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试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三大境修团的领导人齐聚一室。【叶*子】【悠*悠】

    这次闭门会议是紫色幽瞳发起的,议题是商讨台隐和查氏的事

    台隐在西曲城一住就是好几个月,也没见有什么动静,整里就是授徒和研究意境,子过得不亦乐乎。

    但是台隐的淡定却让几大境修团烦躁不已,几个月来,西曲城的大小境修团收缩团员,哪儿也不敢去,就窝在西曲城中坐吃山空,三个月来都没有组织过一次出城狩猎。耗到今天,耐心都差不多耗尽了。听到紫色幽瞳提议开闭门会议,立即便凑到一起来了。

    紫色幽瞳的团长是一个中年女子,名字叫做庄竹枝,此刻看到马行疆和皇甫洵都已在桌前坐定,她一言不发,掏出一枚徽章扔在桌上。

    两人应声看去,就见那枚徽章上边刻着一朵紫荆花,正是查氏意境学院的学员徽章。两人对视一眼,也纷纷从怀中掏出东西来,扔在桌上。马行疆掏出来的是一块玉牌,皇甫洵掏出来的则是一枚环佩。

    看着桌上的三样东西,三人沉默良久,马行疆一拍桌子站起来,骂道:“王八蛋,让老子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在搞事,老子弄死他。”

    另两人都不说话,低着头沉思。过了片刻,皇甫洵才悠悠地道:“现在怎么办吧?看人家这意思,是把咱们三大都算计进去了。”

    马行疆脾气暴躁,骂道:“那王八蛋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藏着,能怎么办?几个月来一点动静都没有,想查也得有着手的地方吧。”

    “你怎么知道没动静?”皇甫洵不紧不慢地说,“几个月前,你弟弟杀了一个叫做郁程独的亲随吧?有没有问过他为什么下的手呢?”

    马行疆听到此话,眉间一紧,想起当初问起这事时弟弟的表,支支唔唔地就是不肯说,看来这里边还有内了,问道:“你是说,这也是对方的谋?”

    皇甫洵道:“据我所知,当晚跟赵铁板的赌局,除了你弟弟之外,郁程独也有参与。”

    马行疆将这一连串的事联系起来,越想越觉得惊怒交加,颓然坐下,道:“那现在怎么办?”

    皇甫洵道:“他仰仗的无非就是台隐。台隐不能再待在西曲了,得让他回查氏。”

    马行疆道:“你是说,替他找到凶手?这谈何容易?”

    皇甫洵语气悠闲,道:“西曲城我们说了算,我们说谁是凶手谁就是凶手。[]”

    马行疆问道:“那准备找谁?”

    “谁扛得起就找谁。”

    “碧甲獠?古匕能愿意?”

    “由不得他了。”皇甫洵悠闲的语气中带着股狠劲。

    “同意!”马行疆举起了右手。

    “同意!”庄竹枝也举起了右手。

    ……

    巫马夕及台隐等一行八人正走在西曲城城北的路上,从今天开始,他们便要开始为期一个月的试炼了。

    出门之前,巫马夕特地向居寒松借了本《灵药图谱》,以避免在路上错过什么珍稀药材。

    那种增加吞噬速度的丹药叫做巨鲸丹,居寒松已经为他炼出了三颗。但是这三颗丹药每颗光材料费就是一百五十金币,巫马夕不舍得就这么用掉。他要等居寒松炼制出延长修炼时间三倍的三返丹,还有增加修炼速度接近一点八倍的灵饮丹,然后三丹同服,想必能在瞬间冲上好几个阶位。

    但现在的问题是,三返丹还有凑齐药材的希望,灵饮丹所需要的一株百味夕阳,却是天价,而且在西曲城根本就没货。

    一行八人中,台隐是顶级境尊,杜重山也即将晋级为境尊。苍雷学院五人都是九阶境士,这次的试炼,便是为了五人晋级境师作准备。

    晋级对于一个境修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事,因为这是已知的惟一一种增加意枝的方法。不过这种方法增加的意枝数量并不确定,多者翻倍,少者一枝不长。而且增长多少还不太好控制,运气的成分占很大比重。

    意枝数对于境修来说,是极为重要的硬件参数,所以天庶大陆上的境修们绞尽脑汁地提升晋级的成色,好多增加那么一两根意枝。境修界为此努力了三千年,取得的成效还是很小。目前只是知道,高强度的战斗能够提升晋级的成色。所以在每个境修晋级之前,都会有一个试炼之旅。

    一路上,台隐和杜重山都在为众人讲解野外冒险的基本知识。在野外探险时,不能带任何有声音、有气味、反光的饰物,所以平时全七零八碎叮叮铛铛的那些东西,都被收进了储物囊。只有虫鸣鸟叫,倒也一清爽。

    到晚上四五点的时候,一行八人便在小溪旁扎营,关寻仙跟着宁薇去采花,如意跟着巫马夕去采药,公良尺则被广尚拉着切磋,被打得惨叫连连。[]

    台隐和杜重山背着夕阳站着,看着眼前的六个年轻人,欣慰不已,杜重山道:“尊者来到西曲几个月了,那个案子有什么线索没有?”

    台隐有些伤感,道:“我在西曲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能找到什么线索?”

    杜重山道:“可是我看尊者好像悠闲得很,是不是有成竹了?”

    台隐摇摇头道:“哪来的成竹啊?不过这人做出这么多事来,无非就是想要借着查氏的力量在西曲城洗牌,我只有按兵不动,就看他会不会按捺不住跳出来。”

    杜重山笑道:“你这一按兵不动,西曲城的那些境修团估计都该骂娘了。”

    台隐哑然失笑,随即又叹了口气,道:“其实,杜萌这孩子出事之前,是跟着导师去迷梦泽试炼的,不过在半路上突然失踪了,没想到却会在相隔万里的西曲城出事。想不明白啊!”

    第二天一大早,队伍收拾停当,继续前行,一路上偶尔遇到一些低阶意兽,几个年轻人按照事前演练,应对得很顺利,只是如意因为紧张,不知不觉又开始捏手诀。其后几天,随着战斗经验的积累,众人的配合越来越默契,如意也开始变得有模有样了。

    这几个月来,万壑连峰群狩猎的境修大副度减少,导致此地的意兽数量又开始增加,众人往往行走不到数里,便会遇到在林中游的意兽。

    经过一路的磨合,关寻仙已经逐渐显出高人一等的战斗天赋来了,战斗沉稳,指挥若定,这一路以来,若不是有他的指挥,五人新手组要遭受不少的挫折。

    巫马夕由于修为的原因,在战斗中插手的机会极少,但偶尔编织一个心血狂潮,总是能种在最好的节奏和落点,显示出了极其出色的战斗触觉。

    “广尚,左前斜走,大旋风。”关寻仙声音一落,广尚立即便编织起大旋风意境,宛如一架大风车,向着左前方扫前进。

    一只猴形意兽在广尚的扫之下,现出形来,又随即蹿入一棵树后,瞬间隐去形。

    众人的对手是一只精通隐匿意境的毕莫猴。这只猴子是师级初阶意兽,速度极快,而且一现即隐,已经跟众人在林中纠缠了大半个小时了。好在它并没有什么强力的杀伤意境,所以众人都还没有受到什么重大的创伤。但问题是,它也没受什么损伤。

    关寻仙环视了一遍林中,继续下达指令:“广尚,继续向意兽逃走的方向进,公良,准备破境咒,薇薇,步步泥泞,准备控场,如意,细听秋风,继续扫描监听。”话音一落,众人按照命令各自前进。

    这几天来,巫马夕在战斗中冷静果决,战斗触觉极其敏锐,所以一向都是自由人的角色,只是偶尔出手几次。

    众人向着左侧缓缓进,如意用细听秋风意境仔细监听场中动静。

    “广尚,右手旋风。”如意突然听到一丝细微动静,不待传达便主动指挥起来。

    就见广尚的大剑刚一挥动,右手边便显现出一只猥琐小猴来,一只锋利的爪子正探向广尚的心脏。

    那只猴子一见自己现形,瞬间便向后弹出,在空中已经隐消失。宁薇毫不犹豫,瞬间便将早已经准备好的步步泥泞种在指定区域。

    步步泥泞刚一种下,就见在那片泥泞中,突然出现一处空缺,那处的泥泞似乎被什么东西挤开了。公良尺的千足蜈蚣引瞬间爬上那块空缺,将隐意境破去,就见一只猴子狼狈不堪地在泥泞中划拉。

    “广尚,大旋风冲左边大树。”关寻仙指挥及时发出。

    广尚的大旋风本已经编织好,本要冲向猴子,听到指挥之后,稍一偏转,向着猴子左边的大树冲去。

    那只猴子也正好脱离泥潭,跳上树干,瞬间隐消失。广尚的大旋风毫无保留地砍在那棵大树上,只见一阵木屑飞扬中,广尚已经冲过那棵大树,站在大树后边,手上滴着鲜血。

    “受伤了!”广尚激动地叫起来。

    “闭嘴,知道你受伤了,用得着大呼小叫吗?”宁薇毫不留地奚落。

    “我是说那只猴子。”

    众人围上去看时,就见在广尚的剑上果然沾着一丝血迹。

    打到现在,那只猴子总算是受了伤,接下来的战斗应该会轻松一些,猴子上有了血迹,隐匿不再是那样无迹可循了。

    细听秋风继续监听。

    单论探测能来说,细听秋风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一个极致。可惜这个意境锁闭了四条意枝,所以不能固化。而且这是一个十五枝的意境,众人中只有如意能够意分十六枝,其它人的意枝数都达不到。

    “右前二十步有动静。”如意报告出监听结果。

    “编队缓缓靠近,各自准备意境。”关寻仙发布了下一个命令。

    六人小队以广尚为首,向着右前靠近。

    前边发现了点点血迹,众人瞬间兴奋起来。前边两丈,丛林突然一动,广尚不待指挥,立即便是一个大旋风冲了过去,众人也赶紧跟进。

    巫马夕落在最后,突然神色一紧,一个心血狂潮便向着左侧高空处种去,同时体前移,挡在如意左侧。就见在左侧高空中,一只猴子现出形,带着惯向着巫马夕飞了过来。

    巫马夕一把抓住猴子颈部,瞬间便是一个小惊蛰渡了进去。

    “噼叭!”

    猴子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形摇晃了,立即开始隐形刚刚隐去,原地立即便出现了一块半米高的坚冰,立在当地,晶莹剔透。

    “冻住没有?”公良尺赶过来问道。他似乎看到猴子隐的一瞬间被冻进了冰块,可是那只猴子由于隐,在冰块中显现不出来,所以也不是太确定。

    关寻仙点点头,很确定地道:“冻住了。”

    宁薇赶紧跑回来,拉着如意左手安慰,要为她压惊,随后又转头对着广尚喊道:“屠夫,收尸了。”自从广尚刀将一只秋獾剥皮分尸之后,他在宁薇口中的代号就变成了屠夫。不过广尚对这个代号极为喜欢,欣然受之。

    宁薇拉着如意远离分尸现场,到一旁说话去了。

    “兽珠,找到兽珠了。”广尚兴奋地大叫。

    兽珠是意兽体内的精华,用兽珠为核心,可以制作灵具,比义具的威力要强大得多。而且兽珠能够自动补充灵力,不需要时不时花钱去请蓄灵师蓄灵了。

    “不许动,这个是如意的。”宁薇听到有好东西,迅速便跑过来分赃了。

    “凭什么啊?”广尚一脸的冤屈。

    “因为你的鲁莽,如意受了那么大的惊吓,这点补偿不应该吗?”

    “可是我也受伤了啊!”

    “如意,给他编个木棉传香。”

    “大师兄,你管管啊。”论斗嘴,广尚不是宁薇的对手,就算斗嘴赢了,宁薇也有耍赖的终结技,所以广尚只能向关寻仙求助,以大师兄的公正公平,自己想必能得到一个公道。

    “认命吧!”这就是广尚得到的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