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赤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95

    赤漠神极为狼狈,披头散发,衣衫褴缕,他的右手腕被巫马夕切断,此刻用一块破布包裹住,只是那块布早已经污秽不堪,而里边的手腕似乎也有腐烂的迹象了。[]

    他饥疲交加,一路摇摇晃晃来到彩池旁边,趴在彩池边俯下喝水,喝了两口看见彩池中自己依稀的面容,憔悴落魄,一时心酸,趴在池边哭泣不已。

    伺机从丰清许手里逃出来后,他便钻进了这条地底秘道。这条秘道是大形的机密之一,赤漠是从舅父处听来,却所知不详。一路在里边兜转,茫无出路,随所带的食物饮水又不足,走到此时,几乎都已经绝望了。

    他仰躺在石板上,看着这光线映照之下,瑰丽梦幻的地下溶洞,怅然自叹:葬在这么美丽的地方,也算是一种福气了,也许在这些彩池之中,还曾经留下过她的香味。

    赤漠在古板上躺了片刻,随即坐起,吃了些东西,跳下彩池中沐浴,靠在后的弯形大石上边,满污垢尽数搓落。

    畅快了没多久,一道冰寒突然钻入尿道。赤漠触电一般地跳上岸来,紧捂着下。而那道冰寒仍然在很顽强地顺着尿道往上钻,沿途一路都被冻得麻木。

    凝丝牵!

    由于孙戏的原因,凝丝牵的名声极大,赤漠第一时间便猜出了究竟,眼睛都有些发红了。

    那道冰寒最终无可阻止地钻进了膀胱,瞬间便将整个膀胱上的尿液冻成冰块。赤漠惨叫一声瘫坐在地上,手忙脚乱地开始编织意境自救。

    意境还未完成,一道诡异的意境波动突然向着自己袭来。赤漠立即便分辨出来,这是小封神术。

    大形与查氏互知颇深,赤漠深知小封神术的威力,强忍着疼痛弹而起,避开了这道意境的袭击。(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四处搜寻袭击者,却均无所得,正要编织意境搜索,从黑暗中突然蹿出来一只奇兽,口中放光,向着自己扑击而来。

    符纹豹来得迅猛,一路踏水狂奔,激得池水飞溅如炸,气势浩

    “畜生,来得好!”赤漠大吼,虎咆一出,蹲地如虎,左拳前探,直接打在符纹豹钢牙之上,将符纹豹打飞出去。

    赤漠下腹因为这一用力而胀出血来,瞬间又被冻成红色冰块,他完全不管这些伤痛,大步紧抢上前,踏着池水抢近符纹豹,双臂紧抱豹腰,大吼一声,背摔而出。

    这个背摔意境叫做龙抬头,是狂蟒化龙传承中的一个分支意境。赤漠这一摔,似乎是将化龙之前的憋屈全数摔出去一般,力道凶蛮,如大江决堤,符纹豹瞬间被甩出四五十米,撞在洞壁之上,连赶尸咒意境都被打散了。

    巫马夕也被赤漠的凶狠吓了一跳,此人落魄至此,却居然能够爆发出这样的杀伤力。他很快便做出了决定,等。

    赤漠差阳错地中了自己的凝丝牵,这种东西不是那么好解决的,必定能够折腾得对方九死一生,到那时再出手,想必会轻松许多。

    赤漠熄去了手中的照明箓,整个溶洞变成了一片黑暗,野兽一般的低吼不时在黑暗中响起,让这处黑暗显得恐怖瘆人。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断断续续的吼声渐渐变得疲惫,声音也越来越虚弱。巫马夕重新编织了一个赶尸咒附在符纹豹上,驱使符纹豹站起来,却毫无反应。看来在那次撞击之中,符纹豹应该是伤到了脊柱或是脑袋。

    赶尸咒驱使下的动物不惧刀劈斧砍,就怕脑袋或是脊柱受伤。巫马夕编织随风入夜,顺着石笋悄然爬下,首先来到符纹豹处检查,果然是脊柱断裂了。(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符纹豹跟着自己已经半年有余,出生入死,对自己帮助极大,没想到却损失在此处。

    巫马夕悄然动手,将符纹豹抬起,准备收入象戒。豹尸微一移动,立即发出一阵意境波动,紧接着一枚球形闪电以豹尸为中心,骤然炸开,电光缠绕在巫马夕上,瞬间便让他全麻痹,随风入夜的意境也立即消散。

    这是意境陷阱,没想到赤漠半死不活的,居然还会下这样的手。

    巫马夕心知凶险,立即驱使飞龙抓起自己和豹尸,腾空而起。在下方,很快响起了赤漠喝声,拳风混着飞龙扇翼的狂风,将下边搅得碎石横飞。

    龙旋连续数拳打空,赤漠立即反应过来,将照明箓打开,正好看见迅速没入头顶黑暗的龙尾。立即弹而起,向着飞龙追赶而去。飞龙巨尾挥击如鞭,将赤漠重新打落下去。

    赤漠一边用照明箓探照飞龙的踪迹,一边踏水追击,随手抓取地上石块,用飞虹意境出,石弹如雨,追着飞龙击。

    巫马夕驱使着飞龙高升入黑暗之中,绕着石笋逃跑。

    两人一追一逃,在这方并不大的溶洞之中迅速穿梭。赤漠强忍着下腹有疼痛,踏在水面之上如燕行一般轻盈,而掷出的石弹却如石破天惊一般,连续打在洞顶,整个溶洞之中,碎石如雨一般落下。

    在这方石弹的狂风暴雨之中,巫马夕的逃跑显得有几分狼狈,龙腹处也连续中了好几枚石弹。连续逃过半个溶洞之后,轨迹才渐渐变得稳定,开始有意识地引导下方赤漠的路线。

    洞顶的石笋参差林立,飞龙在石笋的狭窄空隙之中急速穿行,游如星丸弹跳。巫马夕趴在龙背上,观察着下边赤漠的踪迹,思考着应对策略。

    眼前的赤漠生龙活虎,也不知道凝丝牵对于他的伤害到底有多大,但是对上此时的赤漠,巫马夕一点胜算都没有,必须想办法。

    他很快便制定了方案,朝着那根被他挖取玄金矿的石笋飞去。这根石笋的根部几乎已经被他挖断了,整个巨大的石笋就这样悬空吊着,摇摇坠的样子,而在石笋的根部,却留了一处巨大的空洞。

    驾着飞龙,连续绕过两根巨型石笋,赤漠出的石弹打在石笋之中,溅出来的碎石如炸弹的弹片一般出,划破了巫马夕的皮肤。巫马夕毫不理会,按照既定的轨道迅速划弧,很快便绕到了石笋后边,飞龙一收,瞬间钻进了石笋根部的空洞。

    赤漠从下边迅速追过来,却骤然发现敌人消失,用照明箓探照,洞顶是一片隐约参差,各种晦险恶的颜色肆意交错嘶咬,只是在这片颜色之中,却完全没有了对方的踪影。

    赤漠强忍着下腹的疼痛,踏水在这一片区域搜寻,天上地下都找遍了,对方确实是完全消失了。

    通过那只飞龙,他早已认出来巫马夕这个断手仇人,铁定是没有轻易放过的道理。赤漠猜测对方应该是躲在了洞顶的某处,连续发数十枚石弹,打得洞顶碎石纷飞,却仍然没有收获。

    赤漠在下方叫骂了一阵,暂时无法可寻,只好退至无水处,处理自己的伤势。

    凝丝牵虽然已经完全消失了,但是它带给自己的伤害,却仍然停留在体内,膀胱处的冰块已经被自己用意境化开,只是冻伤处仍然是阵阵撕裂般的疼痛。

    真是想不到,在这处该死的地方,居然会遇到这种毒的东西。

    赤漠将自己不多的衣物撕下来,紧缠在小腹处,用治疗意境温养了几遍,终于觉得下腹处的疼痛轻缓了一些。

    他从储物囊中取出不多的食物,斟酌着分出少许,一边咀嚼一边监听四周的动静。

    经过赤漠的这一阵追击,好多彩池都被他给打烂了池缘,池水在肆意流动,整个空间在灯光的映照之下,是一阵凌乱与不安定,偶尔有些碎石从洞顶坠落下来,似乎洞顶将塌一般。

    “当!”

    很响亮的一声金石相击,从洞顶处传进赤漠耳中,将他惊得几乎一颤。

    声音传来的地方,正是对方消失的区域,赤漠迅速跳了起来,向着那处奔过去,用照明箓在洞顶探照,而洞顶却仍然只有冰冷的岩石,还有几根巨大的石笋几乎一直垂到地面。

    赤漠不死心,在那处区域徘徊不去,发了几枚石弹试探了几处可疑区域,却一无所获。

    洞顶处有一些低沉的闷响,似乎酝酿着巨大的灾难一般,让赤漠有几分不安,他徘徊片刻,正要转离开,体上方一根巨大的石笋却突然断裂,向着自己砸落下来。

    这根石笋体积巨大,稍一倾落,便似整个洞顶都已经完全镇压下来了一般。

    赤漠寒毛如炸,立即编织意境,全紧繃如弓弦,瞬间体便已如利箭般弹而起,向着外边飞退。

    退了不到两米,一块磨盘大的碎石却已劈头盖脸地砸下来,赤漠用手挡住,却被那石块砸得形一滞,重新跌落在彩池之中,而洞顶的石块纷纷砸在旁,宛如陨石雨一般。

    赤漠在这片陨石雨之中觅步行走,每一步都轻灵如狸猫,而又厚重如巨象,双臂如锤,将砸向自己的石块尽数扫落,走了没几步,双臂已经开始肿胀起来,疼痛难耐,如折断一般。

    而那根巨大的石笋,却已经越压越近,宛如天地崩倾,带起来的劲风越来越剧烈。

    “啊啊哈!”

    赤漠怒发如箭,强编龙游意境,不顾砸在上的那些石块,向着外围亡命奔逃。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