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解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一人一尸向着西曲城的方向胡蹿了半个多小时,天边已经渐现晨光了。(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巫马夕紧捂着怀中的收获,激动得浑颤抖。

    这次的收获是巨大的,四个储物囊,四柄义具。有了这些东西,又有哪一个意境学院进不得?这个十几年的梦想,离自己前所未有地接近。

    穿过几堆丛林,一人一尸摊在密林中的一块小草地上。巫马夕已经耗尽了上的每一分力气,脸色由苍白而转为灰败,手开始发抖了,而且有些麻痹。

    他没有时间休息,抓紧时间将自己的伤口作了一下简单处理,排出膀胱中的尿液。伤口处泛出异样的颜色,这似乎是化脓的前兆。

    他管不了这许多,将伤口简单包扎好,开始在储物囊中搜寻起来。

    他要找意简,破境咒的意简。

    意简是意境传承的工具,能够记录意境编织的动态影像,比起六视图先进了一个时代。现如今的意境,大多数都是记载在意简里边。

    对于西曲城境修的人品,他是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了,腆着脸去寻求他们的帮助,很可能得来的是羞辱与伤害,所以最好的办法是自己学习破境咒。死去的这四个人都是境修,储物囊内应该会有意简这种东西。

    片刻过后,四个储物囊已经翻得凌乱地散落在草地上。巫马夕看着手中的六根月白色的玉石条,心中起伏不定。

    这是意简?

    巫马夕还从来没见过意简长什么样子。但是想来应该是不会有错了,因为那些玉石条上边,都刻有几个米粒大小的篆字,“小惊蛰”、“游蛇”、“烈火奔袭”、“无量光”、“纯青火苗”、“木棉传香”。

    小惊蛰和木棉传香巫马夕都曾经听说过,其中小惊蛰正是一个大陆著名的破境咒。

    但是小惊蛰并不是一个正常意义上的巫咒意境。

    小惊蛰的原理,就是在体内虚拟一道惊蛰雷,所有的不良意境在这道雷之下都无所遁形,被劈得灰飞烟灭。[]

    应该说,无论是从编织风格还是作用方式来看,小惊蛰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巫咒意境。

    但是天庶大陆上的巫咒境修,几乎无人修习此意境,反倒是驭形境修差不多人人都会。这枚意简,也确实是从那个高个驭形的储物囊中找出来的。

    小惊蛰虚拟出来的雷,对体的伤害很大,巫咒境修的体并不强壮,经不起这种摧残,所以不敢修炼。反倒是驭形,几乎都有惊蛰上瘾症,不时劈自己两雷,麻麻的,很舒服,最重要的是,这个意境还能练体,而且效果不错。

    巫马夕看到小惊蛰意简的时候就郁闷了。

    他一直自视为巫咒一枝,体虽说结实,但谈不上强壮,更何况如今体伤残得这么严重,真能够经得起这一雷吗?

    没有时间给他犹豫,他必须尽快学会这个意境,因为他的体拖不起。

    巫马夕端坐,沉入神定,探出一根意枝伸入小惊蛰意简中,顿时一个浩大的空间便展现在自己眼前。

    八根意枝凭空生出,迅速开始编织,各种穿插缠绕与组合交叉,经过数十秒纷繁复杂的变化之后,一个形状怪异的丝络编织物体便已经成型了。整个看上去,……什么都不像。

    这便是小惊蛰意境了。

    小惊蛰只有八枝,意枝数明显偏少。但是这个意境的编织结构极为精妙,表现出来的能,甚至不在一些十枝意境之下。

    小惊蛰的编织结构与风盘相比,复杂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巫马夕并不放在眼里,因为他曾经学过比这复杂十倍的意境,那就是赶尸咒。

    赶尸咒的六视图长三米,宽五米。除了六个主要视图之外,还有三十几个局部剖析视图,编织规模可以称得上是夸张了。在那些视图的空隙处,写满了前人的注解,足有上百条,其中不乏一些历史上著名的意境大家。

    巫马夕是从十岁开始学习赶尸咒,初看到这幅六视图时候的那种震撼,至今都能够清楚地记得。[WWw.YZUU点com]

    在学习赶尸咒之前,《立体结构解析》的课程巫马夕一直都没有停过,到十岁的时候,已经有了极为深厚的立体结构学基础。

    但是即使如此,赶尸咒的学习,仍然花了巫马夕将近四个月的时间。而且,其中有一些小的结构,虽然经过长年累月的艰苦练习,巫马夕仍然编织不好。幸运的是,那些结构对于意境的整体影响似乎不是很大,整个赶尸咒倒能够凑合着用。

    这些年来,巫马夕每天都要花上数个小时的时间去研究立体结构学,到如今,他的立体结构学水平,甚至已经超越了那本《立体结构解析》的层次。这也是他有自信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学会小惊蛰的原因。

    在开始解析小惊蛰的时候,巫马夕才发现,照着意简学习,要比六视图便利得太多了。习惯之后,凭着扎实的立体结构学基础,整个意境的编织结构一目了然,比起六视图的六图对照解析要方便得多。

    巫马夕将小惊蛰的编织影像放慢,花了几分钟仔细地阅读了一遍,用立体结构学解析记忆,整个意境便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然后将编织影像再次放慢,仔细研究一些编织细节。

    在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的学习之后,巫马夕对于这个意境已经记得差不多了,还有些细节稍微模糊,只是他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研究了。他感觉到自己的体越来越虚弱,甚至已经拿不住手中的意简了。

    无论如何,得尽快将小惊蛰编织出来。去除大江截流的制约,自己才能放心地进食和处理伤口。

    巫马夕沉入神定,开始编织。

    由于不熟练的关系,他将编织的节奏放得极慢。

    前边的编织很流畅,不多时就已经进入后半段了。

    随后,在一个小结构的编织中,第三和第六根意枝连续交错之后,整个意境变异了。巫马夕的心脏连续剧烈跳动了五下,一下比一下沉重。正在心脏不堪承受之时,整个意境开始崩溃,瞬间便烟消云散了。

    巫马夕退出神定,大口的喘气,虽然刚才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他已经是一头冷汗。

    这是走火入魔。

    意境学中,将意境编织错误导致的有害变异称为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的危害有轻有重。在两千年前的夜行时代,走火入魔是所有境修的梦魇,无数的境学先贤都是因此而死。

    巫马夕能够清楚地感觉得到,刚才的形有多凶险,若是那种心跳再持续两次,他的心脏很有可能骤停。

    巫马夕不敢贸然再试,重新阅读那枚意简,在变异的那一段尤其用心,将后边的结构又仔细确认了一遍,然后咬着牙,再次开始编织。

    这次的编织还算顺利,在后半段的时候有一些凝滞,但好在那段模糊不清的结构并没有影响到整个意境的运作。

    在整个意境成型之后,在意境的中心已经是风雷隐动,似乎有暴虐的能量在其中肆虐。

    巫马夕咬了咬牙,一狠心,将那个意境种在自己的上,瞬间便感觉到体内电闪雷鸣,巫马夕全开始剧烈颤抖,紧接着便晕倒在草地上。

    这次晕倒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他很快便醒了过来。

    体内的闪电已经停息,只是全都酸痛不堪。他顾不得那些酸痛,第一时间便去检查那个泄咒的况。

    腹内的那团冷似乎确实消散了,巫马夕不太敢确信,连忙扯下自己的裤子想要撒尿验证一下。

    他一整夜滴水未进,此时委实没有尿意,等了半晌,几滴尿液才淅沥沥流了出来,落在草地上。

    巫马夕狂喜,虚弱的双手握紧拳头在空中大力挥舞。

    尿液虽少,意义非凡啊!

    这象征着,这个折腾了自己一整天的魔咒,终于被自己击败了。

    若不是顾及到要隐蔽行踪,他早已经吼了出来。

    片刻的宣泄过后,巫马夕迅速冷静了下来。这具残破的体,便是庆祝也要有节制。

    他在地上快速翻找,很快便找出几瓶伤药,还有一些繃带。虽然治疗意境有着强大的治疗效果,但是仍然无法完全取代伤药。

    手脚麻利地为自己处理了伤口,体会着伤口处的阵阵清凉,他感觉到无法言说的愉悦。

    稍微将地上的东西整理了下,留下几包干粮,其余物品分门别类地装进了储物囊。

    外表只有巴掌大小的储物囊,内中却别有乾坤,装下几枝大号的义具都没见满的迹象。巫马夕将自己的包裹一并塞了进去,然后将四个储物囊收入怀中,用手轻轻抚摸了几下,格外心安与兴奋。

    巫马夕随意吃了点干粮。境修的生活档次确实是高,就连干粮也是美味得厉害。

    他略吃了几口便停住了,从储物囊中取出木棉传香的意简,这是他接下来需要学习的意境。

    虽然去除了大江截流,但是这具体仍然处在崩溃的边缘,他需要木棉传香这个治疗意境。

    破境咒和治疗意境都巫咒的专长,小惊蛰适用于驭形只是一个意外,木棉传香倒确实是更适合巫咒使用。

    从编织风格来讲,驭形意境的意枝转折强烈,像是刀劈斧砍一般;天象意境的意枝弧度大,转折柔和;巫咒意境的意枝紧凑绵密,小转折极多。

    木棉传香是十二枝意境,整体来看是大结构小结构,层层循环,整体构思极为清晰。这个意境的复杂程度比不上小惊蛰,所以这个意境的学习巫马夕并没有遇到多少困难,不到两个小时,便已经能够勉强编织出来了。

    整个意境编织完之后就像是一朵幽青色的木棉花,在头部缓缓旋转,阵阵花香便从花瓣上洒落,弥散至全体不由得愉悦起来,疲惫退散,痛苦消弥。

    但是这个意境抽取灵力太狠了,整个过程持续不到三秒,巫马夕的灵力便被抽取一空,意境也自动散去。

    经过治疗之后巫马夕体愉悦了,头部却开始有些胀痛起来。

    坐在地上修炼了大约半个小时,才稍微积攒起来一些灵力,编起赶尸咒,控着尸体,向着西曲城的方向蹒跚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