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蓝星飞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往往只见一招未完就转换为另一招,出手既快又准,全靠空明的灵台与野兽般的直觉出手,没有一招是重复的,而绝也没有自己的思想,一切全都是本能反应,将自己以前学过的不用思考直接使用了出来。他们现在比的是谁的招式精妙,谁出手快,根本无法预测对手下一招将会出什么。终究融合了《落魄三式》的迷幻三式和逸风那谁也比不过的百年功力占据了上风,没有思想的绝再强也强不过结合了这几项的绝世武功。只见逸风看准了一招,对别人来说不算破绽的破绽,快速地攻向漏洞。左手打向绝的脉门将长剑击飞,右手运用摘星指的特殊手法,点了他的灵墟、步廊、天池三处道。不管绝怒目相向,抓起他以无与伦比的速度,飞掠到月圣边,将绝放到在地。

    只见想要打月圣主意的人都不圣和杜奇挡在了一边,逸风调侃地笑道:“月爷爷,你可真舒服,坐着就有人替你打退那些不长眼的东西,不像我,又受累来又挨痛!”就见他不小心扯动了还未止血的伤口,痛得他呲牙咧嘴,右手忙在伤口处封止血。从怀里掏出自制的金创药,小心的洒在伤口上,不愧为自制的金创药,药效出奇地好,刚上完药,已经止血结疤了。

    月圣见状嘿嘿笑道:“真有你的,几人早就猜出来了,还能让自己受伤?”

    逸风一听,急忙转移话题道:“蝶姐姐的伤势不碍事了吧?”他只不过是一时的大意失策,有必要非损损他才行吗?

    “有我这大神医在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已经不要紧了,回去将毒解了就得了!”说完,月圣已收手了,只见此时的蝶舞影平静的脸上已经红润了许多。

    与此同时,沈天行在与圣打斗时,见绝被制已是怒不可止,现在又听月圣与逸风的对话,何异于火上加油,他的心血白费了,他虽早有预测,但仍不能接受这个晴天霹雳,他变得疯狂起来了,招招损毒辣,式式夺命,不过幸好他的对手是已年过百岁的武学奇才,为武疯狂的圣。

    圣见他疯狂地对自己狂攻猛打,招招夺命,嘻嘻一笑道:“老小子,干嘛这样拼命?好像我欠你钱似的!”嘴上说着,手下可没闲着,能闪则闪,不能闪的实在没办法只有硬接着,他可是年老体衰,不想跟眼前这个壮年人比力气,还想留着老命等着抱曾孙子,享受天伦之乐呢!

    “哼,都是你们害的!我要你们的老命!”沈天行疯狂地叫着,饿狼似地扑向圣,圣见状也只能摇头叹息。

    四周的打斗声仍非常的激烈,逸风抬头向四周望去,只见血影使者在众人的合击下,所剩无几,那些武林大佬们,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一上手不管僧俗都毫不留地砍杀起来。四大舵主,也被百里寒涛、杜问天等在神仙岛上呆过的人缠住了。问剑、沈雪芳等人也在旁尽力帮助众人击杀血影使者。而沈君如那小子在众人的保护下,傻愣愣地看着全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听“嘭!”的一声,逸风回头只见沈天行已被圣一掌打退七八步,吐了一口血水,突然疯狂的哈哈大笑了起来。众人被笑声震得耳膜发痛,不由自主地停下打斗,傻愣着看向沈天行。

    逸风只觉心中一闷,有股不安的绪在心底蔓延,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只听沈天行疯狂着喊叫着:“要死,也要你们陪葬,哈哈哈……”与他同时开口的逸风则焦急地叫道:“大家快走!”他原本不知道为何会有不安的绪,但当他猛然看到沈君如不顾重伤之躯,小心翼翼地排开手下众人时,忽然明白了一切。

    只见随着两人的叫声,众人马上回过神来,大多数立刻向外面快速的跑去,而只见沈天行此刻疯狂地大笑着,手上拿着一个精巧的墨盒,不分敌我地飞散着出无数多个密集的、细若牛毛的、蓝汪汪的飞针。只听惨叫声不绝于耳,那些来不及逃走的,逃得不太远的,都已立刻命丧黄泉。

    “蓝星飞雨!”逸风惊讶地叫道。心中的不安没有因此而消除,于是拿出了极少使用的兵刃—玄冰剑和墨灵剑,布成了一道剑气墙,向自己的蓝汪汪的飞针,被挡在了外面,而只见则逐步走向沈天行。与此同时,幸好问剑反应及时,护着赵若兰和沈雪芳两女及时脱离了险地,飞出了清凉寺的院墙。而月圣则在圣的保护下,提起地上的蝶舞影与绝向院墙处掠去,杜奇也跟上护在蝶舞影旁。唉,不过飞针是速度强劲,又细又密,让人防不胜防。圣还是没有全部挡下袭来的蓝汪汪的飞针,只听一声闷哼,原来是绝中了几针,月圣急忙加速地飞出墙外,杜奇紧紧地跟随着,唯独把圣扔在了后面。

    问剑等人见月圣四人出来,急忙赶了过去,却见月圣将蝶舞影交给杜奇,自己则将中针昏厥的绝放于地上,将他的衣服背部撕开,见到绝背部的三四枚蓝汪汪的毒针,众人吃了一惊,赵若兰虽有点埋怨他伤了逸风,但毕竟相处多,他们早已把他当做大哥来对待,心里有些不忍的她还是关心地问道:“爷爷,绝大哥他怎么样?”她可是亲眼看到中针者都马上毙了命,而且那些人的惨叫声现在还不绝于耳呢。

    月圣将自己的衣角撕下来垫着,把那四枚毒针拔了下来,轻轻地笑道:“他没事,这点毒对他可起不到多大的作用,要不了命的,现在只是昏厥而已!”

    众人听得一愣,心中均想,难道他也和逸风一样百毒不侵?

    月圣看出了众人眼底的疑惑,也懒得解释。

    “老伙计,绝小子既然没事你还这样闲着,也不去就救人!”圣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几人的边道。

    “瞎说什么,我只不过是刚逃出来而已,为这小妮子治伤就耗费了我不少的功力!”月圣淡定地道。他眯着眼向四周张望,看着逃出来的众人,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凡是南海北冥宫的人逃出庙院后,都一刻也不停留地马上走了。看着各大门派逃出来的人向自己等人聚拢,心中升起了一丝不安,于是大声道:“大家听着,今天我们可谓损失惨重,谁也没有想到那魔头会有如此歹毒的暗器。蓝星飞雨乃暗器之首,想必大家都知道。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大家还是先回顺吉客栈,免得丢了命!”

    “不行呀,盟主还在院内呐!”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

    “你们别管他了,他不会有事的,现在就是你们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回去吧!”月圣淡淡地道。

    各大门派的人议论纷纷,现在敌人都逃走了,只有一个沈天行,他们留下来是帮不上什么忙,但他们也不甘心,他们帮派的弟子死伤众多,他们要亲眼看着大魔头伏诛。

    “不管我们留下有没有用,我们都要与盟主同生共死!”百里寒涛坚定地道。

    看出他眼中的坚持,月圣苦笑道:“你们那聪明的脑袋是什么做的?一点也没有发现异常吗?南海北冥宫的宫主还在,为何手下会跑得一干二净?”

    “不是因为怕我们人多势众吗?”周围的一个人问道。

    “他们人也不少,而且都好歹都是一流高手,会怕我们这些老弱残兵?”月圣看着逃出来的人都带着伤,苦笑道。

    “那是怎么回事?”杜奇耐不住急忙地替众人问了出来。

    “大家快跑!”逸风急忙大叫道,他听见众人都在墙外呢!

    月圣二话没说,夹起绝就向远处掠去。众人也傻愣着跟随月圣无意识地向远方奔跑。就在这时,只听后“轰轰隆隆!”巨响不断,地动山摇,众人一不小心跌坐于地,灰尘渐的满都是,而眼前的清凉寺转眼就成了废墟。房屋、院墙都已倒塌在遮了半边天的尘烟中。

    赵若兰心儿一紧,“呜呜”地哭了起来,边叫道:“逸风,你怎么可以丢下我不管呢!”边站起来向清凉寺那边跑去。问剑也伤心地落下了英雄泪,跟着跑了过去,那可是他唯一的一个亲弟弟,怎么可以那么小就出事?杜奇等人也是双眼通红,月圣心里虽然知道逸风武功那么高强,不可能有事的,但看到倒毁的清凉寺,心里也是一紧,红着眼,勉强笑道:“不会有事的,风儿命硬得很!”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