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义结金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假定康王爷冷地道:“你果然是天心公子!”说完猛地扑向离自己最近的萧衍,势在必得的他用尽了全的功力,速度快到了极点,逸风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想要他的命的话,就不要靠过来,放我出去!”假定康王爷用手掐住了萧衍的脖子,厉声地喝道。只见他满脸警戒,小心翼翼地出了御书房,向南宫门退去。

    此刻的王妃见自己宝贝儿子落入贼手,一时间心力交瘁,惊叫一声,便昏了过去。

    逸风眼明手快,接住了王妃,将她交给问剑,眼睛一顺不顺的盯着已出了御书房,正被侍卫围在中间的假定康王爷道:“王妃没有什么事!只不过是长久以来心中抑郁不得发泄,如今看儿子被抓,紧张过度昏了过去!老哥就留下来照顾王妃吧!呵呵,那老贼跑不了的!”

    “皇婶没事就好!朕和你一起去!”皇帝刚见自己的堂弟被抓,便又见王妃晕倒,心中焦急万分,听逸风这么一说便放下心来,眼神坚定地道。

    看着武功不怎么样的皇帝那双丹凤眼中闪烁着坚定执着的光芒,逸风皱了皱眉头,道:“你去也好!”

    走出御书房,逸风看了看仍被侍卫围着一点一点地向南宫门退去的假定康王爷沉声喝道:“让开路,放他过去!”

    侍卫一时间愣了愣,眼神不自觉地向皇帝瞅了瞅,见他没有反对,便向后退了退,让开了路。

    假定康王爷趁隙,抓着萧衍快速地向南宫门掠去。逸风和皇帝紧随其后。

    “快让他们开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假定康王爷恶狠狠地威胁道。

    “沈天行,沈大宫主!你的手最好还是不要抖,把小王爷掐死了,你也活不成!”逸风一点也不受他威胁,笑眯眯地道。

    “哼!别说废话,快开门!”沈天行不理睬逸风,对着皇帝喝道。

    “开门!”皇帝看了逸风一眼,无奈地道。

    侍卫一打开门,沈天行迅速带着萧衍一起出了宫门后一笑,顺手一掌将萧衍拍向了正戒备着他的逸风,而他自己则快速向远处遁去,可他千小心万小心还是中了那天心公子一掌,只见他不顾伤势,以最快的速度向京城最繁华地街道上掠去。

    此刻的皇帝,赶忙下令全城搜捕沈天行,之后,急忙踱步向逸风走去。

    逸风一见沈天行笑得那么险就知道不妙,突然见沈天行将萧衍拍向自己,急忙接着,只来得及朝沈天行挥出一掌,见沈天行逃走,虽然自己若不顾一切地追过去肯定能追上,可却不幸地发现萧衍的伤势不容乐观,寒毒入体,五脏离位,只剩下一口气在吊着,如不赶紧救治,小命就保不住了,毕竟那寒**掌可不是闹着玩的,没办法,只能恨恨地望着沈天行离去的背影,赶紧掏出碧玉回丹塞进萧衍的嘴里,开口道:“皇上,你就别派人搜捕了,他们是搜不出个结果的!不管怎么说,他虽然为祸朝廷,但毕竟是江湖人,还是由我们江湖人自己来处理吧!”

    “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件事就由你来解决吧!”皇帝看着萧衍冻得发白的脸和紫乌的唇及嘴角那刺目的鲜血,不耐烦地口气中带着些微紧张地问道:“朕王弟的伤势如何?”

    “况不妙,得马上救治!”逸风皱了皱眉头道。

    “那快把他带到朕的寝宫疗伤!”皇帝一听况不妙,焦急地道。

    逸风没有多话抱起萧衍,跟着皇帝匆匆进入寝宫,将他放在上躺好,看碧玉回丹的药效发挥了作用,便专心致志地施展起他的另一手绝活--无影神针。将针扎好后,便将萧衍扶起,伸手贴上命门为其毒。

    看逸风为萧衍毒,皇帝没敢打扰,心中虽急,但仍是强迫自己静下心来,紧紧地盯着两人,只见逸风满脸认真,而萧衍则痛苦地皱起了眉头,豆大的汗滴顺着脸庞慢慢地滑下,硬是一声不吭,半盏茶时间过去了,只听萧衍闷哼一声,张嘴吐出了一股黑血,脸上也现出了红润之色。而逸风见毒血已经出,便收了功,拿起早已备好的丝巾,替萧衍擦了擦嘴上的血迹,顺手将自己的无影神针收起。

    “怎么样了!”皇帝见逸风已让萧衍躺下,替他盖好被子,急忙上前问道。

    “我已把他的五脏六腑归位,替他将寒毒出,现在已经不碍事了!不过毕竟内伤过重,元气亏损过大,还得好好调养!现在我给他开服方子,吃几天就可以好得差不多了!”逸风看了看萧衍,见他在治伤的过程中,那么痛苦仍旧忍着一声不吭,合他胃口,便轻笑道。

    “那先谢过了!嗯,对了,皇婶那边你是否能去看看?”皇帝听萧衍没事了,松了一口气轻松地道。

    逸风轻笑道:“我将方子开好就去御书房瞧瞧!不用担心,其实王妃没什么事的!”

    没多久,逸风到了御书房见问剑还乖乖地呆在房里笑声道:“老哥,我帮王妃扎一针让她醒来!”只见他刚说完已经动上手了。

    “啊,衍儿!衍儿怎么样了?我要见他!”王妃清醒,就焦急的叫着,打算起

    逸风扶住王妃,微笑道:“王妃不用担心,他现在很好,只是稍微中了点毒,五脏六腑小小移了位而已,我已经治好他了,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什么?!受了那么重的伤!不行!我得去看看他才放心,他现在在哪?!”王妃一听更加地着急了。

    “皇婶别急,衍弟他没事!朕现在带你去见他!”皇帝温和地道。

    见皇帝把王妃扶出了御书房,问剑向逸风翻了个白眼道:“你可真是死不改,连王妃都戏耍,一点也没有同心!”

    “同心?!”逸风不屑地一笑道:“切,那玩意本少爷根本不需要!”

    夜里。

    逸风见皇帝一个人趴在御花园凉亭内的桌子上,呆呆地望着天空中皎洁的明月,四周静悄悄的,夜色显得更加朦胧了。他悄悄地走了过去,在皇帝的眼前挥动着手笑嘻嘻地道:“皇上,皇上!”

    被逸风打破了那难得的宁静,皇帝无奈地回过神来笑问:“找朕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是不是在想意中人了?”逸风调笑道。

    “没,没有的事!”皇帝脸上瞬间一片绯红,在逸风那视夜如昼的明眸中,看的一清二楚。

    逸风笑道:“别不承认了,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在想意中人!嗯,让我猜一猜,是不是南宫姑娘?”

    “你怎么知道?”皇帝吃惊地道。

    只见逸风一改常态,正正经经地向皇帝鞠了个躬,语含愧疚地道:“皇上,真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

    相处过一段时间习惯了逸风的吊儿郎当,突见他一本正经地鞠躬道歉,皇帝还真确确实实地吓了一跳,脑子里全是问号的他,惊讶地问道:“你这是?怎么突然向朕道起歉来了?”

    就见恢复了常态的逸风神秘一笑道:“如果皇上能原谅我,我就说出来!”

    被逸风挑起了好奇心的皇帝暗自思忖了一下道:“好,朕原谅你,你快说吧!”

    “嘿嘿,只要你原谅我,咱啥事都好说!嗯,你做好心理准备,其实我就是南宫逸香!”逸风微微一笑道。

    “什么?!你说什么?你是逸香?别开玩笑了!”皇帝难以置信地叫道。

    “我没开玩笑!当时男扮女装也是迫不得已!”逸风为让皇帝相信他说的是真的难得严肃地道。

    “怪不得我觉得你很像逸香,只是你是男孩,她是女孩,想当然地以为你们有什么血缘关系,就是没有往这层想!”虽然很不想相信,可事实摆在眼前,一时间无法接受心上人变成男儿的皇帝看见逸风一脸认真的表,苦笑道。

    “哎,我可是犯了欺君之罪,你若是不解气想把我推出去斩了的话,现在可不行,要斩也得等我报完仇再斩!”逸风笑得风轻云淡。

    “我怎么舍得斩害我相思这么苦的心上人呢!再说我已经说过原谅你了,我知道你男扮女装是为了朝廷!”皇帝苦涩地一笑道。即使知道逸香就是逸风是男儿,知道这份感应该埋葬,可这心中还是放不下啊。

    逸风邪邪一笑道:“多谢你原谅我,我这样做不是为了朝廷,全是为了报仇!”

    “不管你是为了什么!呵呵,我都觉得我有权利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皇帝苦笑着,望向逸风的目光不自觉地带着些温柔。

    逸风深邃的目光中透露出一丝丝茫然地望着夜幕中点点星辰,幽幽地道:“我是个孤儿,幸好月双圣两位爷爷收养了我!从小衣食无忧的我虽然有爷爷们疼,可是心底却忍不住想要得到更多亲,尤其是父与母!不知父母是谁的我,可从没少听过两位爷爷给我讲的关于伟大的父、母的故事,心里常常期待着有一天能够见到自己的亲生父母。”突然逸风激动的声音中带着浓重的怨恨:“却没想到,我多年的期盼等来的是彻底的绝望!我恨老天无,连一丝奢望也不给我!我更恨那些害得我与父母天人永隔的凶手!我发誓我要报仇!”

    皇帝看着逸风这从不为人知的一面,心中一丝丝地抽痛,从未安慰过别人也不知怎么安慰人的他,悄悄地走的逸风的边,温柔地拍了拍逸风的后背,轻声地问道:“你的血海深仇与那假定康王爷有关?”

    从悲伤中走出来的逸风见皇帝难得地安慰人,邪邪一笑道:“那还用说!其实那假定康王爷就是南海北冥宫的宫主沈天行!多年前就是因为他……!不过,哼哼,放心,他逍遥不了多久的,被本少爷盯上的人,就如同水里的跳蚤蹦跶不起来!”

    听逸风说完全部的事,皇帝皱了皱眉道:“你的真名是南宫笛,问剑的真名是南宫萧,你们都是当年发生的无头惨案的月山庄南宫宇的儿子?!”

    “你听说过当年的事?”逸风惊讶地问,那时的皇帝才几岁啊,竟然听说过。

    “我也是后来无意中听人说起的,并不清楚当时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月山庄上下几十口都被杀害、房屋也被烧毁,此案至今未破!”皇帝道。

    逸风听得双眼通红,强自忍下悲痛的他,一笑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南海北冥宫!沈天行!此仇本少爷我铭记在心,放心,本少爷会百倍报答你们的!……嗯,还得带上西门前辈的份,我可是答应过他老人家会血洗北冥宫的!”

    “我也要报仇!”皇帝淡淡地道。

    逸风轻笑道:“你要势力没势力,要实力没实力能行吗?”

    “我会将权利都收回来的!”皇帝眼中露出坚定的目光,轻轻地向逸风问道:“我看当今天下,你的武功应属最高,我拜你为师,你能教我武功吗?”

    逸风邪笑道:“为了补偿你,我教你武功倒是可以,至于拜师我看就免了吧!嘿嘿嘿嘿,不过,我们不妨结为异姓兄弟来满足你对逸香的相思!”

    “那也好,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和心上人长相厮守了!”皇帝忍不住苦笑着打趣道,心中默默地想,这样最好不过,就让时间来把这份不该存在的变为兄弟友吧。

    “我们‘拜天地’一切从简,现在‘花好月圆’,正是‘良辰美景’,我们开始吧!”逸风微微一笑道。

    于是皇帝和逸风一起当月而跪,只听逸风忽然道:“对了,还得加上我老哥和花子老哥!结拜怎可少了他们!嗯,虽然花子老哥不在,可我老哥还在啊,看我把他叫出来!”说完逸风轻声叫道:“老哥,出来啦,有好事!”说他是叫还不如说他只是随意说说,一点也没有汹涌澎湃之感,但却字字清晰入耳,就像人在耳边细语。

    “有什么好事,小风你们干嘛跪在地上?”问剑一跑出来便见逸风和皇帝跪在地上,便赶忙向皇帝行了个礼,好奇地问。

    “不必拘礼,你也赶快跪下吧,今朕要和逸风结拜为异姓兄弟,他说还得带上两人,所以就让你过来了!”皇帝含笑道。

    “小风,我看这又是你的鬼主意吧,你是不是怕他知道了要治你个欺君之罪?”问剑忙跪礼下来,轻笑着调侃道。

    “老哥,你纯粹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嘿嘿,我早把话讲明了,而且皇上已经原谅我了!”逸风狡黠中带着得意地笑道。

    听逸风这么一说,问剑不用怀疑地目光审视着逸风,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自然是真的,逸风已经给我说过了,至于欺君之罪吗,呵呵,我怎么舍得杀我的心上人!”皇帝无奈一笑道。

    “老哥,好了,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就赶快举行‘结婚典礼'吧!”逸风不耐烦地道。

    “‘结婚典礼’?是不是还要入洞房啊?!”问剑翻了个白眼道。

    皇帝听了不是滋味,苦笑不已,心想:这不是含沙影地说我跟逸风吗?哎,若逸风是女子,我还真希望能洞房,不过……

    “那自然!”逸风笑眯眯地道。

    “好了,别闹了,我们开始吧,皇天在上,我萧明今愿与问剑、杜奇、逸风结为兄弟,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违此誓天打雷劈!”皇帝萧明微微笑道。

    问剑、逸风也各起了誓,至于杜奇就由问剑代之,三人起誓之后,起畅快地哈哈大笑,逸风道:“皇上,你是咱们四兄弟中年纪最长的一个,你就是我们的大哥了,杜奇是二个,老哥你就是三哥,哎就我的年纪最小,就委委屈屈地做这个四弟吧,不过四弟,死地?呸呸呸,真不吉利!你们以后叫我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叫我四弟!”

    皇帝萧明难得起一次坏心,只听他温和地笑道:“四弟有什么不好,听起来多亲切,大哥以后就这么叫了!嗯,咱们四兄弟中,虽然你的武功最高,不过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说着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枚金牌,上面刻有两条栩栩如生的金龙,在金龙的包围中赫然写着‘如朕亲临’四个威严大字,将这么金牌递给逸风道:“这金牌你拿着也许用得着!”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