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独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105

    灵力在虚空中疯狂地奔流,向着意珠汇聚过去,在意珠外边积累起一层厚厚的灵气壁,发出耀眼的紫色光芒。【叶*子】【悠*悠】但是意珠吞噬的速度却开始逐渐衰减,不多时便饱和了。

    巫马夕将夏夜萤语散去,堆积在意珠表面的灵气壁如烟花一般炸开,纷纷扬扬地洒在虚空之中,刹那的绚烂之后,很快便消隐无形,只有一颗明月一般的意珠悬在虚空。

    对着意珠观察了许久,巫马夕总算是放下心来了。

    那天被蝠怪吸取灵力之后,巫马夕进入意识虚空一看,自己的修为,居然直接从一阶高段掉回到了一阶低段,心疼得不行。

    在随后的修炼之中,巫马夕才发现,掉级的意珠吞噬能力极为强劲,连续修炼了三天,没有丹药辅助的况之下,每天都在五六个小时左右,修为很快便冲回到了一阶高段。可惜的是,修为一恢复,意珠的吞噬能力也瞬间便被打回了原形。

    巫马夕看着天空中偶尔飞过的蝠怪,仍然是心有余悸,那么片刻的吞噬,便让自己的修为下降了那么多,当真是噬灵恶魔一般,难怪连蒙盈紫的修为,都被它们擒走了。

    巫马夕靠着岩石坐着,从颈部摘下蒙盈紫的项链,摊在手中。

    这条项链是用仙羽丝编织而成,入手柔软而舒适。仙羽丝是一种极为稀有的材料,有市无价,通常只在一些极品箓中能够见到。这项链却整根皆用仙羽丝编织而成,光是链子,就价值不凡了。况且,除了链子之外,还有一颗卖相不俗的链坠。

    链坠是一颗水滴状的天蓝色宝石,极为剔透,仔细看时,里边似乎别有天地,有光影在游动。巫马夕怀疑这是一枚符箓,输入灵力却毫无反应,只能将它当作是一枚装饰物。

    在链坠旁边,串着一枚象戒,戒面上边刻的是一个大篆的“隐”字,用笔朴拙,倒像是天地间自然生成。

    这便是台老的象戒了,在那段子里边时常见的。【叶*子】【悠*悠】

    巫马夕用手指轻轻抚摸着戒面,从里边取出一本书籍,开始阅读起来。

    台隐的象戒之中,装的大多都是些书籍与玉扣,除此之外,也有少许的材料收藏,数量不多,但每一件都是奇珍。与古匕象戒中以数量取胜的风格大不不同。象戒之中有几枚意简,可惜记载的都是天象意境,巫马夕斟酌良久,觉得这些意境对自己补益不大,耗时却多,最终还是放弃了学习。

    两颗象戒之中的存储,巫马夕已经重新作过整理,将书籍玉扣以及一些珍贵材料符箓,全部收在台隐象戒,其余的杂碎以及赶尸咒用的尸体,则全部塞在古匕象戒。飞龙和赶尸咒的尸体,被他作了火葬处理,腾出来许多空间。

    接下来的几天,在这条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的地下通道之中,巫马夕仍在艰难地行走,在青色的幽光映照下,仿佛一只历经劫难的恶鬼,跋涉在轮回的道路上。

    无止境的学习与修炼一直伴随着他的旅程。台隐象戒之中的那些理论典籍,让他的学习如鱼得水,十分畅快。在几个月的地底学习之中,巫马夕堆积了许多问题,这几天在台隐这些典籍的帮助下,有很多都得到了答案,意境理论飞跃式地进步着。

    赶尸咒被他再次优化,整个意境出现了一些奇异的变化。

    原先的赶尸咒编织出来时,整个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干瘪瘪的骷髅,但是现在这个骷髅的双眼中,开始泛出绿光,整个意境都生动了许多。可惜的是,没有了飞龙和符纹豹,他的赶尸咒几乎没有了用武之地。

    夏夜萤语中的几个结构,也被他小心翼翼地修改过,由于修为提升,其中的一个甩编改成了直编,另外有一个不完美编织的结构,被他采用了甩编,编织成了完美结构。经过这些改动之后,整个意境似乎澄澈了许多,光影更加清晰,声音更加灵动,灵力聚焦的速度也快了几分。

    但是,夏夜萤语虽有加强,对于一个境师来说,这个意境的效率还是显得有些不足,毕竟这只是一个六枝意境,编织规模相对于一个境师修炼意境来说,也没有多大优势。[]况且没有了丹药辅助,巫马夕每天只能修炼三个小时,这让夏夜萤语的优势完全发挥不出来。

    在这地底要想寻找新的修炼意境是不现实的,巫马夕只能不断加强理论学习,期望能够在夏夜萤语的基础上进行改良,这个意境是难得的经典,是绝好的改编材料。

    逆着河流继续向上,整条地下河又开始逐渐合拢,只是水流却莫名其妙地比下边的浩浩小了许多,变成了一条小河,只有十几米宽,狠狠心都能直接游过去了。

    河岸开始变得平坦,这为巫马夕的学习带来了极大的便利,行走的时候,可以一边行走,一边沉浸在投原理之中,不用担心会突然掉入水中。

    大约三四天之后,那只独角怪再次出现了,神骏的形踏空而来,两片气翼在青色幽光下显得妖异非常。

    巫马夕不想招惹这只怪物,编织随风入夜躲入黑暗处。这些天来,随风入夜是他编织得最多的意境,虽然编织速度怎么样都无法提升,但是对于整个意境的理解和运用却是深刻了许多,单论隐藏能力,应当不在一些资深的子寂境修之下。

    独角怪驰过巫马夕边时,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巫马夕藏的黑暗处,神似乎有些疑惑。看了许久,突然便是“呜哒”一嗓子,随风入夜瞬间境碎,巫马夕的形立即便清晰起来。独角怪甩头跺足,似乎极为高兴。

    这一嗓子似乎惹了大祸,整个空间的蝠怪对独角怪的声音非常敏感,迅速向着这边聚集。

    巫马夕对这些噬灵怪物心有余悸,立即重新编织随风入夜,意境刚一织成,那独角怪又是“呜哒”一嗓子,随风入夜再次境碎。独角怪却幸灾乐祸起来,哼唧不已。

    再次编织随风入夜,再一次被吼碎。

    看着怪物那促狭的面容,巫马夕气得直咬牙,对于编织随风入夜是不抱什么指望了,看到大批的蝠怪正在接近,他不敢再停留,立即向着河流奔去,就算是被怪鱼咬死,也比去蝠怪巢,跟蒙盈紫会师要好得多。

    奔至河边的时候,已经有两只蝠怪附在了巫马夕上。巫马夕纵跳入河水,将两只蝠怪也带至了水底。无数怪鱼立即纠缠上来,目标居然全部集中在那两只蝠怪上,很快便将两只入水的蝠怪撕成了碎片。

    巫马夕借着这个机会重新编织了随风入夜,那些怪鱼似乎失去目标,瞬间散去了许多,只有三五只碰巧撞在了巫马夕上,立即牢牢咬住,死死不放口。巫马夕不敢挣扎,怕引来更多怪鱼,只能任它们血。

    等到这片区域的怪鱼群散得差不多时,巫马夕将头钻出水面观察,就见那只独角怪向着下游狂奔逃命,看来对这些蝠怪也是忌惮非常。

    跑了没多远,下边呼啦啦地出现了大群蝠怪,将独角怪的去路阻断。

    巫马夕正要幸灾乐祸一下,就见那只独角怪子一横,躺地地上便一动不动了。那些蝠怪也突然失去了目标一般,在空中盲目地飞舞搜寻。

    巫马夕静静地趴在岸边,心中颇为好奇,这独角怪到底是耍的什么手段呢?

    蝠怪在天空中搜寻了许久,最终失望离去。巫马夕迅速跳上岸来,将上怪鱼清除,看向下游处时,就见那只独角怪仍然躺在地上。巫马夕向着上游走了数十步,回头看时,那只独角怪仍然一动不动,没有起的意思。

    “咦!”

    巫马夕好奇心起,小心翼翼地向着独角兽靠近,伸手向它鼻孔处探去,却发现它的鼻息居然没有了,再探脉膊,也没有。

    死了?

    翻开怪物眼皮来看,就见瞳仁都已经放大了。

    这……这死得也太……

    巫马夕惊诧莫名,随即便狂喜起来,自己的坐骑刚刚被它给毁了,立即便自己送上门来,当真是老天开眼啊!巫马夕看着眼前的这头神骏的坐骑,恨不得跳起来说:你也有今天!

    他很快便冷静下来了,编织赶尸咒,种入独角怪体内。赶尸咒化作骷髅,双眼闪动着绿色的幽光,穿过独角怪的前额,进入了一片浅褐色的空间。

    不对,这具尸体有点不正常。

    赶尸咒刚入体,巫马夕便察觉到了异常。在以往的经验当中,死尸的意识虚空,是一片灰色的虚无,而这处意识虚空,却是浅褐色,这不正常。

    除此之外,这头独角怪的意识虚空似乎有自己的意识,阻止着赶尸骷髅的入驻。

    在以往,赶尸骷髅一旦入驻死尸的意识虚空,立即便将整个虚空变成幽蓝色,成为虚空新的主人,主宰着整个世界的变化,从而控制尸体的行动。

    可是眼下,骷髅飞行在褐色虚空之中,就好像是进入一片陌生领域作客,而且是不受欢迎的恶客。每一颗微粒都在排拒着它的侵入,每一寸天地之间,似乎都隐藏着一双眼睛,充满敌意地凝视。

    巫马夕体会着赶尸咒传回来的信息,为这个意识虚空的诡异心惊不已。

    前有蝠怪,后有独角怪,莫非这地底的动物,当真都是来自于幽冥?

    巫马夕不信这个邪,驱使骷髅开始发出一种诡异的波动,波动传入虚空,立即将虚空的褐色染成幽蓝。蓝色的区域迅速扩大,不断地侵夺着褐色的虚空。

    波动的侵袭进行了大约数分钟,进行得很顺利,意识虚空中,左下一角已经尽成蓝色。巫马夕开始放下心来,控赶尸咒继续侵袭。

    褐色虚间似乎突然苏醒,意识澎湃起来,一个暴君般的形象贯彻了整片空间,意念如狂暴的电流,顺着赶尸咒之弦传入了巫马夕脑海中,轰隆隆作响。

    出去,给我出去,这是我的地盘,进来我就吃了你!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