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被劫

    凌雪接到卫队的示警,说里面很危险叫她用尽一切办法尽快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还是很不解的,因为她刚刚已经从队里的公共频道上接收到外面的匪徒已经全部束手就擒的消息,既然人已经抓到了,那还有什么危险的呢?

    难道是队里有队友负伤,需要她去救治?也有这个可能,或许是她所修炼的功法灵妙诀比较特殊的原因,虽然她的灵力和水系异能者的灵力同样都能治愈,但是在效果上却要更好一些。

    然而这种灵力和木系异能者相比,在种植方面有要强一些。异能这种东西诞生一千多年来,已经被星际研究的很透彻了,她却从来没有看到过有自己这种灵力的记载,然而由于不管这种灵力是在至于方面还是在种植方面的作用都很出色,她就把自己修炼的灵力命名为生灵力。

    但是这种灵力是怎么来的凌雪却弄不清楚,只知道这或许和她修炼的功法灵妙诀有关系。凌雪虽然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但这功法是他的爷爷凌虎留下来的,据说爷爷晚年也在修炼这种功法,如果这种功法修炼者不好的话,想来爷爷也不会把它传给后人,所以,凌雪觉得这种功法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对的。

    再加上凌雪察觉到功法异常的时候已经是在修炼者门功法七八年之后了,散功重修需要更多地时间和精力,凌雪没有那个勇气,更何况,不管她是修炼木属灵力的功法,还是修练灵妙诀,其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攻击力。两者没有差别,所以也就将这功法一直修炼下去了。

    可惜凌虎离开得早,不然,他一定会告诉凌雪,灵妙诀虽然好,但是却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修炼这种功法的人很难晋级。譬如凌雪停留在初级后期三四年的时间。若不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万花方,只怕晋级之路依旧渺茫。

    修炼生灵力的异能者虽然异能修为进步非常快,但是由于这种灵力本具有柔化一切特的原因,故而凌雪刚开始怎么样都突破不了体术2级的界限。

    而那种黑色的类似于丝线的被凌雪命名为死灵力的东西则恰好相反。修炼这种灵力的人由于这种灵力本具有很强的攻击的原因,所以在体术方面会有很大的进步,但是由于这种灵力本攻击力很强的原因。对于修炼者的体也有很大的摧毁,修炼这种灵力的人一般活不过三十岁。

    生和死互相对立,却又相互依存。凌雪机缘巧合之下吸收了一些死灵力在丹田里面,融合之后的灵力破除了灵力属质,成为了一种新的灵力,这才让她最终突破了体术二级的界限,进入了中级异能者之列。这不得不说凌雪运气之好了。

    当然,这也不是唯一的原因,凌雪上次得到的那点死灵力根本就不足以改变她的体素质。她这次能够晋级,借助万花方也是一个原因。

    不提这个。单说本来被拥挤的人群堵在这里心中有些不安的凌雪在接到卫队的示警之后,心中那点不安之感立即变成了一些微微的恐惧之感。

    相处久了,凌雪知道卫队时那种平时说话不多,但是只要说出话来就一个唾沫砸一个坑的那种人,他说呆在这里有危险,那这里肯定有危险。

    凌雪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仿照草原天空制造的湛蓝色的天花板上飘着朵朵白云,若是平看了直觉得让人心旷神怡,但此时,在这样的环境下看着,凌雪直觉的这天低的让人感觉有些压抑。

    她有点想念空间了,空间里的天空虽然没有这里按照地球票选出来的“最美草原天空”为模子制造出来的的天花板那么完美,但是那里的一切都是自然有纯净的,散发着淡淡的花香和令人熟悉的味道。

    凌雪本来就不是那种喜欢刺激,胆子很大的人,即使重生一世也只是个小女子罢了,是典型的那种遇到事就想躲掉的人,她现在就很想躲到空间里去,但是周围有这么多人,凌雪知道是不可能的。

    周围的人摩肩接踵的,凌雪躲在里面进退不得,微微靠在墙上,耳朵里卫队的声音依旧急切,催促着她赶紧出来,她好脾气的听着,并不说话,她也想出去,但是现实却是她根本就出不去

    距离凌雪战力地方不远出的那间监控室里,那个拿着黑色面觉得首领奇怪的噫了一声,喃喃自语说:“怎么回事,那个中级异能者会可能突然消失掉了?”

    这时的第一商厦外面,一群刚刚赶过来帮忙的警察动作粗鲁地将这些刚刚抓到的犯人用特制的捆绑异能者的绳索和手铐捆绑好,并且由于恼怒这些犯罪分子刚刚弄伤了很多同事们的原因,不顾这些犯罪分子的哀嚎,他们故意将绳索帮得十分紧,两只手成背负状附在后,绳索刚刚好恰在关节上。

    即使这些人都是刀口染血,不知道经过多少阵仗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暴匪也被这帮警察们弄得凄凄哎哎的,大气都不敢出。

    有脾气暴躁的匪徒当即破口大骂一番,不过等待他的立即就是警察们的拳打脚踢,但后来被打伤的警察处理好伤势回来之后,那些受过伤的警察们更是对着这帮人没有什么好脸色,只要那些天权帮的匪徒稍有反抗就会得到一顿拳脚伺候。

    卫队呆呆地立在悬浮车旁边,周围是和他一样表僵直的立在一边的队友,所有人都和卫队一样,看着眼前已经关闭的第一商厦发呆。

    中秋圆盘大的清辉月光下,在周围一众璀璨的大厦旁边,那个完全漆黑色的第一商厦静悄悄的立在夜幕里,如同一个择人而噬的野兽。

    他们的队友,那个总是眉眼弯弯,温柔可人的女子就这么被歹徒掳走了,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政府只给出了耐心等待,政府和军方正在尽力解救人质的说法,为了交换一个总司令的女儿,将第一商厦里上前人做人质,他们打了这么久就得到这样一个结果,真是让人心寒。

    李逸和李蓉蓉被一帮子穿黑色正装,背着手肚子微一看就都是政府高官的人如同众星拱月的围在中央,这些在人前都是一番大佬,官威肃穆的各地长官或者部里的高官,可是在眼前这对风华正茂,风姿绰约的一双儿女面前却是妙语如珠,不停地将这开怀的笑话,看起来和蔼之极,和一般的长辈没有什么两样。

    而造成他们集体大变脸的原因当然不是为了眼前一堆小儿女的风姿所倾倒,而是为了给被匪徒无故绑去刚刚被放回的李蓉蓉压惊。

    “李小姐这番历劫归来以后一定逢凶化吉,遇难成祥。”

    “当然,李小姐是总司令唯一的女,自然福气深厚。”

    ……

    作为官员,会说些场面话是官场上的必备的素质之一,现在碰到需要展示功夫的场合了,这些人一番子恭维话下来竟然没有一个重样的,不得不令人惊叹,果然能做到他们现在的位置每一个人都不简单。

    然而被他们恭维的人却并没有因为虚荣心而感到高兴,李蓉蓉作为地球总司令唯一的女,从她出生之起除了她父亲李建新,她就是地球最尊贵的人,平里这些话不知听了多少遍,耳朵都听出茧子了,这些人还是在说,她早就想转走了,只是由于表哥今在场不好发脾气,只得站在那里强自忍耐着。

    这些人虽然说这奉承话,但是眼神却一直在两人上打转,作为官场上的佼佼者,他们可不只有一手会说场面话的本事,察言观色更加是他们的本事之一,做到他们现在的位置,较之于会讲场面话,察言观色的本事更是修炼的炉火纯青。

    看到李蓉蓉脸上的不耐之色,他们那里还不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于是便调转了攻击方向。

    “少将军今独闯龙潭,在水深火里救出小姐,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正是如此,少将军如此年纪就能有如此胆色,果然有李总司令的风范。”

    “是啊,少将军和小姐兄妹深,为了小姐独闯龙潭虎,果然胆色非凡!”

    李蓉蓉回过头痴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表哥,夜色下,表哥俊秀的五官如同天边的月色一样熠熠生辉,真是光让人看着都痴了去。再想起,刚刚自己被擒时表哥独闯龙潭在一群匪徒面前淡定自若,侃侃而谈,最后救出自己的表现,她眼中的痴迷更胜。

    立在这里的都是人精,那里看不出小姐的眼色不对?这表哥,表妹什么的,在龙腾帝国时是可以结亲的,但是在华国早就颁布了法令止近亲结婚,小姐这样的感只怕要付之东流了。

    但是想归想,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大家看到小姐高兴,立即找到了说话方向,对着李逸恭维的话那更加是一车一车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