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弦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杜重山听到丰清许的骂声,眉间有些无奈。[WWw.YZUU点com]

    那枚破境咒是自己所发,却让台隐背了黑锅。只是这件事做得本就亏心,他也没办法去跟丰清许解释。

    他本来是带着保护如意的任务出来,中途看到丰清许急匆匆地向着这边赶。担心巫马夕出事,不得不将任务暂且搁下,跟了过来,没想到还真是救了巫马夕一条命。

    “丰清许与那个少年的仇恨,看来是一个死结,台隐处两人中间,只怕是有的头疼了。”杜重山叹了口气,转回去。

    此时已经是子夜,街上已经没什么行人了。天上没有星月,除了繁华路段有些灯光之外,一路走来大多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重黑暗。

    杜重山也不编织光照意境,祭起轻风意境,快速向着台宅赶去。不多时便来到了台宅的门外。

    敲门之后,开门的是台隐,上下打量了一眼杜重山,脸现惊诧,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如意呢?”

    “如意还没回来吗?”

    出事了!两句对话过后,两人同时意识到这个问题。

    台隐沉声问道:“具体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跟如意分开?”尾随保护如意的任务是台隐特地交待了,以杜重山的稳重,应当不至于出现这种意外的。

    杜重山眉头紧皱,心中内疚自责,想了一下才道:“大约十点半,我跟随如意回到了瓦子巷那里。正好看到丰清许满脸杀气地往外边赶。我担心他是去找那个少年的麻烦,就跟了上去。”

    瓦子巷离台宅不到八百米,都能够隐隐看到台宅了。如意都已经走到了此处,断没有突然再去其它地方的道理。况且,如意也不是那种会在外边单独闲逛的女孩子,此刻没有回来,很有可能是出事了。

    台隐心中被焦虑充塞了,转便要出院门,回过头对着杜重山道:“我出去找找,你待在家里边看着这些孩子。”说罢迅速出门,快步向着瓦子巷走去。

    待台隐出门之后,杜重山心中也是忧虑焦躁,回到屋里边问了下,结果宁薇关寻仙他们都没有见到如意。杜重山越问心中越寒,也没敢跟那几个师侄提起如意失踪的事,回到院中等待台隐的消息。

    “可千万不要出事。”杜重山不停地在院中踱步。(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没多久,院门一开,杜重山赶紧转头看去,却是怒气冲冲的丰清许。

    “台隐那个王八蛋呢?”丰清许一进门便问。

    杜重山转头看着他,憋着一肚子的火气,若不是眼前的这个混蛋去找事,自己怎么可能扔下如意不管,如意又怎么可能出事。只是这些缘由他懒得跟丰清许细说,闷着头继续踱步。

    台隐一路用轻风意境裹胁着快行,很快便到了瓦子巷口,编织了光照意境一路搜寻。

    这是一条笔直的巷子,长三百米,两旁种着的立芙树正是繁盛的时节,长得郁郁葱葱。

    台隐边走边看,很快便发现了异常。在离巷口大约三十米的地方,很明显有意境触发的痕迹。四周的墙上和树上,到处都是深浅不一的划痕,纵横交错,清晰锐利。

    这是乱刃意境留下的痕迹,应该是不久之前的。

    凭着经验,台隐很快便作出了判断,寒意袭上心头。

    当初台隐来西曲的时候,文苍原长老特地托他给外孙女如意带了八枚符箓,其中就有一枚乱刃。依照目前的线索来看,如意十有**是出事了。

    台隐眼中闪着寒光,瓦子巷离台宅就这么点距离,若说是巧合,台隐是绝计不信,这必然是被有心人给盯上了。

    西曲城中的有心人,会是谁?

    台隐思来想去,可疑的对象实在太多,完全无法确认,只好将这个念头暂且放下,开始追踪脚印痕迹,以期望能够得到些微线索。无奈的是,西曲城不是丛林,瓦子巷每天都有成百上千人走过,痕迹错杂之下,台隐完全找不到头绪,只能颓然放弃。

    他思考了片刻,突然下定决心,祭起鹤翔意境,向着城东飞去,不多时便来到了罗斯大帝团的驻地,向着守门的团员说道:“麻烦向皇甫团长通报一声,就说台隐来访。”

    这几个月来,台隐在西曲城名声极盛。守门的团员不敢耽搁,立即入内通报了,不多时卢永合迎了出来,将台隐请进了客厅。

    皇甫洵早已经等在了客厅之中,见了台隐也不行礼,冷冷地道:“尊者份尊贵,是什么风能把你吹到我这破地方来?”虽然侄子的事被他强忍了下来,但是对上台隐的时候,难免冷言冷语,态度颇不客气。(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台隐心中有事,也顾不上计较他的态度,开门见山地道:“上次那个女孩失踪了。”

    皇甫洵听完心中一惊,但是随即一股怒意便冲上心头,硬生生地道:“尊者莫非以为是我带人干的?”

    台隐摇了摇头,道:“那个都不重要。那个女孩的份极为敏感,若是我在西曲出了事,西曲城的境修团,顶多也就是一家两家倒霉,那个女孩要是出了事,整个西曲城都要陪葬。”

    皇甫洵听完,心中一股怒气怎么也压抑不住,冷冷道:“老子不是被吓大的!”皇甫洵说话向来斯文,现在在台隐的压力之下,连老子这样的词都冒出来了。

    台隐冷冷道:“她是文苍原宗师的外孙女,你觉得西曲城够不够抵她一条命?”

    皇甫洵听到文苍原的名字,心中立时惊惧交加。

    文苍原是境修界的顶级宗师,修为深不可测,而且他在查氏位高权重,说是查氏的半个院长都不为过。

    文苍原曾任查氏巫咒分院的分院长,任期长达二十二年,可谓是桃李满天下,大陆上的顶级巫咒,很多都跟他有薪火之。游景未虽然名头响,但是毕竟只是境修界的新锐力量,在文苍原的面前,只能恭恭敬敬地执晚辈礼。

    文苍原年轻的时候也不是善茬,毁家灭门无数,凶狠不在游景未之下。他的外孙女,若真是在西曲城出事,凭他的个,西曲城很可能会被打成废墟。

    台隐的份摆在那里,不可能说谎骗自己。

    皇甫洵似乎被什么沉重的压力压在口,许久都缓不过来,道:“你怀疑是我们罗斯干的?”

    台隐道:“只要她能平安回来,是谁都不重要,可以不追究。但若是她出了事,罗斯是最大嫌疑人之一。”

    皇甫洵知道台隐说得没错,罗斯团与那个女孩的冲突刚刚过去不久,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最大嫌疑人的帽子。若是那个女孩出了事,就算最后查明是别人干的,以文苍原的子,恐怕也会将旧怨重提,顺手将赤尊和罗斯给抹掉。

    这件事,似乎没有给自己讨价还价的余地了,皇甫洵想了片刻,道:“我会立即召集团联扩大会议,尊者请吧!”

    说罢便起,转向着内堂走去。

    台隐看着他的背影,道:“明天天一亮,我便会向文老写信。以信道的速度,文老六天之内便能赶来,到时候西曲城是个什么样子,想必皇甫团长也是清楚的。”

    这是威胁,**的威胁。

    皇甫洵心中涌起一股怒火,又被强行压了下去。凭着罗斯的力量,根本就没有发怒的资本。他脚步稍微停了停,深呼吸两口,又继续起步,径直走入内室。

    台隐在客厅中踱了两个来回,眉间紧锁,出门而去。

    经过几个小时的作,团联扩大会议终于在凌晨五点左右顺利召开。十几位团长汇集一堂,心中都在暗自揣测。皇甫洵子向来沉稳,这次突然连夜用鸡毛信将大家召集起来,想必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了吧。

    大家都是一团之长,想象力不会比唱叙诗人差,很快便将会议的议题猜了出来,跟台隐有关,只是究竟是什么事,大家仍然议论纷纷。

    皇甫洵推门而入,脸色凝重得像要挂上一层严霜,扫视了一遍厅内,等嘈杂声停息下去,大声道:“刚刚台隐找上门来,说上次青巫塔的那个女孩失踪了。这次的议题,便跟那个女孩有关系,若是事没处理好,整个西曲城连一个境修团都别想留下来。”

    会议厅内立时议论纷纷,台隐固然厉害,但是将他与西曲境修团全灭的结果联系在一起,似乎有些不靠谱。

    “台隐护着的一个女孩子而已,皇甫团长未免将后果说得太严重了吧?”册息境修团团长韩章问道。

    “一点都不严重,她是文苍原的外孙女。就是查氏的那个巫咒大宗师文苍原。”皇甫洵将这个消息扔出去,看着眼前的众位团长,“你们还觉得我是在信口胡说吗?”

    会议厅内顿时哗然之声大作。

    文苍原在境修界,是泰山北斗一般的人物。在座诸人对于他的名字,莫不如雷贯耳。

    文苍原年轻的时候凶名在外,其后修,蜗居在查氏数十年未曾出手。年长一些的团长对他的凶名有印象,而年轻一些的则有些不以为然。

    锦衣境修团团长胡寒大声道:“文苍原又怎么了,还能不讲理不成?在座各位就算跟这件事有关系,也只是其中一两位,还能将我们全部打杀不成?”

    古匕像看傻子一样瞟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说话。

    早年的文苍原是有名的不讲理,对于他的凶蛮,古匕是有所了解的。

    四十年前有个叫长右的海外流派刚刚在大陆上扎根,因为一件小事与文苍原有了纠葛,整个流派近千人,被杀得只剩下一人。而文苍原之所以留这么一个活口,其理由是不想让一个流派断了传承。半年后,那人在一个小城出事,文苍原查不出来凶手是谁,将整个小城的势力全部血洗了一遍。

    当时那个小城的帮派领袖聚在一起,跑去跟文苍原讲道理,得到的回答就是:讲理我就不是文苍原。

    对上这么一个霸道人物,古匕也知道这件事的凶险。他看着皇甫洵问道:“台隐说的?”

    “不错,正是台隐说的。”皇甫洵紧盯着古匕,“我不管这件事是哪个王八蛋做的手脚,最好尽快将人交出来,否则西曲城谁也没有好果子吃。”

    “皇甫老儿,你盯着我是什么意思?莫非以为这件事是我碧甲獠动的手不成?”古匕被皇甫洵怀疑的目光盯得心头火起,忍不住骂了出来。

    皇甫洵冷笑一声,道:“不管是谁动的手,只要那女孩出事,罗斯赤尊跑不掉,碧甲獠也跑不掉,在座的诸位一个都跑不掉。”他冷眼环视了一遍众人,“台隐给了我承诺,那女孩若是没事,这次的事可以不追究。希望大家都好好想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会议厅内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些人不服,有些人害怕,语调不一而足。

    “啪!”

    马行疆将手中的茶杯砸在地上,怒气冲冲地站起来:“自从查氏的那个王八蛋进了西曲,老子这就是在给人做孙子。”他转过头来横了一眼众人,“这件事老子不管,台隐若是再有什么过份的动作,老子就带人跟他拼了。”

    “拼得过台隐,你拼得过文苍原吗?”皇甫洵看着马行疆,冷冷地道。

    马行疆闻言颓然坐下来,膛起伏得厉害。

    庄竹枝叹了口气,站起来道:“这件事来得太突然,我看大家还是先回去想想,也做些准备。三个小时之后,再在此厅商议。”

    皇甫洵看了一眼嘈杂纷乱的会议厅,显然大家已经被这个消息乱了心神,一时也商量不出一个结果,便点头同意了庄竹枝的意见。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