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转折

    巫灵谷凛冽的西风从凌雪耳边刮过,前方残酷的西风漫卷过山峦耸峙的巫灵山西脉,这里是地球极端难又危险的地方,山高谷深、形状奇特、气候多变、雨多雾重、河溪纵横、流向各异,绿幽幽黑沉沉的原始变异丛林,极端危险可怕的变异动物,形成了巫灵谷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封闭世界。

    这里是一个极端危险的所在,是猎人的区,人类的埋骨之地,对于任何外来的闯入者来说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迷宫,抑或是冷酷狞恶的陷阱。

    有人会无缘无故传入这个地方,除了凌雪初入住院不时碰到的那两个壮汉,千百年间从未有人从这里活着出去。

    凌雪上佩戴者凌家特制的屏蔽气味的香囊,用以躲避变异植物灵敏的嗅觉,她一手抓住前方的藤蔓,双脚用力,跳跃过眼前一个直立的壁垒,站稳之后来不及喘口气,她又用手里的制式军刀劈开前方的变异植物的藤蔓。

    她穿过密林深草,跳过光秃秃的岩石和深沉的月色下亮如美人潺潺美眸的小溪。黑色的丧尸影追踪在凌雪的后,凌雪在辗转腾挪时悚然回眸,满眼漆黑的夜幕中红色的眸子在不远的地方闪烁如暗夜鬼火。

    “还要跑多远?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能够安全?……”凌雪不知道,后有红色的火团越过变异树林层层的树枝向凌雪这边飞来,中途之中有变异树枝不经意间被波及,凌雪后背一凉,惊眸回看,燃烧着的扭曲蜿蜒的变异树枝在凌雪漆黑的眼眸中燃烧。

    接近、接近、再接近。凌雪强力运转全的灵力,空空的丹田疼痛如同抽皱的枯井,防护罩的大小和防护力大大减小,凌雪只能勉力护住口,任由零散的火焰灼烧着露的皮肤。

    “啊……”凌雪忍不住疼痛惊呼出声,新鲜的人气味道引得变异丛林和动物开始发狂。在深沉的夜幕中有此起彼伏的嚎叫声交相呼应。幽深的丛林里有各种颜色的闪耀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鬼。

    凌雪苦笑一下,脚步不停,却扭转了一个方向,在她刚刚走过不远。地下就有蟒蛇帮粗细的变异树枝扭动着想着凌雪的方向追来。

    全染血,烧着了的皮肤的香味引得丛林里所有的变异动物和植物发狂,香囊早已无用。嫩黄色的精致刺绣香囊上有鲜红的血液染成的红色梅花,挂在凌雪腰上一摇一晃的拍打在腿上,凌雪狠狠心抓着已经无用的香囊扔掉。

    后鲜红的眼眸的丧尸已经跟上。凌雪心中一凛,努力调动起已经疲乏的双腿,奋力向前一跃,刚好跳过后丧尸大张的血盆大口,丧尸口中的口水滴在地底的土黄色泥土上腐蚀成一个雨滴状的坑洞。

    凌雪眼神撇到这里,脚步更快了。

    前有变异动物的阻截,后有丧尸没命的追踪。形势危急如累卵,凌雪前后无奈之下只得立住不动。右手握住玉佩,口中念念有词,转眼之间,一个大活人变从丛林中消失,让后面的丧尸扑了个空。

    几只紧追其后的丧尸疑惑地在周围转了几圈,被摘掉的面具下腐蚀的面目全非的脸庞上隐约可见几丝人化的疑惑,他皱了皱刚刚因为主人命令无缘无故救了一个人于是被惩罚揍得歪在一旁,血模糊而几乎感觉不到的鼻子,右手高高抬起准备将地上的玉佩给拍碎。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但这是主人要求他带回那个人,死要见人,活要见尸,没有带回也应该将一切属于那个人的东西给带回去……

    凌雪一股坐在空间里的湖边,呼呼地喘着粗气,下意识地运转了一下灵力,筋脉运转之间灵力如同老牛推车一般缓慢,并带有沙拉拉的疼痛,凌雪微微有些庆幸,还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

    要知道在空间之外,她的丹田可是一点气感都感受不到的。

    “恩……”就算如此,凌雪也痛得发抖,一股难以遏制的火辣疼痛从脚底升到头顶,凡是经脉运行的地方都如火烧一般疼痛,似有经脉寸寸断裂,五脏俱燃,痛苦犹若炮烙,更胜地狱,蜷缩在地上,她在地上翻滚,腾挪,最后在晕过去的一瞬间,她清醒中最后的印象就是空间碧波晶莹空间湖水里,她披散的青丝随波飘,无忧无虑,好似回到了母亲的怀抱里温暖而安全。

    ……

    在凌雪晕过去的时候,掉在地上的玉佩盈盈发光,险险的从丧尸青灰色的指尖跃出,转瞬之间已经消失在千米之外的远处,这正是瞬移之法!

    丧尸疑惑的嚎叫了几声,并不会思考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瞬移,但是主人的命令不能违背,他们毫无怀疑的继续跟了上去。

    只有其中一个鼻子歪掉的丧尸,他歪着头颅,停顿了几步,那被气控制的脑袋迟钝如老旧的机器,行动迅速却思虑缓慢的他稍稍思考了几下,只觉得那种气味十分熟悉,所以他才会为了那人违抗主人命令,所以他才会为了那人迟疑了一下,所以……

    可是那又怎样?他甩了甩头,甩掉脑子中不合常理的因素,这些东西都是没有必要的,只有主人的命令才最重要。

    ……

    十几辆急如流星的悬浮车排成一排,以其中一只为首快速地在夜幕中划过,在每辆悬浮车首段,都有4D立体的屏幕,上面有晶莹的亮点在经纬交织的网络上挪动。

    初初开始的时候,几十趟悬浮车连成一处,如同一字龙蛇一般,后来,或许是察觉到后面有人跟踪,他们马上分为三队,没队奔向不同的方向。”

    “看来敌人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跟踪,下面该怎么办?”穿警服,却带着军用安全帽的卫队转头询问这次的行动队长。

    那行动队长背着双手,姿拔,一副军人作态神紧张的盯着屏幕,听到卫队的话,他握了握紧张到青筋毕露的双手,冷静的回答:

    “分开追击!”

    此人正是凌家的叛徒,凌厉的义兄——周文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