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制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91

    想要炼丹,首先就要解决炉与火的问题。(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在天庶大陆上,一些炼丹流派的炼丹方法奇特,根本用不上丹炉和火。葛大炉的凝境流便是意境成丹,无炉无火。但是对于巫马夕这个炼丹新手来说,无炉无火,就只能对着药材干瞪眼了。

    炉子不成问题,在古匕的象戒之中,就存着好几个上品丹炉,已经足够巫马夕这个炼丹新手使用了。

    接下来的火就是一个问题了。

    要炼丹,用柴火肯定是不行的,除了某些极品燃料之外,一般的柴火污染过重,温度不够高,而且也不好掌控,炼丹必然不行,况且巫马夕也没柴可烧。

    天庶大陆上的炼丹师,一般都是用符箓之火。居寒松用的,便是大陆丹师常用的南离箓。

    箓火毕竟还是人制之火,还算易得,符火就难得了。符本天成,在自然界本来就极为稀少,而水火乃无形之物,成符更为难得。任何一枚水火之符都是天价奇珍。

    离火宗师归霜灯,曾经为了一枚极品火符火云而反出白象境院。还有个叫做孙戏的天象宗师,认为凝丝牵是水符之一种,趴在怀华井旁边折腾了数十年,一无所得,临死都不瞑目。

    在楼与矣的笔记《猎奇》上边,记载了几种顶级火符,心岩、火云、瓦艺、重阳等十几种,但是大多数都只有传闻,在数千年的意境修炼史上昙花一现,踪迹无寻。

    巫马夕对于这些传说之中的符火是没什么想法了。在《葛氏丹经》上边,记载了一个焰香意境,是凝境丹师初期常用的炼丹之火。可惜的是,这个意境需要意分十六枝,巫马夕也只能干瞪眼。

    所以巫马夕现在惟一能够采用的,便只有箓火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现成的火箓,只有一张南离箓的制作图纸。

    也就是说,炼丹的问题,很成功地转化为了制箓的问题了。

    制箓的历史,也不会比意境编织的历史短多少。(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论学科的成熟度,也不会比意境学差多少,是一门纷繁复杂,极为庞大的学科,其基础理论的条条道道,比起意境学来一点不少,便是以一生之力,也未必能够穷尽其中万一。

    好在巫马夕手上的这张南离箓的制作图纸交待得极为详细,算得上是傻瓜氏的制作方案。托古匕的福,巫马夕手上的材料极为丰富,便毫不惋惜地开始练手。

    南离箓的母材是子欧石,这是一种紫色剔透的矿石,上边点缀着一些金色星点。南离箓的制作极为简易,被称为是工匠式的简单复制。首先,便是将子欧石磨制成圆盘状,然后在圆盘的表底两面雕刻箓纹,在箓纹之中嵌入曲金,以台岩汁开光,然后用米苏固纹,赤液淬火,就完成了。

    第一步圆盘的磨制算得上是力气和时间活,巫马夕耐心极佳,结构认识又极为精确,打磨出来的圆盘极为标准。随后便是箓纹的雕刻。

    通常来说,箓的制作过程之中,雕刻箓纹是最精细复杂的工序。箓纹雕刻用的是锋,锋的握持手势有五六种,全都极为讲究苛刻,通常要达到标准的握持手势便必须练习经年,若是手势的基本功没达到,就会造成握刀不稳,雕刻的纹形细节也就无法保证。

    箓纹对于纹形的精确度要求极高,出现一点细微划伤或是变形,便会大大影响整块箓的能,甚至将母材报废。南离的箓纹比较简单,但是对于精确度的要求却丝毫不在一些大型箓之下。

    巫马夕结构学精深,很快便将箓纹的纹形了然于,开始尝试雕刻。

    巫马夕采用的是斜纹笔的握持方法,三指斜捏锋杆,刀锋落在石盘之上,一点点的线条在刀下渐渐显现深刻。一不小心刀锋一滑,在转折处拉出一条细丝,这块母材立时报废。

    重新磨制一块母材,刻到三分之一的地方,在转角处用刀不够柔和,将一处细微的圆弧刻出了棱角,于是母材再次报废。

    两次失误,原因都是握刀不稳。[]

    正统的锋握持手法五指错杂,对于新人来说是极为别扭的,巫马夕原本没打算深入学习,此刻看着眼前报废的两块母材,停刀想了片刻之后,终于决定重新学习这门基本功了。

    巫马夕选择练习的握持手法叫做数丝,据说,这种手法能够美化手形,是以有许多女孩子都会去练习这种握持手法,尤其是在馆之中,这种手法更是姑娘们的必修功课,数丝三字也是从馆中传出来的。

    数丝的优点是用刀柔和,转折灵巧,对于一些繁复精微的结构时游刃有余。缺点则是力道不足,对于一些转折强烈的纹形,往往无法达到刀劈斧凿式的力度,而且对于一些简单而深刻的纹形,通常需要反复刻划,用时较长。

    巫马夕之所以选择这种握持手法,主要是因为,这种握持手法能够在睡觉时练习,虽然比较痛苦,但是进度却极为不错。

    数丝的手法需要左右手配合,两只手的手势各不相同,但是同样扭曲难受。当天的睡眠,巫马夕便将两柄封刃的锋缠夹在两手五指之间,等到第二天睁眼的时候,两只手几乎全部麻木了。

    整整几个小时,巫马夕都在揉着自己的双手,对于这种数丝的手法真是心有余悸。但是他没有太多的时间,为了取得更快的学习进度,那么练习便必须比别人更加艰苦才成。

    好在他心狠决,待双手稍为舒缓之后,立即握持着锋,拿着两块报废的母材开始练习雕刻。这一路骑在符纹豹上边,一边前进一边练习,大约两天之后,巫马夕已经初步适应了这种握持手法,对于南离的箓纹也是心中了然,便重新磨制了一块子欧石圆盘,开始尝试雕刻。

    这一次的雕刻,巫马夕极为小心,将速度放至极慢,几乎是一点一点地向前磨。这一次的雕刻,断断续续地耗去了巫马夕三四天的时间,好在其中并没有再出现失误,顺利完工。

    最后一刀刻完,巫马夕长出了一口气,将锋仔细收好,取出曲金打磨成粉,嵌入刻纹之中,接下来的开光、固纹、淬火三步并不算太复杂,巫马夕小心应付,大约几个小时之后便将这一程序走完,一枚完整新鲜的南离箓便呈现在了眼前。

    由于刀法不够过硬,这枚南离箓的做工略显粗糙。巫马夕输入灵力测试了一下,火力喷涌出来,色作纯青,炎而不燥,是极为纯净的火焰。在灵力的变化之下,火力大小及量分布控虽有迟滞,但还算是准确。

    从测试结果来看,这个南离箓的制作还算成功,能称得上合格,不过不大多都得益于用料奢华。制作南离箓的这些材料,无不是极品,光论价值,已经在一枚南离箓之上了。

    巫马夕将箓收好,稍为学习了一些意境理论,便开始休息。

    第二天睁眼之后,便开始为生平第一次练丹做准备了,这平生的第一次,巫马夕选择的丹方是青丹。

    这是一种在境修界极为普及的丹药,所用药材平常,炼制方法也不难。这几天的时间,巫马夕早已经将这个丹方读了许多遍,中早有丘壑,趁着神气饱满,又在心中仔细回想了一遍。确认无误之后,便开始备药,将需要用到的药材预先分类放置好。

    这次炼丹,用的是一方紫色的小型丹炉,名字叫做紫解,是扶摇斋十几年前推出的限量版极品丹炉,当时的售价是三万金币,这些年来还一直在涨,已经涨到了近十万的高价。

    初次炼丹,便拿这样的极品丹炉练手,可谓奢侈。

    居寒松的南离箓是特制,用的是义珠供灵,好处是稳定省力,缺点是不够灵活,而且义珠充能也是一笔成本。而巫马夕则是准备采用自输灵力,将南离箓置于火室,输入灵力,开始用微火预炉膛。

    待炉膛微温,取八十克兇螳血注入丹室,然后下边猛然用凶火狂烧,在兇螳血沸腾的刹那,迅速投入血蛭花、追思节、葛根等七种药材,继续用猛火狂烧,让所有药材全部融化在兇螳血中,随后火转为温和,缓缓熬煮,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待药材精华尽出,兇螳血由碧转紫,再投入狨淀,开始用微火凝丹。

    这所有的步骤在丹方里边都交待得很清楚,巫马夕一跟顺着指示作,虽然有些手忙脚乱,好歹是没有出什么意外,第一次便凝丹成功。

    一排排的小青丹,如在炉底长出来一般,渐渐地越来越大,而丹室中的青紫色汁液却越来越少,最终全部消失不见,只留下丹室之中八十几枚滴溜溜圆滚滚的青色丹丸。

    巫马夕将丹炉收好,取了一枚青丹略为测试,这种青丹大约能够提高百分之四十左右的修炼效率,比之居寒松的要差了许多。

    巫马夕将这处地方收拾好,骑上符纹豹继续上路,一边走一边思考这次炼丹的得失。

    成丹八十,增加百分之四十的修炼效率。这种成绩对于一个炼丹新手来说,应该是极为不错了,但是这个结构很显然是无法让巫马夕满意的,成丹数量他不在乎,但是他要的是百分之六十甚至以上的效率。

    整个炼丹过程,都是按照丹方指示来做的,只是细节方面还略有不足。

    药材加入的节奏与间隙,药材的聚散,入炉之前的温度与湿度,火候的精确掌握,这种种的细节,都有待提高。也许这些并不是自己存在的所有问题,但是只有将这些都做好了,才能够进一步发现自己的不足所在。

    巫马夕一路边走边想,很快便将这次的炼制想了个彻底,也制定好了下一次炼制青丹的方案。随后便将炼丹的思考暂且清空,坐在符纹豹的背上,翻开《意境说解》,开始了意境原理的学习。

    对于一个境修来说,炼丹制箓只是辅助,意境才是他的根本。巫马夕很清楚这一点,无论何时何地,都将意境的学习列在第一位。这几天制箓带给他的最大收获,便是学会了坐在符纹豹上,一边赶路一边学习。

    这样子的学习似乎是分心二用,不单是无法达到最大的学习效率,对于四周环境的注意力会也下降许多,在这鬼神莫测的地底,也许会遇到些不可预知的危险。但是这些巫马夕全部都顾不得了,他起步太晚,学习的任务实在太重,不得不争分夺秒。

    况且,面对着这无边的黑暗,若是无法用学习分散些自己的心神,往事涌上心来,会让人疯狂。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