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可怕的唠叨

    仁医院外科住院部,方医生简洁大方的办公室仿红木桌前,凌雪和方医生相对而坐。

    虽然只有半个多月没有见到凌雪,但是从小看着凌雪长大的方医生却明显感觉到凌雪上发生了极大的变化,方华看着眼前脸色红润,虽然只过了几天却明显感到已经涨高了许多的凌雪,心中有种我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之感,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凌雪惭愧地说:

    “才几天不见,小雪现在又高了许多。上次我没有看顾好你,让你在医院里被人掳走,可是把我吓坏了,幸亏老天保佑,你没有事,安安全全的回来了,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跟你母亲交代。”

    凌雪连忙安慰她道:“方阿姨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上次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怎么能怨方阿姨呢。”

    “还是我们小雪懂事,不知道是那个杀千刀的掳了我们小雪,这么聪明又可的孩子,那丧心病狂的狂徒居然也下的去手!”方华子从凌雪在她这里失踪之后就一直担惊受怕,生怕凌雪出了什么事,没有办法同凌雪父母交代不说,自己心里也一直过意不去。

    现在凌雪安安全全的到了自己面前,那颗担惊受怕的心终于平稳了,然而这半个月来提心吊胆的子里积攒出来的怒气却一下子爆发出来了,她将这怒气全都怪在掳走凌雪的歹徒上,她气愤的拍了一下桌子,结果心激动的她没有控制好力道,3级体术者的力道将那张主任办公室里精美大气的办公桌子上面的仿木层拍了一个大窟窿,露出了里面的厚实的钢板。

    凌雪被方阿姨重重的一拍给吓得从椅子上一蹦站了起来,再看了那惨遭方阿姨蹂躏的桌面里厚实的钢板。顿时心中大囧,她可算是知道了为什么所有医生办公室里的桌子都做成同样的了,这样方便于更换呀!

    至于那仿木层破口处露出的办公桌里面的钢板上那个明显的巴掌印,凌雪更是无语了,果然三十一世纪的人没有一个是可以小视的,和方阿姨相比。凌雪这个双手也只能举起三四百斤的怪力女什么都算不了了。

    果然一千年的代沟伤不起呀!

    方华骂了那无中生有的歹徒一阵。凌雪在一边听得十分汗颜,很想站出来为周老解释一下,周老虽然用这种鲁莽的方式抓走了自己可是本意却是好的,并没有方阿姨说的那样十恶不赦。

    奈何许菲菲为了隐藏凌雪得到了宝藏的经历便对外说凌雪那几天是被贪图凌家财富的歹徒掳走了。至于那歹徒,已经被追女而至的许菲菲给抓住杀死了。

    这本来是一个拙劣至极的谎话,不说那歹徒是怎么从防卫力不弱的医院将凌雪掳走的。就说要是真的有那种红眼凌家巨富的歹徒真的将凌雪从监控冲冲的医院给掳走了,那以许菲菲水系异能者的实力怎么可能将凌雪从那帮穷凶极恶的歹徒手中救出来?

    要是换成是凌雪的父亲凌厉还有可能,至于许菲菲这个根本一点攻击力都没有的水系异能者。还是算了吧,去了也就是送死的料。

    虽然这个谎话十分拙劣,但是由于说谎的是许菲菲的缘故,许菲菲平素积累的人品实在太强大了,总是以一个贤妻良母形象出现不说,在医术方面连方华都十分敬佩她,所以这个拙劣的谎言居然所有人都相信了。

    自从今天来到医院以后。所有以前认识或者见过凌雪的人都要拉着凌雪的手先礼节的问一下她到底在歹徒手里吃亏了没有,然后才顾左右而言他的打探一下到底许菲菲是怎样独从歹徒手里救出凌雪的?难道许医生不仅仅医术高明还怀有更加高明的体术修为?

    凌雪被这样问了一个上午。同样的答案也不知道被了多少遍,到了这里时,方医生自然不免俗的也问了一下,凌雪只好找母亲给出的标准答案说:“母亲其实体术也很厉害,当时没有结婚的时候还曾在华都同样年纪的人里面‘打遍天下无敌手’,只不过后来嫁给凌雪父亲之后为了做一个贤妻良母才‘忍痛’放弃了最的武道,但是就算如此,母亲的体术也不可小觑。”

    但实际上呢,许菲菲虽然未结婚时确实在体术方面很有天赋,但是远远没有到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程度,最起码父亲就悄悄告诉过她说当时母亲未嫁时可是调皮,整天都找华都那些武力值排名前几的青年俊秀挑战。

    而在华都,哪怕是现在,武力排行榜上也只有男子才能上。

    这倒不是说其实女子,不许女子参加比赛,而是因为女子却是在屋里比赛上排不上名次,而那青年段的武力排行榜又只排前五十名,所以也就是说女子连前五十名都排不进去。

    这一切不仅仅是因为女子的体术修为因为天生就弱于男子的缘故,更重要的是社会上特别是上流社会对于女武力值得不重视,认为去修炼武力的女子都是不安于室的代表。

    虽然现在已经是华国共和国了,那些龙腾帝国时不许女出门,不许女学习攻击法术的条列早就被废除了,可是龙腾帝国毕竟在延续了近一千年之久,它的一些规定还是深远的影响了现在的华国。

    针对于那些歧视女的风俗,江将军成立了华夏共和国之后还特别颁布了一系列法令鼓励女子修练武术,比如凌雪所知道的那个女子在二十岁以前只要达到体术4级就能够加入军队这一条款,就是江将军所颁布的。

    尽管这个条款看起来十分苛刻,绝少有人能够达到,象征意义十分浓厚。可是这已经是女权运动的一大步了,要知道在现在的华国,都是军政度通知的国家,所以华国地位最高的不是政府官员,而是那些当兵的。

    现在江将军宣布女子也能当兵了,虽然这个条款绝少有人能够达到,可是这却承认了女子也能够当兵,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可就算是这样一个象征意义大过实际意义的条款在江将军推行的时候都受到了极大的阻碍,尤其是上层社会的阻碍特别强烈,因为在他们看来,女人就是要被男人保护的,每天只要呆在家里不出门就行了,至于什么武力值,还是在家安心养,持家,要是能够为丈夫生一个小孩子延续血脉,那这个女子一辈子就圆满了。

    反而是下层社会,由于没有那些世家大族的重重苛刻的规矩的缘故,这些解放女子的法令反而能够得到更好地贯彻,这也是江将军的妻子,现在的第一夫人何梦梦为什么有那么多支持者的原因,都是下层支持者比较多,反而在华都的上流社会,大家都为何梦梦所不齿,认为她简直是一个笑话。

    而现在的华国已经建立三四十年了,还有很多旧的风俗没有废除,更不用说许菲菲未嫁的时候了,那个时候的男人都特别自大,怎么可能会跟一个女人动手?偏偏许菲菲还追着每个人不放,所以被她缠上的人都无法,只好承认了许菲菲“华都青年第一人”的地位,这也就是许菲菲吹嘘的由来。

    听了父亲的讲述,一贯是乖宝宝的凌雪真的难以想象自己一贯“温言细语”(在父亲面前),“温婉贤淑”(在外人面前)的母亲居然会有这么——脸皮厚的举动。

    以至于她只要想起母亲当时的壮举都觉得脸皮发烧,话说怎么会有那么厚脸皮的人?更离谱的是这么厚脸皮的人为什么是自己母亲?当然更加离谱的是当时父亲跟自己讲母亲的劣迹时那种自豪的语气又是怎么回事?果然凌家没有一个表里如一的人。

    而自己的母亲果然——彪悍!所以每次听到许菲菲提到她未嫁时是怎样英武不凡时,知道了真相的凌雪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就怕一不小心说漏嘴了,母亲就会发动她的唠叨的洗脑**,但是现在出于对自己生存的考虑,凌雪却不得不说这样的谎话,这让凌雪心十分纠结。

    所谓谎话说了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的了,现在她不知道说了多少遍之后,凌雪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弄不清楚这消息是真是假了……或许这就是母亲想要的效果吧,凌雪回忆起母亲交代自己时那和父亲凌厉一模一样的腹黑的笑容想。

    果然凌家全都是腹黑,没有一个纯洁的——除了凌雪,让我们为这样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主角鼓掌!

    然而接下来的事实证明,不管在任何社会,任何时代,腹黑的人都要比纯洁的人活的要好滴!听完了凌雪的叙述,本来还在咒骂歹徒的方医生立即转向,被许菲菲为家庭的献精神感动的泪汪汪,认为许菲菲堪称是人妻的楷模,凌雪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找一个好丈夫,将来好好报答这样为子女牺牲的母亲……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凌雪头一次发现为什么方阿姨为什么会和自己母亲交好了,不仅仅是因为她和赵圆圆玩得铁,更重要的是两个人臭味相投有没有,果然女人一进入更年期以后唠叨起来都是要人命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