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相见恨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魂天星 书名:天心笑天涯
    逸风见到少年还有那个大汉都带着惊诧、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自己便笑呵呵的对他们说:“喂!我有这么好看吗?你们干麻这么看着我!”

    少年和那个大汉具回过神来,只见少年尴尬一笑,拱手道:“抱歉!在下只是有些震惊于小兄弟的武功!”

    “抱什么歉,我的武功只不过还过得去,有什么好震惊的!对了!大丈夫不拘小节,不必在下在上的,听起来就别扭!”逸风呵呵笑道:“看起来你的年纪好像比我大些,干脆我叫你老哥,你叫我小弟就行了,你说是不!”

    少年听逸风这么一说,便豪爽回笑道:“是极,是极!”

    “是什么极,快陪我兄弟们的命来!”

    逸风面带天真的微笑道:“这位大哥,请问是你在放吗?这种缺德的事,以后可要少干哦!”接着转头对少年说:“老哥,我怎么忘了自我介绍了,呵呵!我叫逸风!在我边的蓝貂叫小波儿。你叫什么?他们为什么追杀你?”

    只见少年长叹一声道:“我叫问剑,江湖人称双绝公子。至于他们为什么追杀我,此事说来话长,暂且不说,我们还是先料理了这个坏蛋,我再慢慢告诉你!”

    逸风笑着说:“对!我们应先搞定这个坏叔叔再说!呵呵!我看要行刑供对这位大叔来说,有点不厚道,他是死也不会说的,我们干脆直接送他到极乐世界,也算功德一件!”

    “算你们没瞎眼!老子早把生死置之度外,什么也不会说的!别那么多废话,快给老子来个痛快点的!”大汉深知以自己的武功,打是绝对没有胜算,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个杀手,即使输人也不能输阵!

    逸风笑道:“看你这么豁达,少爷我说什么也要给你一个痛快!”正说着,也不给大汉反应的机会。他的手指就已点上了对方的死。只见他拍了拍手,从怀里掏出一粒丹药,转头递给问剑,对着他灿烂一笑道:“老哥!现在可没什么闲事了!吃了药就该给我讲讲你的故事了吧?!”

    问剑看了一眼大汉,将药塞进嘴里,笑着对逸风道:“你看,这儿是说故事的地方吗?”

    逸风一听,看了眼四周,呵呵笑道:“我倒忘了这儿这么多碍眼的尸体,的确不是讲故事的地方!”

    问剑笑了笑跨步向前走去,铁镣响起一连串的哗啦声,煞是刺耳!

    逸风忙道:“老哥,先别急着走啊,你浑是血,已受重伤,手上脚上还带着铁镣,能走几步?!”只见他飞快地拦住问剑接着道:“还是先让我把铁镣弄断再走吧!”

    问剑眼神有些暗淡地道:“小风,别费心思了!你弄不断的!血手会为了从我上得到修罗剑谱,怕我逃掉,给我用的可是寒冰铁母打制而成的铁镣!”顿了顿,只见他又苦笑道:“并且他们还封了我一半的功力!”

    逸风哈哈大笑道:“我当是什么大事呢,原来小事一桩!我可以马上让老哥你恢复自由!”

    “真的吗?!我可以恢复自由?”问剑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逸风呵呵笑道:“当然是蒸的了,还煮的呢!”说完他解下上的包袱,将它打开,问剑一看,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只见这包袱里不光有常的生活用品,还有很多他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希奇古怪的东西。只见逸风从中拿出了一把剑。此剑一出鞘,一股人的寒气冒了出来,使人好像从沙漠中一下子进入了大雪山。

    问剑见之惊呼道:“雪剑!”雪剑是三百年前,最著名的铸剑大师南宫天羽花费了三十六年的时间打造而成的。其剑极寒,可削金断玉,称为神剑亦不为过。

    逸风笑眯眯地道:“不错!是雪剑!这下你可相信我能断掉你上的铁镣了吧!”只见逸风将雪剑灌足内力,在手镣上轻轻一削,手镣应剑而断,又在脚镣上一削,脚镣也断开了。

    问剑虽然为人稳重,但重获自由的他也不由高兴地笑道:“哈哈!我自由了!快让我看一看雪剑!”刚获自由的他,马上又发挥了其剑痴的本质,真不愧是剑痴的徒弟!

    逸风也高兴的笑道:“行!”说着就把雪剑递给了问剑,一点也不在乎雪剑这把神剑。

    问剑兴奋地把玩着雪剑,随手舞了起来,嘴里还不停地赞道:“好剑!好剑!”就在他舞得正起劲时,突然听到几声秃鹫的唳鸣,抬头只见一群秃鹫在头顶飞舞盘旋,一看就知道它们是被尸体散发的尸气吸引来的。

    就在这时,只听逸风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只见他对问剑尴尬一笑,拍拍肚子,转头仰天望着秃鹫,嘿嘿笑道:“一直以来都是你们吃人的,现在少爷我可要尝尝你们的什么滋味了!老哥,你们那几只秃鹫,长的又肥又胖,也肯定又鲜又嫩!我们就吃那几只了!”

    问剑一听说要吃秃鹫,早就目瞪口呆,吃吃地道:“吃秃鹫?你确定秃鹫能吃吗?”

    逸风笑嘻嘻地道:“这有什么不能吃的,只要我用些药材,把鹫毒除去,就行了!”说干就干,只见逸风的手轻轻一甩,就见那几只早被逸风内定了的秃鹫,齐声发出惨叫,刷刷地落了下来,就在快接近地面时,逸风轻飞起,将那些秃鹫抓在手中。若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些秃鹫的脑袋已被一根极细的金针穿透了。

    “我们的午餐有着落了!呵呵!老哥,再往前走,好像有条干涸的水沟,旁边还有很多储水的水草、仙人掌等植物,在那也许可以弄出些水来,我们去那儿吧!”抓着秃鹫飞回来的逸风笑嘻嘻地对问剑道。

    在沙漠中生活,问剑可没有什么经验,随口道:“这把剑还给你!我的武功未复,走不了那么快,真对不起,可能又要拖累你了!”

    逸风收好雪剑后,故意板着脸道:“你我都老兄小弟的了,还说什么拖累不拖累的话!再这样说就表示你不认我这个小弟了!”

    问剑急忙道:“不说了,不说了!算是老哥我的错,行了吧?!”

    逸风笑嘻嘻地道:“这还差不多!”

    到了干涸的水沟旁,两人便开始行动了起来。将水挖出来的时候,逸风还没什么,顶多是脏了些,而问剑却早就累得满头大汗,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浑都是血色的泥沙。只见两人高兴地大叫:“有水了,有水了!”然后对望一眼,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原来他们两人现在像是泥娃娃,满都是泥沙。他们喝足了水,就见小貂儿也学着他们的样,把头栽在水坑里喝了起来。

    正午的沙漠上,逸风用药材把秃鹫去毒之后,烤了起来。不一会儿功夫,就香气扑鼻,烤熟之后,两人一兽,就狼吞虎咽地抢着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把秃鹫吃得只剩下骨头渣了!那样子好像一个月没有吃饭一样,用逸风的一句话,没办法,实在是太好吃了!若慢了点,就被他们给抢没了!

    问剑打了个饱咯,赞道:“想不到秃鹫,这么美味!”

    逸风也笑道:“我也是第一次吃秃鹫不错的!”小波儿也附和着直点头。

    “老哥,现在你可该讲你的故事了,我可等着听呢!”

    问剑陷入了回忆当中,幽幽地道:“我从小就跟着师傅住在衡山,也不知爹娘是谁。每次提起爹娘时,师傅总是说‘你没有爹娘,我带你走时,你的父母就已被杀了,所以你一定要努力学好武功,将来为他们报仇!’可是去年,师傅说要出远门办些事,便一直没再回来。血手会的人不知从哪得知我师傅有修罗剑谱,便找上门来说要借剑谱一观。我没答应。可他们志在必得,派来的都些银牌杀手,由一个金牌杀手领队,我敌不过他们,便被捉到了血手会。血手会会主,亲自向我索取修罗剑谱,我骗他们说剑谱在我师傅剑痴那儿,他现在去了沙漠中的一个古城。于是血手会会主便制了我一半功力,派人给我上了那铁镣,让我带他们去见师傅。我在半路上逃跑,便遇上了你。呵呵!其余的你都知道了就不必我在说了吧?!”

    逸风沉思道:“血手会?我爷爷不是说血手会是一个由强盗头石不全创建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帮会吗?”

    问剑叹了口气道:“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现在的血手会已发展成了中原第一大帮会了!喂!对了小风,你怎么会一个人在沙漠中?你那爷爷又是谁?”

    逸风笑了笑,但笑声中夹杂着忧伤地道:“老哥,说来我们还真是有点同病相怜。我从小跟着我的两位爷爷长大。我爷爷说十三年前,正巧碰到有黑巾蒙面人追杀我,就把我就了下来。现在让我出谷寻找仇人报仇,正巧碰上了你!”逸风说完,只听小貂儿突然“吱吱叽叽”地叫了起来,有比手划脚的,意思是说逸风不够义气,不把它介绍介绍。逸风一听小貂儿这么说,忙对问剑道:“它叫小波儿,前人主人梅花居士业已羽化,现在就跟着我了。它啊,早在三百年前就已通灵,用处可大着呢!”然后转头对小貂儿,伸伸舌头道:“这样的介绍你还满意吧?”小貂儿神气的点点头。

    逸风突然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对小貂儿道:“如果不满意,我还可以再帮你介绍一番!你看怎么样?”

    只见小貂儿刚才的那股神气劲全没了,慌张地躲进问剑的怀里。问剑见了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逸风忽然对问剑道:“老哥,我现在帮你恢复另一半自由吧!”

    问剑见他转换话题简直比翻书还快,忙道:“这是血手会会主用独门手法制的,你能解得开吗?”

    逸风听问剑这么一说,顿时激起了他的那股狂劲,大声地道:“天下没有我解不开的制!老哥先让我看看你是哪里受制了!”说完也 不顾问剑同意不同意,便将他浑上下查了个遍,笑呵呵地道:“看来血手会会主还有些门道。你被他点中任脉,又用回旋内力封了你几处道。如果换了别人,也许还解不开。但碰上了我,这算是小儿科了!我七岁是就会解了!”于是,逸风让问剑将上衣脱掉,盘腿坐下。只见逸风左右两手连抖,已将问剑上的许多道上不偏不倚地各插了一根金针,接着得意地向问剑笑道:“老哥,我这手无影神针怎么样?你快运气看看所封道是否已通!”

    问剑早已对逸风的这手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本事习以为常,当下运气一试,果然功力尽复,道已开,浑清爽至极,高兴地笑道:“好了,好了,全都好了!”逸风一听,手运吸字诀,将无影神针尽数收回!

    太阳已经偏西,两人一兽继续向去中原的路上前行······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心笑天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