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交易

    正午的阳光是在太过猛烈,虽然穿着厚厚的兽皮衣也把皮肤晒得通红,要不是这时候矿星里出行的人最少,为了尽量不惹人注意,江可成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去拿自己的东西。

    矿星上没有法律,有的只是矿星主人订立的简单的制度和弱强食的秩序,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江可成可以想象他们这帮新来的奴隶的东西肯定很难保住。

    虽然他实力已经恢复了大半,但是他修炼的功法特异,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只要使用就会对自己的体有伤害,可谓要伤人必先伤己。

    所以除非必要,他不会动用自己的能力,否则就会折寿。

    因为他这功法的缘故,他只要使用异能,不知道旧伤在什么时候再次复发,为了尽可能的避免冲突,他才最后找个人少的时间去拿,为的就是不被别人盯上。

    不过,江可成想到自己去拿东西的时候财务处另外一个个子高挑,皮肤白皙得好像女人一般的少年,心中有些好奇,到底是有些少年心,他心中就起了攀比的心思,不知道那个少年到底适合自己一样考虑到这些原因才去的这么晚呢,还是只是偶然被什么事耽误了才刚好捡了这个时候去。

    自己是因为从小被当做家族继承人培养才能想得这么复杂,那个少年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但不管怎样,如果他真的是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那么那个少年的心智就非同小可了。

    毕竟只是点头之交,江可成也没有在别人上想太多,这念头只是在脑海里转了转,他就转头开始处理自己从财务出纳回来的自己的东西了。

    他首先抖了抖自己的小包袱。将包袱皮随意地丢在一旁,里面值钱的东西早就被管理处的人搜走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留下的只有一件换洗的衣服,洗的发白的蓝色袍子有些皱皱的甚至有些破洞,除了还算干净这样的一个条件之外,这件衣服简直像乞丐装一样,是他逃跑时专门准备的不起眼的平民装束。

    这样的衣服即使在矿星上也是到处都是,除了擦地板并没有什么用途。管理处的人当然看不上眼,这也是它能留下来的原因。

    包袱里除了这件衣服之外全都是贵重的晶石或者刀具,都是他逃家时专门挑选的没有家族徽记,并且十分贵重可以随时变卖的东西,本来还想着靠这些东西走遍星际的,现在全都便宜了那些人了。

    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这样,江可成皱了皱眉,胖胖的脸再次皱成包子样。若是凌雪看到他这个样子就会发现,这个原本一直都人畜无害的青年在皱眉的时候也有种沙发果断地杀气,这种气场好像从小浸一般早就深入到了骨子里,在他没有注意的某个动作时就会不经意间显露出来。

    以后一定让他们加倍换回来!江可成这般想着,心里却依旧是淡然无波,并没有在这种笑出纠缠太多。

    只见他在灰白色的衣服里翻了翻。最后在衣服的夹层里找到了一个凸起的地方,他轻轻一按,一个空心的圆环状物体就这么显现出来。

    见状,江可成笑了笑,还好这个东西没丢,那么其他东西丢了也就没有什么了,他这般想着,也不用刀具,直接用手轻轻一抓。已经恢复了大半的体力量就将这件衣服抓了一个碎洞。露出里面一个朴实无华的银色戒指,上面的五瓣梅花熠熠生辉,开得十分绚烂。

    这时候凌雪看到他脱衣服,正扭头避嫌。没有看到,否则她一定能够认出来江可成手中拿着的可不是普通的戒指,而是由星际第一炼器大师穆昔年的得意之作,比之原来凌雪幼时拥有,后来被凌家叛徒周文远抢去的那个只有几个平方米的空间戒指有大上许多。

    只可惜,凌雪没有看到,因为此时江可成带这凌雪好不容易回到家,立即就想将上的皮衣脱下,只看他刚刚脱了上,准备脱裤子的时候被凌雪叫住了。

    “唉唉唉,你干什么呀!”

    听到声音,江可成这才想起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但是他脱衣服的动作却没有任何减缓,双手放在裤腰带一边解一边问:“怎么了?”

    语气是漫不经心的,好像只是再走个过场而已。

    “你……你还脱,你耍流氓!”

    “噗……”江可成笑了,“我怎么耍流氓了,这是我的房间,又只有我一个人,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说完,好像闹脾气一般,江可成将上的裤子也甩掉了。

    “只有我一个‘人’”?凌雪快崩溃了,那我是什么?

    可是现在明显凌雪是解释不清的,于是江可成听到久久没有回音转头准备询问的时候,就看到小狐狸背对他像人一般坐着,姿势还是高傲的仰着头,很贵族般的作法,但是两只小爪子却紧紧捂住眼睛,连两只尖尖的耳朵都耷拉着,好像怕听到可怕的声音一般。

    “哦……”江可成恍然大悟一般的叫了一声,才说:“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一只母狐狸!”

    “‘母’狐狸,‘母’?”凌雪觉得自己都要气疯了,她狠狠地跺脚踩着地转了几圈,偏偏这事没有办法解释,只能自己生闷气。

    江可成觉得双爪握拳,踩着猫步的小狐狸暴走的样子十分可,很想让人摸摸它柔润的皮毛,他从来都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将凌雪抓在掌中,蹂躏了一番,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凌雪反抗无果之下,只能任他蹂躏,心里还在安慰自己,这没有什么,这没有什么,反正我现在又不是人,这又不是我的体……

    说到体了,凌雪睁开眼,这才注意到江可成并没有脱完,最起码还是留了一个大裤衩的,这样的形象,凌雪回老家时经常见到村里的青年这样穿着,也并不避讳,只是,看到江可成的形象,倒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江可成本来摸小狐狸摸得很高兴,并不知道它为什么要笑,于是便问了出来。

    谁知,小狐狸先是盯着他看笑了半晌,笑得左摇右晃,捂着肚子在桌子上打了个滚儿,知道他忍无可忍,觉得全不自在不停地发文之后才告诉他:“你太胖了,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胖的人,你上的肥实在太好笑了!哈哈哈……”

    江可成的脸黑了,说实话,他的这自己也很苦恼,本来嘛,星际的异能者全都练习体术,只要是稍有志气,稍稍修炼过体术的人都有一健美的肌,偏偏他,上的怎么都下不去,明明他没有比别人少锻炼啊,可是上的肥却不减少。

    尤其,在他有那样的两个不管是品貌还是才华人品都是人中龙凤的父母亲的况下,更是有很多人怀疑他是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

    不过那些人虽然嫌弃他胖,却碍于父母亲的权势不曾说出来罢了,眼前的小狐狸却不给他半分面子,直接笑个不停不说,还当面指出来……

    自己的缺点被当面指出来,这对于从小便万众瞩目,众人恭敬中长大的江可成来说还是第一遭,刚开始确实有些不高兴,但是不高兴他能对着眼前火狐狸这么小小的一只发脾气吗?

    这么可的东西,谁都不会忍心伤害她吧,更何况,他难道跟一只畜生计较?

    所以他只能忍着,忍着忍着,胖胖的圆脸憋得通红。

    凌雪看到他这个样子,越发可乐了,问他:“你为什么脸这么红?”

    江可成辩驳:“哪有!刚刚晒得!”

    他体上刚刚晒红的地方早就消下去了,难道脸上还留着?凌雪听到他拙劣的借口越发可乐了,看着他那难为的样子,凌雪觉得自己变成宠物这几天的怒气都消了许多。

    这难道就是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凌雪心里想,自己和江可成相处了几天,果然被带坏了。

    笑到最后,凌雪看着小胖子尴尬地快要生气的样子,也懂得适可而止的道理,便好不容易忍住了,安慰他说:“好了,没关系,胖也有胖的好处,最起码,我趴在你上时感觉很舒服的,垫儿比沙发垫子都舒服。”

    他有没有听错?江可成泪眼迷蒙,自己居然被一只小狐狸给安慰了?它讲这话还不如不讲呢,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江可成出生辩解说:

    “我父亲说了,他以前小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的,只要过了十八岁就会变瘦,变帅的!”

    “是吗?你父亲真这样说?”

    小狐狸是不笑了,但是那黑亮亮的眼神里满是不能相信的神态让江可成觉得还不如刚刚笑的时候呢。

    他有心给小狐狸一个肯定的答案,但是——

    “我父亲是没有这样说过。”江可成神尴尬承认,他还是不习惯说谎,第一次说谎就被抓到,运气太背了,江可成叹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