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孤立

    原来,凌雪拿到了种子以后才发现不妥,她虽然拿到了种子,但是辣椒种子只有这么一小个,任谁也不会相信它能炸出很多辣椒粉来,所以要瞒过江可成的耳目,还得种下才行。

    但是这种下也不能真的种下了,谁知道这里的辣椒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气候条件下种植?看杂货店老板那精细的花盆就知道这辣椒即使在矿星也是名贵品种,不好种活的。

    现在凌雪只得了这么一个辣椒种子,如果种在花盆里死掉了,那岂不是害她白白撒卖痴了这么久?

    还是种在空间里更加划算,百分之百的存活率不说,还生长得很快,她很快就能吃上辣椒了,只是空间毕竟是她的秘密,是不能让江可成知道的,要想所以才会有眼前这一幕……

    凌雪在这边解释了半天,江可成似信非信得点了点头,在凌雪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又问:“你把它种在底下,难道这种花难道喜欢凉吗?”

    凌雪心又悬了起来,她这辈子也是第一次见过辣椒,天晓得这里的辣椒是喜还是喜阳?她眨巴眨巴眼睛,乌黑的眼珠黑鼓鼓的转,正纠结着怎么样编一个借口。

    正好此时奴隶们上工的铃声响了,江可成将凌雪往怀里一放就往外走,凌雪舒了一口气,可算把这一关过去了。

    矿星上资源丰富,尤其以玄铁为主,更有很多其他的矿场资源。

    但是自从矿星被人买下之后,已经开发了几百年了,虽然上面的资源还算丰富,但也架不住几百年的挖掘。很多矿脉已经不复存在了。

    现在的矿星如果要挖矿的话必须要走上数百公里以外的地方去挖矿,这样远的路程单靠脚走是不成的,必须有悬浮车。

    矿星上单独有专门运送货物的悬浮车送这般奴隶到工地去,只是这些悬浮车都是很老旧的产物了,都只能装二三十个人就装不下了。

    这样小容量的火车,放在星际其他地方那是早就应该被淘汰的古董了,但是放在矿星却是依旧在服役的车子。

    矿星现在有低等奴隶上万人,车子只有十几辆。要把这些奴隶全都运送到工地上去,需要两三趟才能运完。

    好在这些火车虽然已经是老古董了,但是速度还可以,几百公里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就算是来回也用不了十分钟,所以还算可以。

    和江可成一起的那批奴隶上一次是新人,为了让他们尽快上手,所以他们是一起培训的。新奴隶有专门的悬浮车,所以没有和以前的奴隶一起。

    但是到了这次,他们就必须打散,进入以前的小队里,和老奴隶一起上工了。

    江可成被分到了王大胡子的小队里,和他一起的还有他上次看到的那个皮肤白皙好像女人一眼的少年。管理人将他们两个带到队伍里就走了,只留他们两个留在那里任由小队里的队友打量。

    王大胡子姓王,壮实的材,古铜色的皮肤,正是矿星男人的标准样子,他之所以叫王大胡子还得命于他那满嘴满脸的胡子,黑黑的胡子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露出猥琐的小眼精光闪烁。

    正所谓相由心生,单看他的样子。江可成就可以猜测这个人肯定不是什么善类。但是在看到队伍里安安静静的状态,江可成立即就肃然而立,一点都不敢轻视对方。

    王大胡子干咳了两声,见到队伍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心中有些满意,他迈着八字步像审视货物一般围着两人转了两圈,然后在两人面前站定,一脚踩在旁边的一个灰色的大石头上,一脚踩在地上,双手握住拳,只听骨节啪啪地响了几声之后他才哈哈的笑了两声,说:

    “既然今天我们小队来了两个新人,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那就先让两个新人瞧瞧我们的规矩如何?”

    旁边的人自然响应,乱糟糟的说着赞同的话。

    王大胡子满意的听了,双手一压,周围立即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他,他脸上的得意笑容更胜,也不见他做任何动作,只见他单手握拳轻轻在脚下的石头上一拍,脚下的石头立即碎成几块,他那一拳竟是有数百斤重!

    小队里的人显见是常常见到此事的,王大胡子拳头未落便已经有叫好声四起,凌雪躲在江可成前,悄悄地从扣眼里往外看,见到此幕,皱了皱鼻子,心中颇为不屑,不就是4级体术者吗,居然这么横!

    对于凌雪的动作,江可成似有所感,他装作不经意的抚了抚前,示意凌雪不要轻举妄动,面上却依旧是淡然无比,但是眼神流转间却是依旧毫无波澜,好似对这样的景并不在意。

    王大胡子凌厉的眼神在新来的两人上掠过,江可成自然对他毫不理会,依旧是我行我素的样子,并不理他。

    但是另外一个人可撑不住了,他朝王大胡子拱了拱手,赞了句:

    “王大统领果然威武,小的沈安之万分佩服。”

    少年的声音清脆婉转,引人注目,凌雪从扣眼里往外看,却只觉得那个人的奉承真是假的可以。

    见到终于有一个人服软,虽然明智那语气里满是敷衍,但是王大胡子用满意的眼神看了看这人,只这一眼,王大胡子的眼神却看直了,只见这人和矿星里一众的高壮的大汉不同,这后生形俊俏,长得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若不是有喉结,当真就与女儿一般,甚至比王大胡子以往的见过的女儿都要好看。

    矿星本来就是偏远星球,除了本土奴隶生的儿子,外来的女人很少,众多挖矿的壮年男长年处在一起,难免有些生理需要需要解决,偏偏这里女人很少,所以在矿星,长得好看的男的变成了发泄生理需要的工具。

    王大胡子对于这些事是最为衷的,再加上他为不大不小的小队长之一,自然有些许不言自明的权利,本来还在恼怒的他一见到这般俊秀的人儿,直觉的骨头都酥了三分,心中那些不堪的想法立即升起。

    只是,现在的场合不对,而美人却有些腼腆,被人用露骨的眼神一看,便低下头去,露出雪白的颈项,怯怯的,果然如女儿一般。

    只是奈何时机场合都不对,王大胡子强自摁下上涌的血,哼了一声,强迫自己将眼神从每人上转移过来,移到江可成上。

    这一看,王大胡子就有些皱眉,原来,此时江可成也正用审视的眼神看着沈安之,神色专注,好像也起了兴趣。

    原来,这个人就是江可成在管理处哪里见到的那个人,他到底是少年心,本来见到这个人能和自己想到一起去,还以为是个和自己一样气质高洁的人物,却原来不过依权附势的污泥烂人物,真亏自己还在那里和自己比较了一番,现在想来真是让呕血,他哪里能和自己比了?

    王大胡子冷哼了一声,他心里龌龊,便以为别人就和他一样,也好这一口,看着江可成的眼神便更加凌厉。

    正在这时候,接送奴隶的悬浮车来了,王大胡子只得强自忍住怒气,率先上了车,其他人鱼贯而入,只是都距离江可成几米远的距离,有意无意的将江可成孤立起来。

    江可成也不以为意,我行我素的走向悬浮车,凌雪趁江可成不注意用小小的爪子扒着扣眼,向外看去,有趣的发现所有的人都离江可成一两米远,好像在躲瘟疫一样,将江可成孤立起来。

    到了工地上,小队里所有人都自己组队进入了工作状态,就连另外一个新来的沈安之都被王大胡子分到自己队伍里,只有江可成完全被孤立起来。

    玄铁也不是到处都有的,每一顿石头里最多能够找到一两块玄铁,在工地上只有有经验的老工人才能从灰色的石头里发现玄铁的蛛丝马迹,然后由力气大的工人在将此挖出来,老人和新人配合好才能挖到更多的玄铁。

    不然的话,单凭一个人蛮干,矿地上的石头上堆积成山,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挖到玄铁?

    所以,矿工中最敬佩的人不是力气大的人,而是有经验,能够准确找到玄铁位置的人,要想挖到玄铁,这绝对不是一个新人能够自己办到的活计。

    由于矿星上的食物和物资都是和挖到的玄铁挂钩的,没有玄铁就没有食物,所以工地上所有的人都干得火朝天。

    王大胡子别看为人蛮横,但是却也不是只讲蛮力的人,只看别人在他的带领下一会儿就找到了很多块玄铁,就知道他在小队里的威信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别人都在那里忙碌着,只有江可成自己坐在一旁无所事事,见到此景,凌雪有些担心,在这样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被众人孤立的江可成显然处境堪忧。

    她在江可成前抓了抓,江可成知道凌雪有话说,就转朝角落里走去,转个弯,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