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测试 上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更新时间:2012-08-20

    145

    初试的考场设置得极为简陋,一个十几平方的小屋,里边一张掉漆的梨木案桌,案桌后边坐一个神慵懒的中年人。[]考生从中年人手中领取试卷,然后从左门出去,沿着划定好的线路,向两百米之外的另一幢小屋走去。

    在这两百米的路程之中,考生必须将试卷答完,然后交给那幢屋里的导师。导师会对试卷作出评定,通过的考生进后门参加复试,淘汰的考生出前门滚蛋。

    梨木案桌后边的中年人微睁开慵懒的双眼看着巫马夕,手中的斜纹笔在纸上胡乱画着,片刻之后将斜纹笔一收,将那张纸递给巫马夕,随即瞄了一眼门口,见后边没人进来便开始收家伙了。

    那张质量极佳的纸张正上方,打印着一行工整的隶字:大形意境研究院赤砾分院入院考试试卷。下边还有一行小字:请对以下平面图形进行结构及干涉分析。再下边就是那个中年人的鬼划符了。

    从斜纹笔的笔迹来看,那个中年人绘制六视图的功底应该不弱,但是落在这张纸上的结构却凌乱得一塌糊涂。纸上的结构并不繁复,甚至不足风盘的百分之一,但是就是在这小小的一个结构中,却充满着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不合理,各种干涉、波动、牵引,在胡乱编织的线条指挥下,毫无头绪地碰撞冲突,凌乱不堪。

    巫马夕扫了一眼便知道这个结构完全是随手乱画的。这是大陆上常用的意境理论考核方法,能够有效防止押题以及作弊。

    意境结构及干涉分析是很基础的理论,不受结构是否合理的影响,纵使结构再胡来,这两样分析也是能够正常进行的。

    这毕竟只是一个平面结构,纵使再复杂也有限,巫马夕的解题还算轻松,各种计算如流水一般在脑海中流淌,再从笔尖落到纸上,清晰分明。[WWw.YZUU点com]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轻松的,走在前边的那个林缚就总是磨磨蹭蹭地拖时间,负责维护秩序的保卫畏惧他的体味,只敢在远处吆喝催促,这更助长了林缚磨蹭的气势,三步一停五步一顿,走得慢如蚁行。

    保卫拿林缚没办法,只好一个劲地催促后边的巫马夕,企图通过巫马夕给前边压力。但是巫马夕又哪里敢靠近,苦着脸亦步亦趋地跟在后边。

    短短两百米的距离,硬是被林缚走了近半个小时。巫马夕的答案都快写满整张纸了,林缚才不不愿地进了前边小屋。等到半分钟后巫马夕进入那屋的时候,正好就看到林缚从前门无奈地离开,回头的那一个眼神,心酸得让人想哭。

    收卷的导师是一个六十出头的老头,脑袋上的头发只剩下四周的一圈,中间是一片平坦光滑,光从头顶来看,像极了白象境院的中兴之祖戈轩明。巫马夕过去交卷的时候,老头正捏着鼻子一脸嫌恶地将林缚的试卷扔进垃圾桶。

    导师接过巫马夕的试卷,漫不经心地看了起来。

    “咦!”老头的目光被试卷吸引,神严肃端正了起来,盯着试卷看了将近十分钟,再对着巫马夕打量了近五分钟,最后在试卷上盖了个印,还给巫马夕,指了指后边那道门,“进去吧!”

    巫马夕道了声谢,从后门进去,沿着路上划定的指示牌一路前行,不多时便到达了一间教室。这教室极为宽敞,有着浅橙色的墙壁地板和高高的浅蓝色天花板。八个形态各异的考生分散在教室里边坐着。一个年约五旬的白胡子老头站在讲台上,瞪着双三角眼扫视着下边的考生。在他的尖锐令人极不舒服的目光下,众考生一个个抬头,坐姿极为端正。

    但是也有例外,坐在左后侧有一个穿白色衣衫的青年坐姿就不是很靠谱。[WWw.YZUU点com]此人一见巫马夕进来,扭了扭软绵绵的慵懒体,阳怪气地道:“复试可是限时的,靠拖时间混进来,当心等下滚得更难看。”

    很显然,林缚和那个秃顶导师联手消耗的四十多分钟,让这些等待复试的考生们不耐烦了。

    巫马夕没有理会那个声音,将试卷交给讲台上的导师。导师随便瞄了一眼上边的那个红印,便安排巫马夕坐到了教室的右后方,正靠窗的座位。

    从窗口往外看去,外边是一片草地,草地中央一汪碧玉般的小湖,湖后边是一片低矮丛林,丛林后边是一片高大的桦木林,再后边是一抹隐约的白色痕迹。那是一栋白色的大楼,根据巫马夕的测算,郜千湖的那个点,就是点在那栋大楼的位置。

    “好,现在所有的考生都齐了,今天的考试内容还是跟以往相同,对你们试卷上的那个平面结构进行波动及牵引分析,然后通过修改结构,使它成为一个真正的意境。”导师站在讲台上公布了考试的内容,“注意,必须要保证你们修改出来的意境,在编织过程中不会走火入魔,因为最后示范这个意境效果的,是你们自己。”

    “看到这个时光箓没有,你们还有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之后强制收卷。”导师说完便悠悠然地坐下开始打盹了,这种考核方法大家面对的结构都不一样,想要作憋是没多大可能的,只要防止他们代考就可以了。

    其实在林缚磨蹭的那半个小时中,巫马夕已经对这个结构进行过简单的原理分析。由于这是一个平面结构,所以它的相互关系其实并不算太复杂。巫马夕研究风盘多年,对于平面结构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对于这个结构的分析还算比较顺利。

    但是这个结构确实是乱到一定程度,起笔的第一个结构就是一个明显不合理的转折,若是按照这种结构编织,整个的波动都是自相茅盾的,虽然还不会导致意境崩溃,却导致了种种不稳定因素。

    巫马夕并没有急着对这个结构进行改良,而是继续进行下边结构的分析,一个接一个匪夷所思的结构确实是很令人开眼,巫马夕很快便沉浸其中,不闻外物了。

    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巫马夕的脑海中突然一阵颤动,随即便从沉迷中醒过神来。

    这是来自于牧神之缰的的颤动。每次在凌时乐的意枝有动作的时候,巫马夕立即便能够收到准确消息。除此之外,牧神之缰还许巫马夕强制接管凌时乐的意枝以及意珠,将凌时乐作为一个织境人偶来使用。

    这几天巫马夕经常会收到这种波动,但是按照以往的惯例来看,凌时乐织境一般都是在傍晚时分,编织的都是修炼意境,从结构和波动来看,是一个很普通的天象系修炼意境。

    这次织境的时间却是在上午,而且从波动来看,这个意境充满了锐利而狰狞的气息,与前几天收到的修炼意境完全不同,这很明显是一个攻击意境。

    又一阵波动从牧神之缰传入脑海,仍然是攻击意境独有的冲击型波动。巫马夕的意识逆着波动侵入,瞬间便到达了凌时乐的意识虚空。

    这是一片熟悉而又陌生的意识虚空,空间中充满了仄而让人不安的动,仿佛是一片狭窄的天地在疯狂地颤抖。

    在意识虚空的中心是一颗淡青色的意珠,二十一根意枝从意珠中探出,在虚空中迅速穿插交缠,如电光般闪过,瞬间编织成一个葫芦状的结构,随即整个意境开始发出猛烈凶悍的波动,在七个波次过后整个意境散去,意枝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编织。

    凌时乐编织的意境,风格比较奇特,经常用一些极为规则的形状,比如说直角转折、圆弧、平行线之类,这绝不是大陆上的天象意境应该有的编织风格。

    又一个飞鱼状的意境很快编织完成,在一阵强烈的波动过后又迅速散去。

    凌时乐的意识虚空恢复了平静,许久都没有再起波澜。

    这似乎代表着战斗已经结束了。

    巫马夕正准备退出这个意识虚空,九根意枝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编织,这一次的编织速度并不急促,片刻之后织成一个蝶蛹状的意境,随即意境开始发出阵阵清淡的波动。

    这是治疗意境,看到这个意境的编织结构,巫马夕很轻松就能够判断出来。

    不过从它的波动和结构来分析,这个意境实在不是一个多高明的意境,这疗效比之世俗界的金创药恐怕也好不了多少。

    连续十二个波次过后,治疗意境散去,意枝正准备再次开始编织的时候,巫马夕突然接管了这些意枝,随即十二根意枝一闪,瞬间便编织了一个木棉传香。

    巫马夕将意境种在凌时乐上,随即便退出了这个意识虚空。

    意识收回后,巫马夕扫了一眼挂在前边墙上的时光箓,自己在凌时乐的意识虚空中耽搁了大约八分钟。

    很明显,在这八分钟里边,凌时乐进行了一场短暂的战斗,而且受了伤。

    由于牧神之缰的局限,巫马夕也无法判断凌时乐此时的方位,不过看样子这场战斗凌时乐是胜利者,至少成功脱了,因为并没有被扣上封境环的迹象。

    凌时乐知道他上的巨大秘密,虽然上了牧绳之缰,但巫马夕还是有几分不安。

    必须要找一个合适的意境来监控那边的动静,不能够实时掌控对方的一举一动,巫马夕就始终无法真正放心。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