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赌约(下)

    胖子在这边搓着手,怒视着那个仰着头一脸傲气,如众星捧月般的李蓉蓉,搓着手上前就要替凌雪讨个公道。

    可是脚还未踏出一步就被一只手抓住肩膀狠狠的钉在了地上,胖子头也不回的大骂:“他妈的,谁敢拦我!”

    “就是我!”他肩膀上那只小手的主人霸气地会到,一脚将胖子踢到一边,胖子那么壮一个人被她踢了一脚踢飞像踢着玩一样。

    “你骂我的帐我下次再跟你算,现在我要先去替凌雪讨个公道,你少站在这里碍我的事。”

    “我碍你事?”胖子看着直直向前走的某个纤细人影,伸出粗粗的手指指着自己脑袋,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的怒容,“你这大力女,你给我说清楚,我怎么碍你事了。”

    那女人正是扮作售货员的鸽子,她往前走着,脑海中回放着刚刚队长跟她说的话,“现在一定要冷静,惹怒了小公主,别说凌雪,所有人都回不来了。”

    可是,怎么冷静?若是那个浅笑无言,总是默默地在为队里所有人治病之余还悄悄地用自己的药物自己改善体质,却从来都不要报酬的并且不需要别人知道的人走了,世界上就再也没有这么傻的人了。

    凌雪咳咳,鸽子姐,你说话不要这么直好不好,人家只是想给自己新研制的药品找一个实验品而已。

    鸽子的子纤细,个子矮小,甚至不是异能者,但是体术水平确实队里修为最高的,不同于胖子既是土系异能者又有大力气。她虽不是异能者,但是却又很强的速度和力气,这也是她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普通女人能够在特警队混得开的本事。

    所以当她用全速的时候,就连胖子都追不上她,由于她速度过快的缘故,小小几段路。胖子都跑的气喘。要知道他可是跑完一两百万米都能面不改色的女人啊,可见那大力女的速度之快。

    卫队依旧站在那里,无言,如同雕塑一样。后却有人突然出声:“你刚刚是故意的吧?”

    “什么故意的?”卫队依旧面无表

    廖东城上前一步,和卫队一起在同样一个角度对着第一商厦发呆,过了一会儿才说:

    “你明明知道鸽子和胖子都是那种格直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尤其讨厌强权的人,还在那里故意强调不能惹怒‘小公主’。交换人质的事本来就很隐蔽,你不说他们绝对不会知道真相的。

    可是你还是说了,难道你不是故意让他们去出头的吗?

    自己做缩头乌龟,却让手下的人做出头椽子去吃亏,看来你这个队长也做的不怎么样。”

    卫队停顿了一会儿,才抱着手回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廖东城,廖东城这回却学者卫队刚刚的样子站在那里装深沉了。很是傲地头也不回。

    卫队挑了挑眉,并没有计较。依旧冷静的开口说,声音没有半点起伏,仿佛刚刚被指责的人不是他一样。

    “你果然很聪明,可惜为什么要是水系异能者呢?就算体术值再高,杀了再多的犯罪分子又怎么样,只能吓唬吓唬普通人罢了,你连鸽子这样天生神力的天赋都没有,难道还奢望能够超过我?所以不管你怎么不甘愿,这辈子都只能做一个医生了,至于报仇这件事,你还是不想着会比较快乐。”

    听了卫队的话,廖东城被噎在了那里,半晌才见鬼的转问:

    “你怎么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想要报仇?”

    卫队已经迈开大步向前走了,小“公主”那里已经开始变得混乱起来,黑色的侍卫将两个一高一瘦,一胖一矮的人围在了中间,听到廖东城的问话他洒然一笑,头也不回的摆摆手留下了让廖东城恨的咬牙切齿的余音:

    “其实我也不知道,不过跟刚刚一样,用的激将法罢了。”

    短暂的混乱很快过去,在一众官员“依依不舍”得欢送里,在卫队点头哈腰的赔罪里,那辆载着“小公主”李蓉蓉的悬浮车快速的在天空中划过一个愤怒的弧度,走了。

    只留下特警队的队员们接受上级官员的狂风暴雨,末了,上级命令特警队第一小队全体成员记大过,特警队队长卫队接受降级处分,以普通队员份暂领第一小队队长一职。

    同时,他们第一小队跟随着军队营救队伍去营救人质,戴罪立功。

    褪掉上的伪装物,第一小队的所有人包括唯一的女成员鸽子都就地换上了武警队的防护服,在戴上眼镜,提着药箱,等着列队登上军用悬浮车的时候,廖东城站在卫队后,似自言自语,又似在对卫队说:

    “原来你的激将法就是这个意思,看来你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实际上是面冷心的人呢。”

    卫队冷哼一声,什么话都没说,但是耳朵却悄悄的红了。

    ……

    凌雪这边。

    紧闭的悬浮车内,银灰色的密封车仓被改装成监狱样式,粗长的黑色合金钢深入悬浮车底部和天花板,将悬浮车一劈两半,除了中间的走廊外,这个长有二三十米,宽也有二三十米的货运悬浮车成为了两个封闭的房间。

    凌雪抱着双臂神色紧张的立在合金钢组成的密网前面,透过婴儿手臂粗的合金钢筋之间的缝隙,凌雪能够看到外面惨白的灯光和对面隐隐约约看到的女人惊慌的捂住嘴的面容。

    凌雪刚刚接到卫队的警示不久,还来不及想到任何办法逃脱,整个第一商厦的门就全部落上了,所有来不及逃出去的人都完全被困在了那里。

    接着,就出现了一群让凌雪感觉到很不舒服的人。

    一些人和凌雪之前见到了天权帮的所有犯罪分子一样全都是穿着黑色西服,戴着黑色墨镜,不同的是剃地光光的脑门上没有带帽子,而是露出来额头上粗黑色“天权帮”三个大字。

    由于他们之前一直戴着帽子的缘故,凌雪不能确定之前天权帮的人是否额头上也都有刻字,但是这却是一条重要的线索,凌雪这两三个月来跟着特警队伍养成的良好的反应素养让她立即就像使用通讯器向队长报告。

    然而通讯器拨通了,确实忙音,凌雪愕然,三十一世纪的通讯可是十分发达的,利用遍布宇宙的卫星和光波,可以说,只要有人的地方就能够接得到信号,这里是Z城市中心,怎么可能会没有信号呢?

    不过很快凌雪就不用着急了,有人给了她答案。

    他们被劫了。

    那个绑匪的头头立在一楼正中央慢条斯理地对他们说,声音沙哑难听。

    “开什么玩笑!”立即就有人不当回事,这里是哪,这里是Z城市中心,是地球总司令的所在地,怎么可能有人来这里明目张胆的撒野呢?

    更何况,在Z城全城戒严,止普通人出入的时候,能够来这里购物的人无一不是异能者,异能者平里心高气傲,本有实力不说,又受到法律保护,虽然听说在Z城外那些下等人住的蛮荒之地却是有些无恶不作的黑社会组织。

    但是不过是一些普通人而已,难道拿着几把枪就比异能者还厉害了?更何况现在被堵在这里没有出去的异能者足足有一千多异能者,这么多的异能者聚在一起,哪里会把几个不成气候的下等人劫匪放在眼里?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当即就有人大喝一声:“哈哈哈哈,想要打劫老子,你这个下等人还不配,看爷爷一剑下去你还说不说。”

    说话间,这个子火爆的异能者就抛出一个金色利剑,剑尖直指立在中央的劫匪首领,凌雪立在一旁,她虽然不是金系异能者,但是凌家关于各种异能者技能的书却有很多,看着金剑剑光芒璀璨,影凝实,飞出去的时候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淡淡的影的样子,如果这个异能者没有故意降低自己等级的话,那他最少也是一个初级后期的异能者。

    凌雪稍稍放了心,这两三个月在特警队的工作让她见识到了天权帮这个犯罪帮派的厉害和心狠手辣,所以提到这个帮派凌雪想起他们的累累罪行心里就有些影,现在有一个人出头,那是再好不过,凌雪立在那里静观其变。

    立在中央的黑衣人明显是这里的头头,凌雪仔细观察着他,想要几下一些记号,天权帮这个帮派十分神秘,虽然犯得暗自很多却总是被他们屡屡逃脱,所以警察局里对于他们的档案,也只是停留在外围成员那里,现在如果能够几下内部成员的资料,那也算是一份贡献。

    虽然凌雪只是一个医生,做这个有点管的宽的嫌疑,但是她心底里那不多的正义感在这个时候冒头出来了,不管怎么样,就算为了她在警察局带过几个月,为了帮助同事,她也要拿着证据再走。

    虽然凌雪现在也走不了,因为,当那把金色的剑刺向匪首的时候,以凌雪的眼力都没有看到那个黑衣人动作,就只看到那个黑衣人随手一挥,一股黑色的雾气就凭空出现挡在了前、

    然后,凌雪就看到,金色的剑想碰到了克星一样,金剑连黑雾都没有冲过就再拿黑雾外缘融化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