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成仇

    人就是这样,恋时只觉得人满上下无一不是好的,但是反目成仇时只觉得对方简直无一是处,现在廖东城想想自己还真是傻,应该早就看出胡霞的本质了不是吗?

    他之所以追了胡霞那么多年才追到手,并不是胡霞有多么矜持,保守,而是她在待价而沽,自己不过是普通人出的小医生而已,怎么能够达到她选择靠山的标准?自己之所以能够追到胡霞想来还是应该拜上次凌师妹出来那天方医生对胡霞的训斥和停职一个月的缘故吧,因为自己替她说,才能够得到她的青睐。

    想必她当时已经勾上马副院长了吧,不然以方医生的格,怎么可能这么简简单单就放过她?亏自己当时还为了胡霞屡次去低声下气的求方医生,合着人家根本就不需要!

    胡霞被廖东城这种洞若观火的眼神看得心虚,毕竟做人小三在现在这个女权运动如火如荼的时代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大家都把这当做是旧社会的遗毒,尤其是自愿当小三的女人,是要受到所有新时代的女们强烈鄙视的。

    但是转而想到马副院长对自己的保证,说他早就厌烦了自己原配老婆的无趣和不能够生儿子蹲着坑不下蛋的样子,早就想要离婚了和她在一起了,想想做为副院长夫人的光荣,而这些自己只要在努把劲儿就能够够到,那什么声誉都不被胡霞放在眼里了。

    想是这样想,但是在没有成功成为副院长妇人之前,胡霞还是想保住自己的声誉,本来她还想着这个对自己无所不从的傻男人自己甩掉他还不是像甩掉旧衣服一样简单,没有想到他居然知道自己的事……

    廖东城仔仔细细看着这个自己慕了数年的人。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胡霞眼中的掩饰和闪躲,突然感到十分无趣和疲累,他抽回手,潇洒地站起来转离去了。

    胡霞不明白廖东城的意思,还以为他要将自己的事公布出来,于是立即惊慌的追出去。这次换她拉住廖东城的手。两人刚刚好在凌雪和哥哥所做的隔间门口站着,凌雪偷听得正开心,突然两人站到了自己面前,她立即转过来。扯过哥哥的大手遮住脸。

    李浩然本来对于这种分分和和的无聊事根本就没有兴趣,但是由于其中有曾经欺负过凌雪的人,李浩然自然是不会放过她的。但是李浩然却是十分谨慎的人,深知在报仇之前确实要知道对手的底细,所以才陪凌雪一起听壁角。只不过他却是听得光明正大,在他看来两人既然在公共场合吵闹,那就要有被人听到的觉悟。

    所以现在凌雪突然拿自己的手遮住脸,一脸心虚的样子让李浩然感到十分好笑,但是手中传来的温软触感却让他不想拿下手来,而且,李浩然看着没有戴面具的凌雪不点而红的朱唇和不施粉黛自有白皙如玉的肤色。心中不想这样美好的凌雪被别的熟人发现她的美好。

    她的美好,只有我自己发现就行了。李浩然霸道的想,没有察觉自己这样想已经完全超出了亲的范围。

    廖东城和胡霞在一边纠缠,没有发现坐在暗地的角落里有两双耳朵在听壁角。

    胡霞缠住廖东城不让他走,已经完全看穿了胡霞面目的廖东城自然不会自以为是的以为胡霞是舍不得自己,在她看来,什么都比不过金钱和地位吧,廖东城苦笑着想,而自己现在就是她追求名利地位的绊脚石。

    “放开我。”

    胡霞不放,她还没有听到廖东城的保证呢,怎么能放。

    “我答应你,不会把你的事告诉别人。”廖东城没有看扒住自己的女人,冷冷的声音里没有任何起伏,但是心中的痛苦却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的什么事?”胡霞紧张地问,双手仍旧紧紧抓住不放。

    凌雪悄悄从哥哥的指缝里看到这一幕,心中感叹,这两人站在一起一个儒雅,一个妖娆,本该是多么相称的一对,又站的这样亲密,只怕看到的人都会以为两人的感很好吧,谁又知道这样看似亲密的人在说着这样冷的话呢?

    “你的所有事,我都不会告诉任何人。”廖东城只是胡霞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没有任何意,只有防备的警戒。

    “你确定?”胡霞却有些不信。

    “我确定。”

    廖东城用斩钉截铁的语气说,胡霞有些放了心,就松开了,看着廖东城孤傲的背影离去,也跺了跺脚,离开了。

    但是在离开前,她却做贼心虚的看了一下四周,直到确定没有人在看她时方才直腰板,踩着妖娆的步子离开了。

    相处了这么久,对于廖东城这个人她还是有些了解的,一般来说他答应过的事从来就不会食言,刚刚她之所以反问不过是过于紧张,生怕自己声誉被毁罢了。

    她知道廖东城从来不会食言,但是却不知道廖东城另一面的格,那就是对于伤害过自己的人一定不会放过,不然她也不会走得如此轻松了。

    两人走后,本来看同时八卦看得很嗨皮的凌雪突然心有些低落地叹了一口气。

    李浩然自然而然地问:“怎么了?”

    凌雪感叹:“那个马副院长我见过,人长得又矮又丑,一点都比不上我廖师哥俊秀儒雅的美貌,胡霞长得那么漂亮为什么要找这样一个人呢?更何况人家还是一个有妇之夫。”

    李浩然敲了敲凌雪的头:“真不懂事,找对象这件事是能光看美貌的吗?”

    凌雪抱着头反驳,“我怎么不懂了,不就是胡霞看上了马副院长的钱了吗,可是钱有那么重要吗?作为实习医生胡师姐的工资也不低啊,完全能够满足生活需要。”

    确实,三十一世纪的异能者是天之骄子,整个社会的上层阶级,同样的实习医生的工作,在二十一世纪不过是一个小白领,勉强能够满足每月花销罢了,想要靠那点微薄的工资在北上广买上房子,那就只能做梦了。

    但是在三十一世纪,凌雪作为实习医生,三个月的工资都能在市区买上一房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