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宝藏大门

    他睁开眼,周围的雾气深厚如同实质一般。

    由于这厚实的雾气,凌雪和许菲菲压根,没有看到他怎样动作的,他就像异幻影一般,快速的从原地消失了,然后瞬间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

    “瞬移!”凌雪和许菲菲同时惊呼,两人对视,都有惊叹之意。

    如果说暗系异能者在星际是传说的话,那么瞬移就是传说中的传说了,暗系异能者是如此神秘,以至于连他们本是否存在都是一个谜,更从来没有人知道暗系异能者到底能有什么样的奇异的异能了。

    凌雪想到了自己的灵妙诀,自从进入之后,写着灵妙诀的羊皮卷上就自动出现了中级的功法,不仅出现了新的修炼口诀,更重要的却是增加了新的法术,不再向初级一样什么都没有了,而这新增加的法术就是瞬移!

    本来凌雪最近刚刚进入中级异能者的行列,境界还没有稳定,所以瞬移这项法术还来不及实验,但是现在看到这个人瞬间移动百里的能力,凌雪心中的期待倍增。

    接下来那个人瞬移了许多次,终于到了一处工厂的废墟,高耸入云的烟筒,火柴盒一般的标准式建筑,无不在昭示着这个地方的用途。

    若是在大灾难以前这里想必有很多工人吧,凌雪想,现在却只余废墟。

    到了这里,这个人的瞬移的距离变小了,速度也慢了下来,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他细细的搜索着,大灾难的时候正是周末,工厂里并没有许多工人。再加上这里已经被打扫过,所以这里还算清净。

    就算如此,偶尔也有几只全腐烂的类人生物敏捷的向这个人攻来,凌雪有些发抖,脑海中被深埋的记忆开始被翻出,令人作呕外形。长长的锋利獠牙。上披着的残余的布片和青色的鱼一样的鳞片,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应该是丧尸吧!凌雪苦笑,全控制不住的发抖。冷汗侵湿了后背。

    许菲菲察觉到了这点,却不知道凌雪为什么会这么恐惧,要知道这根本不是真的。她用捂住凌雪的双眼,却被凌雪拿开,凌雪用水样的眸子坚定的看着母亲。说:“没事,已经过去了,我不怕他们”。声音里带着轻微的颤栗。

    许菲菲点头,没有说话,接着注视着屏幕,眼睛里带着些许狂

    三十一世纪崇拜强者,许菲菲本又是好武的。现在看到暗系异能这强大的攻击力,再次激起了她心中的崇拜之感。

    凌雪也转头。强力控制著自己发抖的躯,不想被母亲发现,她握紧拳头,手心被指甲抓出道道血痕,母亲可能以为自己单纯的是被这怪物的丑陋外形吓到了吧,凌雪自嘲。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些对凌雪来说根本就不是那“传闻中”曾经的存在,而是实实在在曾经在她生命力投下巨大影的噩梦。

    这些应该是史书上记载的那些变异过后的丧尸了吧,凌雪想,不知道是T3,T4,还是T5?凌雪记得丧尸到了T7的时候外形已经变得和正常人一样了,只是眸子还是红色的,而且声带也有些问题,可是到了T9的时候已经和人完全一样了。

    看眼前这些丧尸还保留着很多丧尸的形态,比如尖利的牙齿,比如青黑色的鳞片,看来是还没有进化完全的丧尸。

    这些丧尸已经有了人的特点,凌雪坐在屏幕前面看到他们三个在进攻那个人的时候甚至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三个丧尸从不同的方向攻向那个幸存者。

    他们敏捷的扑向那个人,这些丧尸的力气是如此巨大,其中一个丧尸没有扑准,撞上了灯柱,那根深埋在水泥地上的粗大的钢铁制造的灯柱居然被拦腰折断,露出里面塑料包裹着的粗大电线,而丧尸的动作却一点都没有阻碍。

    凌雪心中一凛,只怕自己的力气也不过如此吧,那个丧尸的力气居然比自己这个2级体术者的力气还要大。

    三头丧尸扑向那人,凌雪的心一紧,许菲菲的眼睛却在发亮。

    那人却十分轻松,连脚步都未停,继续往前走,待到那三头丧尸扑来的时候,他右手轻轻一挥,有黑色的利剑从空中划过,三头丧尸全都倒地,一头丧尸比较倒霉直接划破脑袋,倒地不起,露出脑袋里红色的晶核,另外两头丧尸一头膝盖以下被齐齐划断,还有一头则被砍断了下肢。

    丧尸只要脑壳没有破裂是不会死的,那两头没有死掉的丧尸仿佛被激怒了,挣扎着还要向那人冲去,黑色的利剑再次在空中划过,两头丧尸的脑壳从中间劈开,立即死的不能再死了。

    凌雪心口一松,许菲菲的眼神变得火,那是出于对于强者的崇拜之意。

    三头丧尸死的不能再死了,那人终于停住脚,没有继续前进。

    那人站在三头丧尸旁边立定,凌雪以为它是去捡丧尸的脑核,毕竟,在凌雪的心里,脑核就等于晶石,虽然不能够直接拿来修炼,因为里面有病毒,但是还是可以去换钱的嘛。

    在星际,这样的脑核拿到政府的竟是兑换中心,两只脑核就可以兑换同样级别的晶石,虽然不知道政府拿到之后怎样去消毒,但是想来这样的办法一千年前应该也有人想到了吧。

    出乎意料的是,那人并没有弯腰去捡脑核,而是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上再次飞出几团黑色的雾气,那些雾气飞跃到丧尸上,有更加浓重的黑雾从丧尸体里飞出,然后被那人吸到自己体里。

    看来丧尸体里的暗系灵力似乎比正常人体里的要多,凌雪猜测,却被下面的一幕惊到了,因为那些倒在地上的丧尸脑壳里,原本三颗带有颜色的不同属的脑核或者说晶石居然全都变成了水晶白的琉璃色,但是仔细看还能看到里面的些许黑丝。

    凌雪想起自己手里的那块白色的白晶,这块上品晶石的白晶在她晋级中级的时候起到了汗马功劳,只可惜消耗的太快了,等到凌雪半个月之后从浴缸里起来的时候,不仅浴缸里变成了臭水沟一般的存在,黑乎乎的,而且那块晶石也消失无踪了。

    凌雪猜测那块晶石或许已经被她消耗完了,那可是一块上品晶石啊!凌雪震惊,同时也有些心疼,用完了这块上品晶石她也不过才从体术1级刚刚晋级2级罢了,可想而知,要想接着修炼下去需要多少这样的晶石了。

    可是发愁的是,她并不知道这块晶石是怎么来的,虽然她有很多钱,但是不知道这块晶石是怎么来的,她一样弄不到,要是这块晶石只是偶然形成的呢?凌雪每次心中升起这个念头的时候都觉得悲哀。

    现在看到这一幕,她震惊之余,心中也若有所思,那块白色的晶石原来也是这样的水晶色,后来因为进入了一些黑丝,才变成白色的了,那么那三块脑核会不会也会变成如白色呢?凌雪想,镜头却转过了。

    这让她十分懊恼,很想让镜头转回去,但显然,这个镜头是藏在这个人的上的,这个人一开始走,镜头也开始动。

    凌雪无法,只得强子压抑住心中猫爪一样的好奇心,继续看下去。

    那人在一个水井盖前面停下。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水井盖,和凌雪在二十一世纪经常看到的经常被打工者撬走卖铁的水井盖并没有什么不同,凌雪看不出有什么奇怪的。

    但是那个人却停下了,他围着水井盖转了一圈,然后双手抓住井盖使劲往上拔,他的手臂上、额头上有青筋爆出,凌雪坐在那里不解,这个水井盖有这么重吗?

    要知道,以他变现出来的能力,他最起码也是一个高级异能者,以高级异能者的最少有一千五百斤的力气,这样一个只有二三百斤的井盖应该不用耗这么大力气吧!

    可是很快,凌雪就知道自己错了,因为这哪是一个只有二三百斤的井盖,这明明是一个重逾千斤的圆柱体铁柱,这跟铁柱如此之长,全部拔出来的话足足有一二十米高,和远处的烟囱差不多了。

    这个人拔出铁柱之后就跳了进去,凌雪心中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然后这种预感在下面很快就应验了。

    这个人跳了进去,图像在这里就结束了,那块井的上方跃出一个大红色的字体(120,120),文科生地里有学得很好的凌雪知道这是指地理坐标,东经一百二十度,西经一百二十度,好的嘛,这里就是宝藏的藏宝地。

    更加重要的是,凌雪知道了,那根铁柱就是宝藏的大门。

    凌雪郁催,难道地球上最重要的宝藏居然就这样轻率地被藏在一个深井下面吗?难道这个大门就这么没有科技含量吗?这样简单的大门,让她之前在心里准备的以为有什么机关,暗道,毒箭,八卦,方位……等等诸如此类盗墓小说里经常看到主角盗过的必须经历过九九八十一难才能进入的藏宝之地的想法全都在一瞬间“噗”的一声全都化作青烟,幻灭了。

    若不是母亲在旁边,估计凌雪会立即臭骂,问候过所有当初建这么一个宝藏的人,这么重的大门,你让我这个体术刚刚达到2级,力气只有三四百斤重的人何以堪呢?

    就算知道了地点,我也进不去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