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火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211

    不到半个小时,满脸杀气的庄杏枝就被请到了总控制室。

    蒙默辰向她询问道:“庄长老,你是第一个到达凶案现场的,你曾说小紫指认了凶手逃离的方向,这事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庄杏枝满脸寒冰地盯着他,反问道:“什么误会?”

    蒙默辰道:“在凶案发生后,哨探之眼监控到一些况,与你的说法有一些出入。”

    “出入?姓蒙的,你他娘的什么意思?”庄杏枝对着蒙默辰直接开骂。在无头苍蝇般的追杀中,她的怒火早已满盈了,此刻正好爆发:“你是说老娘在骗你?老娘的外甥女死了,你他娘的居然说老娘骗你?”

    蒙默辰脸色很难看,为了照顾庄杏枝的驴脾气,他已经尽量说得很委婉了,还是被这样生硬地顶了回来,着实令人气闷。他耐着子道:“庄长老休要动气,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案发当时的细节而已。因为根据哨探之眼的监控,在反方向发现了一名可疑男子……”

    “哼,可疑男子,你不觉得自己就很可疑吗?”庄杏枝打断了蒙默辰的话,“小紫也是你的侄女,你不去帮她报仇,却在这里玩政治游戏,你不觉得自己很肮脏吗?”

    蒙默辰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跟这种万年老处女,简直无法交流。

    在场诸人,洛八都和杭九首乐得看闹,马东苗地位稍低,也不肯随意介入争执,谷魈瞳开口道:“庄长老请放心,蒙盈紫是大形的弟子,而且是在大形内部被杀,这个仇是整个大形的仇,无论如何都要报,不会有任何的政治交换。”

    “说得好听。”庄杏枝对谷魈瞳的话哂之以鼻,“一群政客,你们的话有可信度吗?”

    谷魈瞳脸色铁青,直接逐客,道:“庄长老,你继续追凶去吧,我们还有会要开。”

    庄杏枝甩袖便走,出门之前还留下一句威胁:“老娘知道你们有猫腻,但是丑话说在前边,若是发现你们中有谁跟这件事有牵连,老娘绝对跟他不死不休!”

    看着庄杏枝出门,谷魈瞳和蒙默辰脸色都不好看。

    把庄杏枝找来本是为了了解一些细节,结果除了添一顿堵,什么都没问出来。不过,从庄杏枝的态度基本可以确定,蒙盈紫临死之前肯定是指认了凶手逃离方向的。但是这个方向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偏差,就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众人商量再三,觉得有以下几种可能。第一,凶手有两个人,逃离方向不同;第二,蒙盈紫临死前产生幻觉;第三,庄杏枝说谎;第四,哨探之眼监控弟子说谎;第五,哨探监控到的那人不是凶手;第六,……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迅速衍生出无数种可能。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凶手逃出监控已是不争的事实。

    不过也是有个好消息,根据天穹没有遭到突破来推断,凶手仍然在大形的范围之内。

    哨探监控到的那个可疑男子,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出现在哨探之眼中了,这只有两种可能,一,他这几个小时龟缩在隐秘-处没有移动;二,他已经发现了哨探之眼,在移动的时候刻意地避过了哨探之眼的监控区域。

    第一条龟缩看似安全,但实际上是死路一条。对方敢跑到大形内部来行凶,而且还能得手,显然是胆大心细之徒,应该不会这么鼠目寸光。

    谷魈瞳相信,此人肯定在移动。

    那么,他下一步将会向哪里转移呢?

    谷魈瞳的目光在地图上巡视,最后落在了迎宾馆的方向。

    由于沟连大会的缘故,今晚的迎宾馆住着七八百位外人士,鱼龙混杂,若是让凶手混入其中,搜索起来将会极其困难,若是凶手还在同伙住在迎宾馆,这种困难将成倍增加。

    谷魈瞳看着地图,缓缓道:“加强一下迎宾馆的防务,别让凶手打扰到咱们的贵客。”

    ……

    成百上千的照明箓挂在空中,将迎宾馆照得一片惨白,如同染了一层寒霜。

    一道白色的影飘动在这片寒霜之中,犹如一缕轻烟,轻巧地飘过走廊,钻进了一扇窗户之中,随即将窗户轻轻放下,转过头来,将脸上的轻纱摘下,一张祸国殃民的脸顿时出现在轻纱后边,正是野狐斋主施暮亭。

    等得心焦的简幽已经迎了上来,问道:“姑姑,打听到了吗?”

    施暮亭点了点头,道:“死的那个弟子叫做蒙盈紫,二阶境尊,是大形天才弟子。在凶案现场发现了一个阵引的痕迹,据鉴定是子寂的困兽之斗。”

    简幽听到子寂二字,心中就是一跳,道:“真的是他?他怎么样了?”

    “现在还没有抓到。”施暮亭脸色凝重地看着简幽,“咱们现在危险了,你跟他同居了那么长时间,大形只要查出了他,肯定会牵连到你。明天一早,咱们必须找借口离开大形,若是等到他的份暴露,咱们就很难脱了。”

    “那他怎么办?”简幽盯着施暮亭的双眼。

    “你别担心他了,子寂天生就善于隐藏,没那么容易被抓的。”

    简幽低着头想了片刻,突然抬起头来,快速走到窗前,掀开窗户看着不远处层层叠叠的楼阁,一个意境投过去,便见一栋楼阁蹿起了紫色大火,大火迅速开始蔓延开来,向着楼阁的其它部位吞噬而去。简幽迅速寻找别的目标开火,片刻之间便有数十栋房子烧了起来。

    施暮亭看着她忙碌的背影,有些无奈地摇头。

    这把大火一烧,混乱之下,子寂那小子的逃离机会肯定会大很多。但是,迎宾馆遭遇大火,就算查不到简幽头上来,明天想要找理由离开也不太现实了,馆内住客都有嫌疑,大形肯定不会放人,而时间拖得一久,一旦那小子份暴露,简幽和施暮亭就更难脱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还很脆弱,简幽一心救郎,若是不让她放火,搞不好这种脆弱的关系又要崩溃。施暮亭无奈地翻着白眼,抱着双臂悠然道:“幽林宫主舍郎,大形宝离奇遭大火。这个话本,都快比得上《上弦》了。”

    简幽没理会她的调侃,仍在忙碌地寻找机会扩大战果。

    整座迎宾馆的大火,也已经烧得很有些规模了,虽然火势还没达到最旺的地步,但是四处火起,趋势已经很可观了。

    遇到天灾**,境修界的传统向来是幸灾乐祸。

    这么宏伟的一把大火,而且烧的是大形的产业,正是沟连大会最好的点缀,烧得好!

    此时已经接近凌晨三点了,被折腾了一天的境修们因为大火而醒来,围着大火看着,呜呜哗哗地鬼叫着,指点评论,吟诗高歌,无人惊惶,无人哭泣,声音中都透着股兴奋,甚至有人在火上浇油,偷摸扔两个火球意境,以缓解白天沟连大会的憋屈。几个大形境修在编织着水系意境救火,孤零零地显得很无助。

    这种兴奋很快便感染了施暮亭,妖女的眼神因为火光而闪亮起来,意枝飞卷之下,火系意境四处飞,令放火的规模与速度越发疯狂起来。

    火光熊熊,照亮了半边天空,令天上的照明箓都有些失色了。

    整个迎宾馆遍地火起,大部分是施简二人所为,小部分是别的境修们趁机发泄。只要没人强力捣乱,这把大火差不多可以达到预期目的了

    施暮亭突然停了下来,凝神监听片刻,低声道:“有人来了。”说罢拉着简幽,迅速从窗口离开,同时在窗户上留下了一篷紫火,紫火突然爆裂开来,迅速将整个房间吞噬。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