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蝶舞影身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嗯!”杜奇忍着心中的痛,忙将蝶舞影抱给了月圣。

    月圣等人也急忙赶紧走了过去,杜奇忙将蝶舞影平放在地上,月圣帮蝶舞影用金针护住了心脉,对逸风道:“风儿,还有那解毒的药吗?”

    “哦,你说的是天心丹?”逸风笑着从怀里掏出药瓶,倒了一粒,急忙掠了过去,给蝶舞影服下。

    “虽然不能解七煞毒 ,但可是可以暂时压制的,我先帮她将五脏复位,再帮她解毒!”月圣淡定地说着,已将蝶舞影扶坐了起来,手按在了蝶舞影的后心,帮蝶舞影疗伤。

    于此同时,沈君如也已在东方炎与南宫寒月两人的扶持下,将匕首取了下来,给上了金疮药,包扎了伤口,不过伤口过深,沈君如暂时不能动。

    “逸风!想不到你这么卑鄙,竟然让蝶舞影刺杀如儿!”沈天行恨恨地道。

    “我卑鄙?我可从来没有让蝶舞影刺杀你那蠢儿子!相反,你儿子才卑鄙的将自己的爷爷杀了,简直是禽兽不如!嘿嘿,你儿子杀了你老子,你会不知道?”逸风淡淡地道。

    “你和蝶舞影怎么知道?”沈天行冷冷地问向逸风,沈君如也恶狠狠地瞪着他。两人是在想不透逸风和蝶舞影的怎么知道这件很隐秘的事的,要知道世上应该只有他们两个才知道真相的。

    “你想知道就先回答我的问题!”逸风淡然地道。

    沈天行盯了逸风良久,淡淡地道:“好,你问吧!”他得尽快查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人又是细!

    “你怎么会炼制血影使者?你的手下怎么那么多人会天神教的武功?”逸风淡淡地问道。

    “想知道?”沈天行得意地看了一眼蝶舞影笑道:“告诉你也没关系,十几年前,我与我爹回南海北冥宫的路上在一座山上碰见了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他手中抱着一个婴儿,托我们照顾婴儿,我们本来不会答应他的,但他说帮他照顾婴儿他会给我们好处的,他说他是天神教教主,女婴是他的女儿夏蝶舞,不幸教内发生了叛乱,他受了重伤才逃至此,只要帮让他照顾女儿,他将天神教镇教宝典与毒经交给我们,我们一听大喜,就答应了下来,他死后,我们将他埋了,我本打算将婴儿杀了,但我爹却要守什么信义,就没杀,留了下来!”

    “这女婴就是蝶舞影,你们也算是报应!”逸风笑着道:“我告诉你吧,我们会知道沈君如杀了沈沧海是你的女儿们告诉我们的!”逸风正在得意之际,突然听到后风声不对,闪躲已是不及,正好让过了要害,只见一柄短剑已刺进了他的左肩头,他急忙回手打向行刺之人。

    众人都惊呼了起来,问剑等人急忙围在逸风周围,就连关注于蝶舞影伤势的杜奇,也吃了一惊。

    问剑和杜奇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变成这样,绝大哥在发什么疯,为什么要行刺逸风。

    只有专心给蝶舞影治伤的月圣和逸风两人一点也不为此事惊讶,绝的行动更加肯定了两人的猜测。

    原来是沈天行在与逸风谈话之际,见绝站在逸风后,正是刺杀逸风的大好机会,于是他就用自己的精神力控制住了绝,让绝无声无息地刺杀逸风,绝在沈天行的控制下,已经没有了自我,没有了思想,变成了沈天行的杀人工具,疯狂残暴。

    逸风回手一掌,使得绝没有让剑刺得更深,反而本能地把刺进逸风体里的剑拔了出来,后退闪避。

    于此同时,“动手!”沈天行叫道,但见各门派并没有人造反,异常惊讶,似想到什么愤怒地叫道:“华文长老,给我出来!”

    只见院中古树上忽然跳下 一名着黑衣,斯文中带着沉的老者急忙走到沈天行面前,弯腰行礼道:“手下在!”

    “刑天长老回来了没有?”沈天行厉声问道。

    “至今未归!”华文长老打了个冷战道。

    “怎么不通报?”沈天行怒气冲冲地问道,看来他们的计划因此落空了。

    “当时,宫主正在闭关,手下不敢通报,打扰宫主!”华文长老兢兢战战地道。心中暗想着当时的景,他曾派人去神仙岛探过,除来发现两具尸体(其中一具是刑天长老的)外,再无其他线索,其他人全体失踪!

    “我出关了,怎么不来通报?”沈天行皱着眉头冷的道。

    “宫主一出关就赶来此地,手下见宫主理万机,窃以为是小事,实在不敢劳宫主烦心…”华文长老头冒冷汗地道。

    “所以就不禀告?”沈天行沉着脸冷冷的打断华文长老的话道。

    华文长老心中一颤,低头不语。

    “你可知道就因为是此事而使我们功败垂成!”沈天行冷地盯着华文长老道。

    “属下罪该万死,请宫主饶命!”华文长老听到此处,冷汗出了一,赶紧下跪磕头求饶道。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活着也是多余!”沈天行冷地刚说完话,华文长老就被沈天行击碎了天灵盖,徒然倒地。

    而此刻,绝也用不要命的打法与逸风打了几百回合,招招惊险至极。

    可怜周围众人虽有心插手,但也无能为力,他们被两人打斗的罡风刮得无法靠近两人。

    沈天行看了下全场,心中不能久等,下令道:“上!”

    只见内、屋上、树上非常多的穿着黑衣、红衣的人,纷纷出来向群豪攻去。

    一时间,院内刀光血影、吆喝声、惨叫声,形成了一首交响曲。

    沈天行大笑三声,向正在为蝶舞影疗伤的月圣攻去,四舵主唤人照顾沈君如后,也和血影使者一起加入了战场。

    圣见沈天行攻来,急忙用血刃掌将被自己耍着玩的对手,一掌击毙,转,向攻向月圣的沈天行的背心一掌打去。沈天行不得已只好放弃对月圣的攻击,闪避开。圣用大幻挪移来到沈天行的面前,又是一掌打在沈天行的前,哈哈大笑道:“小子和我比速度,还欠远呐!”

    于此同时,月圣的另一边,正与人打斗的杜奇见 沈天行向月圣攻去心中一惊,愤怒、焦急地用墨竹杖向一个黑衣人的印堂点去,黑衣人用手中蓝汪汪的大刀封住了点来的墨竹杖。杜奇杖锋一转,向黑衣人的紫宫点去,黑衣人闪回刀向逸风的右肩劈去,杜奇运气闪风诀,快速地避过,回杖向黑衣人右肋击去,黑衣人转刀向墨竹杖上一劈,然后出其不意地回退弯腰,劈扫杜奇的双腿,杜奇向上飞起,翻了一个跟斗,头下脚上墨竹杖已化为一团墨光向黑衣人的天灵盖砸去,黑衣人只觉头顶生风,不敢抬头急忙后退挥刀,但是仍没有逃出墨竹杖的攻击范围,大刀被击飞,头顶流血,倒了下来。杜奇刚落地就被另一个黑衣人缠着。

    四舵主加入战局后,势如破竹,每到一处,必有人伤亡,血影使者更是不要命的拼杀,让血渐了一,兴奋地嗷嗷仰天怪叫,吓得各大门派的人胆战心惊。

    “遇到血影使者该怎么做,我想不用我说了吧!”逸风正与绝打着,见到四下况,大声喊道。

    众人一听,心下一惊,皆不由惭愧地低下了头:来的时候还自信满满,现在又遇到血影使者了怎么畏惧地连打的勇气都没有了?于是他们几个人联手打一个血影使者,争取不让他有再见到血的机会,点其道、一举杀之,默契地配合着,他们几人联手杀了几个血影使者后,找回了应有的自信,众人则越战越勇。

    逸风和绝打了这么长时间,发现果然不出他所料,绝学得东西很杂很博,往往都能出其不意地变换招式,打这么久仍不能发现其招式的轨迹。不过,幸亏他的招式都是光明磊落的招式,没有什么刁钻毒辣的招式,要不,早就伤在绝的剑下 。不过,虽然如此,之前左肩头的伤也够他受的了。还没有来得及止血,就要开战,使他只能发挥平常功力的六七成。为了赶快取胜,制住已经发狂了的绝,逸风赶快将一切杂念排除,使灵台空明,运用了他一直以来从未用过的迷幻三式与绝对打。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