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纹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89

    对于意境原理的学习持续了五六个小时,巫马夕仍然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却不得不停止了今天的学习。【叶*子】【悠*悠】地点和时间都不合适,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肆意学习。

    将行李衣物全部收进象戒,巫马夕跳入寒潭中开始沐浴。

    这些水寒冷得有些诡异,也不知道源头在哪里,又为何能在流经这么长的距离之后,还保持这样的冰寒。寒潭很小很浅,并没有看到洞口,也不知道水是从哪里流走的。整个地,都透着一种诡异。

    著名的旅行家楼与矣曾说,在这个世界的一些角落,总是存在着一些匪夷所思的事物,似乎完全超脱人们印象中的常理与一般规律。比如说:南离的倒流河瀑,秋元井的球形水面,光甬的随风倒峰。

    曲青山脉底下的这一道寒泉,与那些诡异相比,已经是很正常了。巫马夕并没有深究的打算,他将整个头脸埋进水中,默默在感受着这水的温度,这种冰寒给了他灵魂中难得的宁静与清明。

    他能够摸到寒潭的底部,是一种极为奇怪的岩石,有着独特的纹理,像是人的指纹一般,却要复杂得多。巫马夕手指在那些纹理上边游动,探索着那些纹理的轨迹,隐隐约约似有所得。

    一道冰寒到极致的感觉,从右手的指缝间钻过,像是一条小泥鳅一般。

    鱼已经被抓光了,莫非这潭中还有生物?

    巫马夕念头还没转完,一道极致冰寒突然胯下钻过,低头仔细看时,就见一道细微的银色光线在胯下游过,闪烁不定。

    凝丝牵!

    巫马夕连滚带爬地逃上岸来,趴在岸上看着潭中游动着的七八条银丝,脸上都有些色变。

    这种凝丝牵在中原离州的怀华井中时有出现,至今无人知道它是生物还是什么东西,它像许多微生物一样分裂繁殖,像一般动物一样游动。【叶*子】【悠*悠】但是这种东西不需要进食,死后无形体。

    这种东西最险的就是,它是见洞就钻,经常逆着人的尿道钻入膀胱,然后将整个膀胱中的尿液全部冻成冰块。

    对于一个高明的境修来说,这种遭遇也许不至于丧命,但是必定要被折腾得不成人样了。巫马夕并没有合适的自救意境,若真是被凝丝牵附,恐怕会比那次的泄咒还要凄惨。

    好在是逃得及时!

    巫马夕后怕不已,将上的水擦干,穿上衣服。

    虽然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时辰,但是算算差不多该到睡觉的时间了。这个地方过于寒冷,不是睡觉的好地方,巫马夕准备另外找处地方休息。

    将布置在四周的陷阱收回来,巫马夕正准备离开,又突然冒出个想法,取出一个碧玉壶,企图在寒潭中捕捉了凝线牵。很快便有一条银色丝线钻入了玉壶,但是玉壶刚一离开水潭,凝丝牵便以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溶解,在溶解的同时,释放出极致的寒冷,将碧玉壶中的水全部冻成冰块。

    尝试了数次,结果都是如此,碧玉壶经过连续的折腾,也碎裂开来。虽然象戒之中还有不少容器,但是巫马夕也没心思继续尝试了,转离开。

    沿途作好记号,走了半个小时不到,巫马夕便找到了一处合适地方,布置好后开始躺下休息,在似梦似醒之间,突然灵光闪动,想起在寒潭底上摸到的那些纹理,其中有几个连续转折,跟意境结构极为相似。

    巫马夕开始在心中计算这两个转折,转折的弧度极为优美,但是由于巫马夕所记得的片断实在太少,根本无法计算得知这个弧线的详细况。他辗转片刻,便站起来,将行李收拾好,原路返回了寒潭附近。

    趴在寒潭旁边看了许久,并没有看到凝丝牵出没,但是巫马夕仍然不敢下水,想了片刻,目光投注在洞顶的发光矿石上边。

    他取出飞龙,编织赶尸咒飞上洞顶,凑近发光矿石观察。[WWw.YZUU点com]

    这是一种淡青色的晶体,内部剔透,表面光滑,看上去极为漂亮。

    这些矿石似乎不是凡物,巫马夕连忙从象戒之中取出一本《矿鉴》,在青光下翻看起来,不多久便找到了这种矿石的出处。

    这种矿石叫做荧玉,有许多光照类的符箓都是用这种矿石做母体的。据说在富庶繁华的中原地区,灵荧灯已经很流行了。但是在西南地区,就巫马夕所见,每一盏灵荧灯都能卖到天价,而且在使用过程之中,还需要用义珠充能,又是一笔不菲的费用,能够用得起的寥寥无几,大多数人还在用着烛台油灯之类的原始照明工具。

    巫马夕眼前的这些荧玉矿,色呈淡青,剔透无瑕,算得上是极品的荧玉矿了,价值应该接近十万金币的样子。这样子的矿石,在洞顶共镶嵌了六枚,总价超过五十万枚金币了。

    这地底之下,果然到处都是宝。

    巫马夕小心地将六颗矿石全部撬下来,五颗收入象戒,另一颗绑在一柄义具上边,探至潭底,开始观察潭底的那些纹理,仔细揣摩。

    那些纹理铺陈得整个潭底都是,从线条的精细程度来看,并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似乎是岩石的天然纹理。在右下角的某处结构,颜色似乎有些异常,在线条的凹处,有缕缕轻微的银光在闪烁,仔细看时,正是那凝丝牵,整个线条的空白处全是。这些银白色的线条静止在纹理之间,似乎完全没有生命一般。

    巫马夕看了许久也没有看出来什么异常,将凝丝牵撇下不理,一心揣摩这些奇怪的岩石纹理。

    经过粗略的心算,这些纹理确实有些奇怪,转折之处,隐隐有些意境编织的味道。但是即使真是意境,这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与如今的意境理论也是大为不同的,凭巫马夕粗浅的意境知识,根本不可能将这些结构的作用方式解析出来。

    巫马夕有自知之明,他所擅长的是结构还原而不是原理的解析。他取出一张蛮牛皮纸,开始临摹这些纹理。

    潭底很平整,并没有什么起伏,也就是说,这些纹理只是一个平面图,就算是再复杂也有限。但是这幅纹理图的规模确实不小,巫马夕趴在潭边,用荧玉石的微光照着描摹,从有凝丝牵的结构开始画起,逐渐向四周扩展开去。

    由于光线微弱和线条奇怪,巫马夕的绘制工作并不快,但是他的用笔极为坚决稳定,斜纹笔起落间,一道道灵动而准确的弧线呈现在笔下。

    巫马夕的心神迅速便沉入了这些线条之中,心无旁骛,眼中只有这些线条。

    在沉迷中,似乎静到了极致,耳中只有斜纹笔落在纸面的轻微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沉重脚步声在黑暗通道内响起来,在巫马夕的寂静世界中如同炸雷一般。

    有人进来了。

    巫马夕立即警觉过来,顾不及去辩认对方的方位,将荧玉矿和蛮牛皮纸收进象戒之中,整个洞立即便是一片黑暗,巫马夕迅速转移方位,靠着随风入夜,很快便溶入了黑暗之中。

    凭着记忆,巫马夕钻进了一条狭窄通道之中,却并没有立即远离,而是躲在里边窥视。片刻之后,从旁边的通道之中传出来一道橙色光线,由微弱迅速变强,紧接着一个清瘦而凌厉的影出现在了地窟之中,正是丰清许。

    巫马夕的心有一瞬间的颤动,随即便冷静下来。丰清许钻进这条地底通道,也不知道是为了追杀蒙盈紫还是自己,但是想来与他见面也是绝不适宜的。

    巫马夕在旁边看了两眼,随即毫不留恋地转离开。以他的实力,要想在丰清许上占到便宜,那是绝无可能的。

    一路顺着通道行走,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便来到了一处岔道,择道向左,继续向前,走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寻找到一处开阔通达之处,开始在四周通道布置血讯陷阱。

    待得陷阱布置完毕,巫马夕便坐在地上,开始研究刚刚临摹下来的那些岩石纹理。这副图临摹了大约三分之二,除了一些边角之处外,整个潭底差不多都已经临摹了下来。

    从结构上来看,这些线条大多凌乱不堪,比如在凝丝牵潜伏的那片区域。

    依照巫马夕原先的推测,这片区域应该是最有可能构成意境的区域,是以解析便是从这块区域开始进行,但是一路计算下来,很快便失望了。

    依照现有的意境原理知识,这片区域的线条极为不合理,纵横游走间,完全便是胡来,若是意枝按照这种结构编织,凭着巫马夕的意境原理水平,也能推知这些结构大部分是无意义,还有几个地方必然会发生走火入魔。

    莫非这些线条真的只是一些凌乱而毫无意义的纹理?

    巫马夕不是很确定,顺着这块区域一路向右延展分析。

    这些线条的风格奇诡,现有的《意境结构谱》是完全用不上。但是好在这只是平面结构,而且巫马夕的计算并不精细,所以进行得很快。

    在计算之中,偶尔会出现一些线条,转折与弧度极为美妙,架构神奇,似乎是一些浑然天成的意境编织,让巫马夕的精神为之一振,但紧接着而来的,又是一堆的凌乱。几个小时之后,巫马夕有脑袋已经被这些线条搅得一片凌乱麻木,颓然将图纸收起,闭目休息。

    在黑暗之中,最是容易体会到静到极致的感觉,心跳与轻微的呼吸,是这地之中惟一的动静。

    巫马夕坐了片刻,脑子渐渐放空宁定下来,正准备休息,突然一道讯息传入意识之海。

    这是血讯被触发了,是来路的方向。看来是丰清许跟上来了。

    巫马夕迅速将场地收拾好,连续好几个强力陷阱布置在来路的洞口,随即进入一条不起眼的小通道之中,用随风入夜潜伏起来,在黑暗之中静静地等着。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