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挫败的许菲菲

    母亲的难得一见的哭泣震撼了凌雪,她这时候已经顾不上自己那些命根子花了,才开始反省自己的过失。

    一直以来,虽然经过十多年的相处,她已经把凌父凌母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对他们也十分信任,可是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十几岁的儿童,她在处理事上很多时候都显得十分的独立,比如这次她被周老迷晕醒过来之后,她就应该立即跟母亲联系一下的,可是她没有,而是选择了自己解决问题,这显然让一直把凌雪当做小孩子的凌母担忧不已。

    凌母一边哭泣一边不停地数落凌雪,声音中带有着哽咽的味道,但是凌雪却一点都没有不耐烦,她很有耐心的呆在一旁听着母亲的温馨的唠叨,并且不是点头称是,并不是她喜欢这些唠叨,而是她知道母亲需要发泄,发泄一下她因为找不到自己而惊慌的绪。

    过了一会儿,许菲菲毕竟不是一般没有经过多少市面的夫人,没过多大一会儿,她就从剧烈的绪波动里清醒过来,沙哑着嗓子问:

    “小雪,你能跟妈妈解释一下你那天为什么会晕倒在那里吗?”

    凌雪点点头,顺手从一旁的衣架上拿过一个毛巾递给母亲,示意她擦一下自己的眼泪,然后才完完整整的将那天发生的事向母亲和盘托出。

    许菲菲一边听着凌雪的叙述一边询问着什么,凌雪也都有耐心的一一回答了,到最后事终于原原本本的讲完,许菲菲沉吟良久,方才说:

    “这么说来。你觉得那个周老对你没有什么恶意?”

    凌雪称:“是”。

    许菲菲又沉默了一会儿,作为母亲,她自然知道凌雪在判断一个人对她有没有恶意方面自幼就十分的擅长,所以既然凌雪这样说她一点都没有怀疑这件事的真实,她相信任何一个人做任何意见是都是有他的目的的,周老之所以会掳走凌雪也一定有他的目的在。

    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为钱财?不可能。那样的话只需要绑架凌雪并通知她就好了。为了女儿。多少钱她都会出的。

    为色相?那就更不可能。先不说对方是一个将要入土的老头子,就算是真的为色相,那么那个什么周老和凌雪相处是不可能一点都没有表露出来。

    难道是真的想要让凌雪做传人?联想到他跟凌雪说的话和他最后交给凌雪的东西,以及最后和基地共存亡的行为。这种倒是最可能的一种。

    可是,虽然她是凌雪的母亲,也十分护短。但是,她却清醒的知道凌雪虽然聪明但是以周老的精明一概不会临时找这么一个原本跟他就毫无关系的人做宝藏的继承人,必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可以说。许菲菲不愧是家族中最为聪明的女孩子,凌虎亲自为凌厉挑选的妻子,即使面对着国家宝藏这一巨大的惑她也能够很清醒的保持冷静,并能够在丈夫不在的况下有条有理的分析着原因。

    但是,不管许菲菲有多么聪明,面对着这样一个复杂又扑朔迷离的事,她还是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一个靠谱的原因。

    许菲菲在沉默的思索事。凌雪回去将上湿漉漉的衣服换下,她上穿着桃红色柔软的针织内衣裤。正是那天她出门时穿的那件,被水浸湿过后变成了鲜艳的大红色,也不复原本的轻柔,沾了水之后显得重重的,上面还偶尔沾了几片嫩的花瓣,凌雪换好衣服后将那些花瓣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并把她们擦干净后小心翼翼的夹进书里。

    许菲菲抬头刚好看到穿着嫩黄色和房间颜色十分搭调的女儿小心翼翼的将花瓣夹进书里这一幕,女儿还是那么花如命,她嘴角一翘,笑了笑,说:

    “小雪,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泡花瓣浴,毁了你那一堆的花吗?”

    凌雪摇摇头,她还在埋怨自己母亲无缘无故毁自己的花干什么呢。

    “那你看这个!”许菲菲很孩子气的变戏法一样从衣服口袋里抽出一张发黄的黄纸。

    凌雪从母亲手里接过,瞪着眼睛问凌母:“妈,这个是不是我的?”

    这个发黄的羊皮卷不是当初周老让她去取的那张吗?难道这和母亲毁掉自己的花有关系?

    凌雪仔细端详着拿在手里的羊皮卷,第一次见到它时就感觉到很熟悉,但是当时周老危在旦夕,也就来不及想这些,现在冷静下来再仔细端详,越看越觉得它和父亲给自己的羊皮卷灵妙诀有相似之处。

    和一般的羊皮卷一样,这两张羊皮卷都是有点发毛有些粗糙的质地,不同的是自己那张羊皮卷看起来比较新,而这张羊皮卷似乎显得十分古老,暗黄的颜色羊皮上有着斑斑点点的发霉的斑点。

    当然若是忽略这一点的话,就两者承载信息的方式来看还是一样的,平常怎么看都是一张普普通通的羊皮卷,只有在迎着光看时才能够发现上面有着细小如同蚂蚁的字迹。

    听到凌雪的发问,凌母点头,神色颇有兴味地说:“你仔细看这张羊皮卷右下角的位置。”

    凌雪是知道自己母亲的劣根的,她虽然表面看来绝对是一个贤妻良母,但是却在心里住了一个喜欢闹和捉弄人的小女孩,额……这么讲大家可能不明白,但是凌母绝对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就对了,她兴奋得点绝对和别人不一样。

    尤其在凌雪刚刚犯错惹得凌母大哭一场后,凌雪已经做好了被自己母亲抱负的准备,所以可想而知在凌母高兴的时候熟知她兴致的凌雪心中是有多么警惕了。

    “万花方,以花为引,以白晶为主,干木为配,可解百毒。益修为,强体质,固心脉……”

    凌雪读到这里就读不下去了,她翻了一个白眼,这是什么狗皮膏药,还大言不惭的说:“可解百毒。益修为。强体质,固心脉。”

    先不提下面的作用,这药方只要能够有这前面四项中的任何一项的作用,都足够星际所有的人疯狂的争夺了。怎么可能这么籍籍无名无人知道?

    退一万步说,就算星际真的有这样的药方,而且真的从来都没有被人发现。凌雪也不相信就这药方里普通的药材就能够有那么大的功用。

    她是二十一世纪正常时代的人穿过来的,所以不像是三十一世纪的人那样,物以稀为贵。提起没有变异的植物都激动,以为它们真的能够像传说中的那样能够治百病,增进修为,甚至还像印象学校的银杏叶一样有定的效果,在凌雪看来,那些花瓣要真是有这样的效果的话,那么二十一世纪那些喜欢喝花草茶的人不就全都成仙了?

    所以凌雪对这个药方嗤之以鼻。认为它简直是无稽之谈,连看完的兴趣都没有。

    许菲菲等在一旁本等着女儿露出不高兴的面容让她高兴高兴呢。没想到女儿一点表都没有,这点让她很不理解也很扫兴。

    虽然用“很扫兴”这个字眼很不厚道,但是许菲菲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而且这也是她嫁入凌家以后经常喜欢用的词语。

    本来嘛,凌家祖祖辈辈都是天才辈出的家族,远的凌家先祖凌和靖就不用说了,那是一个只能仰望不能当做人来看的祖辈,就以她看到的凌家这三代人来看。

    公公凌虎自不用说,作为曾经的地球总司令和星际最年轻的高级异能者,他的妖孽就像太阳是温暖的,月亮是明媚的一样都是这里一般的不言自明的,根本不需要举例来证明。

    自己丈夫凌厉呢,他虽然没有像父亲一样走上军人的道路,但是最为一个科学家,他也是十分出色地,二十多岁时已经是名扬星级的科学家了,在许菲菲还没有嫁给他之前就已经是她最崇拜的人物之一了。

    当然这些就不说了,就以她的女儿凌雪而论,凌雪从小就十分聪明,做什么事一般一次就能上手。

    就以种植术和医术来说,她从小木系能力破表不说就连顿悟都要比一般的孩子早了五六年,而且自从她顿悟之后修为更是一天一个变化,不仅境界进展飞速,就连异能使用的熟练程度和强大程度就比同样的年纪的人高出了一大截。

    半年前许菲菲就曾亲眼看到凌雪以初级后期的实力激发了一颗一般中级中期的人也不容易激发出来的种子,现在又过了半年,女儿已经晋级到中级大圆满,许菲菲已经不能想象自己女儿到底有多么厉害了。

    而在医术方面的天赋就更不用说了,自己虽然是小雪的老师,对她也十分严厉,但是即使是年轻时在华都被称赞说是医学天才的她也不得不承认女儿在医术方面确实比她要有天赋的多,她不过教了女儿三年而已,但是却已经黔驴技穷了,她现在不得不承认女儿在医术方面比自己差的也就只有临经验而已。

    这些都让许菲菲骄傲之余又十分挫败,她算是理解为什么凌家家族史上总是女主人会死得比较早了,话说任何一个平凡人活在这么一个天才辈出的家族都会觉得万分憋屈的好不好!

    本来嘛,凌雪小时候由于不知道一般小孩子都是什么样子的缘故还总是违着心,忍着麻装傻充愣尽量想要让自己和一般小孩子一样,那时候总是被丈夫打击惯得许菲菲还总是安慰自己,被丈夫伤了自尊心就在自己女儿上找回来!

    但是时间久了,在凌雪发现自己偶尔的表现出众并不会引起父母的奇怪之后,她就越来越表现得像一个小大人了,这时候作为凌雪母亲的许菲菲就悲催了,话说有这么一个聪明的女儿也不是一件令家长高兴的事好不好?!

    所以作为某人的母亲,许菲菲就经常很不厚道地想看到自己女儿吃瘪的表,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恶趣味,但是对于凌家三口里面唯一一个不是天才的“普通人”许菲菲,我们还是放过她吧,她也压力很大的好不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