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身世大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剑痴有些激动地问道:“剑儿怎么样了?他还好吧?这小子从小就让人省心!”

    逸风轻笑道:“我老哥他很好!”

    “那我就放心了!对了,你们怎么认识的?”剑痴问道。

    逸风便将如何和问剑结识的经过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

    剑痴百感交集地叹了一声,问道:“他和你一起来奇幻宫了吗?怎么没有看到他?”

    逸风轻声道:“不,他没有和我一起来,他现在应该已回中原了!”

    于是逸风便将自己如何为莫行空寻找解药,如何来到这里的经过讲了一遍,却独独将开启宫之事给省略了。

    “老前辈你为何离开我老哥,独自一个人跑来这儿?”逸风邪笑着问。老哥这师傅对老哥还关心的嘛,来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剑痴喟叹一声:“这事说来话长!”

    逸风感兴趣地道:“不要紧,反正多的是时间!”然后转向赵若兰道:“你去准备些酒菜来,我要和老前辈边吃边聊!”

    赵若兰脆声笑道:“好!你们等着,我这就去让丫鬟弄来!”

    赵若兰走后,逸风笑道:“现在可以讲故事了吧!”

    剑痴呆呆地陷入回忆中,甜蜜痛苦、难过悔恨兼而有之:“我的本名叫做南宫宙,年轻时,也曾风流倜傥、意气风发。谁曾想到在一次畅游西湖中,邂逅了现在的奇幻宫宫主胡秀玲。我们一见钟,此后经常形影不离出入江湖,人称江南双侠。”顿了顿,剑痴双眼流露出复杂莫名的神色,似悲似悔:“呵呵!没有人会想得到我们当初的定之物乃是宫之钥。”

    逸风一呆,有些吃惊地道:“宫之钥?!”

    “恩!宫之钥是胡秀玲家传之宝。不过那时的我们并不清楚她的传家之宝乃是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宫之钥。她也只当那是两把稀世的古钥匙,更加不明白为什么其祖要她好生收藏!”剑痴眼神有些空洞地悠叹道:“作为的见证,我们一人收藏了一把宫之钥。直到后来······胡秀玲遇到了赵家祥!”

    “若兰的父亲?”逸风邪笑地问道,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虽然故事很老。不过呢,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宫之钥会流落到西门老伯手中?我爹娘为什么也有宫之钥?

    剑痴轻轻地点了点头幽幽地道:“胡秀玲移别恋,上了年轻英俊的赵家祥,将自己的那一把宫之钥给了赵家祥。当时的赵家祥一眼便看出这正是武林中传说的宫之钥,但没有说破,却试探着追问胡秀玲另一把宫之钥在什么地方。网的胡秀玲并没什么怀疑,直接就告诉了他在我这里,并没有隐瞒那是我们定信物的事实。”嘴里有些涩涩的,剑痴苦笑着道:“看着满脸幸福之色的胡秀玲,赵家祥趁机和她发生了关系,然后唆使她向我讨回宫之钥。可当时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已知那是宫之钥的我怕将它不小心遗失,已经把它交给了我弟弟南宫宇保管。”

    听到这里,逸风突然激动地大声问:“你弟弟叫什么名字?”不会是听错了吧?!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和剑痴扯上关系。

    剑痴吓了一跳,奇怪地瞅了逸风一眼道:“南宫宇!怎么了?”

    “你确定是南宫宇?不会错?!”逸风不敢相信地再次确认。

    见剑痴郑重地点了点头,逸风突然站了起来,向他叩了一个头,行了一个晚辈礼,激动地道:“伯父,我是笛儿,南宫笛!”

    “什么?!你是笛儿?!”剑痴即南宫宙听逸风如此一说,激动地扑向他,老泪纵横地上下打量着他,不敢置信地问道。自己辛辛苦苦找了十几年没有任何消息的小侄子真的就站在自己面前?!一切显得太不真实!

    “我是南宫笛!伯父!”逸风望着真流露、满面鬓霜的南宫宙,不自地唤道。

    南宫宙激动地将逸风搂在怀里,兴奋地叫道:“笛儿,没错,你就是笛儿!和当年的小宇与小柔还真像,简直是他们的综合体!该死!我一开始怎么就没看出来呢!你可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你,可始终找不到!你可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害怕你也随小宇、小柔一起去了!你还那么小啊,还有大好的人生!我本已经对不起小宇与小柔了,若你再有什么意外,我可是死不足息,是南宫家的罪人啊!幸好幸好!快和我说说当年,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恩!对了,你的上是否有龙形玉佩,上面刻着长寿二字?”

    逸风听南宫宙如此一问,急忙从怀中掏出一块龙形玉佩,上面正刻着长寿两字,将之递给南宫宙。

    南宫宙接过玉佩,仔细一看,激动地道:“对!没错!就是这块!这是你一周岁生时,我送给你的生礼物!······苦了你了,孩子!这么多年你是怎么过的!”

    “我当年被月双圣给救走了,一直和两位爷爷住在双圣谷!”想起两个爷爷,逸风满眼都是笑意,轻声道。

    “月双圣?!那怪不得了!”南宫宙满脸的感激与兴奋!那可是站在武林顶端的人物,笛儿能得到他们的抚养,也是他的造化!

    “伯父,你还没有说为什么离开我老哥呢!”逸风邪笑着问道。

    只见南宫宙忽然颇有深意地怪笑了一下,道:“嗯!差点忘告诉你,其实问剑本名南宫箫,是你嫡亲的哥哥!”

    逸风惊呼道:“你说什么?原来我还有哥哥,而我的哥哥竟然是我老哥!这也太扯了吧!”接着眼珠子一转:“嘿嘿!不过,这可有意思了!”

    “你爹南宫宇和你娘杜柔儿创建月山庄后,生下一男婴,那便是你哥哥南宫箫。当时你爹见我武功好,又没有子嗣,便将你哥哥寄养在我这儿跟我学武。我抱走你哥哥时,他才一周岁,你娘舍不得但为了你哥后的前程,只好忍痛作别,为做纪念临走时,你娘送给你哥哥一个凤形玉佩,现在应该还带在他的上。你哥被我抱走后,第二年,你娘便生下了你,你满一周岁时,我还将你哥哥带回来和你见过面呢!就在那时,我将这块玉佩作为送给了你。”南宫宙突然满脸的恼怒、愤恨地道:“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没过几个月,竟然传来~~月山庄,庄毁人亡的消息。等我赶到时,你父母~~已经~~亡命多时了!强忍着满腔的仇恨,我在庄里疯狂地找了你很久,却没有发现你的尸体,强自安慰自己说没有尸体说明你没事。可我将你父母埋了后,找遍了大江南北也没有找到你。但这血海深仇仇不可不报,幸好还有你哥哥在,于是我便带着你哥哥隐居衡山,督促你哥哥勤练武艺,后好为你们报仇!”

    逸风悲伤中露出坚定的目光,对南宫宙道:“我一定要将害死我父母的仇人碎尸万段!伯父!我曾发过誓,报完仇才用南宫笛这个名字,没报仇之前,还是叫我逸风吧!”

    “有志气!不愧是我南宫家的男儿!”南宫宙赞道。

    “伯父,你老是岔开话题!问你那么多遍,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为什么离开我哥!”逸风摆了南宫宙一眼道。

    南宫宙轻叹道:“胡秀玲向我索取宫之钥时,我悲愤异常,毫不犹豫地向赵家祥提出决战,如果我胜,赵家祥便远远离开胡秀玲,将胡秀玲归还于我;若赵家祥赢,我便将宫之钥交出,从此再也不看胡秀玲一眼。不出意外,十七年前,我与赵家祥的决战于这里展开了。赵家祥仅输我一招,但终究是败了。他战败后,写了一封信给胡秀玲,信上说他自己由于私心,没有告诉胡秀玲她的传家宝正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宫之钥,感到万分惭愧,更令他感到对不起胡秀玲的是战败后,因一时的疯狂,原本放在上的宫之钥不知怎的就遗失了,并说自己最大的愿望便是开启宫,一探宫之谜,只可惜自己今生与宫无缘了。那时的赵家祥知道胡秀玲已经怀孕了,所以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帮自己完成愿望。写完信后,唉~~他便自杀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那么骄傲的人,因为一次决战就会去自杀寻死!我对不起她们母女俩。”

    “之后怎么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逸风听得兴起,催促道。想不到若兰的爹娘会和伯父有这么深的纠葛!为了宫之钥赵家祥那么聪明的人会付出生命?唉!宫之钥,还要害死多少人?!嗯!我猜得不错的话,西门老伯可能就是在那时得到了赵家祥的宫之钥。

    “自赵家祥自杀之后,胡秀玲便创奇幻宫于宫外围,并且找到我说要给丈夫报仇,与我定下了十五年后决战这里之约,并说明了赴约时让我带上宫之钥。”南宫宙有些悲伤地道。

    “所以去年你抛下我老哥赶来这里赴约?!”逸风邪瞄了南宫宙一眼道:“若我猜得不错的话,这次比武你败了,胡秀玲将你囚于此!”

    南宫宙点点头,脸上带着些笑意道:“她下不了手,看来她对我还是有些分的!”

    正在这时,赵若兰正好备置完的酒菜进来。

    逸风拉着赵若兰的手轻声道:“若兰,对不起!”

    “说什么傻话呢!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赵若兰有些好奇地问。

    逸风道:“我不该向你们说谎。其实我本名叫南宫笛,而那把宫之钥是我爹娘留给我的遗物,我从小被月双圣养大,也没向李寻花那样的神偷爷爷。”

    赵若兰抿嘴轻笑道:“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其实你也不必向我道歉。毕竟我也骗了你。你看我娘那么漂亮的人能生出这么丑的女儿吗?我易了容!”说完转出了石屋,只剩下南宫宙和逸风这伯侄俩。

    看着赵若兰离开逸风苦笑一下,对南宫宙道:“伯父,其实我还有一些事隐瞒着你。我已与赵若兰订了亲,也已经进过宫了!”

    “真的?!”南宫宙惊叫道。

    逸风轻笑道:“昨天,你难道没有听到訇塌之声?”

    “昨天是有点奇怪。不知怎的竟会有轰隆巨响的声音!难道?”南宫宙道。

    逸风狡黠一笑道:“那是我出宫时,宫倒塌的声音!”

    接着逸风便将如何开启宫的事说与南宫宙听,两人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已欢快地度过了一夜。

    旦清晨,逸风邪笑着对南宫宙道:“伯父,随我一起去见见奇幻宫宫主吧!”

    “这样恐怕不好吧,我还是不去了!”南宫宙为难地道。

    “去了,去了!只不过是见亲家,有什么不好的!你可是我的长辈耶!”逸风拉着南宫宙狡黠地笑道。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