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势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83

    丰清许心知追杀机会已失,开始在战场外围游弋,如一头孤狼在寻找着捕猎的机会。[]

    巫马夕原本想下去与他相见,但是略一思索便放弃了。虽然丰清许说过,出城之后才会与自己算帐,但此时杜重山带着一群学生已经出了城,丰清许没有了顾虑,未必不会食言对自己出手。

    他骑着飞龙在天空之中徘徊,观察战场之中的形。

    整个西曲城都已经被这场战斗惊动了,屋顶上到处都站着看闹的境修,叫好声怪叫声不绝于耳,只是由于战斗过于激烈以及团联的刻意划圈,这些看闹的境修离得都比较远。

    而在战场北部,正是台隐的位置所在,也是此时战斗最激烈的地点。

    由于碧甲獠的突然来袭,此时围在台隐边的境修数量减少了许多,但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战力极为强劲。

    台隐的意识虚空之内,意珠碎片燃起的大火呈燎原之势,发出恢宏的光芒,似乎要将整个意识虚空都照亮一般。

    靠着这些意珠之火,台隐的意境极为强力,灵力如潮涌。但是由于意枝已经不堪重负,他不再编织一些大型的意境,只用一些小意境来对敌。小意境需要的意枝数通常不多,台隐的六十几根意枝轮换编织,可以得到少许的休息。

    团联一方也很快察觉到了这一点,加强了攻势,意境纵横如烟花散落,几个驭形在场内弹跳移位,不断尝试近强打。

    台隐的意境虽然没有了大规模意境的那种恢宏气势,但是打得同样锐利,而且灵气十足,无数个各种类型的意境,划着各种轨迹翻飞在战场之中,如蝴蝶穿花。台隐脚步灵动,在战场足不沾地,瞬间东西冲闯。

    以他现在的优势,想要离开的话,无人能够阻挡。(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但是他并没有离开的打算,将主要的打击都集中在实力最为强大的大觉尊者上,各种雷电意境如冤魂附体一般,死死咬着大觉尊者不放。

    大觉尊者虽然晋级境尊多年,但是此时台隐气势正盛,大觉尊者被死死压制住,只能东逃西蹿,若不是有同伴在一旁掩护帮忙,早就支持不住了。但即使是这样,大觉尊者仍然狼狈不堪,毫无还手余力。

    此时的形,攻守之势完全易位,反倒由台隐占据了主动。若不是台隐意枝已疲,团联众人的处境将更加艰难。

    而在整个战场的南部,由于碧甲獠的来袭,堆积了数千境修,分成两伙在街头上对峙,吼声震天响,领头者分别是吴兽和鲁未了。

    由于马行疆重伤昏迷,此刻赤尊完全是鲁未了作主。他尝试着跟吴兽讲道理,但是完全没用,话刚出口便被吴兽骂回来了,一味地叫嚣着要庄竹枝抵命。

    碧甲獠众人随着吴兽的骂声,气势渐渐地涨了上来,开始跟着骂。

    千人同骂,嘈杂之中颇有几分鬼神辟易的雄风。

    鲁未了派人去找庄竹枝商量,但是庄竹枝一心对付台隐,根本就顾不上这边,只是一味地叫鲁未了拖延时间,实在不行,就用武力硬扛。

    好一个武力硬扛!

    鲁未了气得冒烟,吴兽后边跟着四五千境修,将整个碧甲獠都带了出来,就算是良莠不齐,这一架打下来,三大的这些精英,在台隐和碧甲獠的夹击之下,基本上就要拼个七七八八了,那以后还拿什么来掌控西曲?

    眼见局势即将失控,鲁未了立即将赤尊的人马全部抽出来,袖手旁观。赤尊的人一退出,皇甫洵也不敢硬扛碧甲獠,立即将人马全数抽出。这个计划进行到现在,已经是大败亏输了,至于事后怎么处理,只能是走到哪里算哪里了。

    紫色幽瞳的南线指挥叫做江来佐,是紫色幽瞳的第一副团长。[]他倒是想撤,可无奈碧甲獠找的就是紫色幽瞳,上头庄竹枝又下了死命令,拼死扛住,他也只能咬牙住。

    赤尊与罗斯两家一撤,紫色幽瞳与碧甲獠立即便交上了火,整条小巷之中,全是意境来回,每一寸都是快速游走的意境,似乎要将空气都从小巷之中挤出去一般。排在两个队伍前边的境修,如暴雨打葛苇,成片成片地倒下。

    “姓庄的,你这都找的是些什么盟友?”大觉尊者被台隐打得火起,见局势突变,立即对着庄竹枝大骂,随即又向着蒙面女子道:“蒙姑娘,眼前这个局势,咱们还是撤吧。”

    庄竹枝神疯狂,大叫道:“不能撤,死都不能撤。”

    蒙面女子微微叹了口气,也道:“再坚持片刻吧,台隐的意枝已经坚持不住了,只要再有片刻,咱们一定能够建功。若是事成,西的妖龙锏为尊者开放半月。”

    大觉尊者被台隐的神龙过境追打得极为狼狈,但是妖龙锏对他惑太大,一时无法取舍,思索片刻,终于拿定主意,说道:“一个月,不行的话老夫立即退出战斗。”

    蒙面女子立即道:“成交。赤漠兄,你去南边战场,跟江来佐队长一起挡住碧甲獠片刻。”

    赤漠担心地看了蒙面女子一眼,随即转向着南线战场扑去,刚一扑出去又蹿了回来,取出一枚符箓递给蒙面女子,道:“这是我舅舅给我的玄武甲的符箓,你小心点。”

    玄武是传说中的异兽,以防御强大而著称。玄武甲倒并不是真拿玄武的壳所制成,而是取晰玉龟的甲壳制成。龟类意兽都是以防御强大而著称,晰玉龟又是其中的佼佼者。

    玄武甲的材料极为苛刻,要求龟甲成九宫排列。晰玉龟大多都是一甲独生,呈九宫之数的晰玉龟甲极为稀有。

    玄武甲用材苛刻,其能自然也极为强大,据说,这种符箓,能够硬抗顶级境尊的三次攻击。

    蒙面女子也知道玄武甲的贵重,推辞道:“南边凶险,这符箓还是赤漠兄自用吧,我另有其它防手段。”

    “那……你小心点。”赤漠说完,恋恋不舍地向着战场南边扑去。

    大觉尊者看着他的背影,气得不轻,此刻最需要玄武甲的人,正是狼狈不堪的大觉尊者。赤漠跟着自己这么多年,居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却一味地向那个西妖女献殷勤。

    大觉尊者怒气勃发,用战神吼硬扛下了台隐的一个流雷意境,立即察觉到了异常,台隐的这引意境,已经开始有了衰减的迹象,他大喊道:“加强进攻,台老贼扛不住了。”

    双方又高强度地纠缠片刻,台隐的意境威力果然开始直线衰减。大觉尊者压力减小,原先灵动贼溜的风格立即转为霸道威猛,强冲猛打,不断压缩台隐的空间。

    庄竹枝打得也是极为疯狂,眼神似乎要燃烧起来,每个意境一出,都是凌厉凶猛,完全是两败俱伤不顾死活的打法。

    西的意境风格向来以飘逸飘渺为主,便是妖龙锏,虽然刚猛,却也不脱妖异灵动。而庄竹枝这种以命相搏的打法,是南的风格。

    蒙面女子知道她为何如此,心中轻叹,用心掩护她的安全。

    在对方的骤然强化的打击之下,台隐的况确实不太好,他意境威力再次下降,脚步也飘忽不再,被对方数十人渐渐入死角。

    大觉尊者越打越是凶悍,似乎前边被压制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了,一个炮捶意境朝着台隐打去,整个体便如出膛炮弹,蹿至台隐前,出拳如锤,打向台隐前

    台隐前骤然出现一张闪电之网,将大觉尊者攻势挡下来的同时,网势反翻,要将对方兜进电网之中。整张电网就像是一张巨大兽嘴,不时激起的火花便如兽嘴中的险恶獠牙。

    大觉尊者察觉到了电网凶险,但是同时也察觉到电网前边的脆弱,不退反进,想要强行打穿电网前部,然后近强打台隐。

    拳出如刺,将整个电网的前部撑成一个锐利的尖锥,电流在拳头之上缭绕。

    蒙面女子突然脸色大变,正要呼叫,就见台隐的电网突然旋绕起来,电流骤然加大,立即击穿大觉尊者的护意境,电网直接缠绕在对方上,电流在体内部肆意出入。

    “啊!”大觉尊者被电得惨叫,立即用种种破境意境想要破除上的电网,只是在电网缭绕之下,连意枝都开始颤抖。

    紫色幽瞳的众人立即施以援手,瞬间便是数十个破境意境袭向台隐的电网。台隐勉力拦截了其中的大多数,只有少数几个意境漏网,瞬间便将电网意境打薄。

    大觉尊者感觉到电力变小,立即编织了一个猴子脱衣的意境,体扭动之间,灵动如无物,瞬间便从电网之中脱出来,滚动如灵猿,迅速滚回了紫色幽瞳的阵营。

    台隐编织意境追杀,一个闪电凌厉如刀,正要落在满焦黑的大觉尊者上,突然意枝一颤,整个意境无端碎掉,而意境中的一条意枝在剧烈震颤中,突然碎成粉末。

    大觉尊者险死还生,立即反应过来,声音疯狂地叫道:“打啊,台隐的意枝开始断裂了。”

    台隐脸色落寞,这种形他早有意料,虽然几经拖延,最终还是到来了。虽然自知必死,不过已经将几个晚辈送出了城,也就心安了,只是在临死之前,不能诛杀这几个仇人,心中始终是留了遗憾。

    “台隐,想不到你也有今!”庄竹枝神如疯似泣,上步如箭,剑出如莲花,朵朵清雅,将台隐圈在里边。“你可还认得这个意境?”

    “出水莲。”台隐立即认出这个意境,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三十年前的小姑娘,如今都变成老妖婆了。”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