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成为灵宠(中)

    说话间,青年左手拿着盒子,右手将盒子打开,还未打开,盒子里面脂粉的味道已经传了出来,他本来对于这些东西就有些过敏,只是闻到了一点,他就不有自主的皱了皱鼻子,打了个喷嚏。

    小姑娘抿嘴笑了笑,说:“客人难道对脂粉的味道过敏?”

    青年点头应是,小姑娘又不厚道的笑了几声,才接过盒子,依旧打开,青年这边已经远远的避了,只是眼神儿还是盯着摊位上的白晶,看来对他势在必得。

    小姑娘将蓝色的梳妆盒完全打开,露出里面一个红红的小东西,它只有半个巴掌大,小小的脑袋,小小的子,长着尖尖的耳朵,两只小爪子抱在头上团成一团睡着,虽然还未露出全貌,但是单看这些就知道盒子里面的小东西端的是可极了。

    那梳妆盒本就没有很大,拿在手里也不过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现在装了这么一个小东西,倒显得宽敞了不少。

    “这——这难道是火狐?”青年指着盒子道。

    小姑娘的眼睛亮了亮说:“客人难道认识这个?”

    青年点头,火狐是华都上流社会小姐们最喜欢的宠物,它格温顺,皮毛顺滑不说,就算长到最后也不过是普通小狗那么大,平在各种上流社会的聚会上,这种小东西他不知道见过多少,但是像眼前这么小的确实少见。

    小姑娘愈发开心了,她将里面的小东西小心翼翼的捧出来放在手掌上,小东西依旧双手抱头,沉沉的睡这并没有什么清醒的意识,她眉眼暗了暗。满脸都是怜惜之色,说:“客人既然知道这个,那么你能看看它到底生了什么病吗?”

    为了拿到白晶,青年也只得捏着鼻子接过,他是异能者,而且修炼的家族功法隐杀也和别的功法大有不同。修炼了这种功法的人旁的不说。单说精神力就和旁人不同,他用精神力查看了一下眼前闭着眼睛沉沉睡觉的小东西,小东西好像意识到一般,有气无力的睁开眼睛看了青年一眼。黑溜溜的眼睛湿漉漉的,惹人怜

    小姑娘高兴得不行,跳着脚说:“大哥哥。看来你有办法治疗我的小火了?”

    青年眨了眨眼,在小姑娘叫“小火”的时候他怎么隐隐约约感觉眼前的小东西有些不满之意?难道她不喜欢这个名字?青年笑了笑,将眼前的念头甩过。不过是个小畜生而已,哪里会有这么通人?还成精了不成?

    青年点了点头,说:“火狐是天生的灵兽,它虽然不能像异能者一样打坐修炼,但是却能够通过饮食灵植自我修炼,是天生的修炼者。

    眼前的这只小火狐体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只有精神力的损害很大。看它只有这么小,应当不是过度使用的缘故。我猜它应该是受到了什么惊吓,才导致的昏迷不醒吧。”

    小姑娘看青年说的在理,方才说出这桩交易的条件,原来这只小火狐和白晶是她和爹爹一起出外狩猎时在一个地方意外捡到的,这只小火狐刚刚被捡到的时候肥嘟嘟的皮毛油光发亮,很是可,小姑娘一看就喜欢上了,所以就带了回来。

    没有想到带回来之后半个月了,小狐狸不吃也不喝,每天都睡觉,要不是她偶尔睁睁眼,小姑娘都以为它死了。

    她也是真心喜欢着小狐狸,才想着找人来替她治病,所以才想出着买一送一的办法,只要有人能够治好小狐狸的病,就能够买到那块白晶。

    只是矿星上本来异能者就少,这块白晶的属又有些不明,所以就算她价格卖得很低,也很少有人能够买得起,才能让青年等到。

    “既然这样,那小姑娘你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吗?”青年很激动,能够找到一块白晶还不算,如果能够找到产地,那就更加是喜上加喜了。

    “这个——”小姑娘迟疑了,她指了指旁边贩卖食的人来人往的摊位说:“那块地方是在距离小镇很远的冰原附近,那里野兽丛生,我也是第一次和父亲一起去的,对那里并不熟悉。”

    小姑娘说到这里顿住了,见到青年满脸是失望之色,她又迟疑开口说:“我虽然对那里不熟悉,可是父亲却是经常去那里打猎的,还有哪里的地图,要不然,我去帮你问问?”

    真可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听到小姑娘说到冰原,青年本来没有报什么希望了,要知道虽然他刚刚来这里不到一个月,但是却知道这个星球由于黄赤交角过大的缘故,所以整个星球的极地面积很大,整个星球的一多半都是常年被冰雪覆盖,不能找到阳光的极地地区。

    小姑娘说的冰原虽然可能只是在外围,但那也不是个人力量能够寻遍的,青年本来已经想好脱之后在经过家族力量来寻找的,没有想到小姑娘居然能够找到确切位置,这怎么不让他惊喜?于是他连连点头,拜托小姑娘帮他去问。

    正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姑娘这十五六岁的年纪要是在华都他经常见到的那些上流社会的女孩那里,还是对这家人撒卖痴的年纪,但是在这里她却已经早早的开始学做生意了。

    只见她细细的先交代他帮忙照看摊位,然后才回头去找她父亲去问,期间的经过暂且不提,等到青年欢欢喜喜的捧着梳妆盒,拿着白晶回到住处的时候才想起他答应了小姑娘过几将治好的小狐狸给她看看的,但是却忘记了问住处。

    小姑娘叫什么来着?好像叫白晶?这倒和手中的白晶有些缘分,怪不得,江家找了上百年都没有找到的东西,小姑娘却能够偶然捡到,可见有时候缘分真的是一件奇妙的东西。

    再说自己,要不是因为和父亲闹翻,血上头离家出走,也不会被人拐骗到此处,做了奴隶,然后才能够得到这个东西,看来这次离家出走的结果也没有很坏嘛!青年稍稍平复了这一个月来懊恼不安的思绪,手里捧着白净开始打坐起来。

    至于治疗好小狐狸之后给小姑娘看这件事,小狐狸只是精神力虚弱,并不需要治疗,一个月之后就会好了,而且从白晶父亲的摊位规模看,他们家必定是集市的常客,下次有空再去的时候给她看看就好了。

    ……

    在青年安心打坐入定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在远方,有一对夫妻为了他旁的那个不起眼的小东西牵肠挂肚,神魂俱失。

    原来凌雪的那件一千多人沦为人质的案子,由于影响过于恶劣,政府并没有选择公之于众,而是考虑将那些人之救出来的时候在公布,这样的影响可能会小一些,所以就把这件事给瞒了下来。

    凌雪几天没有回家,凌雪母亲许菲菲只以为女儿真的像警局通知的那样真的是去外地出任务去了,等到七天后她才从新闻里震惊全球的人质孽杀案里知道原来女儿是被绑架了,而那宗绑架案里一千多人质里面或者归来的不到五十人里并没有自己女儿的影。

    这怎么不让许菲菲方寸大乱。

    凌家那件不起眼的住宅地下室,一个盘坐在蒲团上,面目安详,双手搁置在膝盖,姿立如松的中年美男猛地睁开眼,右手捂,心跳陡然加快。

    就在此时,地下室狭窄的通道上面,有个紫色的影子飞速从楼梯上飞奔而下,奔至地下室的室门外,她双腿一抖,竟是颤抖的站立不住,陡然跪地,冲着门内不管不顾地大声哭泣,声音中满是哽咽:“快,快去,救女儿!”

    ……

    而他们的宝贝女儿凌雪呢?

    原来那形危急,她只得启用最后一道保命之法,这种保命之法也是她在晋级中级之后得到的,那就是将体收入空间,只留玉佩在外面,然后利用精神力启用瞬移之术,瞬间逃离千米之遥,并且可以连续使用直到精神力消耗完毕。

    使用此法安全有效,但是却有一个缺陷那就是容易被人发现,一个大活人从眼前消失,只留一个玉佩在外面跑动,无论怎样别人都会注意到玉佩的异常,进而发现空间。

    但是当时形危急之下,凌雪却是顾不上这些了,只得使用者最后一个秘法逃命。

    好在当时看到的都是丧尸,丧尸是不会思考的,估计凌雪的秘密不会被泄露。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那倒还好,毕竟在危险的时候命最重要,能够逃出去就好了,但是使用此法却还有一个缺陷,原来,凌雪的那个玉佩随着凌雪等级的提高,变得越发灵气四溢。

    这种灵力对于丛林里的任何变异生物都有着极强的吸引力。

    凌雪如果戴在上还能使用秘法压制一下,现在凌雪已进入空间,只留玉佩在外面,玉佩的那种天然的灵力就如同唐僧一样吸引着巫灵谷内各种变异兽和变异植物的疯狂追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