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混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难道你在不归谷中见到他了,他还没死吗!”沈天行不敢置信,他不相信掉入不归谷中,又中剧毒的人还能活着。

    “若不是我掉入不归谷中,他现在也不会死,可能早就找来向你算账了!”逸风想到那慈祥的老人声音有些哽咽。

    “那我还得谢谢你帮我除去他喽!”沈天行戏谑地道。

    “哼,别高兴的太早,西门老伯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会和你算清这笔笔血债的!”逸风冷冷地道。

    而问剑此时见到仇人,又听了逸风的一番话也早就恨得青筋暴涨,要不是逸风没发话,他早就第一个冲出去将沈天行大卸八块了。

    “臭小子,有什么了不起,你以为就你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兔崽子,我会怕你!哼哼,现在你的生死早已纵在我们的手里,要是你跪下求饶,说不定我还会饶你一命!”沈君如听了逸风的话,不等老爹沈天行开口,便轻蔑侮辱道。

    问剑和杜奇听了这等狂妄的,带着极强侮辱的言语,心里第一反应便是:“这小子惨了!”

    果不出其然,只见逸风天真无邪地笑道:“那我该多谢你的饶命之恩了喽?”

    “既然知道我大发慈悲,还不快求我饶命!”沈君如不知道听没听出逸风言语中的讽刺,还生气无比地说着。

    “我看你还是先求我饶你的命吧!”逸风说着便展开大幻挪移向沈君如一招“神龙探抓”,向其前一抓,便快速地退了回来。

    沈君如不妨有此突变,闪避不及被抓了个正着,只见前逸风已成碎片,自己虽有神功护体,但也经不起逸风那无上神功的一抓,虽未伤及筋骨,但这皮之伤在所难免,虽然不重,但也疼得他闷哼一声倒退了一步。

    而在逸风刚攻击完还没站定,沈天行便已下令弓箭手放箭,只听“乒乒乓乓”的兵刃与箭雨的撞击声从问剑和杜奇那儿传来,然则向逸风的箭雨则近不了逸风周三尺便犹如中了实物般一顿便落了下来。

    沈君如受伤后非常气愤,不顾伤势便向逸风扑了过去大叫一声道:“臭小子,你杀了爷爷现在还打伤我,你拿命来吧!”他对自己在神功大增的况下还被逸风偷袭成功,非常的懊恼,想来爷爷也是这样受伤的,就更加痛恨逸风的偷袭。

    沈天行带来的人手一听沈君如的话气愤不已,只见弓箭手们得更加带劲,箭雨泛着冷光,更加细密地袭向三人所站之地,但是为了顾及少宫主的不被误伤,主要还是向杜奇和问剑,向逸风的少之又少,即使过来,不是被逸风的护体罡气震飞,就是被他和沈君如打起来的罡风绞碎。

    他们两人都是当今少有的顶尖高手,打起来那是飞沙走石、罡风狂舞。罡风又强又大,在空气中的破空的“嘶嘶”声不绝于耳,三丈之内无法站人。只见沈君如运用冰魄神功将他的风七煞掌发挥的淋漓尽致,方圆十丈之内都能使人感受到寒气人,犹如掉入冰窟之中冷得手脚发麻,牙齿打颤。只见沈天行带来的那些手下虽然练得也是寒之功,但也是力不从心,冻得手脚不灵活,浑发抖。即使是功力深厚的沈天行也照样感觉到有点冷。弓箭手停止了箭,与沈天行一样专心看着打斗中的两人。问剑和杜奇内功深厚也扛不住,急忙运功相抗这股寒气,也未表现出冷的模样,没人箭,他们也乐得清闲,专心看着打斗。

    逸风在沈君如的风七煞掌的攻击下,仍是一脸笑嘻嘻地道:“嗯,你这风七煞掌表演的不错,只是功力不足,速度不够快,攻击方位还不准确!”其实哪是人家沈君如攻击的方位不准、速度不快,只不过是他比人家快了一些而已,如实其他人老命早就休矣。

    沈君如一听,只气得脸色发白,咬牙切齿地冷哼一声,攻势更加的猛烈,不过仍是被逸风用大幻挪移轻易躲过。接着只听逸风淡淡地轻声道:“我让你攻了我这么久,一直让着你,现在少爷我可要还手了!”说完只见逸风周围突然红雾蒙蒙,遮住了大片的天,接着只见掌影如山向沈君如打去,只听“血煞天刃掌!”三字由沈天行口中惊呼而出:“快躲!”沈天行担心儿子的安危急忙叫道。不错,正是逸风的招牌功夫血煞天刃掌。

    只听“嘭!”的一声,伴随着惨叫声,一个人影已飞摔于地,只见逸风也退了一步,脸色有点惨白。原来沈君如在听说逸风使用了血煞天刃掌之后,也晓得其中的厉害,那可是已失传了一百多年的功夫,急忙用上了自己在《玄真诀》上已经学会了的最厉害的一招“天翻地覆”挡了上去。他的招式虽然厉害,但是功力不足无法发挥它真正的威力,再说拿他几十年的功力与逸风上百年的功力拼,简直是拿鸡蛋去碰石头,虽然如此,但逸风也还是被这招的威力震得血气不稳。

    沈天行见自己的儿子被震得飞落下来,浑都是犹如刀割的伤口,心疼地奔了过去,叫道:“如儿,你怎么样了,还好吧?可别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呀!”可怜天下父母心,即使再狠再毒的人,也是最心疼自己孩子的,奔了过去扶住沈君如后发现其已昏厥,赶紧为为儿子拔了拔脉,发现气息微弱,但无命之忧,放心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急忙从怀里掏出了一瓶药,倒出两颗给儿子服下后,命两个手下,将儿子抬回北冥宫,便转向逸风望去。

    于此同时,问剑和杜奇发现逸风脸色有些惨白,也赶紧奔了过去,异口同声地问道:“小风,你没事吧?”

    只见逸风扯了扯嘴角,轻笑道:“不是好好的吗?能有什么事!”

    只听“叽叽”几声,原来是小波儿从逸风的怀里钻了出来,站到逸风的肩头抱怨道:“他无妨我有事,破坏人家的好梦要这么算,要打架也不事先说一声!”

    三人一听都哈哈大笑起来,逸风随手敲了它一个响头,笑道:“这可是在玩命耶,哪有时间通知你!”问剑和杜奇两人经过这些子来逸风的指导,已经可以听懂小波儿的意思。

    “我看你是将我给忘了吧?”小波儿反驳地小声“叽叽”道。

    沈天行见他们三人一兽在那边肆无忌惮地调笑着,一点也不将自己等人放在眼里,更是愤怒异常,但他乃老巨猾之人,并不会让绪来支配理智,只听他叫道:“逸风,你是不是进入过宫了?”这乃自己闷在心中多时的猜疑。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逸风微微一笑,满脸天真的回问。

    “我是的嘛,你怎么敢来这里肆无忌惮,原来是有依仗的,哼!”沈天行看着逸风的目光带着浓浓地嫉恨,自己想办法用尽手段没有得到宫之钥,却让他小子轻易进入宫能不嫉恨吗?只见他森地狞笑着下令:“大家上呀,为老宫主报仇,谁要是能伤他们一刀一剑,赏金百两,职升一级,并送他去内地快活去!如若有逃跑者杀无赦!”他确实险,威无所不用其极。

    果不其然,那百余名精英不顾生死地开始向三人狂攻,那种不要命的打法还真让人难以招架,只见先是一阵箭雨铺天盖地地了过来,杜奇和问剑在箭雨中用兵器猛挡,而向逸风的利箭则在近是他三丈之时,皆去势比来势更快地原来返回而去,只听惨叫声不断,那些弓箭手死伤惨重。沈天行瞧得眉头一皱,他就不信逸风三人武功再高还经得起这么多人的群攻?只见沈天行的手下在见了弓箭手的惨状之后,便全部都扑向三人开始了疯狂而又猛烈的攻击。逸风三人虽然也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人,但哪见过这段阵仗,有些手忙脚乱的杜奇和问剑一时不察便被那些人抽空子砍上了一刀,纷纷挂了点小彩,这种况更引起了那些人的兴奋,只见他们的攻势更猛烈更不要命,三人无奈地摇摇头,心中齐道:“疯子!”

    对疯子不用客气,只见三人都纷纷展开只见的拿手功夫,杜奇的打狗棒法果然不同一般,片刻就打死打伤五六个,问剑手上的雪剑也不落人后,“风雪四式”剑法寒气人,不一会儿便也杀死了六七名。逸风也用起了他一般很少用的兵刃,黑灵剑左挥右刺,看不出是什么剑法,也毫无规律可寻,但总能阻止或杀伤攻来之人。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