微调。

    眨眼之间,月如弓成型,白色的新月出现在虚空之中,神秘诡异,宛如天地借力。

    新月刹那间崩紧松弹,箭支如流星般袭出,瞬间穿透虚空,将左边那人脑袋击穿,钉入后边山石中,直至没羽。

    箭出即杀,干净利落。

    这一箭如有神助!

    右边那人立即止步,转便向火场之中钻了进去。

    巫马夕再织月如弓,一支利箭瞄着对方后心,随即微微左移,一箭将对方左肩穿。

    那人受伤之后,轨迹立即变得飘忽起来,忽左忽右,借着障碍迅速逃远。

    巫马夕缓缓散去月如弓,将手中箭支收了起来,转过头看了看简幽消失的方向,然后向着右侧一转,选择了不同的方向前进。

    在简施二人的努力以及众多境修的火上浇油之下,整个迎宾馆已经成了一自火海,将周围世界都映成通红,照明箓的光辉都被掩盖了。

    巫马夕沿着火场前进,行不几步,路上又遇到三个大形弟子,他也不躲避,开弓便,月如弓箭箭如流星,刹那之间杀得对方两死一逃。

    极光鹊指路,他在火场边沿奔行,时时蹿入火场,借着火焰的掩饰修改方向,轨迹飘忽。

    他不再避着监控阵引,也不再避着众境修的视线,在烈焰之中奔行如猎豹。

    敌多则隐,敌少则击,敌强则避,敌弱则杀。

    大火是最好的遮掩,不单能够掩饰形,而且能够大幅度弱化灵力波动。

    他气势疯狂,如嗜血的野兽,每一箭出,都似乎将天地击穿一般。

    天空中有大形弟子巡视,借着飞行箓器游弋在火场上空,在炙烈的空气中飞行。巫马夕尽量避着那些弟子的视线,不断更换衣饰,混入散布四处的看闹境修群中,穿行在烈焰腾腾的火场之中,一旦有机会,便果断出击,用月如弓将对方落下来。

    眉毛已经枯焦,头发用水浇湿四次,又被烈火尽数烘干。

    他在烈火之中隐藏潜伏,在烈火之中暴起杀人。

    神越来越冷,血液越来越,如要沸腾一般。

    在月如弓以及太墨碑配合之下,巫马夕在火场中忽左忽右,不断穿行,杀人。

    大形弟子的队伍规模越来越大,往往近十人一队。

    巫马夕也不与其正面相抗,隔着火焰便完便走,不管战绩如何。

    偶尔有全灭的机会,他也会故意留下一两个活口,任其逃离。

    他要借着这种张扬与暴露,将纵火的嫌疑揽到自己头上来,令简幽和施暮亭安全脱

    穿行火场之间,衣饰不断变换,或隐或现。

    他今晚杀气如烈焰奔腾,箭箭诛命,很快便杀人上十,而上也染血数处,尤其是左腹处,被一支冰锥穿。巫马夕为自己编织了一个天祭意境,稍为包扎,便不再理会了。

    杀人十六,巫马夕穿出了迎宾馆的火场,来到了迎宾馆的北边。

    巫马夕回头看了看后的熊熊火场,成群结队的大形弟子已经赶至,天上地下,全方位立体覆盖搜索,同时漫天泼洒燃油,令烈焰大作,弥漫了整片火场,没有一丝死角。所有看闹的境修都被烈焰出火场,随即又被大形弟子分批集中监控起来。

    巫马夕暗自庆幸出来得快,若是晚了一步,必然会被这种漫天泼油的战术得无所遁形。

    经过自己的商铺暴发,简幽和施暮亭,暂时应该安全了吧!

    巫马夕收回目光,看向北方,再往前不远,便是此行的目的地——小蛮湖。

    他迅速将上的衣物换成上白下青的大形弟子服饰,又从象戒中取出一具大形弟子的尸体,一人一尸,稍为避开监控阵引,以最快速度向北边的小蛮湖前进。

    两人并行,又穿着大形弟子的服饰,除了路线有些反常之外,很具有欺骗

    左腹处,被烤焦的伤口在奔跑中裂开,血水缓缓渗出来。

    巫马夕脸色冰冷凝重,不管不顾地咬牙前行。

    必须抢在对方的搜寻铺展开来之前到达小蛮湖,否则将举步维艰。

    大形的注意力暂时被迎宾馆大火吸引,并没有留意到巫马夕的出逃。

    小蛮湖与迎宾馆只有两里的距离,数分钟之后,巫马夕顺利到达了目的地。

    后迎宾馆的大火映红了半边天空,再加上天空中的照明箓,照得整个小蛮湖清晰如白昼,倒映着四周变色的风景,平静无波。

    巫马夕将尸体收好,缓缓潜入水中,琢磨着深度足够,便从象戒中取出观虚豚。

    这头观虚豚是他特地准备的水中坐骑,**强悍,又经过这段时间用惊蛰淬炼,更是坚如金刚力大无穷,游动起来便如飞梭一般,接着后边的巫马夕,迅速向着西北方向前进。

    巫马夕潜在水底,装上瞳镜,隔着水仰视着天空。满天的照明箓如无数的月亮,明净美丽。两个青色的影从湖面上空飞过,一男一女,飘飘然宛若天外飞仙。

    冬水寒,巫马夕但觉寒气侵入骨髓,冰冷非常。他强自忍耐,驱使观虚豚加快速度。

    小蛮湖并不大,巫马夕甚至都没来得及换一次气,观虚豚便在西北岸边搁浅了。

    巫马夕将观虚豚收好,浮上水面换了一次气,再次耐着寒冷潜入水底,随手在抓了几条大小鱼尸,便循着岸边寻找起来,不多时便找到了蛮溪的入口。

    巫马夕正要逆着水流潜过去,突然心神一动,看着前方水底的一块参差岩石。

    那块岩石并无出奇之处,但是上边有几处隐蔽凹陷,与其它监控阵引的安置处非常相似。

    巫马夕不敢大意,将星睛塞入一条半米长青鱼尸体的眼睛之中,驱使着青鱼缓缓游过去。

    仔细搜寻之下,果然在那些凹陷之处发现了监控阵引的痕迹。

    居然连水底都不放过,大形的监控倒真是周到。

    巫马夕越发小心起来,驱使青鱼停在监控阵引前边,将监控阵引的视线挡住,然后缓缓向上游去,待游过了那个阵引的监控范围之后,再指挥青鱼跟上。

    指挥青鱼游在前边,巫马夕则附在青鱼尾部,靠着青鱼的带动向前移动。

    青鱼体长半米,游动速度极快,带着巫马夕迅速向着上游潜去。

    巫马夕靠着瞳镜监控着天空以及水下的景,偶尔升上水面换口气,哆哆嗦嗦小心前行。

    搜寻的范围似乎再次扩散开来了,在水面上空,不时出现飞掠而过的大形弟子,行色匆匆地四处搜索。好在监控阵引倒没有再出现,让巫马夕移动得轻松了许多。

    大约半个小时,一人一鱼顺着蛮溪,来到了大形西北围墙附近。

    大形的围墙很高大,仿如城墙一般,角楼望楼一应具全。

    蛮溪延伸至城墙处,化作一个小池塘,一道清流从数米高的围墙中间倾泄下来,注入池塘之中。这种断流续水的布置,彻底杜绝了借水路潜出的可能。

    城墙上燃着两排照明箓,照着正在城墙上来回巡走的大形们。

    天穹阵引从城墙外侧根基处升起,将整个大形全部裹在了里边。

    巫马夕看着那道屏障,目光没有任何动摇。

    天穹阵引覆盖范围之大,持续时间之长,都极其罕见,防护能力绝对会是它的短板。

    巫马夕相信,这个阵引绝对拦不住自己。

    他指挥着青鱼向后退了两百米,找了处隐蔽地点上岸,换上干净的大形弟子衣服,稍为做了做运动暖,随即取出藏边雕开始急速升空,片刻之间便来到近两百米的高空。

    天空中巡游的大形弟子很快就发现了只异常的雕,吆喝盘查,同时开始接近。

    巫马夕不加理会,开始向着城墙方向滑翔,速度越来越快,接近城墙时,速度已达极致。

    守城弟子措手不及,开始零零散散地拦截。

    巫马夕祭出太墨碑的“御”字结,将这些拦截一一化解,如闪电一般穿破虚空,向着天穹阵引冲击而去。及至接近之时,突然一个“哮”字结,太墨碑凌空冲阵,天穹阵引立即漾起来,像是融化的玻璃一般。一人一雕如陨石般紧接着砸了下来,天穹阵引瞬间被砸穿,而那一人一雕已经借着冲撞之势,刹那之间冲出去数十米,随即双翼一扇,迅速远扬。

    天穹被击穿的波动传遍了整个大形,城墙上众弟子正在手忙脚乱之间,便有三五位离得近的前辈陆续飞至,将刚刚弥合的天穹再次强行撕开,向着巫马夕逃离的方向追击而去。

    一前三后,一路狂飙,迅速飞出了照明箓的覆盖范围,钻进了无边黑暗之中。

    藏边雕在离地不远处急掠,寒风吹面如刀,割得脸上生疼。

    闻微监听到后两道灵力波动,一强一弱,这意味着后边敌人正紧追不辍。

    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道敌人离自己多远,巫马夕不敢稍停,全力驱使藏边雕向前飞行。

    他对赶尸咒和藏边雕非常有信心,但是飞了将近半个小时,后那两道灵力波动有些轻微减弱,但是却发现另有一道非常微弱的灵力波动,隐隐约约地越来越近。

    赶尸咒的灵力波动非常微弱,对方却能够在黑暗之中死死咬着自己形,显然是些奇妙手段,而且飞行速度居然也不比藏边雕慢,这真是一个大麻烦。

    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天很快便将亮起来,一旦天亮,自己就更加难以脱了。

    巫马夕一边疾飞,一边思考对策,片刻之后有了主意,突然将藏边雕的飞行高度拉低,几乎是是贴地飞行。

    如此急飞十余分钟之后,周围突然便是一片空旷,水气湿润。

    根据速度以及地形来判断,巫马夕知道这是到了老蛮湖的上空。

    他继续向前飞了几分钟,随即收起藏边雕,团钻入水中,驱使观虚豚一路向斜下潜行,很快便来至水下十余米。水压从四面八方挤来,如要将人挤碎一般。

    巫马夕祭起太墨碑的“甲”字结,让太墨碑化甲护住己,压力顿时减轻许多。

    观虚豚继续往斜下潜行,有了水层的阻隔,后的灵力波动迅速变得微弱起来,在到达了水下二十余米深处时,这种灵力波动终于完全监听不到了。

    巫马夕继续下潜,很快便到达湖底,随后将观虚豚拉平,向着东北方向急速游去。

    他杀了几条大鱼,取了鱼鳔,靠着鱼鳔帮助呼吸,十几分钟浮上水面一次。

    如此一如潜行,血液几乎冻僵。

    数个小时之后,终于到达了老蛮湖的东北湖岸,而后的灵力波动早已经消失无踪了。

    巫马夕收好观虚豚,从水中爬上岸来。

    他脸色一片惨白,哆嗦着手换了一厚衣裳,做了些运动,随即取出乌角,骑上之后向着东边的森林急速驰去。太阳终于在天边探出了头,洒下一片通红的晨光,落在巫马夕的脸上,将他的影子映在枯草黄土之间,拉出老长。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