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同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一只灰色的苍鹰掠过悬崖,贴着峭壁向下滑翔,速度越来越快,在距离悬崖顶端大约三十米的时候,突然将飞行方向拉平,以极快速度掠过六丈外一株绯色的植物,双爪抓起植株,迅速划弧离去。(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在植株后边的黑暗洞中,突然掠出一个黑色的影子,在空中一扫即收,却正好与远去的苍鹰擦肩而过。片刻之后,从洞中钻出来一只黑色奇蛇,在悬崖上来回游走,焦躁不堪。它守护了许久的植株,已经消失不见,原地空留下一地泥土。

    它将目光锁定了在空中飞行的苍鹰,随即大嘴一张,一道森寒的黑色利箭如电光一般出,将空中的苍鹰了个对穿。苍鹰失去控制向下坠落了大约十几米,随即又稳住形,若无其事地继续飞行,迅速逃出了奇蛇的视线。

    转过一个转角之后,苍鹰迅速降落下来,停在巫马夕的手臂上。巫马夕随手将那只苍鹰收入储物囊,然后开始检查得到的那株植株。

    绯色的植株散发出些许苍凉,仿佛读尽了岁月一般。

    这便是巫马夕寻找已久的百味夕阳。

    这株百味夕阳巫马夕两天前便已经发现,只不过此株有一只冥渊蛇守护,巫马夕始终无法得手。在前几天的试炼中,他偷偷收集了三具鸟类尸体,分别是苍鹰、隼、还有岁余鹊。其中岁余鹊个头太小,不适于抢夺药材。而那只隼的尸体,则在昨天的试探中,被冥渊蛇用尾巴打得粉粹。

    这次是巫马夕计划中的最后一次尝试了,若是不成功,他便只有求助于台隐了。好在,这次很顺利。

    巫马夕将植株收好,整理了一下上装束,然后快步向着营地走去。这几天来,众人将营地扎在*峰旁边,周围的意兽差不多已经被清扫一空了,这也是巫马夕敢于独自一人来采药的原因之一。

    如意在营地外的草地上,将双手背在背后,低着头来回漫步。突然现出一个微笑,随即脸色变得微红。她咬了咬嘴唇,眼波流转间,全是甜蜜。[]这几天的试炼,她有种感觉,和某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近得让人心跳加速。

    她向着西边望了望,正好看到那人的影穿林而来。她连忙手忙脚乱地蹲下去,左手无意识地扯着一株小植物的叶子,等到那人走近的时候,那株植物已经被她扯成了光杆。

    巫马夕走到如意边,停下来道:“如意,那株不是药材。”说完也不待如意回答,便继续向前走了。

    “噢!”如意脸上发烧,低着头默默跟在巫马夕后,走向营地。

    这已经是试炼的第二十四天了,从明天开始,众人便要往回赶。这次的试炼算得上成功,几个学生都得到了合理的历练,也逐渐有了一名新晋境修该有的素质。

    试炼最大的目的是为了提高晋级的成色,这个却不知道达成了多少,只有等五人回城晋级之后,才能知道具体的结果。

    五人中,关寻仙和宁薇意分十三枝,资质极为优秀。广尚意分十枝,公良尺意分十一枝,资质都只是一般。如意的资质却是天才级的,意分十六枝,比某些晋级不如意的境师还要多。

    虽说意枝数不是境修的全部,但这真的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资质参数。比如说其余四人的意境如意全都能编织,而如意用的细听秋风,其它人就只有眼馋的份了。

    晋级能够提升意枝数,但是枝数不定。若是如意晋级成色不理想,那便由天才变成凡人了。而广尚若是晋级成色不理想,那么境修路就差不多走到头了。所以五人对于这次的晋级,心中也是忐忑不已,试炼已经完毕,众人也只能在心中祈祷。

    第二天一早,营地起拔,开始回城。

    这次回程的路线与来时有少许变化,台隐特地要求去雪浮河看看,杜重山的那枚残破的箓就是在雪浮河发现的,台隐似乎对此颇为上心。

    傍晚的营地便扎在雪浮河旁边,台隐与杜重山去了当初发现箓的地方,只是搜寻良久,没有任何发现,只好放弃。[]其后数天,众人回程的速度加快了许多,终于在第四天晚上,看到了西曲城的城墙。

    ……

    议事厅里边坐着十二个人,西曲城大型境修团的首脑都已经到齐了,坐在上首的当然是三大的首脑。

    这次的扩大会议是碧甲獠团长古匕发起的,议题还是讨论台隐的事。此时众人安静品茶,等着第一个发言的人。

    “皇甫洵你这个老王八,”古匕拍桌而起。一向以来,碧甲獠负责吵架的都是副团长吴兽,古匕这样子拍桌咆哮还是首次,“你好毒的心肠啊,你是不是准备把我们碧甲獠当成凶手交给台隐?”

    皇甫洵向来沉稳,受到这样子的辱骂仍然不动声色。他看古匕态度凶蛮,很显然是得到了很确切的消息,所以也不敢全盘否定,只是打着官腔回应。悠然道:“我只是觉得贵团有嫌疑,所以在闭门会议中提出细查。我们三大愧为西曲诸团领袖,自然要为西曲城所有的境修负责,并不是针对碧甲獠一家,希望古团长能够理解。”

    “去你娘的提出细查,你们三个分明都已经做出决定了。姓古的在西曲城也不是瞎子,你这些鬼话留着祭祖吧。”古匕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皇甫洵道:“古团长若是不信老朽的话,可以向马团长和庄团长征询。”他看马行疆和庄竹枝有置事外的想法,便顺手将他们拉进谈话中心,为自己分担压力。

    马行疆也道:“是啊,当天的闭门会议,我们只是讨论了一下调查的重心问题,并没有说要拿碧甲獠出去顶缸的意思。古团长的人品我们自然是信得过的,但难免手下有些人良莠不齐,所以我们才会决定查一下。”

    “查氏的人出了事,自有他台隐去调查,用得着你们这么积极地去拍马么?”古匕一口将杯中茶水喝干,“咱们西曲团联的总纲是怎么说的,‘守望相助,共铸辉煌’。三大境修团是西曲诸团的领袖,敌人还没找上门来,你们就在借着机会清除异己。今天我将这本总纲拍在这儿,你们谁要是心中无愧,就上来摸着总纲发誓,古某立即便向你们道歉。”

    马行疆脸色有些尴尬,庄竹枝面无表,只有皇甫洵神淡定地说道:“古团长,你要这样子就没有意思了。”

    皇甫洵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将古匕原本酣畅淋漓的感全部都给堵在心里了,郁闷得想要发狂,骂道:“老匹夫,今天有你没我,有我没你。”说罢便要举起茶杯砸过去。

    旁边险峰境修团的团长罗策眼疾手快,赶紧拦了下来。

    扔茶杯当然只是作秀,若真要动手一个意境种下去有力得多,但是编织意境没有扔茶杯这种张力,达不到扔茶杯既能让局势紧张,又不会让场面失控的完美效果。

    那边皇甫洵也有要将茶杯砸过来的意思,被旁边诸人劝住。

    厅中一阵纷乱,许久之后才算是平静下来。古匕和皇甫洵怒目相对,气氛紧张。两人的茶杯都已经被收走了,免得成为暗器。众人议论纷纷,却又闪烁其词,都在等待着够份量的大佬出来收拾局面。

    “两位团长都请消消气。”庄竹枝站了起来,“对于这件事,我们三个境修团的处理确实是有些欠妥。虽然我们的目的是好的,但是要调查碧甲獠,确实不应该将古团长排除在会议之外。我在此先向古团长道歉。另外,”庄竹枝走到那本《西曲城境修团联盟约定总纲》前面,将右手轻抚在上边,“我代表紫色幽瞳郑重宣誓,与西曲城的诸位同仁守望相助、不离不弃,若是外人想要欺我西曲城,紫色幽瞳必定站在战斗的最前列。如违此誓,叫我万蚁啮,不得好死。”

    “庄团长说得好,”古匕站起来拍掌,也将一手重重地按在总纲上,“我代表碧甲獠也在此发誓,与西曲城诸同仁守望相助、不离不弃。若有外人欺我西曲城,碧甲獠必与诸位同仁并肩齐上,战斗到最后一刻。如违此誓,天诛地灭。”

    险峰境修团和墨琼香境修团都与碧甲獠交好,紧随其后相继宣誓,气氛就彻底被点燃了,宣誓的团长一个接一个上前,马行疆也不得不随大流,读完了自己的誓词。

    皇甫洵原本也是看罗斯大帝后劲不足,想要扼杀一两个竞争对手,没想到促成了这么一个反台隐联盟。他看了看周围众团长,无奈地将手按在总纲上边,开始宣读自己的誓词,目光落在庄竹枝上,心中不由轻叹:少年,你太年轻了。你是没有见过二十年前游景未的凶残啊!

    ……

    巫马夕进城之后,直奔药店买了几味辅助药材,将灵饮丹和三返丹的材料凑齐,然后便向烟柳阁赶去。

    进门后,居寒松并没有在炼丹,而是与养露秋相对而坐。两人颜色憔悴,绪似乎都不是很好。见到巫马夕后,两人脸上都露出来笑容,但是巫马夕看得出来,这笑容有些伤感与勉强。

    巫马夕看着居寒松,问道:“居大哥,发生什么事了吗?”

    居寒松勉强笑道:“没事,只是偶然想起往事,有些伤感罢了。”

    居寒松起,与巫马夕相对而坐,养露秋为两人奉上茶。居寒松问道:“这次试炼感觉怎么样?有什么收获?”

    巫马夕道:“感觉还不错。对了,我凑齐了灵饮丹和三返丹的材料。麻烦你了居大哥。”说罢,将储物囊中的药材取了出来,“还有一些别的药材,你看着用吧。”

    居寒松将药材一一接过,分门别类地放进自己囊中,道:“你回来得正合适。”

    “什么正合适?”巫马夕有些不理解。

    居寒松道:“没什么,你明天下午来取丹药吧。”

    巫马夕点点头,随后便离开了烟柳阁,回自己房间去整理这次所得了。

    巫马夕走后,养露秋坐到居寒松边,将头靠在他肩膀上,并不说话。

    居寒松握着她的手,缓缓道:“也好,最后帮元章炼一次丹药,咱们欠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欠咱们的,就这样一了百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