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七杀(上)

    被困在这里的哪一个不是异能者,大家都是有血的人,见到有一个人发动了,立马有上千只火球或者利剑向四面八方飞来,一时间,完全由各种异能色彩笼罩的第一商厦内如同过年一般,万花齐放,多姿多彩。

    这么多人一同释放异能场面壮观是壮观了,但是造成误伤的可能却很大,敌人没有打着,却打着自己人的事时有发生,一时场内哀嚎的声音并起,凌雪搞不清楚到底是自己人的还是敌人的。

    为了防止被误伤,凌雪不得不运转起灵力释放到空间的玉佩里面,顿时又透明的气泡在她周围形成。

    这种气泡,看不见,摸不着,是凌雪修炼到中级之后自动从空间里领悟出来的一种技能,她的这个气泡除非是中级后期异能者全力一击否则就不可能突破她的防御。

    好在凌雪平里虽然懒散,但是对于这种保命的技能还是修练的很勤快的,可以说运用自如,现在这个气泡就是凌雪的保命符。

    五颜六色的光芒如同霞光一般光华璀璨,遮天蔽,但是没有人组织,这些人的反抗只能是一团散沙,各顾各的不说,还各自保有余力,防备着周围人的偷袭,是而虽然这里有上千人的异能者,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自然反抗的力量就有限,没有表面上那么声势浩大。

    就算如此,上千个异能者同时释放异能的声势也不是好玩的,凌雪不敢躲在墙边,而是躲在人群中,哪里人多往哪里躲,因为墙是异能者的重点攻击区域。除了一些人在攻击那些黑衣人之外,其他人都在攻击墙面,想要将墙打破,冲出去。

    可惜这种想法明显是不切实际的,凌雪犹记得小时候父亲带自己来这里玩时曾经很骄傲的跟自己说过,他曾经担任过第一商厦的验收员。商厦的设计图是经过他的法眼看过之后才开始动工的。

    而父亲关于建筑最大的执着就是坚固。

    坚固。坚固,再坚固。或许是受到自己那个军人爷爷的影响,虽然父亲极度讨厌军人这项职业,但是从小的耳濡目染。让他对军人的各种东西都十分了解。

    虽然他不承认,但是那种东西如同世代传家的书香世家的儿女不管混蛋骨子里都或多或少的感染了一些文学细胞一样,同样的。时代军人出的凌家儿女不管再怎么样上都带有一些军人气质。

    当然这里面所有的人自然不包括凌雪,她不是纯种的凌家人,而是血统不良的半路货。好吃懒做的个已经如同病毒一样渗入到骨子里了,让她做军人?你还不如让她回炉再造一番比较靠谱。

    跑题了,正如上面所说,第一商厦既然是由在建筑领域里崇尚坚固的凌厉检查的,那么它的坚固已经可想而知了,在被攻击了五分钟之后第一商厦的门连抖一下都没有之后。

    凌雪抱着手臂,缩了缩脑袋。打了个哈欠。

    十分钟之后,还是没有动静。凌雪再次往口的玉佩里输入一点灵力,加固下防御罩,眼睛都开始一眯一眯的了。

    前面我们说道,凌雪为了做卧底,打扮的那叫一个迷人,那叫一个风万种,可是我们不要忘了,凌雪在骨子里可是一个怯怯的乖乖女,所以为了完成她华华丽丽的变大计,她上的妆容可是一夜不眠任由自己的损友赵圆圆蹂躏出来的。

    白天还好,但是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对于凌雪这样的早起早睡的好宝宝来说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上睡觉的时候了,更何况她昨天还没有睡觉,而且她不是攻击的异能者,这里并没有她出力的份……

    二十分钟之后,在别的人都在努力向外逃生的时候,我们的女主正在华华丽丽的打盹,或者说睡觉!

    当然这也不能怪她,要怪只能怪无良作家,找谁当女主不好,却找了一个这么一个好吃懒做有废柴的女主,实在是丢了众多穿越又有空间的女主的脸。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用兵如此,在这个时候也是如此,

    五分钟,十分钟,……

    等到半个小时之后这里的门都没有动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意识到了不对劲儿了,不管这里的建筑再坚固,就算是军用防御也不会抵得住这么多人进攻吧。

    一种恐慌的气氛开始在人群中蔓延,恐惧如同病毒一样,在第一商厦数万平米的地方内迅速传播,一传十,十传百,这种异常的超出所有人认知的况很快攻破了所有人的心理防线。

    尤其的,当恐慌的人拿起手中的通讯器想向外求助却发现信号不通的时候,不同于二十一世纪已经习惯了三大营业厅没有信号的差服务的人,三十一世纪的人是被先进科技宠坏了的人,他们从出生开始起,网络就如同生命线一样和他们的生命。

    现在骤然没有了网络,所有人都虽说还没有像丢了命一样失去了理智,但是在这个非常时期,这种况无益在众人紧绷的理智线上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那根原本就不粗的细线一下子就“噗”地一声断了。

    更多的人连后路都不顾了,发疯的释放异能,想要快速的冲出去,很快地,在敌人乐见其成的嘶哑笑容里,他们的异能全部都耗尽一空。

    异能者没有了异能,就如同虎豹没有了爪子,毒蛇没有了牙齿,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甚至由于他们很少用近作战的方式,他们这个时候,连普通人都不如。

    惨白的灯光下,气氛沉默的监控室里,黑衣人油黑发亮的面具在灯光下泛出冷冷的光芒,从监控室的全息图像上,黑衣人很愉快的看到了他想看的景,那些蠢笨的下等人果然愚笨如猪,都到了这个时候了,难道没有人看起楚周围有什么不对劲儿吗?

    确实有些地方不对劲,第一商厦内,那些刚刚穿着黑色制服的人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在他们站立的地方,冉冉升起一个个黑色的柱子。

    这些柱子有二三十米高,两三个人和抱那么粗,黑的发亮的颜色如同血浸过一般,隐隐约约有冷的气氛从上面传来。

    更可怕的是,当这些柱子出现的时候,本来正在打盹的凌雪敏锐的直觉让她整个人如同在三九腊月里杯冰水浇过一般,机灵的从睡梦中睁开了眼,良好的视力让她毫无遮掩的看到,那些冷如同来自地狱一般的黑色柱子上的利刺上——

    大厅里高瓦灯泡下纤毫毕露的光芒里。

    一些低垂着头,双眼圆睁的女人如同破碎的娃娃一样挂在锋利的尖刺上。

    奇妙的,凌雪感觉封闭的房间里隐隐有冷风吹过,吹得人心全都开始冰冻起来。

    这些女人的心口被锋利的尖刺穿过,却巧妙的避开了心脏的部位,让她们不能立即死去。

    整个人就这样在空中悬空挂着,唯一的支撑点就是那个穿而过的利刺,仅仅是看上一样,凌雪就感觉头皮发麻。

    鲜血从她们被穿破的伤口里流出,渗入和柱子一样颜色的黑色尖刺上。

    红的血,黑的刺,那被红色的鲜血渗透浸染的利刺如同不知餍足的毒蛇一般,鲜红的鲜血渗入黑色的利刺,加深了那来自地狱般的颜色。

    一些胆小的人很快叫出声来,这些人里面就包括凌雪,尽管这两个月来见惯了死人,但是死相这般凄惨的,却是第一次见到。

    更何况,这些并不是死人。

    或许是听到有人说话,或许是见惯了黑暗猛然看到灯光有些不习惯,这些被利刺穿而过的女人微微动了一下子,破不一样的躯随着动作在空中微微摇晃着。

    她们抬起头来,看到这么多人,稍稍有些呆滞的脸上面容扭曲,原本呆滞的眼神也开始明亮起来,明亮的眼神带着苦苦哀求的光芒,在这样的光芒下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大家都明白今可能是他们遇到的最大危机,都在拿着晶石卖力的恢复灵力,人都是自私的,在自己都无法自保的况下,哪里有人理会别人的求助?

    凌雪开始有些埋怨自己的毫不近视,反而由于修炼更加敏锐的眼睛了。

    因为这样,她可以清清楚楚的能够看到,这些女人的凄惨状况,以及她们眼中那毫不掩饰的痛苦和求助的眼神。

    所谓物伤其类,同样是女人,看到她们,凌雪心中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和愤怒从心头袭来,但更多的却是无能为力的悲哀。

    这些人还活着,作为医生,她应该马上上去救援的,可是她无能无力,可耻的退缩了。

    单单那些守卫在柱子旁边的黑衣人她都打不过,人家一根指头都能拍死她,就算自己上去救人,也不过把自己搭进去罢了,凌雪对于自己的武力值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