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天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119

    华表柱一遍又一遍地亮而又灭,时间一月接一月地过去。[]

    巫马夕在此处安心学习修炼思考,渐渐失去了时间的概念。《意境解析规》被他通读了数遍,又翻出台隐象戒之中的理论书籍研读。

    在这持久而深入的学习之中,他对意境的认识在不断深入,无数的新知识在他脑海中碰撞,时有火花迸出。除了这些收获之外,也有无数的问题纠缠着他,一些无法解决的,便全部记下来,准备出去之后,再找人请教。

    手上的几个意境,被他不断地深入解析。这些意境都是上乘之作,意枝运用得极为巧妙,每一处微小的转折,每一处结构的精微排列,都极其精确,看得出来,它们的创制者都是大师级的人物。

    巫马夕对这些意境的牵引进行了许多优化,能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半年之后,巫马夕晋升为境师三阶,夏夜萤语达到了完美编织。在意识虚空之中,除了风声水声与虫鸣声之外,似乎隐隐有一个苍老而厚重的声音响起,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似乎是在讲述着古老的传说故事。

    意珠在这个声音的萦绕之下,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空灵而温润。

    又是十几个月过去了,巫马夕的修为顺利升至境师四阶。心血狂潮、旋锥、灵狐以及随风入夜,都达到了完美编织,除此之外,赶尸咒中也有几个牵引被解决。

    在每天的学习修炼之中,巫马夕都会抽出几个小时,用来进行意境编织练习。几个意境的编织速度都得到了长足的进步,连新得到的惊蛰,编织速度都控制在一秒之内。

    奇怪的是,子寂几个意境的编织速度都不是很理想。无论是灵狐月如弓还是随风入夜,编织速度的瓶颈都早早到来,而且很难突破。

    巫马夕仔细研究,终于发现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都是因为编织结构。[]在子寂的意境当中,经常会采用一些弯钩一样的转折,据巫马夕观察,意枝在编织这样的结构的时候,速度会不自觉地放慢。

    巫马夕挑选了最为简单的灵狐意境,开始尝试着进行结构微调。由于是首次做结构微调,巫马夕计算得极为仔细,一遍又一遍的推理求证。连续无数个微调方案都被自己否决了,这些方案确实可以改善编织速度的问题,但是无一例外都会引起意境能的下降。

    一直尝试了无数遍,最后在夏夜萤语中找到了灵感,对意境中的尖锐结构进行了优化,编织速度略有改善,能并没有大的下降,甚至还有所上升,轨迹控制更加的精确。

    台隐曾说,对于意境的理解要达到巧的程度,意境理论才算是登堂入室了。

    其中所谓的巧,就是指的意境微调。

    灵狐意境的结构微调成功,标志着巫马夕正式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境修。而走到这一步,距离如意赠送《意境原理初步》,已经是数年之久了,回首看去,恍如隔世。

    巫马夕坐在石碑前边,回忆在心中闪烁,眼神有几许沧桑。

    从某一天开始,从裂缝中吹来的异味开始变浓,呛鼻得让人难以忍受。

    巫马夕循着石壁上的那条裂缝深入,去探寻这些异味的来源。

    这条裂缝只有三四米宽,时有一些巨石突出来,横在裂缝之中,像是兽嘴中咬合的牙齿。有暖风迎面吹来,夹带着让人窒息的诡异气味。

    走了大约六七天,那股暖风越发炽,也越发难闻。巫马夕用布打湿之后蒙在鼻子上边,继续向前。又走了四五天,那股暖风已经吹得人的皮肤有些炙疼了,巫马夕也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

    那是一片巨大的岩浆,在裂缝下方大约数百米处,散发着近似于白炽的光芒,不断地翻涌着,风向上升腾,炙烤着人的脸庞,携带着地底岩浆的诡异气味。[WWw.YZUU点com]

    这个就是郜千湖所说的阻路火魔吗?

    这方岩浆足有数百米宽广,这样的地形对于巫马夕来说,就是绝路,根本没有飞越的可能。

    他在岩浆附近停留了数天,发现那汪岩浆上升了不少,离裂缝已经不足两百米,眼已经可以看清楚岩浆中的波涛翻涌。无数的气泡从岩浆中挤出,像是沸腾一般。

    巫马夕略为计算了一下,也许在一个月之内,这片岩浆就将到达裂缝的高度,然后就会顺着裂缝溢出来。

    他并不担心岩浆会顺着裂缝到达石碑空间,但是岩浆的这种异动,似乎并不是温和的潮涨潮落,站在裂缝之中,能够很清楚地感觉到一阵轻微的颤抖,伴随着低沉的“隆隆”声,像是大地的呼吼。

    所有的异常似乎都表明,此处正在酝酿一场地覆天翻式的变故。石碑空间离此处并不远,必然会受到波及,看来,是时候离开了。

    他顺着原路迅速返回石碑前边,将东西全部收拾好,在石碑前边静静地立着,对着那无数前辈的英灵,重新审视自己的地底旅程,确定自己今后的行止。

    他在地底的时间,粗略算来,应该超过两年了,黑暗之中的两年,每天对着石碑思考,他的心渐渐变得纯粹而坚定,前路无比地明确。

    是时候该回去了!

    将近半个小时之后,对着石碑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转过体,神色坚定地离开。

    一路顺着旧路回溯,很快便回到了巨树空间。

    物是人非,那棵巨树依然安静而嚣张地伫立在那里。

    对于通过此处的方案,巫马夕早已经作过许多构思,到达之后,略为考察了一下地形,便开始布置,在洞之中设置了一个阵引,连着一根绳子,绳子系在腰间。

    一个小时之后,布置完成。他深呼吸了两口气,在颈上了一个封境环,神坚定地向着巨树空间迈去。

    巫马夕一直怀疑,赤漠之所以能够安然通过巨树空间,就是用了封境环,但是丰清许不肯说,巫马夕也只能猜测,不过就算丰清许说了,巫马夕还是要猜测,而且更纠结。

    离开已经是势在必行,巫马夕不得以试法了。他摸了摸系在腰间的绳索,这是预防措施。只要用力一拉,便会触动洞察之中的阵引和布置,绳索便会用力反拉,将他瞬间扯回洞。有了这个布置,巫马夕心中安定不少。

    一路战战兢兢,每一步都是轻起轻落,渐渐踏进了危险区域,巨树和蝠怪安静如恒。巫马夕心中大定,继续向前,一步一步向着预定的洞前进,安然通过了这处空间。

    到达安全地点之后,巫马夕将上绳索解去,回过头看着巨树空间。

    多少英雄前辈都埋葬在这处地狱,连郜千湖都吃了大亏,通过的方法却这么简单。

    巫马夕选择的这个洞,便是赤漠走过的那个,一路走来,道路非常规整,跟人工挖掘的一般。巫马夕骑着乌角在其中驰行,顺着洞兜兜转转,行了数百里,最后停在稍开阔些的路边,开始休息。

    在吃东西的时候,巫马夕发现在洞的石壁上边,刻着一个箭头,箭头所指正与巫马夕的行进方向相反。

    箭头的刻痕非常深,线条硬朗,从痕迹来看,应该是有一定的岁月了。巫马夕估计,这些刻痕应当就是千年前的巫咒前辈们留下来的。也就是说,只要顺着这些箭头逆行,便可以顺利到达西北。

    接下来的旅程之中,巫马夕开始刻意寻找这些箭头,大约每隔一二里,便能够发现一枚。这些箭头雕刻风格不尽相同,应当不是同一人所刻。

    两天之后,发现了一枚特殊的箭头,下边刻有八个字:入洞二月,谭东青记。

    谭东青这个名字,巫马夕曾经在郜千湖的丰碑上边看到过,这些箭头确实是那些巫咒前辈所留无疑了。

    确定了这个信息之后,巫马夕走得越发轻松,循着这些箭头的指引,一路骑行,走得极快,不到半月,便发现了这些巫咒前辈留下的“入洞一月”的标记。按照这个脚程来计算,应当在半月左右,自己便能够出洞了。

    巫马夕已经能够想象出外边阳光的味道了,再次加快了脚程。

    又走了大约七八天,在一个转折处,巫马夕突然发现了异常,有陷阱的痕迹。

    经过丰清许的培训和自己的学习,巫马夕的眼力已经高明了许多,对着那处地方察看了许久,观察周围的风水,不久之后便找出一处阵眼,将一块石头扔了过去,将阵引引爆。

    哨探陷阱!

    这是蒙盈紫常用的陷阱,在地底旅行之中,巫马夕曾经踩中过好几个。如今这个陷阱出现在这里,这说明了什么呢?

    听着阵引发出来的阵阵波动,巫马夕的脸色冰寒到极点,他紧抿嘴唇,狠狠盯着洞前方的黑暗,声音如同从嗓子深处挤出来:“死!”

    哨探陷阱的出现,打乱了巫马夕的好心,却并没有影响他的脚步。

    五天之后,一道微弱的光亮在洞中出现。巫马夕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驱使乌角,小心而坚定地向前走去。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一道连绵的山脉出现在了眼前,阳光照在上边,青脆滴。几只鲜活的鸟儿在绿色的海洋之中飞翔,叫声清亮而欢快。

    他站在半山腰处的洞口,闭着眼狠狠呼吸着这新鲜而芬芳的空气,片刻之后,抬头看着太阳的方向,久处黑暗的双眼受不了强光的刺激,眼泪汹涌而下。

    ——第二卷终——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