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重聚逍遥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十天之后,只见逍遥楼上又人山人海,僧道儒释,三教九流样样俱全。虽然这些人的到来有些出乎沈君如的意料,但对他们也面面俱到,招待。

    逍遥楼大厅正值闹纷纷地时候,突然有人传报:“月双圣到!”

    沈君如对于月双圣的出现,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两人毕竟是江湖上有名的武林前辈,不能失了礼数,急忙整了整衣衫,迎了出去。

    “哈哈哈。。。。。。大家不必多礼,我们可没那么多规矩!”圣笑呵呵地与月圣并肩而入,只见二人一朴素的长衫,童颜鹤发,红光满面。

    闹的大厅顿时静了下来,这里有很多人从未见过曾经名满江湖的月双圣,可却对他们古怪张狂的格及震惊江湖的“英雄”事迹并不陌生。

    “不知二位前辈邀我等到此处所为何事?”慧圆大师被推举出来,代表诸位武林豪杰问道。他们来此处可以说有些是好奇什么原因使这两个早已隐退江湖的前辈从出江湖,有些则是纯粹对二人的崇拜,更有些是迫不得已,被二人那极高的辈分压的。

    “天心公子到!”月双圣正要回答,突然有人传报道。而逸风此刻易容成了曾经露过一次面的天心公子来到了大厅。

    逸风一进大厅便向逍遥楼主沈君如神秘地微笑道:“少宫主,我们又见面了!”

    众人一听,心中俱是一愣,心道:“这天心公子怎么向沈楼主叫少宫主?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沈楼主的父母是什么宫的宫主?我们怎么没有听说过?!唉,看来我们对沈楼主知之甚少啊!”

    逍遥楼主沈君如也是一怔,旋即笑道:“天心公子,怎么会管在下叫少宫主?在下并不是什么少宫主!在下不才只经营了个逍遥楼,恐要让天心公子的失望了!”他怎么会知道我的份,此人知道的秘密到底还有多少?!

    逸风邪邪地笑道:“少宫主,您就别和我打迷糊了!你们南海北冥宫要统一武林也不必用如此卑鄙的手段—要在饭菜里下毒,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和他们比试一场,只要你们把他们降服了,不也一样可以一统武林嘛!”

    沈君如心下大为震惊,暗暗地道,此人留他不得,但表面上仍很是镇定,只见他笑了笑道:“天心公子既然这么说,本楼主也不打算做什么解释,正所谓解释就等于掩饰!呵呵,正不怕影子斜!”

    而那些被邀请来的人却都听得莫名其妙,有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逸风笑了笑,正打算开口,但见沈君如神色有异,突然不知从哪飞来一把淬了毒的飞刀,直取逸风的咽喉。

    沈君如心下大为高兴,暗道:“你又不会武功,看你怎么躲!哼哼,你一死便在也没有人知道这些秘密了!嘿嘿,其实你本不必死的,反正这些事早晚都会暴露的,可是你说的不是时机!”

    众人骇然,为这怎么看都不会武功,此刻已然吓呆了的的少年担心,其中也有人想去抢救,可已经来不及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逸风泰然自若地等那飞刀近三寸之处,抬手接住了它,笑眯眯地拿在手中把玩着。四周的人惊得张大了嘴巴,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逸风手里的飞刀,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弱不风的少年会是一个高手。

    逸风一边用手指敲击着刀柄,一边无邪地笑道:“少宫主,这种把戏就不要再玩了,本少爷七岁时,就已经玩腻了!呵呵,来而不往非礼也!”

    沈君如的脸顿时绯红一片,接着就见那柄飞刀以比刚才快过数倍的速度向自己飞来,又急又气地用快剑将飞刀打落。而这时逸风则提高声音道:“上次参加逍遥楼聚会的人现在都已经中毒了,到底中了什么毒,在下也不清楚!”

    群豪骇然,急忙运功默查,只觉气海,并未发现什么异状,心下都不以为然,甚至有的人还喊道:“你小子,别在那儿危言耸听!”

    打落飞刀后,已被气疯了的沈君如暗下狠心嘿嘿笑道:“既然你已经挑明了说,那我也不必否认!”刚说到这里,突然有人报血手会会主石不全到。在众人一愣的瞬间,石不全已经到了大厅。石不全果然人如其名,缺胳膊少腿,缺耳缺鼻少眼睛……,果然有十处不全。只见石不全一进大厅便艰难地向沈君如下拜道:“不知少宫主吩咐属下来有什么事!”

    沈君如听得又是一怔道:“我什么时候让你来了?我怎么会不知道!”

    血手会会主石不全也是一呆问道:“少宫主,不是您二天前派人传信给属下,吩咐属下来的吗?”

    沈君如呆呆地道:“我没有啊!……”

    “你们不用想了!石不全,那是我装扮成黑巾蒙面人送信给你的!”逸风狡黠地笑道。

    “什么!是你小子捣的鬼!老子非宰了你不可!”石不全作势拿着一把蓝汪汪的长刀向逸风劈去,厉声喝道。

    沈君如摇摇手阻止石不全,叹声道:“我早就该想到了!”

    “你的计划是否要提前进行?”逸风轻笑道。

    群豪中有的聪明人早已猜出了事的始末,而有的还是如坠迷雾。

    “不提前行吗?!”沈君如苦笑着转向群豪道:“各位聚会时凡在二楼吃饭的,俱已中毒!”

    群豪立即哗然,有些还糊涂着的也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叫骂声四起,逍遥楼内乱成了一片。

    沈君如沉声道:“现在你们有两种选择:第一种,从此归顺我南海北冥宫,每月来我这儿领取一次解药便可活命;第二种,就是—死!”

    石不全在旁帮衬道:“老子看你们还是乖乖投降得了,省得受那皮之苦!要知道你们所中的毒可是无人能解!不乖乖地投降就只有死路一条!嘿嘿,你们也别怪少宫主这样控制你们,要知道凡是加入我们南海北冥宫的人都必须要受这种毒控制,只要乖乖听话,不会有什么事的!再说我们宫主可是非常仁慈的,只要干得好,赏赐肯定是少不了的!嘿嘿,那时候我们可就是这江湖的主人了!看谁不顺眼就杀了谁,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呵呵,想想吧!”

    正在群豪在投降与抗争之间争论不定时,突然月双圣中,月圣的声音清晰地传来:“大家听着,这也是我邀你们来这儿的原因,就是阻止南海北冥宫一统武林!大家都清楚,本人有神医之称,如果你们信得过的话,就请反抗到底!”

    “阿弥陀佛!老衲信得过月圣前辈,大不了就是一条老命!能舍此残为天下武林尽一份绵力,老衲觉得值了!”慧圆大师宝相庄严地道。

    “既然月圣前辈在此,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如果让那邪魔外道猖狂无忌,遭殃的恐怕还是我等这些江湖人士,哪还有什么正义之师!大家与其为了小命受那邪道控制,还不若轰轰烈烈,拼它一回,也许还会有一线生机!”点苍派掌门谢华道。

    “说得好!老子还是喜欢自己掌控自己!”群豪被鼓舞得激动异常,蠢蠢动,其中有人道。

    “投靠他们,他们要让我们杀自己的亲友怎么办?!还能自杀吗?!……”又有人道。

    ……

    “抗议到底,绝不投降!”

    “抗议到底,绝不投降!”

    ……

    “你们可要想清楚,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你们有几条小命可开不起这种玩笑?!要知道月圣也不一定能解得了你们所中的毒!”看着隐隐有些团结一致的群雄,沈君如掩下眼底的慌张,高声喝道。

    “听我们少宫主的,没错!你们真得想找死吗!”石不全厉声斥道。

    听了沈君如两人的话,豪杰中那些因一时头脑发,跟着起哄,实则胆小如鼠的人,立即动摇了自己的信念,高喊口号的声音也逐步低迷,渐渐消失了!

    “各位难道想要永受他们控制,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吗?你们的豪气到哪去了?!即使要死,也要拉上沈君如、石不全这些害你们的人陪葬!大家杀啊!”逸风见群豪要被沈君如说动了,立即使出最后杀招,高声喊道。

    一场纷乱的厮杀就此拉开帷幕。沈君如在血手会和逍遥楼的人拼命掩饰下,迅速逃进了大厅墙角的暗道中,而逸风只差一步,就要逮到了他,可惜却被石不全给拖住了。

    大厅中刀光剑影,杀声四起,惨叫不绝!没多久,血手会与逍遥楼的那些人,已悉数被屠尽,此刻的逍遥楼,已然血流成河,一场谋就此告破!

    石不全有幸留得一命,还是逸风因为考虑到偌大的血手会群龙无首,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而硬留的。

    此时,逍遥楼主沈君如逃匿,逍遥楼内一片狼藉,群雄损伤过半,到处是流着血的尸首。丐帮弟子早已闻讯而来,莫长老指挥着收拾残局。

    “我们的毒怎么办?”经历了血雨腥风的群豪又开始为自己的小命儿惶惶不安。

    “那还用问!陪着本大爷一起见阎王吧!哈哈哈……!”石不全恶狠狠地诅咒道。

    群豪本来就对此事,心里忐忑,又听石不全这么一说,立刻大怒,他们害怕听到否定的答案,正需要以此来掩饰心中的不安,其中有些急地立刻怒吼道:“阶下之囚,竟敢口出狂言,找死!”说着便举剑向石不全刺去。

    “慢!现在还不能杀他!”逸风带着石不全飘闪过众人刺来的一击。

    “为什么不能杀?!”众人怒问。

    逸风轻笑道:“如果能杀还轮得到你们吗!”

    “风儿,快帮群豪解毒吧!”月圣帮逸风解围,插口道。

    “他能解我们所中的毒?!他之前不是说不清楚我们所中之毒吗?”群豪有些不敢相信地质疑道。

    月圣笑声道:“那只不过是说给沈君如那小子听的,其实你们所中之毒乃是三月花,而风儿已为你们配制好解药了!”

    众人听得喜上眉梢,慧圆大师的眼底也闪过一丝喜悦,向月圣行礼道:“阿弥陀佛!老衲在此替诸位豪杰多谢三位施主了!只不过,老衲可否替诸位豪杰请教天心施主,嗯,此时为何不能惩戒石施主?”

    逸风轻笑道:“大师,还是先将解药发下去再说吧!”说完便从怀中拿出了四瓶解药,两瓶发了下去,两瓶留给了月双圣以备不时之需。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