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重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204

    那大汉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硕大的脑袋,骂骂咧咧地转离开。

    走了没两步,便察觉到后风云大作。大汉立即开始编织烈火奔袭准备逃蹿,然而烈火奔袭刚刚织成,突然被一阵诡异波动侵入意识海,所有意枝瞬间便被锁死。

    小封神术!

    大汉大惊,随即用意枝将小封神术击碎,正要重织意境,一只乌龟突然窥隙而入,瞬间化作龟甲,将大汉束缚住,倒在地下,仿如乌龟一般挣扎不起,只剩嘴里仍在骂骂咧咧。

    巫马夕快步上前,用封境环将大汉控制住,冷冷地看着鲁未了问道:“这人是谁?”

    “碧甲獠,吴兽。”鲁未了无奈地答道。

    他原本想用错误信息来提示吴兽逃跑,吴兽粗中有细,非常警觉地领会了他的意图,只是没想到,这位丰元章公子更加警觉,一眼就识穿了,干净利落地下手擒人。

    巫马夕听到这人是碧甲獠副团长吴兽,杀气便淡了一些。当初西曲团联围攻台隐,团联几大境修团中,碧甲獠是惟一没有参与的,甚至在后半段还有意无意地帮了台隐一把。

    巫马夕也算是受过碧甲獠团长古匕的恩惠,所以对于碧甲獠,并没有仇恨。

    但是很显然,吴兽与鲁卢二人是一伙的,巫马夕不可能放他离去,将他控制住后,与鲁卢二人串在一起,向着广尚住处赶去。

    广尚住得确实不远,一行四人转过两条小巷之后,来到一排小楼。

    鲁未了敲响了其中一栋的房门,片刻之后屋里传出一个粗犷的男声:“谁?”

    这是广尚的声音!

    巫马夕心脏随着这声音反常跳动了一下,答道:“是我,巫马夕。”

    屋内随即传来“嘭”地一声,片刻之后房门便从里边被拉开了,广尚的大脑袋从门里探了出来,看清楚真是巫马夕后,立即大笑起来,道:“兄弟,真的是你啊!你他娘的没死啊?可算是见着活人了。”一边说着,一边跳出门来,紧紧地抱着巫马夕,随即又松开怀抱,两只大手掌掐着巫马夕的脑袋搓-弄,似在确认眼前人头的真伪。

    广尚的大大咧咧,似乎一下子就将巫马夕拉回到了两年半之前,倍感亲切与伤感,无奈地将他那双魔掌拔开,道:“别胡闹,进去再说。你们三个,进去!”

    广尚这才注意到后边的三人,见每人颈脖处都了一个封境环,顿时大笑起来,前仰后合乐不可支。鲁卢吴三人便在广尚的大笑以及巫马夕的瞪视中,尴尬无比地进了门。

    进门之后,巫马夕与广尚相对着坐,鲁未了等人没有坐的资格,老实地站在旁边候着。

    广尚刚一落座便问道:“兄弟,你怎么会来西北的?都以为你死了呢!”

    巫马夕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当初进入地底通道时的形,在记忆中似乎变得很遥远了,而今流落在这西北,连巫马夕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微笑道:“老天安排的吧!”随即又问道,“你呢,怎么跑到西北来的?”

    “嘿嘿,嘿嘿。”广尚一个劲地傻笑,就是不肯明说,反问道:“这两年过得怎样?”

    “还好!”巫马夕脸带微笑,隔了许久又问道,“你们呢?过得怎么样?”

    “我们,好,都好!”广尚便开始缠夹不清地讲述起来。从西曲城外文苍原从天而降,带着众人回到查氏,随后如意被文苍原安排疗伤,关寻仙和宁薇成为查氏学生,广尚则随着杜重山回到苍雷学院继续学业。他的语速极快,有些啰嗦繁琐,中间还夹杂着对巫马夕的抱怨,最后道:“如意醒来了,你这负心汉知不知道?”

    “听说了。”巫马夕心中一颤,随即转移话题,“居嫂呢?她怎么样了,应该生孩子了吧?是男是女?”西曲事件之前,养露秋已有孕,算算时,应该早就生了。

    广尚叹气道:“居嫂在荆棘三角住了八个月,生了个大胖小子,取名叫做居岩,小名叫石头。石头三个月大的时候,居嫂说要去居大哥的家乡碧若国的赤霞领,说是要让孩子认祖归宗,再后来就没有她的消息了。关师兄去找过她,但是没找到。”

    一个漂亮的女人,带着一个未满周岁的孩子,其形势之艰难可想而知。

    巫马夕不为她担心起来,犹豫了一下,问道:“寻仙和宁薇,他们应该结婚了吧?”

    “嗯,去年八月办的婚礼,她们两个真的很般配。”广尚神色有些黯然,随即又舒展开来,“这次婚礼你和如意都没赶上,咱们明天就启程回家,一定要让她们补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到时候让薇薇着大肚子做新娘,嘿嘿!”

    巫马夕微微一笑,取出荆蛮飞驿的首航票递给他。

    “首航票?这东西好像就五十六张的,你居然能够弄到,行啊!”广尚看着首航票,一惊一咋一叫了起来,随即又无奈地看着巫马夕,道:“只有这一张吗,不够啊。”

    巫马夕道:“我在西北还有些琐事,要晚些时候回去,你先回去吧。”

    “那也不够啊。”广尚傻傻地笑了起来,“我现在,也不是一个人了。”

    不是一个人?

    巫马夕狐疑地看了看旁边站着的西曲三杰,随即否定了这个极不靠谱的猜测,看到广尚暧昧而幸福的笑容,猜测应该是:“结婚了?”

    “八字还没一撇呢。”广尚搓着双手,拿起前空酒杯,随即又放下,有些局促地道:“就是有那么个人,嘿,嘿嘿!”

    巫马夕也替他高兴,难得地打趣道:“是哪家姑娘?不给我介绍下么?”

    “你等一下。”广尚说罢,傻笑着起,向着楼上跑去,片刻之后,搀着一个绿衣女子下楼来了,仔细一看,此女不是别人,正是那半夜逃跑的温雨新。

    时隔二十余天,在这下蛮意外相见,两人皆是一惊。

    巫马夕随即注意到,温雨新神色忧伤,脸有一抹潮红,这似乎意味着,桃花在她体内又开始肆虐了。而且她看自己的眼神,从开始的吃惊之后,很快便转为了激动与欣喜,这是一种求助的眼神,这种眼神似乎也证明,她遇到困难了。

    温雨新似乎无意与巫马夕相认,淡淡地与巫马夕打招呼。广尚居中为两人做了介绍,随后温雨新向巫马夕斟了一杯酒,说了些客话,便返回楼上去了。

    巫马夕与广尚继续在楼下谈话,巫马夕问道:“你是怎么跟她认识的?”

    温雨新算是个不错的女孩,只是她负温松的血海深仇,又有桃花意境缠,广尚与她相恋,很有可能会被她拉入深渊。

    “缘分,都是缘分。”广尚有些不好意思,“我刚来西北时,有次冒雨赶路,正好在路上遇到了她和她叔叔。当时她叔叔奇症发作,将她托付给我之后就逝世了。后来我们俩同行去赤砾,她投奔了她爷爷的一个故交,而我在赤砾周围转了一圈,随后便来到了下蛮。但是也奇怪了,每天晚上都梦到她,后来实在熬不住,就跑去赤砾找她,正好在半路跟她遇到了。你说巧不巧?”

    是巧,巧得巫马夕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首先,她的祖父温松,就是背着巫马夕的罪名去死的;其次,她被胡景枫用来破坏文游联姻,却又莫名其妙地被巫马夕给救了出来,直到现在,巫马夕一想起来还肝肠纠结;第三,她从巫马夕手里逃走之后,居然跟广尚走到了一起,最后又跟巫马夕莫名其妙地重逢了。

    巫马夕就弄不明白,温雨新上辈子到底跟自己有什么样的恩怨纠葛,这辈子会产生这样千丝万缕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缠?

    巫马夕想到温雨新的病症,问道:“你跟她,是不是……”一时不知道怎么措词才好。

    好在这种意思是个男人都懂,广尚自然也听懂了,正色斥责道:“胡说八道什么呢?都说了八字还没一撇。再说了温姑娘冰清玉洁,你脑子里边就不能想点高尚点的?”

    高尚点的?

    巫马夕脑子里立即浮现出温雨新在地下石室自-慰的画面,狠狠摇了摇头,道:“你准备带她回西南?她答应了吗?”

    “还没跟她说呢。犹豫好久了,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广尚有些无可奈何,转头向巫马夕取经,“当初你是怎么跟如意表白的?”

    巫马夕闻言,脑海中便浮现出与如意交往的画面,一幕幕清晰美好,只是仔细看去,在交往的那段时间,居然全是如意在主动向自己靠近,而自己没有一次主动。

    他心中突然酸涩感动,差点就落下泪来,道:“慢慢来,有人,总会找到办法的。”

    “有道理!”广尚连连点头。

    “广尚,有件事……”巫马夕说到此处,却突然沉默下来,心中一阵阵地揪紧。

    广尚等了许久,奇怪地看着他问道:“什么事?”

    巫马夕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我听说,如意要如游景未的三公子结婚,”说到此处,巫马夕深吸了几口气,“这件事,是真的吗?”

    他看着广尚的双眼,紧张得几乎无法呼吸。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