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宫中解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逸风冷冷地望着皇帝那惨白的脸,戏谑地传音道:“现在相信了?!”

    皇帝回过神来点点头,但是还是可以看出他那苍白的脸上此刻充满了失落与自嘲。

    “那我们走!”逸风见目的已经达到,带着皇帝就飞出了将军府,直奔丐帮分舵。

    皇帝此刻的心是既沉重又悲哀,不暗自庆幸遇到了心上人,使自己早发现了那些人的不良用心。

    到丐帮分舵,已是凌晨二更天了。

    刚回来的逸风,马上就发现赵若兰也陪着问剑与杜奇在等自己。见自己回来,她马上便拉着自己的手道:“妹妹,你总算回来了,我们可担心死你了!”

    “嗯!不是睡着的吗,怎么就起来了?”逸风满眼宠溺地望着赵若兰,笑着道:“给你介绍这是皇上!皇上,这是我的异姐姐赵若兰!”

    “民女见过皇上,祝皇上圣安!”赵若兰淡淡地行礼道。

    皇帝此刻心不好,但见赵若兰比之心上人略逊三分,心里既高兴又沉痛地道:“姑娘不必多礼起来吧!”

    “现在该怎么办?”皇帝想到那震远将军地事,便满心的烦躁,不再理赵若兰转头望着逸风问。

    逸风嘲讽地轻笑道:“只要你不再花天酒地,什么都好办!”

    皇帝向逸风保证道:“我以后不再那样了,否则天打……”正说到此处,逸风抬手捂住了皇帝的嘴道:“谁让你发誓了,只要你有这个心就成!”

    皇帝见状,所有的负面绪都不见了,心中一甜:“她还是对我有感觉的!”

    赵若兰瞧见这一幕,心中暗笑:“好你个逸风,真他地会演戏,将这个呆头鹅耍得团团转!”

    问剑和杜奇也同样笑得肠子直打结,只见他们强忍着笑意,不敢让自己爆笑当场,破坏了逸风的计划!

    “呵呵,皇上,你可知道震远将军所提到的双绝公子问剑是何人?”逸风狡黠的笑声中带着几分得意。

    “哦,难道你知道?呃,不会是……?”皇帝突然想到什么,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问剑。

    “嘿嘿,还不竹本嘛,猜得不错,就是我老哥!”逸风邪笑道。

    “他……?”皇帝话还没问出口,逸风就截口笑道:“那王爷以为老哥中了他的毒,控制了老哥,就答应了老哥的要求,帮他当上状元!呵呵,不光是我老哥,就是朝中大员只要是他们的心腹手下,都已中了这种专门用来控制人的毒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帝疑惑地问。

    “呵呵,还是让我这个说书天才给你好好解释解释吧!”逸风天真地笑道。没多久,逸风就已经把该让皇帝知道的部分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找出解毒的方法!只有帮他们解了毒,他们才有可能恢复本,继而效忠朝廷!”

    “可是连他们中的到底是什么毒都不知道,又如何解毒?”皇帝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眉头紧皱:“唔,太医可千万不能被他们控制啊,解毒可全指望他呐!”

    “别存什么侥幸心理,我看太医只怕嘿嘿……”逸风邪笑道。

    “很有可能!恩,这可怎么办!连博学多闻的太医也解不了此毒……唉,试问这天下还有何人能的医术能高过太医?!”皇帝忧心忡忡地道。

    “皇上不必为此事而担心!”问剑笑道。

    皇帝抚了抚额头道:“解毒之事关系重大,怎可能不让朕忧心!”

    “您还是听问剑的话,不用担心!呵呵,您以为要逸香是干什么的?!”杜奇笑道。

    皇帝疑惑地望着两人道:“逸香功夫那么好,而且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已经很不易了,难道她还……”

    “你想的不错!”赵若兰眯着眼得意地笑道:“呵呵,你太不了解她了!她呀,奇门阵式。机关医术也是一门不落!”

    杜奇接口道:“嘿嘿,她要治不好的病,别人就甭提了!”

    “哦?是吗!那解毒之事就麻烦南宫姑娘多费心了!”皇帝虽然有些惊讶,但他自己却不由地相信她有这本事,心中的担子不放了下来,长长地舒了口气,轻轻地笑道。

    “交给我,你放心!好了,时间已不早了,我送你回宫吧!”逸风一点也不谦虚地笑道。

    “求之不得!”皇帝淡淡地笑道。

    逸风刚将皇帝送到宫门口,就见萧衍小王爷,急急地迎了过来:“担心死我了,你们不是仇人吗?怎么会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在一起?”

    “一场误会,现在已经解释清楚了!”皇帝笑道。

    “那就好!”萧衍松了口气道。

    皇帝转头向逸风道:“南宫姑娘,明天我可否将你接进宫中?”

    知道他意思的逸风,裂嘴轻笑:“那我等你!”

    “皇上,已经到了宫门口,想必不会有什么危险!您保重,我送南宫姑娘回去!”萧衍道。

    “那你们小心点!”皇帝点点头。

    “恩,我们走了!”逸风笑着与萧衍并肩离去。

    旦,皇帝派人抬轿去了宜香院。

    老鸨见有一行人抬轿行来,急忙迎了过去笑问道:“不知公公,来此有何贵干?”

    只见轿子旁边的一个小太监沉声道:“传皇上口谕,请南宫姑娘进宫见驾!”

    老鸨一听是皇上要人,心中暗暗心疼地想着今天南宫姑娘的节目怎么办,这可是一大笔钱啊,可表面上却不敢说啥,慌忙将南宫逸香请了出来,翘目看其坐轿而去。

    定康王府。

    定康王爷刚刚得到手下出来的消息,说皇上将花魁南宫逸香接进宫中,心中不暗自得意地骂道:“这个蠢蛋,整天就知道风花雪月地快活!嘿嘿,不过,他不如此怎么能对我们有利呢!”

    皇宫御书房。

    “南宫姑娘现在该怎么办?”皇帝想听听逸风的建议。

    逸风嘴角微微一翘,道:“上午当然是好好地玩玩了,可不能浪费了,好不容易来皇宫一趟,至于下午嘛,就由我装病,你宣太医前来就是,呵呵,到时候我自有办法!”

    “就按你说得办!”皇上温柔地望着逸风道。

    于是,皇帝就带着逸风游览了御花园。在御花园中弹琴赏景,时间过得飞快,不觉间已到正午。只见逸风突然昏倒,皇帝急忙喊道:“快,传太医!”只见他抱起人就往自己的寝宫跑去,心中美滋滋的。

    没多久,太医便匆匆赶来。

    “胡太医,快来看看逸香姑娘,要是有什么问题,唯你是问!”皇帝一见太医装作心急,威严地道:“其他人都出去!”

    那些宫女。太监全都默不做声,悄悄退出了寝宫。而胡太医则赶忙跑到边,打算细细地为逸风把脉诊断,毕竟还是小命要紧。谁知刚探出手,还没搭上这位逸香姑娘的手腕,就被这位看似柔弱的绝代佳人以迅不及耳的速度给扣住了脉门。

    “你……你……”胡太医大骇,说不出话来。

    “胡太医莫惊慌,这位南宫姑娘可是我专门请来为你治病的!”皇帝轻叹道。

    “不,不,不用了!臣没有病,不需要看病,再怎么说臣也是大夫,自己清楚自己的体状况!”胡太医极力想抽回被逸风握着的手,可他怎么会是功力已至臻境的逸风的对手。

    逸风放下胡太医的手腕,微微一笑:“我知道你是大夫,但大夫有时也会被自己的病难倒!”

    “不错!胡太医,你的病还难不倒南宫姑娘的,她可是当代神医!”皇帝附和道。

    胡太医一听逸风乃当代神医,以不敢相信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美若天仙的女子。

    逸风轻启朱唇,轻笑道:“胡太医,我刚才已经为你把过脉了!呵呵,相信你也知道自己早已中毒,不过,到底是什么毒,我还不太清楚,得验验血,检查检查才知道!”

    “没用的,这种毒你解不了!”胡太医见已经无法隐瞒了,有些苦涩地笑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逸风满脸傲气地道:“我就不相信这天下还有我解不了的毒!”

    看着那绝美的脸上满是自信的傲气,胡太医不暗想:“也许她真的能行!”

    皇帝看着这满是傲气的逸香失了神,只觉得这样子的她上散发着更加迷人的光彩,耀得自己移不开眼。

    “你们怎么一个发呆,两个也是发呆!现在是发呆的时间吗?胡太医,解毒的事先放放,你还是说说你是知道的事吧!”逸风见两人盯着自己神游太虚,觉得好笑,不忘掉了自己正扮演的角色,毫无顾忌的笑道。

    回过神来的胡太医,无奈的脸上有着些自嘲与苦涩,只见他向皇帝跪了下来道:“皇上,微臣罪该万死,死不足惜!但求皇上饶恕微臣的家人,他们是无辜的!”

    皇帝叹声道:“卿平吧!朕知晓你们有不得已的苦衷,其实早已原谅你们了,要不然也不会让南宫姑娘为你们解毒!你只要将你知道的有关震远将军造反的事给朕详细地讲讲就行了!”

    “谢皇上开恩!”胡太医起苦笑道:“十几年前,皇上正值幼年,震远将军看正是控制皇上的大好时机,于是就开始了一系列的动作,先是排除异己将那些耿直的大臣不是陷害他们丢官去职,就是将他们调到地方偏远的野蛮之地!呵呵,这样还不够!”胡太医满脸的讥讽与苦涩:“不能完全地掌控那些大臣,于是便让他们一个个地服下这种极为歹毒的毒药,定期每个月去他那儿领一粒解药!……大臣们为了命,呵呵,不得不听命于他!……其实在那时,他就已经控制了朝廷!……于是他们就整天地向皇上进谗言,陪皇上寻欢作乐,使皇上不能安心于朝政,沉迷于酒色!微臣等人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皇上沦陷于他们的魔掌而无能为力!……至于他们为什么现在才打算篡位谋反,就不得而知了!”

    “我想我已猜到他们为什么现在才谋反的原因了!”逸风微笑道。

    皇帝好奇地笑问:“喔?南宫姑娘知道?但不知是为什么?!”他现在心中对自己这个心上人的聪明才智是佩服得要死!

    “现在不能说,不是时候!”逸风轻笑道。

    皇帝失望地问:“那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朕呢?”

    “自然到该说的时候才能告诉皇上!现在我们还是帮胡太医治病吧!”逸风道。

    只见逸风手上一片金光闪过,胡太医上的很多位已经插满了金针。逸风的这一手无影神针,惊得皇帝和胡太医目瞪口呆。原来逸风想用金针渡之法查查胡太医到底中了什么毒。就见他右手拍在胡太医背心命门上传功,将其头部的一丝毒素入胡太医的百汇,紧接着用一根金针插入胡太医百汇三寸处,拔出刚插的那根金针。然后将全部的金针都吸了回去。逸风刚做完这一切,胡太医就昏了过去。

    逸风仔细观察了一阵金针上的毒血水,突然道:“我知道他们中的是什么毒了!”

    “他们中的是什么毒!”皇帝急忙问道。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