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被掳

    不知过了多久,凌雪从昏迷中睁开眼睛。

    也许是刚刚睡醒的缘故,凌雪揉了揉眼睛,习惯地看了一下腕上光脑显示的时间,凌晨两点钟。

    才凌晨两点钟啊,凌雪还是有些迷迷糊糊地以为自己在家里,在上翻个,准备接着睡,她刚刚睡醒时总是会迷迷糊糊地,哥哥就知道这点,所以总喜欢在这个时候捉弄她,这个时候的凌雪脑筋的回路都是直的,根本就不会思考,问什么就答什么,非常好玩。

    也就是因为这样一个习惯的毛病,所以凌雪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准备接着在睡。可是这辈子过得安逸惯了,凌雪早就惯出来了豌豆公主的毛病。

    昏迷时不知道还好,她一醒来就觉得很不舒服,板很硬,膈的她全都痛,被子一点都不暖,味道也很难闻,昏暗的房间里很潮湿,有种江南梅雨季节发霉的味道,这怎么回事自己的房间?神经大条的凌雪这才意识到不对,这才赶跑了瞌睡虫,睁开了眼睛。

    凌雪刚醒来有些发怔,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先看一下自己在哪,而是仔细看了一下她睡得铺,这是一张很破旧的木,凌雪想,她慢慢从上坐起来,头顶上有一盏古朴的电灯泡,这种电灯泡在第四次科技革命是已经彻底绝迹了,但是这里居然还有。

    她没有注意到这点,而是伸出右手拿起上的军绿色的军式被子,被子上破了几个洞,微微有些潮意,凌雪揪起一角放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股子男人出汗的味道,臭死了,凌雪嫌弃的把它丢在地上。

    然后,凌雪抬起头看到房间里厚重的大门打开,刺目的灯光从外面照进来,在地上投出一个方形的明亮投影。凌雪逆着光看到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人。正是那个老头!

    凌雪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她愤怒的眼神看着老者,虽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回想自己晕倒前的事。再联系到现在的处境,凌雪哪里会不知道这准与眼前的这个老者有关系?

    老人缓缓地走了进来,他拄着拐杖。腰背驼成一个高峰,原本还能看到几根黑发的头发几乎在一夜之间全部全白了,花白的头发稀稀疏疏的盖在白色的头皮上。随着他缓慢的步伐微微抖动着。

    除了老人的眼珠过于漆黑之外,老人全上下和一般**十岁的老人并无不同。

    看到老人向自己走来,虽然老人的步子缓慢,而且似乎走一步就一喘的样子,但是凌雪想到老人极高的武力值和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凌雪却一点都不敢请示对方。

    她一跃从上跳起来,双手放在前面。微微蹲,摆出攻击的姿态。戒备的立在墙角,虽然凌雪敢肯定自己打不过对方,但是空间里却有很多凌父凌母为她准备的防用的武器,她用的很熟练了,再加上灵妙诀极高的防御力,凌雪自认打不过还是能够跑的了的。

    老人步子很小,他的腿脚似乎都没有力气,两只脚几乎是拖在地上向前走,他不像在走反而向前挪着一样,看到凌雪动如脱兔的从上跳起来,他哭笑了下,就没有再向前进,反而停在了那里,这几步好像消耗了他所有的力量一样,他双手撑在木制的龙头拐杖上微微喘气。

    凌雪这才意识到这间房间的异常,因为它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是那么的“复古”。

    木质的铺,木质的桌椅,甚至与木质的拐杖,这一切在二十一世纪时看起来都是那么的自然,但是在三十一世纪种种动植物大多数都灭绝的况下,银杏学院有一颗三棵银杏树都会扬名星际的时代,怎么可能有人会用奢侈的木头来造桌椅凳?

    若这些都是仿木质的还好说,三十一世纪的科技水平已经能够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做些仿木的家具虽然贵一些但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凌雪作为木系异能者,她能很肯定的从木头里散发的灵力知道这些东西都是木质的,不可能是仿木。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凌雪有些迷惑了。

    这时候老人好像气已经顺了一样,他勉强直起头,用尽量柔和的眼神看着凌雪说:“这位小友,你莫怕,我找你来有些事要告诉你,因为怕外面说不安全所以带你来这里。”

    老人说玩这些话又弯下腰喘了几口气,好像犯了什么病一样,凌雪职业习惯的作用,用精神力检查了一下老人的体,结果发现老人体内全都是黑到浓稠的灰黑色点点,这——这明明是病入膏肓的表现,现在只怕是华佗在世也难救了。

    凌雪用担忧的目光看着老人,趴在拐棍上喘息的老人似乎注意到她的目光中,勉强抬起头来冲她笑了笑,笑容绽放在他枯皱的老脸上,虽然僵硬难看却诡异的有种和煦温暖和看透人生的意味。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凌雪猜测可能是空间的附属功能,她自幼就能从一个人对自己的态度中知道这个人对自己是否真心,这种直觉从未有错,所以凌雪对它极其自信,凌雪从来就没有怀疑过自己的精神力会失灵。

    比如现在,凌雪虽然不知道老人为什么会把自己掳到这里,但是凌雪就是能够从老人对自己的态度上感觉到善意,确定了这点,凌雪紧绷的态度慢慢变得心平气和起来。但是戒备却一点都没有少,她甚至已经将精神力和空间里的装备联系起来,准备一有不对就立即攻击。

    “那我现在已经到这里了,你就讲吧。”凌雪说,语气恼怒中有些怜悯。

    “我用不着你怜悯,”老人语气有些强硬,说完这句话他顿了顿良久才叹了口气说:“算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我来。”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谁知道你要将我带到哪去?”凌雪问。

    熟料,老人好像已经看透了她的内心似的,他反问:“为什么相信我,你已经相信我了不是吗?”

    说完,老人也不理凌雪直接拄着拐棍向前走去。

    听到老人的话,凌雪十分讶异地愣在那里,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难道他有什么透心术不成?凌雪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在这个时候起了作用,以往所有见过老人的片段在脑子里回放着,越想凌雪与对这个谜一样的老人感到好奇。

    她愣神这一会儿,在回过神儿的时候见到老人已经走远了,好奇心促使她快步跟上老人,在一条狭长的走廊里,老人缓慢地走在前面,凌雪小步跟在后面,边走边问: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还有你怎么带我到这里的?当时我为什么会晕了过去?医院里人那么多,防守也不差,你怎么带我出来的?还有你的病为什么会突然加重了?你带我到这里到底要讲什么事?……”

    这条走廊十分的长,四周都是钢板做的墙壁,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老人走的很慢,凌雪跟在后面也不会快,两人现在的位置已经颠倒过来了,凌雪在不停的发问,老人偶尔回答一句。

    凌雪本来以为老人不回答呢,等到老人回答说他之所以能够把凌雪弄晕再悄悄带回来是因为他是催眠高手时,对这个颇为神秘的技能非常感却的凌雪问题更多了。

    她从头问到尾,问题多到数不清,而且想到哪问到哪,问题十分有文科生的感特点,一点逻辑都没有,刚开始老人还颇为耐心的为她解答,到后来,凌雪问的问题越来越离谱,老人已经闭口不言了。

    就算这样凌雪也已经知道了大概的信息,原来老人姓周,原来是一个军人,他的催眠术是家传的功法,之所以把自己交到了这里是因为他看凌雪有仁之心(?),所以要将宝藏交给她,请她妥善使用。

    老人说这些时其实心里还是很忐忑的,要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子孙实在后继无人他怎么会将这些东西传个一个外人?

    可是他自己的体自己知道,除非离开那个地方,否则他已经活不久了,可是他答应了父亲要在这里受到最后一刻,他们周家从来没有食言之人,自从答应了父亲起他就要收好这里,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本来他已经做好了凌雪要问他宝藏信息的答案,可没想到,凌雪根本就不问宝藏的事,反而在催眠术上纠缠不休,惹得他都有些恼怒了,难道我的宝藏就看起来那么不值钱,一点都不受到重视吗?恼怒之下,他干脆一句话都不答了。

    其实凌雪还真的不重视,自从见过了凌家宝藏之后,“除却巫山不是云”,什么宝藏钱财在她勉强都是浮云了,所以对凌雪来说宝藏什么的还没有那种传说中的催眠术重要。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进了一个房间,一走进这个房间凌雪完全愣住了,这个房间和凌雪在二十一世纪上的教室一样,有讲台,有黑板,有桌椅,有黑板擦,有粉笔,有……反正所有二十一世纪的教室是什么样的,这间教室就是怎么样的,但是这些都不是凌雪愣住的原因,让她愣住的是黑板正上方的那副鲜艳的旗帜,那个是——五星红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第一夫人成长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