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传送阵

    研究所中心一个奇妙的古朴花纹上,一阵紫色的光幕闪过,四个人就这样凭空地出现在研究所中心。

    白色为主调的研究所里,所有人依旧忙碌着,这件研究所处地下,又是机密要低,等闲不能出去,所以能够被选进研究所的人都是那种科学狂人,他们只关心自己的研究成果,其他的没有人去关心。

    从传送阵里走出来,李逸感到自己的头部有些眩晕,这传送阵是短途传送阵,出口就在仁医院的院长办公室,而院长办公室早就不好了隔精神力探测的阵法,旁人只会以为他们去里面开会开了一个秘密的会议,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居然来了这里。

    传送阵即使在三十一世纪的星际也是一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星际的超光速飞船虽然能够实现空间跳跃,但那也只能在已经发现空间节点的地方跳跃,至于说人为地制造一个空间节点那确实不可能的。

    但是这个传送阵明明就是一处小型的空间节点,而且这个小型的传送阵就是他旁的周文远所建的,曾经作为凌家的义子,虽然他为李家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但是李建新却对周文远总有疑虑,不肯真的相信他。

    比如最开始时,不让周文远在政府里面做官,只让他做一个高级顾问就是明显的对他不信任。为了让李建新信任他,这个传送就是他对李家的投名状,建成以后,李家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即使李建新在心中对他仍旧有疑虑,但是却不得不倚重他。而这个空间传送阵据传图纸来自于凌家先祖凌和靖留下的手记。

    不管李逸愿不愿意,作为李家的少主子还是有很多的便利的,比如那张手记吧,现在就挂在李逸的头,李逸闲暇之余总会拿出来研究一番,到处是用繁体字书写的天文地理方位和八卦图。更有一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文字,就算是他这样的曾经是科班出的人研究了几年之后也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将他作为每虚伪官场应酬之余的业余好。

    至于自己出手建一个远距离传送阵的这样的美好愿望,也只能在梦里想想罢了。

    虽然不能研究透彻对于李逸来说是一个遗憾。但是这也不能阻止李逸每次进入传送阵时的惊叹和好奇之感。

    和一般的交通工具相比,传送阵不仅快速而且隐蔽,李逸相信要是能够在整个星际都能建立传送阵的话。那么整个人类的生活方式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当然这传送阵好是好就是传送的时候抖动太厉害,仅仅是几百米的距离的传送,就让即使是李逸这样的7、8级体术者都感觉到头痛裂。李逸抚着眉头哀叹,或许这就是传送阵没有办法远距离传送的原因吧。

    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就让他感觉到如此难受了,要是再远一些,以传送时候的空间之力来看,估计就算是强化钢铁都能碾地粉碎吧,那还怎么传送呢?

    李逸回头看了一下跟在后面的三人,在这三人之中他最年轻。但是作为李家的少主子,他从小丹符灵药不知道吃了多少。所以体术修为在这几人里面算是最高的,他都感觉到头痛裂的,其他三人也不会好到哪去。

    果不其然,三人都是一副面部表扭曲的样子,尤其是体术修为最弱的马副院长,更是抱着头蹲在地上,除了知道真相的周文远,其他两人都是脸色苍白神色惊异的样子,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李逸。

    李逸淡淡的笑了笑,却没有任何想要解释的意思,二人没有胆量去问少主子这是怎么一会事,也只得作罢,但是目光却在传送阵和周文远上停留了很久,看来是想要从周文远上找突破口了。

    但是从周文远这里就能问出来吗?李逸看着周文远那张总是面无表的僵尸脸,认识他十年了,周文远总是一副无无求,不苟言笑的样子,总是板着一张脸,脸色都没有变过,他实在想象不出来这张脸上有别的表时会是什么样子。

    关于凌家和李家的往事,他也曾经听说过,据说眼前这个周文远是凌家最大的叛徒,要不是他,伯父不会那么顺利的接手凌家财富。

    华国虽然现在是共和国了,虽然封建社会的那一封建风俗,尊卑之道被扔进了故纸堆,但是礼义廉耻,忠诚信义这一确实还在的,周文远卖主求荣,尤其是在他是凌虎的义子,凌家对他有养育大恩的前提下,更加受到别人的鄙视,认为他贪图荣华富贵丢了应该有的气节。

    但是李逸看着这张总是面色淡淡看不出喜好的脸色,有时候他也会很好奇,这样一个无无求的人难道会为了一时间的荣华富贵而做出背叛主家这样卑劣的事吗?或者这种无无求的样子只是他的表象?那他也未免太会装了吧。

    传送阵刚刚传送过来之后有些颠簸不稳,过了一会儿三人方才全都站定,李逸二话不说立即跨步而出,周文远毫不犹豫地跟在后面,马副院长虽然头痛得要死,但是却没有胆量违抗主子的意思,要知道他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医生而已,因为听话主动投靠李建新才有今

    可是李建新现在是什么人,作为整个地球的总司令,他可以说是地球的土皇帝都不过分,哪里会把自己这样一个小小的副院长放在眼里?所以他只好巴结好李逸,对于李逸的任何命令都不敢违背。

    至于李风,他落后几部,回头看了一下传送阵,再看了一下紧跟在李逸后面的周文远,恨的咬牙切齿,本来他是李家最大的管家,李总司令最信任的人,整个地球,除了少主子们之外,所有人都要看他脸色行事。

    只有那个周文远,不仅不对他恭敬不说,行事总是不卑不亢的,偶尔瞅他一眼也总是带着鄙视的态度,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李风小人心,虽然在对上巴结逢迎,恨不得去天主子股后面的痔疮,但是对于那些地位低于他的人却不能见到一点不恭敬。

    周文远虽然平里见面总是不理他,但是他的态度就让李风觉得他是在暗中鄙视自己,要不是主子们对他很倚重,他一定会让周文远好看。

    这次少主子出行,他自告奋勇来做保镖,就是为了在少主子面前卖个好,并且在周文远这里示威,现在示威没示成,居然发现有周文远知道而自己不知道的事,这更让李风觉得心里不舒服,看着周文远的目光更加记恨了,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周文远跟着李逸疾步向前走着,似乎注意到了李风的目光,回头瞥了李风一眼,李风回了一个狠的眼神,周文远愣了愣,什么都没有表示的转过头去,那张总是面无表的僵尸面孔上清冷的眼神里却是依旧漫不经心的不在意。

    对于李风这种自尊心极强的人来讲,这种**的无视简直比真刀真枪的谩骂更让他感到愤怒,这个时候李逸也注意到了李风的异常,回头看了李风一眼,在李逸稍带疑惑和询问的眼神里,李风立即收起满脸的狠如同川剧变脸一般换上那副殷勤讨好的面具,快步跟上前去。

    李逸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他继续疾步往实验室的最深处走,经过一个大门前,那里早有医生在等候,几人在几个小护士的帮助下换过全副武装的防护服,抬步进入最深处,依旧是和外部环境一样的白色的大厅,大厅里放着五颜六色瓶瓶罐罐的化学试剂,但是这些都没有正中央那个半球形的器皿显眼。

    那个半球形的器皿外观是用强化过的钢化玻璃所制,据说这种玻璃的强度能够抵得上15级体术者的全力一击,这样一个坚固的器皿理所装的自然不是非凡之物。

    透过透明的钢化玻璃向里看,深的尾巴!

    看到这样一个“类人生物”,即使李逸有了心理准备也不由得变了颜色,这种奇怪的生物让他想起了一千年前大灾难里的丧尸,不就是这副半人不鬼的样子,可是丧尸不是已经完全被凌家祖先凌和靖带人劝都消灭干净了吗?怎么几百年后还会再次出现?

    联想到最近发生的事,再仔细端详过眼前的类人生物猩红的眸子和尖利的牙齿,拿他和网上流传的丧尸图片比对了一下,他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沉声问同样穿着严密防护服的医生:“你确定他就是最近Z城连环谋杀案的凶手?”

    医生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李逸的心开始往下沉。绿色的培养皿里安安稳稳的躺着一个类人生物,之所以说是类人生物,实在是因为这个生物虽然有人的体和四肢,但是却是全发黑,在研究室里强烈惨白的灯光照耀下甚至能够看出这人体表发亮的鳞片甚至于,这个人还长了一条长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