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坠落不归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三人一兽出了地域谷,正高兴地踏进出入地域谷的必经之路。不归谷就在这附近,听说谷内有数之不尽的各类毒蛇,凡入此谷,必死无疑!

    “你们想不想看看不归谷?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逸风轻笑道。

    问剑有些担忧地道:“我看还是算了吧,赶路要紧!”不过,他肩上的小波儿,对逸风的提议却显得异常兴奋,比手画脚,“吱吱叽叽”叫个不停!

    逸风邪笑道:“老哥!咱们可是难得来这儿一回!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不去可是浪费感呐!反正只要不掉进不归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完不理两人,一马当先地向崖顶冲去。问剑和杜奇心里也着实想看看这人人畏惧的不归谷,因此没再说什么地跟了过去。

    到了崖顶,仰望着蓝天白云,不让人产生一种飘飘仙的感觉,向不归谷中望去,只见下面,朦朦胧胧之中透露着一片郁郁葱葱,美丽异常,一点也没有想象中的血腥可怕。正值逸风三人出神之际,突然传来一阵冷笑,三人当即回过神来,只见十几个红衣蒙面人围了过来,一看便只是血手会杀手。逸风三人心中戒备着,但表面上则露出一种轻蔑的笑容,只见来者仍是上回追杀丁青海的幽冥长老。

    “上次让你们逃了,这次可不会再有那种机会了!”幽冥长老尖着嗓子,声音中透着一丝狠毒的笑道。

    逸风一脸天真地笑道:“喔?也不知上次是谁夹着狗尾巴乱窜!”

    幽冥长老听到逸风用天真的语气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不满头青筋,猛然想起逸风嘴上功夫天下无敌,能让死人气活、活人气死,演戏更是一流,最好的办法就是不与他逞口舌之利,定了定心神,向手下喝道:“上!”

    只见那些红衣蒙面人一个个手提大刀,精准地向三人的脑袋劈去。问剑手拿雪剑运用“风雪四式”中的“风起云涌”将劈来的刀挡住。彼此一交手,三人敏感地发现,现在的红衣蒙面人武功都比上次的高多了。原来通过几次对三人的阻截,血手会头痛地发现三人不光难缠,而且武功也相当得高,志在必得的他们,不得不派来武功更为精湛的杀手。

    逸风三人本在崖边,而红衣蒙面人的武功又出乎意料的高,逸风一时大意,被地一步步向后退。问剑和杜奇看见逸风的危机,想救,却自顾不暇,没有机会,他们自己也由于过于焦急分心,被红衣蒙面人所逞,均已受伤。而逸风见自己往后退一步便是悬崖,凶险万分,更要命的是前六个红衣蒙面人,下手不留余地招招夺命,狠毒辣,使出全功力施展血煞天刃掌与醉星指,可照样无法退他们,还让自己不断受些小伤。

    幽冥长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迅速无比地掠向前去,瞄准机会,向逸风前,用尽全力就是一掌。

    只听一声犹如狼嚎般的惨叫,逸风已被打落悬崖,他的体不受控制好似流星般地下坠。问剑和杜奇眼见幽冥长老偷袭,却因本领有限,被这些红衣蒙面人死缠着,拼着受伤冲出去却也来不及去阻止,眼睁睁地看着好兄弟被打下悬崖,掉进不归谷中,不双目充血,悲伤绝,凄厉地大叫:“逸风!”,就连小波儿也在问剑的肩上怒吼不息。两人心中充满了绝望、悔恨、自责,早知会有此险,当初就不该因一时的好奇,来这不归死地。而幽冥长老见逸风被自己打下悬崖,有死无生,得意忘形地仰天大笑。

    “杀,杀,杀!杀光这些害死小风的险小人!”问剑双眼通红、怒发冲冠地悲声吼道。突然,幽冥长老的笑声嘎然而止,天地间好似只剩下了问剑的怒吼。静!四周静到了极点,温度好似也下降了不少,诡异至极,让幽冥长老及其手下不都感到一阵胆寒。只见,杜奇面若冰霜,两双眼睛也与问剑一样,鲜红滴,眼底闪烁着红红的火苗,声音平静至极地道:“好兄弟,一个人上路想必孤单吧!别嫌弃,就让这些人给你做个伴吧!”话毕,四周突然诡异地刮起了一道风。两人一兽已不顾一切地向眼前这些死敌斩杀而去。小波儿心中恼怒地瞪着幽冥长老,见其悠闲地站在边上看闹,更是恨得牙痒痒,逮到机会就暴发出前所未有的速度向他窜去。

    幽冥长老突然瞥见一道蓝光,还来不及反应,突觉脖子一阵刺痛,不惨叫出声。手更是本能地向脖子摸去。而这时的小波儿早就咬完飞窜走,去对付其他人了。

    小波儿只要见问剑和杜奇哪边出现危机,便上去咬哪个红衣蒙面人。要知道蓝貂乃珍品,其毒无比,被咬中者,如不服解药,必死无疑,而解药却恰好是貂血,他们连小波儿的影都抓不住,更遑论说解毒了。有了小波儿的帮助,血手会的这些人顷刻间全军覆没。闻着阵阵的血腥,双眼已渐复清明,看着地上那一具具凄惨难看的尸体,问剑和杜奇悲伤地跪在了崖边,小波儿也安静地坐在问剑的肩上,呆呆地望着崖下的不归谷。清风抚过,他们那带着些微血丝的头发飘飘而起,只剩下一片的凄凉。

    体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惨遭幽冥长老偷袭受重伤无法动弹的逸风心底一凉:“我命休已!”不闭上了眼睛,脑海闪过千万个念头,想到父母的大仇未报、想到两位爷爷的慈蔼、想到小波儿的可、想到问剑杜奇,心中涌起一阵甜蜜与不甘:“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别的不说,就算要死至少也得先将这血海深仇给报了!”这么想着,已经开始行动起来!虽然伤势严重,五脏微微离位,但还是强忍着内腑的痛楚,拼命地运起轻功心法,使自己下坠的速度缓慢了一些。

    也许是逸风的运气好,正巧摔落在了一处突峭的大树上,虽救了他一命,强烈的撞击却也让他更是伤上加伤。逸风强忍着浑的疼痛蠕动着子艰难地在树上爬坐了下来,心中叹道:“真他地熊,运气这么好!看来老天爷对自己还优待呢!”从怀中掏出药丸,吞进肚中,双眼不停四处打量着,只见这里与地面还有三十多丈高,心里不由忖思:“就是没这一的伤,自己也不能保证直接跳下悬崖会不会摔个半不遂,更何况以这子,跳下去也是找死!”在树上运气将五脏归位,几处有些阻塞的筋脉,也在药力的帮助下通畅了许多,虽然伤势还没有好,但对体行动却也没什么阻碍了。

    轻松地跳下树,不经意间发现树下突峭后面有一条被苔藓与一些杂草很巧妙地隐蔽起来可以侧通过一人的缝隙。逸风心里想道:“反正现在也没事去探探险也不错,说不定缝隙里面别有天地哪!”于是便扒开杂草,侧进了缝隙,莫约走了四五丈,眼前一下子开阔了起来,这是一个很大的山洞,逸风正高兴暂时有地方住下来,一不留神,便被一条长约二尺开外十分奇特的蛇给缠住了脖子。怪蛇张口吐着蛇信,逸风只觉得头晕晕的,想一般的毒对自己根本就不管用,这怪蛇居然让自己有中毒的感觉,可见它确实不普通,急忙探手向怪蛇的七寸处抓去,但怪蛇似知逸风心意,灵活地扭动着上躲了过去,接着猛地向逸风白皙的脖子咬去。逸风心里暗骂:“你这可恶的死蛇!你咬我,我就不会咬你?我还要扒你的皮,吃你的,看你还得意不!”

    想到就做,逸风右手在怪蛇将要吻上自己脖子的一刹那,迅速地抓住了蛇头,不让它前进半分,左手一把抓住盘在自己脖子上的怪蛇的蛇将它从脖子上扯了下来,毫无顾忌张嘴便向怪蛇的子狠狠地咬了下去,带着浓郁腥味的蛇血,不住地流进逸风的喉咙。与此同时,有许多不同种类的蛇,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但在靠近逸风两丈左右的时候,盘停了下来。

    其实被逸风咬死的那条怪蛇,是蛇中的王者。它的毒可以说是万毒之最,草木触之即死,若不是逸风从小被月圣泡在药缸里长大,对毒有很强的抵制,早就被这条怪蛇给毒死了,哪还有什么力气反抗,可是那时的逸风早已被蛇毒入侵体内,头晕的他,一时可没想到这条怪蛇是哪一品种,张口就咬了下去,将蛇血给吸得一干二净。算来也是那条怪蛇运气不好,碰上谁不好,偏偏碰上逸风这个怪胎,硬是让自己活活地被对头给吸死。

    怪蛇的血液正好将逸风所中的蛇毒给解了去,头不晕了,一轻松的逸风,突然通体发红,只觉好像有熊熊大火正在体内燃烧一样地让人难受,猛地想起有些极为罕见的蛇血可以增加功力,难道自己遇到了这种好事?于是赶紧盘膝坐下运功,直到不再感觉时,才收功起。但觉浑轻灵了不少,内伤也完全好了,逸风高兴地笑了起来,拾起地上的怪蛇邪笑道:“你不是很想吃我吗?吃呀,吃呀!哼!老子说话算话,你的血老子喝完了,现在就吃你的!”说完向四周一瞅,只见地上到处都是蛇,但每条蛇都静卧着,来回扫视了一遍,发现地上有干柴,便拿了写,用打火石将干柴点燃,将怪蛇扒了皮烤着它细嫩的

    突然只觉一股劲风吹来,现在逸风的功力今非昔比,知道有人来了,心中暗暗道:“真想不到这鬼地方也有人敢来!”转头一看,只见一个年近七十的老人飞掠了过来,对自己高声喝道:“哪来的臭小子,你难道不知道不归谷的规矩,竟敢单枪匹马地闯了进来!”

    逸风嬉笑道:“老头!你难道还是不归谷的主人不成!这些蛇又不是你养的,我吃些蛇难道还得向你禀告!常听人说过进入不归谷,九死一生,难道是你捣的鬼?”

    老者有些高傲地道:“你说的不错,我便是这不归谷谷主!这里的蛇当然是我养的!”老头边说边向四周扫去,看见地上怪蛇的蛇皮后,突然厉声对逸风道:“小子,是你将我的金冠蛇王给吃了?!”

    逸风嬉笑道:“它要吃我,我自然可以吃它!你难道还让我还你蛇王吗?”

    老头怒声道:“自然让你还我蛇王!”

    逸风狡黠一笑:“怎么还?我已经将它吃进肚子里啦,难道还指望让我将它给拉出来?你也不闲臭!”

    恼羞成怒地老人厉声喝道:“臭小子,找死!既然你吃了我的蛇,那我要喝你的血!”

    逸风轻笑道:“喝我的血容易!只要你有那个本事!”

    老者突然大喝一声:“臭小子,接招!”老者用了一招泰山压顶向逸风攻去。只见四周蛇群感觉到危险,迅速地飞起向后退去。

    逸风只觉老者掌力浑厚,不敢正面相交,闪想躲,但老者已经在半途变换了一招,来不及反应的逸风,被老者一掌打得头昏脑胀、星花四起,昏了过去。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