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被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只见逸风右手轻轻一挥,四道金芒闪过,分别直取七八丈远的两名守卫的哑和藏海,只见两个守卫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便被制住了道。原来夜里守卫视物本就不清楚,何况他们三人乃是藏在七八丈远的花丛中,他们能看清楚才是怪事,本想叫人,但哑被制也无法,只有干瞪眼的份了,接着他们便见三道鬼影从他们边闪过,脑子里第一反应便是刺客,但他们毫无办法,只能呆立着一动不动。

    逸风带着两人进入天龙,只见内宽大无比,摆设整齐。逸风打量着四周后,便用传声入密对问剑和杜奇道:“老哥这里可能有机关,你们要小心哦,最好用凌空虚渡,应该难不倒两位吧?嘿嘿,走喽!”语毕已率先脚不沾地地凌空虚渡而去,问剑和杜奇也紧急地跟上。

    方圆百丈之内只要有一点声息都逃不过逸风敏锐的耳朵,是以逸风并非盲目地四处乱窜。他凭着自己高深的功力聆听着一切,向声音的来源处小心翼翼地带着问剑和杜奇凌空虚渡而去。只见他们在大内东转西转,不一会儿便找到了声音的来源处。他们停在一间卧室里,而声音则是从墙的另一端传出。不过并不大,有些模糊,但却并不影响逸风他们,他们三人听得十分真切。逸风打量了一下这堵墙,看了看四周,知道这里有机关能开启这堵墙,这堵墙的另一面则定是一间密室,他猜另一面不是书房就是练功房,但书房的可能较大,三人他直觉这样认为,但也是有原因的那便是根据观察所得。

    “刺客对我们的威胁太大,我们得尽快找出来!”沈天行的声音从墙的另一端飘来。

    “说的也是,但刺客究竟是谁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可以躲藏在后宫,也可以扮作我们的手下,从何找去?”沈君如的声音也从墙的另一端传来。

    “你看那刺客会不是是南宫笛那几个小兔崽子?”沈天行痛恨地声音传来。

    “可我们在内地的手下不是报告说那两个老家伙仍在找南海北冥宫,跟踪我们的手下吗?他们怎么可能来这儿?”沈君如怀疑的声音传来。

    只听一声沉吟“我们的手下是不是中计了,南宫笛那小子诡计多端,他肯定把我们那些手下耍得团团转!”沈天行恨恨的声音传来。

    听到两人的对话,逸风乐得是眉开眼笑,心中暗道:“算你有自知之明。”

    问剑和杜奇对望一眼,苦笑着在心中同时出现 一句感同受的话:“确实如此!”

    “嗯,很有可能!”沈君如稳重的声音传来。

    “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是。天下精通奇门阵式、机关之术的能有几人?据我所知就只有月圣一人,而南宫笛是月圣的嫡系传人,怎么肯能没学到一点?此刻月圣在内地那么南宫笛肯定在这儿 ,再说我们的手下至今没有在内地发现南宫笛、杜奇和问剑他们,好像他们是到了南海沿岸后就凭空消失了一般。”沈天行分析着。

    “那一定是他们了,爹打算怎么办?”沈君如问。

    “去传信群魔岛,让东方舵主带三十名高手精英来此,最好再带上5名血影使者。哼!我要让他们三人受诛于此!”沈天行森狠毒的声音响起。

    “啊?!血影使者!”逸风忍不住惊讶地低叫出声。

    “怎么了?群魔岛是什么地方?”杜奇听了也好奇地问道。

    “还有那血影使者是什么东西?值得你大惊小怪的吗?”问剑也不落人后地问。

    “谁?”只听沈君如突然叫问道。若是以往他肯定听不见逸风等人的对话声,但自从修炼《玄真诀》,服下了大还丹之后,在加上这三来的苦心修炼,使得它的武功突飞猛进已非昔阿蒙。接着只见墙门开启,而此刻的逸风等人没有料到有人竟能听到他们发出的细微声响,一惊之下便拔腿就往外跑。墙门打开沈君如和沈天行已刚好瞧到跑在最后的杜奇拐弯的影,他们怎么会错过如此好的抓刺客的机会?便跟着飞奔而去。

    此时的沈君如武功比之他爹是高出一些,比问剑和杜奇也要高出一筹因此在追出天龙后,已快追上杜奇了,而沈天行见到自己儿子已经快追上了,他则打算改道去叫人阻劫逸风他们。站在天龙的大门口,见到两个守卫看见刺客逃跑却不阻拦,心想肯定有蹊跷,便走到他们面前,见他们眼露敬畏之色,单却不说话,仔细一看,见他们的哑上各刺了一枚金针,便猜测到是逸风的无影神针,忍不住叫道:“果然是那小子!”

    ******************************************************************

    眼睛沈君如那小子快追上来了,杜奇只好拼命地跑着,逸风也没料到那小子武功进步这么快,他比自己料想的聪明多了,自己又不能撇下老哥他们自己逃跑,便只好听了下来对问剑和杜奇道:“你们快走,他由我来对付!”

    “哈哈哈哈……”只听一声大笑声传来,接着便听见:“你们还想走吗?好不容易送上门来了,就这么走了也真不够意思!留下来我们会好好招待你们的。”沈天行的声音传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天行已带领百名手下,几十名弓箭手将逸风三人团团包围了起来。原来沈天行在确定了逸风三人的份后,想到此刻是除去他们的最好时机,于是在确定了他们逃跑的方位后,便聚集了百余名精英和几十名弓箭手快速地抄小路阻劫,正好将三人劫住包围了起来。

    三人一见这阵仗便听了下来,镇定地看了四周一下,只见西面是树林,东门是悬崖,不过可想而知悬崖下面不是沙滩就是大海,南门是回南海北冥宫的路,北面则是石头山,连棵树也没有。只见逸风轻笑道:“宫主客气了,你已经招待我们好几了,我们连谢都还没来得及说,你又想做东了,我们三人虽然脸皮厚,但也会不好意思的。现在像你这样好客的好人可真是不多了呀!”

    沈天行怎听不出逸风言语中的讽刺,只气得青筋暴涨,但是仍忍下起来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想他南海北冥宫的位置隐秘,一个外人怎么鞥这般轻易地便闯了进来,那还了得,不问个清楚又怎么能安心?

    “你想知道?不过我可是不会随便回答别人的问题的,我也得问你一个问题才显得公平嘛。”逸风卖关子道。

    “是关于我们内部问题,那你也别问了,我是不会回答的!”沈天行考虑了一下干脆利落地道。

    “我不问你们内部的问题,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逸风让步道。

    沈天行考虑了一下道:“好,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一言为定,别让人说你南海北冥宫宫主说话不算话,丢人现眼。呵呵,我在你和你儿子上下了百香,跟踪而来的。”逸风得意地笑道。

    “原来是这样,你是怎么在我们上下药的?”沈天行好奇地问。

    “你已经问过一个问题了,这个恕难回答,你还是先回答我的问题再说吧。”逸风笑道,想糊弄他?还差了一截。

    “行,你问吧!”沈天行淡淡地道。

    “十几年前,你们当初是谁为了宫之钥将西门玉西门老伯的妻儿杀死,将他打下不归谷的?”逸风平静得问道。想起西门玉就让他想起了因宫之钥而惨遭杀害的父母双亲,看着眼前的仇敌,心中藏着数不尽的恨,但是他不能失去冷静。

    “啊?!”沈天行惊讶地问:“你怎么认识那骨头?”

    “这么说来是你害死西门老伯一家人的?”逸风看着沈天行的反应,猜测道。

    “哼,当初要是他识相把宫之钥交出来,做为他的好友,我怎么会杀了他全家,谁让他不识好歹。”沈天行轻蔑地道。

    “原来你就是西门老伯的那个朋友,想不到你竟然这样恶毒!”逸风冷冷地道。

    “你还没说你是怎样认识他的。”沈天行不耐烦地道。

    “嘿嘿,真是贵人多忘事,你难道忘了你派人曾经将我打入不归谷的事了?”逸风讽刺地道。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