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谈判

    青年说完用眼神看着凌雪,那眼神里满是无所谓的淡然,一副万事不在我心的摸样,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心跳的有多快,他有多么想让眼前这只小东西答应。

    不管这小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历,又为什么会说人话,只要它能够帮忙找到白晶的下落,那么一切都不重要。

    他的心砰砰的,几乎要跳出口来,质问的话几乎都转在嘴边,可是他却不能说出口,忍住了。

    长期的被当做下任继承人的家族教育让他明白什么叫做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尤其是在谈判的时候,一方一定不能表露出任何的急切心理,否则一旦被别人看到你的真实意图,在谈判过程中一定会有不必要的损失。

    青年这样想固然没有错,但是他这次却严重高估了面前的对手。

    凌雪并不知道对面的青年心里在想什么,她歪着头考虑了一会儿,却依旧思索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以前的生活经历简单,虽然地球这几年很不稳定,她也经历过几次危险,但是因为有着空间做最后的保障的原因,除了最后的这回,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将自己命交给他人管理这样复杂的事

    而且,或许因为她是女孩的原因,凌父凌母只希望她开心长大就好,能够学习些东西成为大家闺秀更好,至于什么勾心斗角,他们都以为能够一辈子将女儿保护在羽下并没有教她那么多。

    凌雪自幼又是那种不贪图奢侈享受的人,所求不过是和父母过平平淡淡的生活,一生安好,所以对于利益什么,除非关乎家人。她一向都不是很在乎,多一点少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所以,对于眼前的形式,她并没有像眼前的人一样想那么多,她只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拒绝眼前这个青年的提议。

    不管这个青年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凌雪可以肯定的是眼前的这个胖胖的青年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而且,他也是目前唯一知道她会说话的人而且没有被吓疯。或者拿她去做研究的人,这就足够了,于是凌雪点了点头。

    青年长舒了一口气,见到凌雪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又转过拿起原本掉在地上的熏掩饰的大口吃了起来。

    熏刺激的味道在房间里弥漫,凌雪想到刚刚自己吃的时候那种难吃的味道,站在桌子上的她不由退后两步,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青年。

    青年依旧吃得很香。口舌生津的样子,看得久了,凌雪也有些饿了,她咽了口吐沫,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味觉出了问题,不然为什么这个人吃起来就那么好吃?

    青年吃得很快很急。一块十几斤的熏很快就消下去一半,把凌雪看得目瞪口呆,从来没有看到吃这么多的人。

    从她医生的角度上来看,如果青年接着再吃下去的话,她一定得准备好催吐的工具了,应为搞不好他得会儿得把胃给撑炸。

    还好,青年停住了,他抹了抹嘴,看到眼前的小狐狸四足着地。脖子后仰用一副很人化的惊讶看着他和眼前的熏。他尴尬的笑了两声,心中却暗自庆幸自己把刚才那幕给瞒过去了,于是他用很和蔼的语气问眼前的小狐狸:

    “小狐狸,你要吃吗?”

    凌雪皱了皱眉。小小的狐狸脸皱成了包子样,十分可,“你可以叫我小雪。”

    “哦。”青年点点头,“可是你明明是红色的呀,为什么要叫小雪?”

    凌雪不搭理他,转过头给他一个股,起名难道就看颜色吗?那我叫你小黑就好了呀。

    青年知道自己被鄙视了,他挠挠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碰到眼前这个小东西就犯傻,这么傻的问题也问得出来,一只小狐狸,它能说话就够稀奇的了,再有个稀奇古怪的名字,也没有什么不是吗?

    “哦,对不起,我不该问你这个的。朋友之间礼尚往来,你告诉我名字了,我也告诉你,我叫江可成。”

    “哦,那我叫你小成好了。”

    ……小成?!江可成看了看眼前的小狐狸的体格再看了看自己,被这样一个小小的东西叫“小”成,是不是有些奇怪?

    可是凌雪显然不给他奇怪的时间,她说:“好吧,小成,既然我们已经认识了,那你的食物可不可以让我吃点?”

    凌雪用小小的爪子指了指眼前的熏,江可成抱着熏眼泪汪汪,呜……他两天没吃饭了,还没吃饱呢,不过眼前的小东西应该吃不了多少吧?

    江可成将熏放在桌子上,凌雪的面前。

    凌雪看着眼前对她来说像小山一样的食物,满意的笑了笑,高傲的仰起脑袋如同女皇巡视着自己领地一般,围着这堆儿食物抓了个圈,不知道在找些什么。

    江可成痛加肚子痛的看着自己的食物被别人圈为己有,心中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某种叫做犬的动物就喜欢这样占地盘,还喜欢在自己的地盘上撒尿……

    撒尿……

    如果凌雪知道眼前的青年有这个想法肯定比青年更痛……还心痛……

    虽然她眼前时小狐狸的样子,可是火狐这种高贵的生物也不是某种犬类能够比得了的吧?!恩!

    生怕自己的食物被眼前的小东西留下一个“记号”,江可成用紧张的眼神盯着凌雪,胖胖的手就放在一旁,一旦小狐狸有什么“抬腿”的举动,他一定会第一时间阻止。

    终于,小狐狸在围着食物转了第二圈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小爪子一伸,指着块上最嫩的一块说:“我要这块!”

    最后,江可成用刀削了指甲片一样大小的薄片十几张,然后整整齐齐的放在小狐狸面前,他边放还边冒冷汗,幸亏他的刀术甚好,不然还做不到小狐狸的要求的一口就能吃完的效果呢。

    不过——

    江可成看着坐在桌前用他刚刚临时用木块做出来的小叉子和小勺子慢条斯理吃着的小狐狸到底是肿吗回事?为什么他觉得和自己比着,眼前的小狐狸更像人一些?

    这种事显然没有人给他解决,直到他们两个吃饱喝足,解决了那块熏出来遛弯儿的时候青年还在疑惑。

    矿星的中午,晴朗朗的天空里没有一丝云彩,头没有任何遮挡的泼洒在被晒得几乎干裂的大地上,晒得路上本来就稀少的人更加无精打采的,都恨不得变成面条状贴在强跟上的影上走。

    这其中就包括江可成,他头上戴着厚厚的晒不透的兽皮帽,这种经过矿星人改良过的帽子帽檐十分宽大,如同飞碟状的帽檐夸大的可以罩住人的报个子,几乎可以当做遮阳伞用。

    凌雪在他刚刚出门时还觉得有些奇怪,嘲笑他这么的天居然穿着全兽皮不露出一丝不说,还带着这么奇怪的帽子,现在却只有庆幸的份儿。

    或许是矿星不想地球一样有着厚实的大气层的缘故,这里的紫外线格外的强盛,早上还好些,如果在夏天的中午出门被晒到,那回去就得掉几层皮。

    凌雪现在老老实实地躲在江可成前厚实的兽皮衣里,那里面缝了一个小小的口袋刚好容纳凌雪,外面的阳光暴晒,凌雪躲在里面却很安逸。

    出了门,沿着墙根儿走了一两百米远,江可成抬头看到对面一个颇为气派的建筑,在周围奴隶们居住的灰色的小平房,这栋五层楼高的白色建筑鹤立鸡群,尤其上面高高悬挂的“矿星奴隶管理处”七个金色大字,在眼光下面更是亮得刺眼。

    江可成的眼神在看到奴隶两字时眯了眯,但很快他就压下帽檐,将不时露出个头向外看的凌雪使劲儿往里一按,低着头向前走去。

    走进白色建筑,里面一丝丝冷意扑面而来在矿星这样无自极端贫乏的敌方,冷气无疑是只有上层认识才能够享用的东西。

    一走进里面,各种各样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的人在里面悠闲自在的走着,满脸享受的神在看到穿着兽皮衣服的江可成之后变成了气氛高傲和三分鄙夷,江可成走过的地方,所有人都捂着鼻子走开了,好想见到了瘟疫一般。

    所有人捂住鼻子的动作都相当夸张,好像不这样就不能强调自己和眼前穿着兽皮衣服的野蛮人的不同一样,实际上,江可成知道,眼前的这些人也不过是走狗,高级奴隶罢了,在地位上和他目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听到有人窃窃私语着什么,江可成冷哼了两声,抬了抬头顶上的帽子,狭长的眼睛危险地在周围扫过,那种严肃的眼神让所有人都背后一凉,以为有领导来过一般,全都不由自主的直起了腰。

    直到江可成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这些人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居然全都湿了……

    躲在江可成怀里的凌雪耳朵尖尖的听到里面的议论声。

    “刚刚那低等奴隶是新来的吗?怎么看起来那么吓人?……”

    她不明所以,从怀中悄悄露出头看了看正在走路的江可成,他欢快的步伐里漾着兴奋地心,手中的小小包裹被他欢快的抛起来再接住,胖胖的脸上满是人兽无害的笑意,哪里看的出来可怕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