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酷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终于还是找上门来了。[]

    门口站着的,正是丰清许。

    巫马夕与他对视,目光在孤灯掩印的幽暗之中交错,充满着森然的杀气。眼前的丰清许满脸狰狞,似乎生撕了巫马夕。

    巫马夕暗暗戒备,随时准备出手应对。

    丰清许突然一个苍狼暴起,形暴起如狼蹿,向着巫马夕迅速冲过去。

    意境一出,屋内仿佛骤然变成了狂野血腥的斗兽场,四周残酷而暴烈的气势挤压在皮肤上,让人有种炸毛的错觉。苍狼暴起是从师级意兽苍狼之扑击中得到灵感,丰清许的这个意境演绎得形神俱佳,野兽的气息汹涌如潮。

    巫马夕的神经,被他一个冲刺便拉紧到了极点,全的细胞似乎都为战斗而跳跃起来,赶尸咒微一动念,便见地上的符纹豹斜蹿而起,向着丰清许扑击而去。

    丰清许的肌瞬间虬起,清瘦的形,以谐调无比的姿势前冲,挥出右拳,力从地起,筋骨皮层层叠加,节节贯穿而至拳面,全的力道气势似乎都随着这一拳而渲泄出去,如大江决堤,势不可挡。

    狼豹相击,符纹豹瞬间被击飞出去,而丰清许的意境也被打散。

    丰清许打得太猛烈了,挟着仇恨和威势而来,一拳下去,霸道的气势瞬间炸开,几乎让巫马夕心中一寒。巫马夕很清楚,此时心志决不能被夺,否则,意境编织的速度必然大大下降,就如那四个被自己强行击杀的罗斯团员,死得憋屈无比。

    他骤然咬牙瞪眼,瞬间编织成一个小封神术,向着丰清许种去。小封神术向来以诡秘著称,而巫马夕的这个,在压力下却骤然有了几分暴力的味道。

    小封神术封锁住丰清许的意识虚空,将丰清许刚刚探出去的几条意枝强行抽了回来,如监狱一般牢牢锁住。

    丰清许意枝如鞭,二十条意枝轮流抽击,瞬间便将小封神术打得粉碎。紧接着脚步前冲,十八条意枝探出来,如闪电般转折穿插,开始编织玄鹤三点的意境。

    绝不能让他将意境织好。[]巫马夕瞬间编织一个旋锥刺了上去,与丰清许的玄鹤三点撞在一起。

    “嗞!”

    意境摩擦的波动诡异而尖锐,虚空中似乎能够感受得到,两个意境相撞时候的火花四溅。

    旋锥灰飞烟灭,而玄鹤三点却是残而不破。丰清许借着这个残损的意境,右手成啄,向前突进而来,整个形便如一只飞翔的玄鹤,前伸的右手便是鹤嘴。

    鹤嘴瞬间在巫马夕前点出三次,清晰无比地打中巫马夕的三个位。

    三点味道各有不同,第一点如被针扎,第二点如被刀刺,第三点如被锤击。

    巫马夕被这三点连续击中,立即便被打飞出去。落在地上时,体内的力量已经被这三点给封锁了,连抬一下手臂都仿佛变成了奢望。

    巫马夕从储物囊中将七只毒锥蜂全部放出来,一个赶尸咒下去,驱使其中一只粉红色毒锥蜂振翅飞起,划着弧线便要向丰清许袭去。

    丰清许屈指如莲花,闪电般一弹,便将那只毒锥蜂弹得粉碎,随即弹步上前,左手按在巫马夕头顶,一个小惊蛰立即便渡了过去。

    小惊蛰一进入巫马夕体内,立即暴发,瞬间便如无数道闪电在体内炸响,巫马夕就觉得脑中一片晕眩,意识完全变成一片混沌。

    丰清许右手五指连弹,连续点在巫马夕上数十处地方。

    这种手法叫做二十七封境手,通过灵力连续侵袭敌人体内的二十七处道,将敌人的意枝锁死。这是是境修界常用的一种封境手法,虽然不如封境环持久稳定,但是胜在方便。不过这个手法,灵力必须达到一定程度才能使得出来,而且二十七的点击,力度角度都必须准确入微,否则便是无用功。

    巫马夕意识刚一镇定,正要探出意枝编织心血狂潮,而丰清许最后一指已经点完,巫马夕的十几根意枝瞬间便被锁得牢牢实实,分毫不得动弹,灵力无法输送之下,意枝很快便耗散了。

    体无法动弹,连意境也完全被封锁,巫马夕清楚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主动权,看了丰清许一眼,闭上眼睛,脑子开始疯狂旋转,寻找脱方法,很快便有了定计。[WWw.YZUU点com]

    “想知道你侄子是怎么死的吗?”巫马夕紧盯着丰元章,“半年前我才境士二阶,你觉得我一个人能够杀得了你侄子吗?”

    丰清许紧盯着他,眼神怨恨如毒蛇:“你有同伙?”

    巫马夕并不为他的眼神和问话所动,冷笑一声,重新闭上眼睛不说话。他这是在要条件,就看丰清许怎么反应。当然,他也知道想要被放走是没有可能,无非是拖时间,等待变化。

    “你莫非以为我就拿你没办法了?”丰清许的声音寒冷而残酷,“铁树地狱你应该听说过吧?”

    铁树地狱!

    巫马夕听到这个名字,体不一颤。在半年前他还没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在这半年的学习当中,这个意境的凶名却是如雷贯耳。

    大夏皇朝最鼎盛的时期,在大帝简霜城的麾下,有一位专工刑讯供的巫咒境宗,叫做勾泽。此人曾经创制了一酷刑咒境,叫做十八地狱,被简霜城称为是千年剔骨之作,意思是,纵使骨头再硬,中咒之后也要变成没骨头的软蛋。

    十八地狱在历代皇权倾轧之中,大多都已经佚失,只有其中的三四个流传了下来,铁树地狱便是其中之一。

    巫马夕随即便定下心神来,面无表地道:“我倒是想试试。”

    丰清许冷哼一声,不再废话,意枝瞬间出动,转眼间一棵树苗便已经编织成型,种在巫马夕体内,迅速开始生长起来。

    痛!

    痛感似乎瞬间冲入了巫马夕每一条神经,每一个有触感的节点。

    那棵树苗见而生,枝叶迅速成长,每一片枝叶都循着神经的脉络切割。

    从脑部到到脊椎,似乎都被疼痛扎穿。巫马夕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意识似乎都被疼痛清空,脸色变得惨白,冷汗瞬间便从体各处透了出来。

    许久之后,巫马夕的意识才终于凝聚起来,痛感已经消失了,但是体仍然颤抖得厉害。

    丰清许冷笑着道:“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生不如死?”

    巫马夕喘了许久的气,狠劲和犟劲上来:“至少我还活着,你侄子却已经死了。”疼痛的后遗症让他的声音颤抖得厉害。

    “哼,不知死活!”丰清许话音刚落,一个铁树地狱便种在了巫马夕上。

    疼痛瞬间充塞着巫马夕的每一条神经,让他全都开始不由自主地颤抖。他紧紧地盯着丰清许的脸,眼中全是兽和凶狠,甚至,还带着一丝嘲讽。

    丰清许看着他的眼神,眼睛不自觉地变得如野兽般警觉。看着那双眼睛中流露出来的光芒,这该是怎样的一个年轻人啊?在铁树地狱之下,还能够有这种眼神,这个年轻人该凶狠到什么程度?

    那双眼睛中的神光渐渐散乱,很显然已经是意识涣散了。但是在瞳仁之中,那股凶狠和锐利,仍然如野兽出笼一般森然。

    这个年轻人必须打死。

    丰清许看着那双眼睛,脑海中这个念头越来越清晰,这个年轻人,是一条毒蛇。

    打蛇必须打死,绝不能给它反击的机会。这人在意识涣散之中,眼神仍然锐利如刀,一旦让它出笼,必定是翻江倒海之辈。

    丰清许将铁树地狱散去。片刻之后,巫马夕恢复过来,冷眼看着丰清许,不说话。

    丰清许毫不避让地盯着他的眼睛,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他动了杀机。

    巫马夕很敏锐地察觉出来丰清许的变化。丰清许的气机变化,让巫马夕因为疼痛而有些疯狂的头脑瞬间冷静下来。就这样死去绝不是他所希望的。他盯着丰清许不说话,脑中开始想对策。

    “你有三年没有见过侄子了吧?你是不是还一直以为他很乖巧善良?”巫马夕看着丰清许,突然提起了这个话题。

    丰清许盯着他不说话,编织意境的动作稍微缓了下来。

    巫马夕挣扎着坐起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玄鹤三点和二十七封镜手的制都消退了不少,体和意枝都很虚弱,但毕竟是能够动弹了。

    “你的侄子,在半年前我遇到的时候,是一个流氓、恶棍、欺善怕恶、贪生怕死、无无义,还喜欢男扮女装。”巫马夕靠在墙壁上,缓缓而谈,“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景吗?”

    丰清许被他言语刺激到了,狠狠地盯着他,不说话。

    巫马夕缓缓说道:“那是我第一次离城的前一天晚上,也是月末,天上没有月亮,只有许多星星。那天是在东市附近,夜色很深……”

    “够了!”丰清许打断了巫马夕的废话,“你是想拖时间,等着台隐那个老王八蛋来救你吧?可惜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巫马夕心中暗叫可惜,他确实是打的这个主意。丰清许无论怎么说也是个高阶境师,光凭自己的力量要从他手里边逃脱,确实是有些不实际。

    巫马夕冷笑道:“你是不敢听自己家的丑事吧!”

    丰清许没有理会他,准备开始编织意境。

    巫马夕也在做着自己的打算,左手探进靴筒,握住了自己的短刃,另外意枝也在意识虚空中蠢蠢动,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他也许有着临死一搏的能力。

    丰清许对于他的举动根本不放在心上,六阶境士在他眼中,想要搓成什么样的形状都容易。他不紧不慢地编织意境,很快一个暴风爪的意境便编织完成了,右手五指之上,隐隐泛着金属光泽,指甲锐利如钩。

    他正要将爪子向着巫马夕的头部探出去,从门外突然袭来一个破境咒,瞬间便将暴风爪意境击碎。巫马夕抓住这个机会,赶尸咒一动念,趴在一边的符纹豹闪电般蹿起,将丰清许撞飞出去。巫马夕迅速跨上豹子,向着门口飞蹿出去。

    丰清许刚一落地,回头看时,却只见到豹尾在门口一闪而逝,迅速追出门去,门外却是夜色浓重,那一人一豹钻入夜色,早不知了去向。

    丰清许对着夜空大骂:“台隐,你个老王八,别以为躲起来我就不知道是你……”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