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夜探将军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漆黑的深夜。只见一股黑影悄然无息的跃进了将军府。抬眼间,逸风不有些头晕,只见将军府非常得大!“哎,这什么狗的震远将军到底住在哪?这么大的庄院从何找起,看来只有碰运气了!那狗的将军也真是的,就不怕把自己给走丢了!就在逸风头痛抱怨间,突然看到远处有一丝若隐若现的微弱灯光,心中不一动,马上就朝灯火处飘去。呵呵,现在的逸风看起来眼睛和常人一样,实际上他的目力比练过武功的人的目力还要强上百倍,夜间视物如同白昼。

    心中想着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灯光,是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的逸风很快就来到了那有灯光的屋子前。只见窗上映出两道人影,屋内的人并没有发现逸风。其实以他们的本事根本就发现不了逸风,逸风来的时候便用的是凌空虚度,脚不沾地,根本无迹可寻。

    “恭喜,恭喜!看来天下便将是你们南海北冥宫的了!”屋中一人道。

    另一个声音响起:“现在恭喜为之还尚早,也不知道如果那些人发现自己中毒后,会是什么反应!是归降于敝宫,还是以死相拼?”

    “沈君如那小子果然是南海北冥宫的人!哼!”逸风心中暗想。

    “别杞人忧天了!呵呵!”

    “嗯,我们多次联手抢夺宫之钥却天不从人愿!不过,那南宫宇的余孽南宫笛那臭小子已经带着宫之钥永沉于不归谷中,也相当于将宫之钥毁了,我们也不用担心有人得到宫之秘!呵呵,天下还有谁是我们的对手!”

    逸风听到这里,知道这两人是自己真正的仇人,心中激动万分,冲动地想将他们杀了!但脑子中又闪出了无数不能将他们杀死的原因,只能按下火气,继续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可别忘了,当初的承诺!江湖上的霸主是你们,可这朝廷之主则是我的!”

    “那当然!”

    “当今的皇帝沉迷于酒色,不学无术!虽然才二十来岁就才高八斗,但已被王爷给管得说去东他就不会去西,被**汤已经灌昏了!”

    “你还真会拍马!等时机成熟,天下唾手可得!嗯,时间已不早了,本王就先回去了!”

    “王爷先等一等,朝廷中大多数已经是我们的人了,那些极个别的不足为虑!呃,再过几天便又要轮到四年一次的科举考试了,到时候我们是否要再在朝廷中灌注一些绝对衷心于我们的新鲜血液?”

    “随便你,我走了!”

    “恭送王爷!”

    逸风一听,急忙闪上屋顶,等那名王爷走后,也跟着离开了!

    刚回到丐帮分舵,问剑就已经赶了出来问:“小风,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风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连赵若兰也没有睡,迎向逸风问。

    “花子老哥,京城中有几位王爷?”逸风没有回答两人的问题,转向杜奇问道。

    杜奇想了一下道:“只有一位定康王爷!小风,你问王爷干嘛?你不是去夜探将军府了吗?”

    “那王爷是南海北冥宫的人!”于是逸风便将自己在将军府所听到的说了一遍。

    问剑气愤地道:“那么那什么王爷与那狗震远将军便是杀害我们父母的仇人了?”

    “确实如此!当时我便想杀了他们报仇,可是又想到杀咱们爹娘的仇人不会只有两个,如果杀了他们就等于断送了我们找其他仇人的线索,嗯,还有他们都是朝廷重臣,杀了他们肯定会吃官司的,虽然我们不怕吃官司,可是因为他们却没那个必要!嘿嘿,现在朝廷的命运和江湖的未来,可还都要靠他们才能从回光明,所以呢,我当时就暂时忍那一口气,以后有他们偿还的时候!”逸风邪笑道。

    “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问剑问道。

    逸风转向杜奇道:“花子老哥,你派人严密监视震远将军府和那定康王府!”

    “这个你放心!”杜奇轻笑道。

    “若兰好老婆,报仇是我们的事,以后可能无法照顾到你,就先让花子老哥陪你到处转转,现在你先去好好睡觉吧,要不然会老得很快哦!”逸风又向赵若兰温柔地道。

    “喂!我的好老哥哟!我们来一场比赛,你看怎么样?”逸风安慰完赵若兰,向问剑轻笑道。

    问剑饶有兴趣地笑问:“哦?不知是比赛什么?”

    “我们就比赛看谁先成为皇帝边最亲最近的人如何?”逸风笑道。

    “好!”问剑道。

    几天过去了。

    逸风问杜奇:“花子老哥,定康王府有什么动静?”

    “也没有什么!定康王仍在府里呆着,只有他那个宝贝儿子,三天两头往院跑!”杜奇道。

    “喔?他儿子?”逸风邪笑道。

    “嗯!他那个宝贝儿子老往外跑,让我们的兄弟以为有什么动静,赶紧偷跟了过去,想不到每回都跟到院里去了!”杜奇笑道。

    “院?”逸风突然灵光一闪,想起震远将军说那皇帝沉迷于酒色,不邪邪地笑了起来,对杜奇道:“花子老哥,那皇帝小子,不是沉迷于酒色吗?嘿嘿,我们能不能……”如此这般地说了一下他自己的想法。

    杜奇笑道:“这个应该算是个好计策,但这个美女嘛,是不是赵姑娘?”

    “我怎么会让我的好老婆羊入虎口,当然不是若兰了!”逸风狡黠一笑道。

    杜奇感兴趣地问:“那会是谁?不会是打算随便找一个女的吧?不漂亮可是不行的哦?而且还有保证她忠心于我们!”

    “这是一个秘密,暂时无可奉告!”逸风邪笑着向问剑问:“老哥,你打算如何?”

    问剑轻笑道:“听说再过几天就要科举考试了,我打算去考状元!”

    “呵呵,这样也好!那我得先恭祝老哥你能考上状元,让我们家光耀门楣了!不过,别说我打击你!科举考试早已控制在了定康王爷的手中,就算你文章写得再好,也不一定能考上状元!我建议,老哥你不妨去投靠定康王爷说不定还能弄个状元当当!”逸风笑道。

    问剑轻笑道:“虽然是个馊主意,但值得一试!”

    第二天,逸风和问剑都各自忙了起来。

    只见逸风将赵若兰叫到了边道:“若兰乖老婆,你快去将你的衣服拿一件出来!”

    “拿我衣服干嘛?”赵若兰有些惊讶地问。

    逸风神秘地笑道:“拿来你就知道了!”

    赵若兰见逸风装神秘,哼了一声,回到了她的屋中,拿了一天蓝色的女装,跑到逸风的房中对逸风道:“给你!”

    逸风接过手,对赵若兰笑道:“好老婆,先出去一下啦,我叫你进来,你再进来!”

    赵若兰好奇地应了声:“好!”转带上门出去了。

    几分钟的功夫,逸风叫道:“若兰老婆,进来吧!”

    赵若兰推门进屋,看到逸风惊讶地一怔,突然爆笑了起来。只见逸风换上了赵若兰拿来的天蓝色女装,看起来不伦不类。

    “笑够了吗?如果够了,你就快过来帮我梳妆!”逸风一脸地无奈道。

    赵若兰强忍着笑意道:“好,哈,好!”就叫逸风坐了下来,自己帮逸风梳起了妆。

    不一会儿,妆已梳好。赵若兰忍不住赞叹道:“真好看,淡雅的衣服、简易的发式,很适合你!呵呵,这样的你比我还要更美三分,如果我是男子的话,一定非你不娶!”

    逸风拿着铜镜看看自己,满意地点点头,调笑道:“你现在不是男子,不是还没有放过我,非我不嫁吗!”

    赵若兰一听,顿时双颊绯红。

    两人刚开门出去,迎面便碰到了杜奇。杜奇视线扫向逸风一下子就看呆了。心中暗想:我以为赵姑娘已经是天下最美的女子了,可是看了这位姑娘,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错误。嗯?不过这位姑娘怎么这么面善啊!哎,不管那些了,打招呼先:“若兰,这位姑娘是?”

    赵若兰掩觜偷笑,正打算回答,逸风已抢先用脆地声音答道:“想必这位便是丐帮英俊潇洒的少帮主杜奇杜少侠了吧,若兰姐姐刚刚有和我提到你!小女子南宫逸香!”说完还向杜奇抛了个媚眼。

    赵若兰笑得肚子里肠子直打结,表面上还点头附和着,而杜奇则满面通红道:“南宫姑娘和若兰是怎么认识的?我记得若兰才到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朋友才是!”

    “哈哈哈哈……!”逸风和赵若兰爆笑了起来,听得杜奇又是一怔。

    “花子老哥,你怎么连小弟我都认不出来了啊!”逸风边笑着揉肚子,边说道。

    杜奇又是一愣,突然惊叫着抓狂道:“什么!你是逸风!你小子干嘛打扮成这样,害我差点就认不出来迷恋上你了!”

    逸风得意地笑道:“那自然有我的用意!不过连老哥都认不出来我,可见我装得有多成功!对了,老哥,京城最大的青楼是那家?”

    杜奇没好气地道:“干嘛问青楼?”接着突见他眼睛猛地一亮:“莫非……”

    “哎,既然猜到了,就不必说出来了!快说是哪家就成!”逸风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道。

    “宜香院!”杜奇笑呵呵地道。

    “那我去了!对了,你和若兰到时候可要多给我捧捧场哦!”逸风邪笑着潇洒而行。

    “行!那是自然的了,做兄弟的不给你捧场,我们还给谁捧场!”杜奇豪爽地笑道。

    刚到宜香院门口,那吵杂声、**声、笑骂声就传入耳中。逸风微笑着走进了宜香院,老鸨一看见逸风双眼就放出了狼看到羊似的光芒。因为她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心中琢磨着怎么才能把这标准的摇钱树弄到手。虽然心中恶念陡升,但脸上却仍保持着原有的笑容,嘴里也没有怠慢:“不知姑娘来我们这儿有何贵干!”

    宜香院中的其余客人看见逸风就两眼放光、口水直流,纷纷议论着逸风,想知道这么漂亮的姑娘不好好在家里呆着来院干什么!

    只听逸风用那脆的声音回答:“妈妈,我来这儿想和你商量点事!”

    “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妈妈都答应!”老鸨高兴地笑道。既然有事找,就肯定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小女子名叫南宫逸香,爹爹死了,就和我娘一起来这京城投靠亲戚,可是这里亲戚已经搬家了。现在我娘生了重病,躺在上,而我们母女又早已盘缠用尽,无银两看病不是办法,所以我就想来您这儿干些活,挣点银两,不知可不可以先预支……!”逸风将一个贫苦女子无处容的形象,演了个惟妙惟肖,眼睛里还硬是挤出了几滴泪。

    老鸨一听逸风这么说,心里可乐坏了,心想看来那些鬼点子是不必用了!呵呵,不就是一点钱嘛,你这颗摇钱树我留下了:“行!你需要多少银两,尽管说!”

    “二百两银子!”逸风装作满脸激动地道。

    老鸨笑眯眯地道:“好,妈妈马上给你!”

    “妈妈,我可得事先说清楚,我是卖艺不卖,而且还需要行动自由!”逸风破涕为笑道。

    “行!”老鸨干脆地答应了下来。嘿嘿,先把你留下来,以后的事可以慢慢来。

    逸风拿着老鸨给的银子后,感激地对老鸨道:“我先回去看看我娘,今天中午便再来!”

    “好!不过走的时候带些保镖吧,以策安全!”老鸨不放心逸风一个人走,怕她拿了银子就拍股走人了!

    “我不想让我娘知道我再青楼里干活,还是不带了吧!我的卖契还在您那儿,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逸风善解人意地安慰道。

    “也好,早去早回啊!”老鸨想想也是,就答应了他。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