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往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赖不掉 书名:巫咒独尊
    巫马夕将昏暗的油灯挑亮了一些,就着油灯翻看着自己的行李,也翻看着过往的记忆。(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在包裹的一角,放着几本各式装订的大小书籍,其中有一本线装书籍,页面上写着《立体结构解析》六个篆字。

    这本书是曾祖父巫马十三那趟旅行的惟一收获。

    历史上这本书曾经引起过极大的争议。这本书一百二十年前被挖掘出来,据说其出土地点是万流时代的墓葬遗址,署名是施轻岚。此人是万流时代的著名意境大师,曾有多本意境理论著作。

    虽说此时立体结构学的地位在下降,但是借着施轻岚的名头,这本书立即便风行于世。

    在这本书的最后一章,有几个意境学的研究成果,是在当时的境修界不曾见过的。

    然后有许多境修便照着那个研究成果练,十年之间练死了六千多,其中不乏一些尊者宗师级的人物。

    但是由于施轻岚的名头太大,而且那些研究成果看上去也确实很有道理,所以当时的境修界仍然对这本书充满信心,认为是练习不得法。

    又过了几年,有个窃墓贼挖了天象宗师蓝闵的墓,找到了她的记,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

    原来,这本书的真正作者居然是蓝闵,而那些所谓的施轻岚的研究成果,只是蓝闵的一些推测。由于自己名气有限,推广艰难,只好借用了施轻岚的名头,并自编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闹剧。

    另外还有一个极坑爹的消息,蓝闵本人就是练那些推测结果练死的。

    顿时境修界骂声一片。

    此后这本书被数十年。

    由于此书还有可取之处,尤其是关于立体结构那部分确实写得很出彩,许多年后又重新刊印了,只不过作者名改成了蓝闵,后边那些坑爹的推测全部被删除了。[]

    而巫马夕手上的这本,作者名还是施轻岚。

    这本书是巫马夕惟一的意境理论方面的教材。

    由于受到曾祖父的故事的影响,巫马夕从小便对境修充满了好奇与憧憬。但是开始修炼才知道修炼的艰难。

    巫马夕修炼的第一个意境就是风盘。

    相对于其它的意境来说的,这个意境算是非常简单的了。但是对于一个意境新手,尤其还是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就显得过于艰难了,记录风盘的六视图算是最简单的六视图了,但是摊开来仍然不比六岁的巫马夕小多少。

    巫马夕便趴在六视图上照着线条一点一点记忆,往往是记住了后边的又忘了前边。

    这种功课占据了巫马夕所有的空闲时间,到第三个月的时候,巫马夕终于将这个意境记忆熟练,开始修炼。

    但是第一次修炼就走火入魔了。

    风盘在巫马家族流传千年,早已经用时间证明了这个意境的可靠。很显然,发生走火入魔的原因,是巫马夕编织的意境不够准确。

    这次走火入魔差点让巫马夕变成残废,双腿麻痹了足足三个月。从此以后巫马殊便不许儿子再尝试修炼意境。而巫马夕的功课便变成了这一本《立体结构解析》。

    在数百年前,意简还没有发明的时候,意境都是记录在六视图上边,要想照着六视图准确编织出一个意境,一般都需要有立体结构学的基础,所以在当时,立体结构学也是境修的重要课程之一。

    近年来,由于意简的普及,立体结构学变得越来越不受重视,由必修课变成了选修课,由半年的课程变成了三个月的课程。(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巫马家族并没有意简这个东西,赶尸咒和风盘都是记录在六视图上边。但是由于风盘是一个平面意境,并且由于缺少立体结构学方面的教材,所以多少年来,巫马家族入门时,往往都会忽略立体结构的课程。

    因为这一次走火入魔的意外,巫马殊将这门课程看得格外重要,几乎占据了儿子所有的空余时间。

    对于《立体结构解析》的专门学习,足足持续了一年时间。

    基础理论的学习,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是枯燥而繁琐的。但是由于父亲的监督,同时由于自己对于修炼意境的渴望,巫马夕学习得很努力,并且很快便沉浸其中。

    那段时间,巫马夕的脑子里全是空间线条,就连做梦时,梦里边的各种怪兽都是线条组成的。

    可以说,这本书扼杀了他的童年。

    这一年的学习是极有成效的。一年之后,巫马夕重新看到风盘的六视图时,那上边的线条不再是那样的凌乱不堪了,这些纵横交错的曲线在他的眼中变得清晰而有条理。几乎是在半个小时之内,他就准确而清晰地记住了这个意境。

    但是巫马殊被那次走火入魔吓怕了,不相信儿子已经记清楚了这个意境,仍然不许他开始修炼。

    于是巫马夕便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重新画了一张风盘的六视图。

    所谓的六视图,全名叫做四维六视图。一般是由上下左右前后六个视角的视图组成,再用颜色标示出时间维度。空间三个维度加上时间维度,共是四个维度,六个视图。所以叫做四维六视图。

    在历史上,四维六视图占有极重要的地位,正是它的发明,才使境修们摆脱了走火入魔的魔咒,它是意境学兴盛的关键。

    风盘只是一个平面意境,所以它只有一个视图,再加上时间维度,准确地说,应该叫做三维一视图。

    巫马殊仔细对照了风盘的两张六视图,分毫不差,终于同意了巫马夕的修炼要求。

    从此后,巫马夕便开始用风盘意境修炼,那一年,他才七岁。

    意境修炼的过程是很枯燥的,尤其是采用一种没有效率的修炼意境的时候,每天数小时的修炼,半年的坚持仍然看不到多少进步,这种枯燥与挫折足以让大多数的境修望而却步。

    在修炼了半年多的时候,仍然见不到自己的意境水平有任何长进,巫马夕早已经失去了当初憧憬的心,他开始对修炼感到厌烦,在每次修炼之前都变得很烦躁。

    但是每天的修炼无法避免,一方面是由于自己对于境修生活还充满着向往,另一方面却是由于父亲巫马殊的坚持。

    虽然巫马殊对于儿子的前途不抱指望,但是对于修炼方面的要求却是非常严格,每天三个小时的修炼时间雷打不动,纵使是在条件恶劣的赶尸旅程中,只要一安顿下来,第一件事就是修炼。

    强迫的修炼又持续了大约半年,厌烦的绪慢慢消失了,修炼似乎成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每天三个小时的修炼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一种行为,就像吃饭喝水一般。

    这种修炼习惯一直持续了下来,纵使是在再恶劣的条件下也未曾间断。父亲过世的那一天,他的心里空得厉害,站在山头四顾茫然,迷茫得想要随着父亲一起离世,他能想到的排遣方法仍然是修炼。

    巫马夕轻呼出一口气,眼前的油灯结了一个小小的灯花。他的目光落在那似乎极温柔的焰儿上边,眼神渐渐地变得迷离,那一动不动的火焰儿似乎也变得模糊起来。

    在他七岁的时候,夷人山脉曾经也有一堆篝火。

    围坐在篝火旁边的有境修、商人、唱叙诗人、进京赶考的书生、还有交卸了尸体的巫马氏父子二人。当时父子二人对外的份是难民,正准备去外地投靠亲友。

    当时正是月初,繁星满天却无月色。一群人围着篝火,听唱叙诗人唱叙《景未宗师传》,说的是一代境学宗师游景未的故事。众人吃着烤,不时地有人喝彩打岔,书生摇头晃脑地吟诗助兴。

    那个时候的巫马夕粉嫩可,被一个女境修抱在怀中稀罕了许久。正是在那个温软的怀抱之中,巫马夕第一次见识到了意境的神奇,在那纤纤的玉手之中,演绎着种种的光影变幻、花开花落。

    在那个诗意流淌的晚上,迷住巫马夕的,不止那神奇的意境,还有女境修那温软的怀抱和美丽的面庞,这是近似于母亲的味道。许多年以后巫马夕才想明白,当时被女境修迷住的,除了自己之外,应该还有那不时偷瞄的俊俏书生。

    在半年后的某一天,巫马夕才知道,当时那个女境修是有意要收自己为徒的,但是被巫马殊拒绝了。

    在一座破庙中,父子二人就着篝火准备晚餐的时候,这件事被巫马殊偶然提起。巫马夕心中满是委屈和对父亲的怨气。他自小便内向孤僻,小孩子撒泼耍赖的手段更是完全不会,只是独自生着闷气。而这种闷气却完全没有被粗心的父亲察觉。

    回想起来,父亲一直都是这样的木讷。在记忆中,那张满是风霜的脸上,愁苦的表几乎已经凝固在上边了。当然,那张脸上也曾经看到过别的表,只是在记忆中,这种景是那么遥远。

    五岁的时候,第一次跟着父亲赶尸,便看到父亲被人打。三四个大汉围着巫马殊用脚踩。年幼的巫马夕站在几米外的地方,吓得嚎啕大哭。

    等到那些人心满意足地离去,巫马殊从凌乱的地上爬起来,顶着满头满脸的灰尘与草屑,在儿子面前做着各种滑稽的鬼脸,却仍然无法止住巫马夕的哽咽。直到巫马殊将一大串山楂糖葫芦递到儿子眼前,那张泪痕冲刷的小脸上,才终于重新露出笑脸。

    那一刻,巫马殊哭了。

重要声明:小说《巫咒独尊》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