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醉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199

    出了大门被冷风一吹,巫马夕的脑子总算是稍为清醒了一些,只是心中酸楚难言,几乎落下泪来。他对着天空眨了眨眼睛,将那股酸楚勉强压抑,转进了一家酒馆,将柜上的酒不管好劣尽数买下,扔在储物囊中,快步向家中走去。

    心中秘密太多,他不敢在人前喝醉,但是不醉一场怎么排解?

    回家之后,他没有理会正在吃饭的简幽,径直进了房间,将房门仔细关好,便开始喝酒,坐在上,一瓶紧接着一瓶往口里倒,不管它滋味优劣。他面无表,不说一个字,只是眼神渐渐迷离,最后醉倒在上,眉头依然紧皱。

    劣陶制的酒坛滚在地板上,酒水仍在往外倾泄,像是泪水一般。

    那一夜全是梦,凌乱如碎片堆积,看不清任何一张脸孔,也没有任何的节,只剩下成片成片的凄凉酸楚充塞着整个梦境,让人每次呼吸,都像是要被酸楚腐蚀一般。

    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窗外仍然是郁晦暗。

    头挂着几个香袋,窗前放着一盆兰花,房间里清香扑鼻,一点酒味都没有。

    看来简幽进来过。

    随后便察觉到异常,外被扒掉了,被子也被换掉了。

    昨天晚上,不会是……

    随即便疲惫地摇头,又不是万流时代的狗血话本,哪来那么多酒后乱

    他起了,将一酒味冲洗干净,换上干净衣物,将自己收拾得清爽干净。

    简幽似乎在在房间里补觉,巫马夕也不吵醒她,将她温在厨房的醒酒早餐匀速吃完,在境室准备了一些东西,随后便出门向着研究院走去,进了院门之后,并不去并编研究室,而是直奔劳缺住处。

    劳缺正在盘算借力游白野的可能,看到这位合作伙伴时,满脸的阳光瞬间转为郁,一言不发地将他让进门来,两人在客厅沉沉地坐着,劳缺强抑怒气道:“你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拖我下水是不是?”

    巫马夕平静地道:“计划有变,我要杀蒙盈紫。”

    劳缺瞬间变得粗重起来,狠狠盯着他,沉地道:“你知道蒙盈紫这两年的行踪吗?除了上次来赤砾,这两年她一步都没有迈出过大形,你怎么杀?一个人挑战整个大形吗?”

    “你帮我创造机会,我必须杀她,不惜一切代价,就算是死。”巫马夕的语气很平静,但眼中的风云在疯狂地翻涌寂灭。

    “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想干什么?”劳缺语气很压抑,“上次突然找上我,说要杀洛次章,计划制定得差不多了,却又莫名其妙地说要杀蒙盈紫。理由呢?理由是什么?”

    “因为我是台隐的弟子。”巫马夕神坚定,也努力让自己眼神。

    “原来是台隐门下来寻仇了,失敬啊!”劳缺满脸冷笑,刹那间似乎想明白了一件事,“上次突然要杀洛次章,看来根本就是个幌子了,就是为了一步步把我牢,对不对?”

    “不是,洛次章也必须死。”

    “为什么?洛次章跟台隐可没仇。”劳缺冷冷追问。

    “碑上抬名,窃称宗师。”巫马夕的八个字带着一股冷洌的杀气。

    劳缺一愣,随即便想起这八个字的来由,正是出自洛次章之口,再经自己转述给巫马夕,他沉默片刻,道:“果然是一个我无法理解的理由。”他脸上带着苦笑,“就为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理由,你就着我陪你玩命?”

    “即使没有我,你不也在玩命吗?”巫马夕冷冷地看着他,“车寒很快就会找到你,你退不了了,跟着我玩命,是你最好的,也是最后的选择。”

    劳缺想了想,问道:“我没法退出了是吧?”

    “退出我也必须杀她,到时候我死,你也活不了。”

    劳缺有些烦躁地喝了口凉水,强自收敛怒意,闭着眼睛想了许久,睁眼道:“只要收益动人,哪怕有一丝胜率我都可以把命押上。但是这件事,收益在哪里,胜机在哪里?”

    “你创造机会,我下手杀人,这就是胜机。”巫马夕盯着他,取出一个储物囊递给他,“至于收益,就在里边。”

    劳缺接过储物囊,却见里边是几封信件纸张,劳缺草草看完,微眯着眼睛思考,许久之后睁开眼来,眼中精芒闪烁,道:“要杀蒙盈紫,你是九死一生,为什么要这么赌?”

    “你别管!”巫马夕眼中有一丝痛苦掠过,随即又被狂潮般的风云遮掩。

    劳缺点点头,不再追问,道:“你先回去,两天之内我会给你完整的计划。”

    巫马夕点点头,转出门,并不为劳缺的选择担心。

    两人密谋杀洛次章,联系得已经太深了,劳缺想脱已经不可能了。再说这个计划收益不错,以劳缺飞蛾扑火式的疯狂,就算成功率再小一半,他也必定会参与。

    回到研究室后,巫马夕将自己关在境室之中,脑中开始疯狂地构思杀人计划。

    三年前蒙盈紫就是境尊,其战斗力绝非巫马夕所能比,想要杀她绝非易事,能够倚仗的,就只有阵引,而且必须是大威力阵引。子寂传承中有几个阵引合适,但是所耗材料极为惊人。巫马夕深思之后,决定立即将简幽手中的兽面象戒换回来,这个象戒中的材料原本就是出自子寂,阵引所需要的材料象戒中大多都有,只需要少许补充就可以了。

    拿定主意之后,巫马夕也懒得在研究室多待,直接请假回家。

    到家时,简幽正盘坐在客厅软椅上看书,看到巫马夕进门,没好气地向他做了一个鬼脸。

    巫马夕没有理会她,直接进了房间,指挥锥角地龙,将埋在地底百余米的隐字象戒收回来,将其中的东西重新归置。原本月镯中的东西被分成了两份,留下了一些没有看过的六视图和典籍,其余东西装在蛟歌象戒中,准备全部还给简幽,包括紫昊碣和月镯。

    东西归置好后,巫马夕又想了许久,最后莫名其妙地将那炉月镜留了下来。

    随后出门来到简幽前,坐在她对面的软椅上,将蛟歌象戒递给她,道:“把东西换回来吧,那颗象戒你可以留下。”

    简幽接过象戒之后,脸上并没有露出欣喜的神,连象戒里边的东西都没看一眼,睁着一双大眼睛瞪着巫马夕,似乎有些愤怒地道:“想赶我走,是不是?”

    巫马夕莫名其妙地道:“没有啊!”

    “真的没有?”简幽追问道。

    巫马夕不耐烦地皱了皱眉,道:“紫昊碣也在里边,换不换?”

    “不换!”简幽大声答道,将象戒扔还给巫马夕,做了个鬼脸,起向着自己房间走去。

    巫马夕脑子里边有些混乱。

    这不是她哭着喊着要换的么?怎么突然就变卦了呢?

    直到简幽感青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后边,巫马夕都还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