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青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184

    巫马夕指挥锥角地龙迅速移位,先一步来到胡宅门外监视。

    片刻之后,胡景枫出门,顺着卵石小径向着八风楼行去,很快便走出了星晴的视野。

    巫马夕终于松了一口气,指挥锥角地龙往回赶,同时打开密室的石门,向着门外走去。

    绿衣女孩瘫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甚至懒得转头看巫马夕一眼,只是无声地流着眼泪。

    与胡景枫的对峙似乎抽干了她的jīng气神。

    看到她的模样,巫马夕就想起她回应胡景枫的那两句,“孤曰清傲,松曰刚直”,虽是柔弱,却也凛然不可侵犯,算得上是一位有骨气的女子,可怜,可敬。

    巫马夕取出一黑sè衣服,扔在女孩前面的桌子上,道:“穿上它,跟我走。”

    带女孩离开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给胡景枫造成一个女孩私自逃离的假象。而女孩的份又见不得光,胡景枫不敢大肆排查,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绝对不会怀疑到巫马夕头上来。而且,若是不将她带走,就只能杀她灭口,这女孩对自己算是有恩,事前也有承诺,巫马夕还下不去那手。

    女孩目光呆滞地看着衣服,失魂落魄一般。

    巫马夕催促道:“咱们时间不多,你想报仇,大可出去之后再想办法,依赖胡景枫这种伪君子,只能是沿木求鱼。”巫马夕一边说,一边来到石室角落,锥角地龙从洞中将象戒吐出,巫马夕收起之后,指挥锥角地龙先去外边探路。

    回过头来,女孩仍然愣愣地坐在那里,手指摸在衣物上边,却没有起穿衣的趋势。

    “如果你不走,我只能杀了你。”巫马夕目光森冷地盯着女孩,如果女孩执意不走,那杀人将是必然的选择,女孩看过他的脸,继续留在胡景枫这里,对巫马夕来说危险太大。

    女孩抬起头呆呆地看着他,片刻之后凄然一笑,缓缓站起来,将那件黑衣上。

    锥角地龙已经探清楚,门外无人。

    巫马夕将石室收拾干净,尽量不留下自己来过的痕迹,随后领着女孩上了木梯,在锥角地龙的帮助下,将密室门及房门打开,小心翼翼地走了出去。

    将星晴移至极光鹊上,一路当先探路,两人迅速接近了研究院的围墙,用藏边雕越过围墙,步行穿过数条简陋狭窄的小巷,安全回到了家里。

    将客房中的家具全部移至地下室,然后将女孩安顿在其中。巫马夕看着神落寞的女孩,问道:“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女孩坐在沿,呆滞地摇了摇头,仇人太过强大,失去依靠之后,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巫马夕想了一会,道:“明年二月上旬,蛮人沟连将有一场沟连大会,十几位前辈境修已经约定好,要在大会上向大形发难。据我估计,大会之后,大形将有一场动乱,如果想报仇,那是你最好的机会。”

    巫马夕对于女孩的担心,与劳缺有些相似,就是害怕她绝望之下,孤注一掷地跑去报仇,然后失手被擒,最后将自己给供了出来。

    现阶段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杀人灭口。女孩的修为不过是初晋境师,实施起来并不难。但是这种方法都近乎魔道,不到万不得已,巫马夕不愿意采用。他采用的方法,是稳住,用谎言将她稳住到二月十rì,确保在自己离开西北之前她不会胡来,至于之后,就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沟连大会,不是已经过去了么?”女孩抬起头看着巫马夕,眼神中有些怀疑,“当初那两个贼子来送函的时候,说的是十二月初。”

    “延后了。”巫马夕看着女孩怀疑的目光,暗暗觉得麻烦,这女孩是惊弓之鸟,被人骗怕了,自己的说法她未必会信,若是任她自己出去求证,又是一桩危险,只好再次扯谎,“据说是因为西南要来几位大人物,所以大形干脆将大会延后,以便邀请他们观礼。”

    这种说法倒是合合理,而且与胡景枫提供的信息相吻合,女孩眼中的怀疑消减了许多,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为什么会潜进胡景枫的密室?”

    “这些你不用知道,我也不可能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我跟大形不是一伙的就行。”

    “那我应该付出些什么?出卖自己吗?”

    巫马夕微微皱了皱眉,女孩的语气令他觉得有些不舒服,但仍然耐着xìng子道:“其实我觉得,你要做的就是好好活下去。”

    女孩喃喃自语,道:“活下去又能怎么样?”

    “只要活着,希望总归会有的。”巫马夕看着女孩绝望的表,心有些黯然,“现今的意境理论比起千年前进步了无数倍,千年前无解的难题,到现在也许能够找到答案。”

    女孩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是神显然不是那么乐观,胡景枫是意境研究院的院长,其意境理论的水平必然不低,他说得那么自信,自然有其自信的道理。

    巫马夕知道多劝也无用,道:“这些天左原镇肯定会很危险,你别随便出门,rì常用度我都会给你准备好,有什么需要也可以直接跟我说,但是必须记住,绝对不能出门。”

    “是不是跟在胡景枫那里一样?”女孩笑容苦涩。

    巫马夕不知该如何回答,道:“好好休息一下,如果有时间,可以想想将来打算怎么办。短期内我也无法帮你报仇,但是一些小忙还是没问题的。”

    这一句是巫马夕难得的真心话。

    温松被杀的罪名是劫杀大形使者,背的是巫马夕的罪名。虽然如今看来,这应该是大形放出的烟雾弹,但是,大形若不是刚好找到这个理由,想必也不会对一个名声极佳的境尊贸然出手。所以,温松的死,也算是受了巫马夕的牵连。若是可能,巫马夕还是愿意对其遗孤略施援手,但是,这必须在不会危及自的前提之下。

    女孩没有说话,巫马夕便起准备离开,道:“我得回院里了,离开太久会加大嫌疑。”说罢取出一些食物放在前桌上,转离开。

    在地下室的门后留了一句jǐng告,同时将极光鹊放在天花板隐蔽处,用星睛监视着屋内包括地下室出口的状态。只要发现她形不对,可以立即借助藏边雕赶回,确保她翻不起波浪。

    从一个囚笼到另一个囚笼,自己似乎与胡景枫没什么两样。

    巫马夕无奈地摇头,自己的生存状态同样不乐观,不随便出手杀人是他的态度,但若是有谁威胁到他的生命或是回西南的计划,那便双手染血也不惜了。

    循着原来的路线回到研究院,迂迂回回地回到研究室,好在并编研究室向来清闲无事,只要不是连续消失数天,倒不用怕人查岗。

    回到境室之后,巫马夕立即取出密室中得到的东西开始查看起来。

    首先是散在地上的那些零乱册籍,这些东西主要是一些紫椎木的木简,以及三张不知道是什么兽皮绘制的六视图。可惜的是,经过了千年的时光,这些东西都有些腐朽了,尤其是那三张兽皮,上边绘制的线条已经模糊了,而且皮质收缩,让整副六视图看起来都有些变形。

    在兽皮上方,几个篆字倒是依稀可辨,分别写的是:桃之夭夭、潭中月、狐影。

    巫马夕看完,眉头立即皱了起来。

    太巧合了,这东西也叫狐影,而且是在青丘的遗迹之中发现的,是不是会跟《青丘狐影》有些什么内在的联系呢?

    他迅速取出“狐影”的六视图观看起来,然后很快便放下心来。

    兽皮上的六视图看上去就像个章鱼,几条触脚扭曲得非常邪异,与《青丘狐影》中华丽雅致的美人樽完全不同,而且,六视图上的线条柔软到极致,与《青丘狐影》的笔调也大不相同,基本可以确定,这是两个不同的意境。

    巫马夕稍为放心,若真是青丘的传承,还真不太敢乱学。

    修炼过《青丘狐影》的简幽jīng神还算正常,想来这意境应该是跟青丘关系不大吧。

    随即又翻看了一遍《桃之夭夭》和《潭中月》,编织风格与《狐影》一脉相承,柔软到极致,弧线宛如没有一点力道。

    三张图纸都腐朽得非常严重,没有修炼的可能,只能作为参考读物。这似乎应该是一件可惜的事,不过想到《桃花》的邪异,巫马夕心底莫名其妙地生出几分庆幸。

    随即翻看那些紫椎木简,这些木简比兽皮保存得要稍好一些,但是腐朽程度也不轻,时有文字辨析不清。巫马夕就这样跳着看,倒也将这几册木简看了个大概。

    这些木简中有一册是青丘流的门规,从隐约可辨的文字中可以看出,青丘流确实如胡景枫所说,是一个yín-人yín己的流派,比如说:勾引男人过百者,可赐狐尾三条,过万者,可赐狐尾七条,以艳sè覆人国家、毁人流派者,可赐狐尾九条,是为天狐。

    另外几册木简大多记载的是青丘流的历史及故事,字里行间,风sāo艳事成篇累牍,一些事描写尤其详尽细致,可作chūn-宫教材,可惜由于文字缺漏,这些描写总如雾里看花。

    巫马夕没敢在那些描写上细看,略略扫过,很快便将木简全部浏览完。

    在其中的一册木简上,巫马夕看到了关于青丘流覆灭的记载。

    有一个青丘弟子挣脱了《狐影》的妖xìng,升华成仙,随即开始对青丘大举报复,将青丘从中原一直驱赶至西北。柔媚的青丘完全无法适应西北粗犷彪悍的风气,气数rì衰,再后来又招惹了强敌,被打压得极为凄惨,仅余大小狐狸七八只,最后收不到传人,在赤砾狂暴的风沙中老死,成为历史的尘埃。

    对于巫马夕来说,故事中最显眼的一点,就是曾经有人挣脱过《狐影》的妖xìng。

    这对于那个女孩来说,就像是无边黑暗中的一缕曙光。而对于巫马夕来说,这缕曙光能够确保女孩不再胡来,不会影响他回家的计划,这是最重要的。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