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蝶舞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看来我们得一个一个找了!”问剑对逸风道。

    “也只好如此了!”逸风颔首道。

    “那我们先从左前方的那个找起吧!”杜奇提议道。

    “好吧!”逸风目测三个岛屿的距离大概都差不多有百来里路,于是点头同意。

    几人向左边的那个岛行去,看着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放大的岛屿,让有好久没有接触过地面的三人兴奋几乎叫出来,正当他们兴奋之际,突然面前的好端端岛屿就这样消失不见了,三人不一愣,马上回过神来。

    “这是怎么回事?”杜奇不解地问道。

    “这么大的岛怎么会说没就没了,难道是海市蜃楼?”问剑也满脸的迷惑。

    暗暗思索的逸风,突然恍然大悟地轻笑着吩咐道:“什么海市蜃楼!二哥、三哥,我们调转船头!”

    问剑和杜奇虽然不解,但也照办,但见他们将船头调转过来后抬眼望去之际,俱是一愣。只有逸风面带微笑,眼中闪过果然如此的光芒。只见距离他们百来里处又出现了三个一模一样的岛屿,还是和他们原来看见的分毫不差。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又行回原处了?”问剑和杜奇不解地问。

    “二哥、三哥还没看出来吗,我们没有行回原处,只是遇到高人了!”逸风自信地抿嘴。

    “喔!奇门遁甲之术!”问剑恍然道。

    “对,看来北冥宫的老巢在这里是没错了!”逸风神里透露着自傲:“他们摆的阵式对别人或许有用,但在本天才面前摆弄,简直是班门弄斧!不过看这阵式那些个高手还有几年道行!”

    “先别耍嘴皮子了,这是什么阵?你能破吗?”问剑问。

    “不要怪我自负,谁让我有这本事呢,嘿嘿!这是幻形留影阵,还难不倒我!”逸风得意地笑道。

    “你什么时候发现这个阵的?”杜奇好奇地问。

    “我们刚看到这三个一模一样的岛屿时,我就怀疑了,岛屿即使再雷同,也不可能一模一样的。我们行往左岛时,左岛的消失,正好印证了我的猜测!”逸风天真一笑。

    “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有了破解之法,还不快带我们破阵,我们总不能一直在海上呆着吧,好想念那黄色的土地!”问剑轻叹着下命令。

    “知道了老哥!”逸风摇头晃脑地叫唱着:“开……船……了……!向左行5里,再向后退2里,然后向右行5里,后退1里,依次左行后退、右行后退就行了!”

    照着逸风说得那样行船,果然,在行距三岛三五里内,幻象其灭,三岛陡然消失,在正前方50里出,出现了一个和三岛一模一样的岛屿。

    “哇!不容易呀,终于找到那北冥宫的老巢了!”三兄弟一起欢呼着抱作一团,小波儿也高兴地“叽叽!”叫着窜到逸风肩头,挥舞着爪子。

    看着远处夕阳斜挂,三人心中感慨万千,加速向岛屿行去。

    ************************************************************************

    刚入夜。只见岛屿上灯火通明。在岛屿顶端有一座由大理石砌成的宫。宫大门的石匾上刻着北冥宫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一看就知道书写之人有一精纯的内力,并写了一手的好字。进入宫,有一处花园,花园中奇花异草、假山瀑布,应有尽有,美丽异常。大在夜空中显得白晶晶的,让人感觉着有一股来自心底的寒意透出。宫占地面积极大,四处守卫森严。

    只见有一美艳绝伦的少女,正坐在花园的玉亭中抚琴,琴音时而婉转悦耳,意绵绵,时而凄切凌厉,幽怨万分。

    “弹得真好,看来雪芳的琴技增长了不少!”只见一穿翠绿色的衣衫的绝美少女从花园小道上走了出来,称赞道。

    那抚琴少女赫然是那沈雪芳,只见她停手站了起来,走向那翠绿衣衫的少女,拉着她的手,带向玉亭,笑道:“哪里,与舞影姐姐比起来可是相差甚远!”

    蝶舞影笑道:“呵呵,你进步的很快,琴技造诣马上就要赶超上我了,看来不努力是不行了!咦?对了,雪芳,刚听你的琴音一会儿意绵绵,一会儿幽怨凄凉,音由心生,可是出了什么事?你到底怎么了?”蝶舞影是沈沧海的干孙女,从小与沈雪芳一起长大,对这个发小,还是很关心的。

    沈雪芳脸色一红,扭捏地道:“没什么,只是有些心烦而已!”

    蝶舞影眼珠一转,笑道:“哦?看你的样子可是有心上人了?你说烦?是不是因为他才心烦意燥?他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让我们沈大小姐心烦?”

    沈雪芳听了蝶舞影的打趣,脸红到了耳根,小声道:“自从那天陪爷爷回来后,我脑子里一直留着它的影,而这段时间越来越清晰,想把他从脑海里驱除,可就是我越说驱除,他就越清晰,你说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那还用问,你肯定是喜欢上了呗,笨丫头,要不然也不会为了他弄得自己精神恍惚!”蝶舞影肯定地道。

    “可我只见过他一面呀,怎么会!”沈雪芳呐呐地道。

    “竟然是一见钟,呵呵,你的那个他是不是你上次偷跑出去时遇上的?嗯,让我想想,我记得你给我讲过一路上发生过的事,你记忆最深的是爷爷出事的那一段,难道那个他?是逸风?问剑?还是杜奇?”蝶舞影推测道,突然只见她眼睛一亮,高兴的笑道:“我知道了,一定的那个叫双绝公子问剑的,对不对?我记得你曾说过,为了他差点和爷爷打起来!”

    “你都已经猜出来了,那我也不多说了。我想,喜欢上他也许是我人生中的一大悲哀,你也知道,他对我们北冥宫恨之入骨,是我们北冥宫的一大仇敌,我们是没有未来的!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沈雪芳眼中闪过悲哀和痛苦。

    “我看你还是努力把他给忘了吧,你也知道你们之间不会有好结果的。再说你也不确定他会不会喜欢你,你也许是一厢愿的。”蝶舞影理智的分析着,劝解道。

    “可是我无法做到忘记他,越想忘他就越清晰!”沈雪芳无助地道。

    “你还是努力试着忘了吧!”蝶舞影无奈地叹息道。

    “嗯,我清楚!别说我了,对了,你和哥哥感那么好,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成婚?”沈雪芳苦笑着问。

    “君如哥说什么也要到统一武林之后再成婚。”蝶舞影无奈又甜蜜地回道。想起心上人的固执,她也没办法。

    “哥哥也真是的,心中只有他的武林,还妄想着一统武林!”沈雪芳有些生气地道。

    “他们计划的很周详,也许能够成功。”蝶舞影苦笑的道。

    “再周详又有什么用,难道他一辈子统一不了武林,就一辈子不成婚不成!”沈雪芳生气地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君如哥的脾气,武林还未统一,他不想被儿女长所牵累,也无心成家!”蝶舞影心中闷闷地失落道。

    “我好像有好一段时间没看见你们在一起了,怎么回事?”沈雪芳询问道。

    “他这段时间一天到晚都往爷爷那儿跑,说什么药练功!”蝶舞影叹息道。

    “爷爷回来有一段时间了,体也好转了很多,但那脾气却变得更暴躁了!”沈雪芳无奈中透露着狡黠地道:“唉,我们也有些时没去看爷爷了,一起去看看爷爷和哥哥他们在搞什么鬼,怎么样?”

    “能搞什么鬼,还不是有关武林大业的。噢?你是不是想看看他们打算用什么方法来对付你的心上人?”蝶舞影戏谑地笑道。

    沈雪芳脸一下子红到耳根,为了避免尴尬,只见她拉着蝶舞影的手,就朝沈沧海的住处行去,嘴里还嘟囔着:“快走了!”

    ***********************************************************************

    沈君如和沈沧海一起坐在沈沧海的寝房中,只见沈君如手捧一本书在细细研读着,而沈沧海则双目紧闭着坐在上。

    没过多久,沈君如刚将手中的书全部看完,沈沧海就适时地睁开了眼,只听沈沧海用他那苍老的声音问道:“如儿可还有不懂之处?说出来爷爷给你讲讲。”

    只听沈君如清朗地声音飘来道:“这边《玄真诀》太过深奥,孙儿一时半会儿也难以理解,要想吃透还得花费花费很长时间和精力!”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