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对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74

    丰清许的腾跃意境编织起来,整个人轻如絮而疾如箭,数次弹跳之间,已经夹带着两人来到了另一处隐秘小巷,将两人放下了,跃上墙着观察了一阵,随后便跳了下来,一言不发地站着。[WWw.YZUU点com]

    巫马夕看了他一眼,盘起腿来,沉入神定,进入意识虚空之后,就见原本是空无一物的意识虚空,似乎多出来一些细微的丝线,就像是陈旧房屋里边的丝网。

    意识虚空是一个境修最为隐秘和保护最为严密的地方,能够找到并袭击对方意识虚空的意境,在境修界都有些来头,就比如大小封神术。

    对方的这个意境不简单。

    巫马夕勉力编织起晚钟意境,钟声就好像在丝网中被缠住一般,断断续续,完全没有那种悠扬厚重的味道。晚钟意境运行了许久,意识虚空之中的丝网也只是略为稀少了一些,很显然,晚钟意境对付这些东西有些吃力。

    巫马夕将晚钟意境散去,编起了夏夜萤语,这个修炼意境有着与晚钟类似的效果,而且貌似还要更加强大一些,就见意境一成,那些丝网便开始缓缓融化在意识虚空之中,不多时便完全干净如昔。

    如意一脸担心地看着他,许久之后才见他睁开眼来,连忙问道:“巫马哥哥,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吗?”

    巫马夕握着她的手道:“没事了,刚才受到点振,已经好了。”随即转过头向着丰清许看去,就见他如杆标枪一样站着,上遍布血腥。

    巫马夕有些为难,丰清许的站姿与血腥并没有让他不适,只是接下来他准备用钻山兽从地底传信。但是钻山兽被他放在象戒里边。而象戒是个敏感东西,丰清许都还没有,巫马夕并不想在仇家面前暴露自己拥有象戒的秘密。

    但是没办法,丰清许就杵在那里,又不能赶他走。巫马夕想了半天,伸手入怀中,然后迅速取出钻山兽,整个看来,就仿如储物囊藏在怀中一般。(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丰清许看不惯他的鬼祟,颇为不屑地转过头去。

    对方应该是看到自己寒鹗纵火,才会让人特地防空的。所以巫马夕便准备改走地下,编织起赶尸咒,驱使钻山兽向着地下钻去。

    钻山兽被境修界称为是准意兽,虽然并不会意境,但是其甲坚爪利,便是一些低阶意兽也奈何它不得。这种老鼠大小的动物最大的本事就是钻洞,在地底下几乎是如入无敌之境,遇山穿山,遇岩破岩,什么质地的土地都能钻穿。

    巫马夕的这只钻山兽被小惊蛰淬炼许久,体强度又有少许加强,挖洞的本事也有少许的加强,不多时就见墙脚下出现一个手臂粗细的圆洞,而钻山兽已经迅速深入到地底一米多远。

    “丰叔叔,你先坐下来,我帮你处理下伤口。”如意一开始心忧巫马夕,一直无暇他顾,现在才发现丰清许伤得更重,站在那里,好几处伤口都在往外淌血。

    丰清许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犹豫片刻,便靠着墙脚坐了下来。

    如意将他的伤口附近的衣物小心清理掉,然后用药水清理伤口附近,敷上伤药,再用繃带轻轻缠住。

    丰清许全程看着她小心轻柔地替自己处理伤口,心中感慨万分,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是将她当成了自己的侄媳妇,第一眼就对她很满意,谁知道造物弄成,到最后居然会变成这样子的一种况。

    他轻叹了一口气,将头靠在后的墙壁上,直到如意为他施完了一个木棉传香,才将目光转回来,看着如意道:“你见过我们家元章吗?”

    如意一愣,随即轻轻点了点头。

    “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丰清许继续问道。

    这个问题有些不好回答,她犹豫了许久都未能开口,丰元章在她心中是个什么样的人早有结论,流氓、坏蛋。只是这个结论不好对丰清许直说。【叶*子】【悠*悠】

    巫马夕在旁边淡淡地道:“令侄跟如意只有一面之缘,过程不是很愉快。”他看丰清许的绪还算稳定,暂时应该不会再起什么波澜,小心地不碰触他的心理防线。

    丰清许转过头看了巫马夕一眼,谈话的绪全被他破坏了,但是看如意的样子,看来自己的侄子跟她,真是闹得并不愉快。他将头靠在后墙壁上,看了一会暗沉的天空,随后闭眼不语。

    巫马夕却不肯让他清净,问道:“对方是什么人?”

    “是三大的人,还有一些与三大交好境修团的高手,总共近五百人,都是精英好手。”丰清许神色有些沉重,“他们好像是准备等到凌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开始动手冲宅。”

    巫马夕心中暗惊,如今的西曲城,碧甲獠已经是无头死物,三大便代表着西曲城百分之**十的境修力量,真可谓是倾城而来了,纵使是台隐,恐怕此次也有些凶险了。

    他加快了速度,控制着钻山兽从地底下一路向着台宅潜去。他曾经将夏夜萤语绘制成六视图,那个经历与现在有些相似,况且此次路线要简单得多,自然也顺利得多。

    巫马夕对于台宅地形非常清楚,出土洞口的计算也没有任何问题,不多时便来到台宅院内,随即又原路潜回,来到三人旁边,众人这才开始写信,不多时由巫马夕将信件写好,绑在钻山兽上从地洞来到台宅。

    台隐刚回来的时候,宅内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如意已经救回来了,只要台隐再将门外的倒台联盟驱散,势便回到了数天之前。谁知道不到一个小时,整个台宅内外便被围得严严实实,大有山雨来风满楼之势。

    经历如意此次的凶险之后,台隐一路的追查都感觉到了事的不寻常。他原本是准备将几个小字辈先送回查氏,再独自返回调查的,这一围宅,这个计划便告落空了。

    他在门外对围宅的势力略为观察了一下,很庞大的力量,怕是整个西曲城的精锐都出动了,此时此刻,他连自保的成算都没有,这几个晚辈,此次凶险了。他静坐境室,眉头紧皱,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莫非真要折在此处?

    台宅内众人此刻围着杜重山,也是忧心忡忡,岁余鹊被打碎的时候,在院内等消息的正是广尚,亲眼看到岁余鹊爆成了碎片,立即便嚷了起来。

    这些子以来,宅内众人跟外边的惟一的联系渠道,便是这只岁余鹊,此时岁余鹊被打碎,便如将众人心中的寄托也打碎了一般。一群人坐在厅内,就着灯光不说话。

    “嘭!”又是一声撞门的声音。

    广尚立即跳了起来,当先向着门口跑去,不多时将门打开,便看到了门前的钻山兽,还有附在兽上的信件。众人同时放下心来,与外界的联系还好并没有断。

    关寻仙取下信件念道:“岁余鹊被打碎,改用钻山兽传讯。我跟如意与丰清许在一起,被挡在宅外。围宅的是三大,人数共有近五百,丰清许与他们交过手,都是高手,将于凌晨冲宅。宅内形如何?台老如何?回信附于此兽,放在院中石桌洞旁,二十分钟之后收回。”

    台隐看着手中的信,原本沉重的表渐渐变得杀气四溢,道:“来就来,台隐纵使不是游景未,可也不是什么软柿子。我倒要看看,你们能翻起多大的浪来。”他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弟子关寻仙,“我要立即开始晋级,你回信告诉他们,凌晨突围。”

    杜重山与居寒松都是脸色一变,一众小字辈们不知道晋级对于台隐意味着什么,他们两人可是清楚的。

    以台隐的修为,原本是早就可以晋级宗师的,只是由于早年在西北意珠受了伤,所以才一直不敢晋级。如今伤势仍在,台隐只要一晋级,肯定会发伤势,很可能最后便是修为全失,甚至更加严重。

    就只有西曲城三大,真有需要做出这样的冒险吗?

    杜重山焦急地看着台隐道:“尊者,光是一个西曲城三大……”

    “不用再说了。”台隐举手打断了他的话,在这件事里边,他感觉到了浓重的谋味道,这是三十年前的那个老对手又出现了。他的眼中闪烁着精芒,“当年的西北都闯过来了,岂能让人闷杀在西曲城内,就算鱼死,网也必须破。”

    台隐的语气很平静,但是众人都能体会其中的惨烈与决绝。杜重山与居寒松还想劝,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台隐的话一说完,便走回了境室,盘膝而坐,目光如芒似炬,狠狠道:“三十年前老子能走,这一次老子照样能走。”

    杜重山看着紧关的境室大门,吩咐关寻仙道:“寻仙,照尊者意思回信。”

    回信很快便到了巫马夕手中,丰清许一听台隐要晋级,立即色变,作为多年的老友,对于台隐的况,他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其实以台隐的理论以及对于意境的感悟理解,比起大陆上的一些宗师都要强,但就是因为不敢晋级,才会挂着最有希望晋级境宗的头衔十多年而毫无寸进。

    许多年前两人聊天时,台隐就曾经说过,在临死前,若还是不能解决伤势问题,一定要冲一把境宗,无论如何,在墓碑上,他希望刻的是狂雷宗师,而不是狂雷尊者。

    但是此刻,真的到了走出这一步的时候了吗?三大虽然势力不差,但是以台隐的修为,就算无法硬拼,要带着这些人全而退,似乎也不是太难的问题。

    丰清许抬起头看了看暗沉沉的天空,随即抢过巫马夕手中的笔,开始写信劝阻。

    不久之后,回信便到了杜重山的手上。他叹了口气,向着台隐的境室走去,敲门之后进了门,在台隐面前坐了下来,将信递给台隐,道:“尊者,真的有必要如此做吗?”

    台隐缓缓点了点头,道:“这一次的事,不单是三大有参与,还有我三十年前老对手的影子。”

    “三十年前的老对手?”杜重山眼神微带惊讶。他对于台隐的老对手是清楚的,只是,这怎么可能?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