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缠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101

    在黑暗之中,两人的交锋变得充满了偶然。(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巫马夕经常跳下飞龙,编织随风入夜,借着黑暗就近纠缠赤漠,一击不中,则迅速远扬。

    子寂是黑暗之中的王者。在这几个月的地底旅行之中,巫马夕对于随风入夜的理解越来越深入,已经有了几分子寂境修的风采,行走在夜色之中,就仿佛融入了虚无。

    但是赤漠的修为毕竟比巫马夕高出许多,而且大形的意境传承着实了得,赤漠便如一头横行在夜间的猛虎,虽然目不见物,但是一些夜行的食动物却仍然很难伤得了他。

    从开始的战战兢兢,赤漠越来越适应眼前的黑暗,对于不时出现的袭击,应付得也有些驾轻就熟的味道了,虽然偶尔也被月如弓中,但大多都是小伤,服下鱼丹之后便无后患。

    巫马夕在黑暗中的袭击越来越老到诡异,手法天马行空。赤漠鱼丹解毒的法子,也被巫马夕学了去,这一路上抽空收集了许多鱼丹,以备不时之需。

    这几天的纠缠,巫马夕累了便飞到对岸去休息,赤漠却是一刻都无法安宁,精力消耗极大,由于疲惫,这几天的脾气也是越来越大,被偷袭之后便扯着嗓子骂人。

    第三天的时候,在前方的路上出现了一个无量光,这是蒙盈紫常用的照明意境。

    赤漠远远地看着那个光球,心中酸涩难言,稍微平抑了一下心,便向着那个无量光奔行过去,一路轻风拂体,似乎黑暗中都能够看清楚她的美丽面容。等到跑近的时候,赤漠的眼中已经满是泪水,在泪水折之中,那颗光球变得越发迷离绚烂。

    光球突然爆发出刺目光芒,瞬间将赤漠的眼前闪成惨白,紧接着便失去了视物的能力。

    “蒙姑娘,是我。”

    赤漠捂着眼睛叫道,迎接他的却是一道利刃破空的声音。赤漠伸手格挡,一道冰寒扎入了手臂当中,逆着肌组织强行钻入。[WWw.YZUU点com]

    很熟悉的感觉,这是飞龙小子的棱锥箭。赤漠立即反应过来自己是上当了。

    无量光意境在大陆上流传比较广,飞龙小子能够学到也不奇怪,但是记忆中这小子只是个境士,怎么可能学会无量光这个十八枝意境呢?

    赤漠没心深入想下去,立即取出一颗解药服了下去,闭着眼睛仔细监听四周的动静,连续几道棱锥破空来袭,被赤漠挥拳打碎,辨明了棱锥箭的来向,编织横行蛮山冲击过去。

    在与台隐战斗的时候,蒙盈紫曾经祭出过无量光,巫马夕便是借着这个思路设计此局,赤漠果然中计,被闪黑了双眼。

    巫马夕独照箓大开,将这处战场照得如白昼一般,一边跑位,一边驱动月如弓连续刺杀赤漠,棱锥箭如流星一般在战场纵横穿梭。赤漠闭眼踏在战场之中,脚步迅猛而凝重,双手如天神拿月,将棱锥箭尽数拍飞。

    在月如弓的传承注解之中曾说,月如弓最重境引,若是没有境引融入,意境威力将会大减。巫马夕没有体悟境引,月如弓对上赤漠威胁有限。

    这样的机会可一不可再,下一次想骗赤漠就这么容易了。巫马夕冒险靠近,突然祭出冤鼓箓,悲嚎啼泣之声瞬间爆发出来,冲刷得对方的灵魂动不休。

    赤漠暴喝一声,将冤鼓的冲刷抵消,意枝突然卷动如鞭,龙旋意境瞬间成形,双臂转动如风车狂搅,拳风呼啸如狼嚎,将四周的死角都覆盖进去了,拳风吹得巫马夕的衣角猎猎直响。

    巫马夕险之又险地逃出赤漠的打击范围,立即编织小封神术种过去,整个意境刚一飞入龙旋的拳风之中,立即便被卷偏,向着河中飞去,将一只正在飞行的蝙蝠封印。那只蝙蝠瞬间失去方向感,划了两个圈之后,一头扎入了河水之中,成为了怪鱼的食物。

    这个龙旋意境委实霸道,巫马夕暂时近不得,立即另想办法。移步至河岸边,用月如弓攻击赤漠。

    赤漠很快探知了巫马夕的方位,立即编织横行蛮山,整个体便如一头狂奔中的野牛,闷头猛冲,似乎要将城墙撞穿一般。(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巫马夕站在原处再次出棱锥,在赤漠到来的刹那就地一滚,避开了横行蛮山的冲击。

    赤漠脚步踏空的一刹那便知道上当,却已经是收势不住,一直飞出五六米,他在空中立即编织大张弓意境,背部刚刚接触水面,水面瞬间如炸,赤漠借着水力强势弹起,下边的怪鱼已经蚁集过来,两道墨色棱锥从水中出,袭向赤漠。

    赤漠形腾空,形态狰狞,双脚运转如电,踢在棱锥上边,两枚棱锥顿时转向,朝着岸上巫马夕的方位闪电一般去。

    巫马夕一直警戒有加,立即团闪过。

    赤漠编织起横行蛮山,踏着河水行走,脚掌便如两片大桨连续划动,将脚下水域都搅成了漩涡。附近的怪鱼纷纷聚集起来攻击,赤漠狂吼,运拳如锤,将这些攻击全部砸开。

    踏水狂歌,赤漠的形象便如战神降临,满头的乱发都因为战意而张扬起来。

    巫马夕眼神如锥,站在岸上用月如弓击,箭箭刁钻,箭支羚羊挂角,划弧击出,连续击赤漠脚踝膝盖以及腿根。

    赤漠在怪鱼的夹攻之下本已有些左支右绌,连续被巫马夕攻击下三路,踏水节奏立即便被打乱,脚步错乱之下,离河岸又远了两米。右臂连续被尖嘴鱼的棱锥擦伤,连腾出手来服用鱼丹的时间都没有。

    这样下去必然会葬在此,赤漠心知局势艰难,牙关一咬,突然放弃踏水,编织蛇行意境,整个体扭动如龙,瞬间沉入水底,那一处水域顿时翻江倒海起来。

    巫马夕在岸上紧盯着那一处的激流翻涌,眼神凝重,月如弓连续不断地向着那片水域攻击,箭支破水而入,却没有任何音讯传回来。

    月如弓耗灵不轻,巫马夕了十几箭之后便停下手来,静静地看着那片区域翻起的漩涡。连续有怪鱼在漩涡中爆炸,整个水域立即便被血液染红,让那个不断游走的漩涡如地狱黄泉一般。

    漩涡一直在向着下游移动,巫马夕也跟着漩涡一直向着下游行走,大约走了五十几米之后,整个漩涡便开始停止不动。巫马夕试探着向漩涡中心了两箭,没有任何变化发生。

    巫马夕站在岸边,凝神看着那处漩涡。

    一根绳鞭突然从水底出,卷向巫马夕的脚踝。变起突然,巫马夕瞬间便被拉入河中。他立即反应过来,入水的一刹那便祭起冤鼓箓,朝着水下攻击,凄厉诉冤之声透水而入,下边正要聚拢的怪鱼闻声迅速逃离。

    入水伊始,巫马夕立即编织随风入夜意境,整个人便如融化在水中,变得透明一般,但是水流的扰动仍然清晰地显示了他的存在,仍有数只怪鱼散而复聚,重新围了过来,张着狰狞的大嘴,要将巫马夕啖食。

    稍远处,赤漠拉着绳索破水而来,迅速拉近与巫马夕的距离。

    以巫马夕的意境特点,落入这种境可谓是九死一生。

    恐惧一闪而逝,巫马夕反手一刀将脚踝处的绳索砍断,连续有数支墨色棱锥钉在上,好在水中阻力极大,这些棱锥都钉得不深。巫马夕服下数枚鱼丹之后,便对这些攻击不管不顾,全力向水面游去,想要强行上岸。

    还没钻出水面,赤漠已经离得不远,从水下看去,模模糊糊像是一头造型奇特的怪兽,在水中张牙舞爪地冲过来,杀气毕露,数十条鱼尸在他边爆炸,将他的形象染成一片腥红。

    巫马夕被对方的杀气刺激得头皮如炸,体内的每一根神经都紧张起来,将飞龙抛入水中。赶尸咒瞬间织成,灵力潮涌而入,爆发出强烈的波动,飞龙在水底强行挥动双翼,在龙翼的搅动之下,一道湍急的暗流向着赤漠裹胁而去,瞬间便将赤漠推出去十余米远。

    巫马夕与飞龙借着龙翼一扇之力,形瞬间冲上水面,龙翼再次挥起,一人一龙扶摇而上,一直冲上近十米的高空。就这两次扇翼,居然耗费了巫马夕近十分之一灵力。

    一支棱锥破水而出,如彗星袭月一般,绕过飞龙,袭向龙背上的巫马夕。巫马夕腰间筋如钢筋一般扯紧,弯腰如折,那道棱锥瞬间击穿逃脱不及的左手手臂,穿空远去,入了未知的黑暗。

    这是赤漠的手段。巫马夕见识过他的石弹,这枚棱锥与石弹的打击极为相似。

    他不敢再在天空停留,立即落到岸上,连续服下两枚鱼丹,也顾不得处理挂在上的伤口和怪鱼,编织月如弓在岸边巡视,企图阻止赤漠上岸,棱锥箭连续落在可疑区域。

    在下游二十余米的地方,水面突然炸开,赤漠的形如炸弹一般出,落在岸上之后,立即编织横行蛮山便向巫马夕冲了过来,挂在上的怪鱼在横行蛮山的气势刺激之下,连续爆炸,将赤漠的全上下都涂成血红,仿佛地狱中爬出来的魔神。

    巫马夕立即收回独照箓,编织赶尸咒驭龙而起,向着黑暗深处逃去。

    赤漠却立即祭出了自己的照明箓,将天地照亮,借着光亮追着飞龙跑,连续投棱锥打击龙背上的巫马夕,被巫马夕控飞龙挡下。

    巫马夕不敢跟赤漠纠缠得太近,立即转向飞至河流上方,借着河流的阻隔迅速将距离拉开。在河流上方绕了一个圈,巫马夕将上挂着的怪鱼用利刃砍断,来不及处理鱼头,又重新骑着飞龙从远处兜了回来,编织随风入夜向着赤漠还未收起的光亮潜去。

    隔着六十多米的时候,看清楚了灯光下的赤漠,满都是血红,琳琳琅琅十几个鱼头挂在上,对着夜空狂嚎,像是一种古老宗教的诡异仪式。

    巫马夕编织起月如弓,屏声静气,所有的心力都投注在那一根墨色的棱锥上边,境弦一动,墨色棱锥便如流星赶月,直追赤漠后背。

    棱锥一动,赤漠便有察觉,弯腰挥臂,一拳击在棱锥中间,瞬间便将棱锥击飞,带着尖啸入了远处的岩壁。

    赤漠形如柱,立在照明箓的下方,指着黑暗之中狂骂:“胆小鬼,你就是个没胆的孙子,有种出来跟爷光明正大地对决。”

    巫马夕在黑暗之中冷哼一声,跨上飞龙,迅速远去。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